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56 乱向

陈夫人抹着眼泪,陈明京面色晦暗,他方升迁进鸿胪寺,职位虽降了可到底是京官了,算起来是明降暗升,本是全家高兴的喜事,却没有想到陈素兰出了这种事。

“宋大人如何说的。”陈夫人擦了擦眼泪看着陈明京。

陈明京低声道:“宋大人说素兰会清醒两日,但又会继续犯病……如若没有解药或是根治的法子,她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我的儿啊……”陈夫人靠在陈明京肩膀上低声哭了起来,“她这才成亲怎么就遇到这种事情了。”

陈明京拍了拍她,低声道:“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你都审问过没有?”

“我问过周妈妈了,连她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哪里还晓得什么。”陈夫人只觉得太阳穴像是被人用改锥搅着似的,痛不欲生,“只有……只有等她醒了再问她了。”

陈明京叹了口气,见陈夫人脸色不好便扶着她上炕靠着,陈夫人看着陈明京低声道:“……方才家里来了个道士,我和铃兰去见的,他说了个法子说能救素兰!”

“道士?”陈明京顿时皱眉,“他能有什么法子,你别病急乱投医,这事儿既然宋大人和封神医说有法子,就一定会有办法的,你急着乱给素兰吃药,等……”陈明京的话没有说完,陈夫人就打断他,急着道,“他不是治病,也不给药吃,他说我们素兰是厉鬼上身,只要有个外邦蓝眸的女子镇宅就可以了。”

“蓝眸胡女?”陈明京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来,因为这道士说的太细致了,据他所知,一向这些装神弄鬼的道士说这类话都是模棱两可的,还不曾有谁连特征都说出来了,“这道士人呢?”

陈夫人回道:“他说他要回龙虎山了,这一回在京城只待三日,还让我们速速考虑好。”又道,“老爷,您说怎么办,要不然您再见见这道士?!何况,就算我们要按照他说的法子办,也找不到这什么蓝眸绿眸的女子啊。”

“你先别管这个。”陈明京摆着手道,“先弄清楚这道士的来历再说。”他考虑问题的角度全然和陈夫人不同,他想的是这道士突然到来的巧合,还有,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方法来,对方是什么目的!

自然就不相信什么蓝眸女子镇宅一说。

“闻瑾呢。”陈明京想起薛潋,“我方才过去没有看到他,出去了?”

陈夫人便也露出奇怪之色,她道:“闻瑾也奇怪的紧,方才我和她一说什么蓝眸女子镇宅的话,他的脸色就变了,转头就跑了出去,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孩子不会也……”

“你别胡思乱想http://

特价小娇妻。

“是!”端姑姑垂头应是。

赵承修负手来回的走,又停下来看着封子寒:“要不要请宋大人进来看看?”

“也好,我和九歌商量一下。”封子寒心里也大概有了个底,可到底怎么处理他拿不定主意,这边,于呈拿了书匆匆进来,翻到要看的那页递给封子寒,封子寒双眸一扫颔首道,“此书说的不错,症状与老夫所想一致。”

“可是……”于呈欲言又止,赵承修就将书拿来看了看,奇怪道,“老龟兹王?他不是中毒死……”话落,脸色就变了。

小武在宫外露了个脸,回道:“郑督都,您的副将说有要事回禀。”

“嗯。”郑辕负手朝内殿看了一眼,大步出去,他的常随站在宫外见着他出来耳语了几句,郑辕闻声微怔,回头和小武道,“劳烦苏公公和圣上回禀一声,就算我有要事回府一趟。”话落,大步走了,在侧门外上马,快马回了寿山伯府。

“老六。”郑夫人迎了过来,“方才有人给你父亲送了一封信,你快看看!”

郑辕拆开信来,就只见上头清晰的写了十几个药名还标明了顺序,而最后头的几个字却是触目惊心:“双生儿脐血沥干,磨碎,入药,五日内此方可解太后之毒,五日后毒入骨髓,无药可治!”

“送信之人在何处?”郑辕眸光凌厉望着郑夫人,郑夫人摇着头,“不知道,信就摆在门口,婆子拿进来交给我,我让人去找时已经不见踪影。”

郑辕冷着脸坐在炕上,郑夫人道:“这药方……你说是真是假?”

“不管真假,总要一试。”郑辕目光落在药方上,神色坚定,郑夫人便愕然的道,“别的药还好说,可五日之内去哪里找双生儿脐血去?又怎么会那么巧就有人生产,还是双生儿呢!”

郑辕没有说话,郑夫人忽然想起什么来,脸色大变脱口道:“宋……宋夫人?!”

“宋夫人?!”郑辕猛然抬起头来,沉思了片刻,冷声道,“那就去和宋大人商议一番……”救太后要紧,若宋夫人可以早点生产又不影响孩子,并无大碍。

郑夫人愕然的看着郑辕,不相信他这么平静的说出这话来:“孜勤!”他不是一向将方幼清放在心尖上的吗,“你在能说出这种话,宋夫人她的孩子还不足月啊!”又道,“她本来身体不就好,这样会要了她的命的。”

“那姐姐怎么办。”郑辕抿着唇,脸上是不近人情的冷漠,“若有法子既能取得脐血,又不伤她母子呢。我去和宋九歌商议一番。”

郑辕不敢置信,拉着郑辕打量着他:“孜勤,你……你怎么会……”他暗示她给方幼清特意请来的接生婆已经在来时的路上,他还特意派了亲随去半道迎,就怕路上耽误了时间,不能及时赶到护着方幼清生产啊。

“怎么?”郑辕不解的看着郑夫人,郑夫人道,“你怎么突然对幼清她……释然了。”

郑辕微怔,蹙着眉头道:“释然?何来释然?我认识方幼清?!”

“孜勤!”仿佛五雷轰顶似的,郑夫人脸色大变,“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娘啊!”

郑辕蹙着眉:“此事稍后再说,我先将药方拿给宋九歌和封神医看,若他们还有别的法子,此事就不再提!”话落,转身出了门。

郑夫人简直觉得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她惦记了几年的女子,就这么忘了还宛若冷血似的说要取她腹中孩儿的脐血……她不知道郑辕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他忘了方幼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