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55 善恶

“赖某等阁老等了数日!”赖恩腰背挺直,眉目凝重的看着宋弈,“为何不来找我。”

他以前称呼宋弈皆是直呼其名,不知自何时起,已以职位尊称,彼此间生疏了不少!

“赖大人何出此言。”宋弈负手而立,挑眉看着赖恩,“宋某若有事自来询赖大人,既无要事寻了亦不过话家常罢了,你我皆事务缠身,何故耽误彼此时间。”

宋弈的语气不冷不热,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宋阁老好脾气。”赖恩哈哈一笑,颔首道,“反倒是赖某沉不住气了。”

宋弈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既碰上了,择日不如撞日,今日赖某有几句话想与宋大人明言。”赖恩摇摇头,唏嘘道,“若拖延下去,倒不像是赖某一贯行事了。”

宋弈摆手,阻止赖恩接下来的话:“赖大人不必如此,有的事你知我知便可,说与不说有何区别!”

赖恩一怔,纵然是他久经历练也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你什么意思?http://

抗战侦察兵。”话落看向封子寒,封子寒接了针给陈素兰扎了几针,眨眼功夫陈素兰便安静下来,渐渐的睡着了!

“宋大人。”薛潋凝眉看着宋弈,“她怎么会中毒?中的什么毒?!”

宋弈望着薛潋脸色并不轻松,他淡淡的道:“此事稍后我与你说。”又看向陈夫人,“此毒暂无解,但夫人不必忧虑,我与子寒兄会再想办法。”

“多谢宋大人。”陈夫人抹着泪,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陈素兰怎么会中毒,这毒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到陈素兰口中,是什么人下的毒,目的是什么?她一概没腾出心思来想,也想不出头绪来。

“宋大人。”陈明京自外面匆匆进来,他还穿着官服,急匆匆的朝宋弈抱拳,“这……实在是麻烦你了。”

宋弈摆手和陈明京一起往外走,低声和陈明京将毒的来历大概说了一遍,并未提娜薇的事:“……先将病情稳住,其它的事只有从长计议。”

“能如此已是不易,有劳宋大人了。”陈明京向宋弈行礼,宋弈摆手道,“陈大人不必客气,你我都是一家人,不用见外。”

陈明京点着头做出请的手势:“请移步去书房略歇片刻。”

宋弈和陈明京一起去了书房。

薛潋一头雾水,觉得陈素兰中毒的事太荒诞了,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封子寒收了针交代了几句便也去了书房。

“闻瑾,你没事吧。”陈夫人过来看薛潋的脸,薛潋摇摇头道,“没事!”

陈夫人红了眼睛叹气道:“怎么会惹上这种古怪的事情,怎么会中毒呢!”她越想越觉得奇怪,就在这时有婆子进来回道,“夫人,有位云游的道长求见,自称是龙虎山的韩真人!”

“道士?”陈夫人摆着手道,“什么人我都没心情见,给他几个银子,请他走!”

婆子犹豫道:“那位韩真人还说我们府上是不是有人突然失心疯了,他说他有法子救!”

“你说什么。”陈夫人赫然起身,道,“他果真是这么说的?”陈素兰才发病,还不会这么快传扬出去的,这个道士怎么会知道,难道他真有办法救陈素兰。

婆子点点头,陈夫人决定不管对方什么人先见了再说,便喊薛潋你看着素兰我和铃兰去看看,说着快步去了前院……

薛潋在房里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陈夫人失魂落魄的回来,薛潋问道:“这位道士怎么说?”

“她说素兰是被厉鬼缠身。”陈夫人脸色煞白,断断续续的道,“说要有个八字硬的人镇主,且此人要是女子,目色如天方能压住。”

薛潋听的糊里糊涂的,她朝陈铃兰看去,问道:“什么意思?”

陈铃兰狐疑的打量着他,语气不善的道:“他的意思……是让你纳妾,且还是个外邦蓝眸的女子,只要次女进门,素兰的病症便会痊愈!”

薛潋愣住,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心头有什么飞快的闪过,他重复了一句:“纳妾?!”

“是!”陈铃兰冷冷的道,“你不知道?”

薛潋根本没有去注意陈铃兰的语气和质疑,他丢了魂似的摇着头,又回头看着陈素兰,忽然拔腿就朝外头跑,陈夫人道:“闻瑾,你怎么了?!”要让人去追。

“娘。”陈铃兰道,“您随他去,他出不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