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53 面容

“你怎么了?”回去的路上,陈铃兰看出来陈素兰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和闻瑾出去一下,回来反而不高兴了?”

陈素兰低着头拨弄着腰上的噤步,发出哒哒的声音,她垂头丧气的道:“没什么,就是有些不高兴而已。”

“到底什么事。”陈铃兰眉头蹙了起来,陈素兰的性子她最清楚了,是那种火不燎到她头发她是绝不愿意挪个地儿的人,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能不操心就不操心的,“是闻瑾有什么事吗?”

陈素兰想了想,就移到了陈铃兰身边,“我说了您不准和爹娘说!”她见陈铃兰点了头,才下了决心将新婚夜的事以及方才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新婚夜那晚他和我说了他去找别的女人了,我感觉那个女人就是刚才在林子里的那个!”就是直觉。

“这事儿你怎么才和我说。”陈铃兰沉下脸来,冷声道,“薛家的人没有表态吗,这么大的事情,就这么息事宁人了?你可问过他那个女人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去见她,现如今她人又在哪里?!”

陈素兰被陈铃兰一堆问题问的头晕目眩,她摇着头道:“我没有问,问了又有什么用。”

“你怎么回事。”陈铃兰恨铁不成钢的点着陈素兰的额头,“这是你的婚姻大事,如果不出意外薛闻瑾就是要和你过一辈子,日夜相对的人,你怎么能这么漠视,一点都不上心。”

陈素兰揉揉额头,咕哝道:“他们认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觉得我就是管不住他,只能靠他自觉了。”

“你管不住就让你婆母去管,你婆母管不住就让你公爹去管,总有人管的住吧,这种事你怎么能息事宁人,有一回你忍了他就当你好欺负,紧接着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陈素兰似懂非懂,可还是点了点头。

“你决不能装聋作哑,只求安稳。”陈铃兰盘腿坐着脸色微沉,“弄的不好,说不定哪一日他就和他的二叔那样,领个外室带几个孩子回来。你说,你膈应不膈应!”

陈素兰张大了嘴巴愕然的道:“不……不会吧。”

“怎么不会。”陈铃兰道,“他的心都不在你身上了,什么事做不出来?!”陈铃兰顿时对薛潋失望至极,她只当薛潋虽有些孩子心性,可到底是守礼的人,可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外头还有这种事。

这才成亲,他就半遮半掩,要是日子长了呢,他岂不是更加明目张胆直接灭妻纳妾?!

以陈素兰的性子,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素兰顿时心头凉了半截,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在她看来想了也没有用,薛潋的性子改不了,管或不管日子都是一天接着一天的过,她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是真的不愿意节外生枝打乱她生活的节奏。

可是陈铃兰一说,她也觉得这事儿远比她想的要严重多了,她顿时没了主心骨的看着陈铃兰。

“还有你。”陈铃兰道,“你就不能对他上点心?不看别人,你看看你大嫂,看看思琴,还有幼清,就算是琪儿对廖少仲也会嘘寒问暖关怀一番。薛闻瑾是你的夫君不是陌生人,你何至于每日见面点头告辞行礼其它的交情一概没有?!”

“我……”陈素兰道,“您知道,我原本是喜欢他的,可是新婚夜他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里,我就心灰意冷了……”她几年前在赵府第一次见到薛潋后就再没有忘记过,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也能长的这么漂亮的,所以后来两家议亲事,她就很高兴,可是没有想到成亲后会是这个样子。

“你啊。”陈铃兰道,“你若真不想过,我就回去和娘说,你趁早回家得了!”

陈素兰脸色一白,让她回家不就是与薛潋和离么,她一听就立刻摆着手道:“不要,我不要回家!”她怎么着也不能和离。

“那你想怎么样。”陈铃兰道,“你就不用脑子想想,你这对他放任自由,他在外头莺莺燕燕,这日子怎么过?难不成你能忍受他纳妾养外室?!”

陈素兰垂着头,低声道:“我不知道。”她不知道事情要真到了那一步她能不能忍,但是她好不容易渐渐适应了现在的状态,她真的不想有什么改变,更不想折腾。

“你听我说。”陈铃兰语重心长,“你要想好好过,将来家宅安宁,日子过的踏踏实实,现在就要用心经营。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薛闻瑾的心在你身上,无论他在外头怎么闹腾都会有个底线,也不可能去胡来的,你明白没有。”这个时候就要里外一起来,单靠将那女人赶走没有用,拿不住薛潋,以后还会有别的人贴上来,难不成陈素兰下半辈子什么都不做,就天天见儿的赶那些个贴来的女人?

陈素兰懂,可是让薛潋的心留在她身上,这也太难了。

“新婚夜的事他有没有和你道歉过?”陈铃兰看着陈素兰,陈素兰点点头,“道歉了几次……”

可见薛潋心中对陈素兰是有愧的,陈铃兰心头想了想,道:“你今天回去关了门就和他说林子里的事,闻瑾不是撒谎的人,你问什么他除非不说,说了*就是真的……你就紧着这事儿问,和他哭,诉苦,柔弱……你会不会?”

陈素兰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铃兰,陈铃兰又道:“等他和你道歉了,你就原谅他,不要再揪着这件事说。”又贴着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陈素兰听着满脸通红,“这房事……我,我不行的。”

陈铃兰自己的脸都红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要教妹妹这些东西,她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让他保证和那个女人断了关系,再不来往!你记住没有。”要想过日子,就必须把这事儿揭过去,可是怎么揭是有讲究的,不能让薛潋太难堪,也不能让他轻轻松松的。

“他要玩,你就陪着他玩,他要回家你细心照顾着。等收了他的心,你再慢慢收拾,调教……”陈铃兰是容忍不了的,可是又不能真让陈素兰和离,说这话也不过吓唬吓唬她,但是薛潋不能就这么放过了,日子长着呢,有的是收拾他的法子。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

“我不知道怎么做。”陈素兰满脑子的雾水,结结巴巴的道,“他不会喜欢我的。”

陈铃兰就压着她的肩膀,低声的,一字一句道:“感情是互相处出来的,总有一个人要主动……现在你们新婚,相处的时日尚浅,你主动去收他的心还容易点,可若等到时间长了,你再想做这些就难如登天了。”

“姐姐……”陈素兰叹气,眼前浮现出今天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个身影,就那么一眼虽没有看到正脸,她也知道,那个女子的容貌肯定不俗,“我没有把握。”

陈铃兰皱眉,耐着性子:“你若不去争取,就趁早回家来。你要还想和他过,就不能和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耗着,听到没有。”

“知道了。”陈素兰揪着腰上的噤步,拉着流苏扯来扯去的,心里还是没什么底,忽然姐妹两人坐的马车颠簸了一下,陈铃兰问道,“怎么回事?”

“锦衣卫的曾毅曾大人方才骑快马闯过去,惊着我们的马了。”外头赶车的婆子应了一声,陈铃兰知道曾毅,没有多在意,回过头来接着和陈素兰道,“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陈素兰点点头,委屈的道:“知道了!”

陈铃兰叹气,心里却气的不轻,可又不可能真把薛潋怎么样,她心头转了一圈想到了幼清,凝眉道:“我明儿去找幼清说说去。”

“别!”陈素兰拉着陈铃兰,“幼清的脾气,和闻瑾说不了几句就要吵起来,到时候闻瑾知道了是我说的,他肯定要恨死我了。”

陈铃兰蹙眉道:“你太不了解幼清了,她和闻瑾吵嘴是因为你婆母没有受到伤害,若是你婆母伤心了,你看看幼清会怎么做……更何况,这事儿可大可小,现在那女子是什么人住在哪里可是一点都不清楚,去和幼清说了,依她的本事说不定就查出来了,到时候对症下药,里应外合薛闻瑾还能怎么折腾。”

陈素兰就哦了一声,没有吱声了。

一行人在槐树胡同口分开,陈素兰跟着陈铃兰回了陈府,薛潋则去了学馆,晚上放馆回来一家人一起用了晚上,陈铃兰和陈素兰直打眼色,陈素兰垂着头当做没有看见和薛潋一起回了房里,亲自关了门。

“今天……林子里的那个女子是谁?”陈素兰按着陈铃兰教的说,目光灼灼,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薛潋一愣,惊讶的看着陈素兰没想到她回过头来又提这件事,可到底心中有愧,他回道:“是……是个熟人,真的只是熟人而已。”

陈素兰板着脸坐在椅子上,露出根本不信的样子来,回道:“我打听过了,今天拢梅庵除了我们一家去,没有别人,你遇到的熟人怎么会这么巧。再说,既是熟人总该有名有姓有住址吧,改日我陪你一起去拜访一下,也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嘿!”薛潋觉得惊奇,“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我的事情了?”

陈素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不想被薛潋打岔带偏了,就接着道:“你今天必须和我说清楚……她是谁,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我!”薛潋一时语噎,顿了顿含糊其辞的道,“真的只是个熟人,你别一惊一乍刨根问底的。”

陈素兰拿帕子捂着眼睛,哽咽的道:“……我就知道,她肯定是你那个晚上去见的人,你老实和我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别人,她是不是就是你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你和我说实话,若我真的挡着你们好了,我给她让位子就是了。”

薛潋顿时慌了神,见不得陈素兰哭,他忙半蹲在陈素兰面前,哄着道:“我……我……”结结巴巴的道,“我是喜欢她,可是我和她已经断了,真的。就算见了面也只是朋友而已,你千万别胡思乱想,说什么让位子不位子的,你相信我。”

陈素兰接着哭。

“我发誓。”薛潋对天发誓,“我就真的只有你一个人,我和她从来没有别的事……”是指没有碰过别人,“我对天发誓,如若骗了你,我不得好死!”

陈素兰抬起头来看着薛潋,薛潋见她眼中噙着泪花,可到底愿意听他说了,便急忙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日子还长着呢,我就是再浑也分得清轻重。”

陈素兰忽然就觉得没什么了,她擦了眼泪,问道:“真的?!”

薛潋点头不迭!

陈素兰就垂着头不说话了,薛潋虽然被她追着问了半天心里惶恐不安,可还是有点高兴的,他松了口气在陈素兰面前坐下来,笑着道:“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

“我平日也很关心你啊。”陈素兰回道,“是你自己没感觉到罢了!”

薛潋就嘻嘻笑了起来,道:“是,是我感觉迟钝。”却觉得这样才像是成亲过日子,即便陈素兰和他闹,他也觉得是真实的,而不是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日子过的没滋没味的。

“不理你了。”陈素兰站起来去梳洗,薛潋就趴在桌子上看着茶盅茶碗发呆,等过了一刻陈素兰出来薛潋抬头去看,就望见她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绡纱,里头是殷红的肚兜还有雪白的裹裤,修长的腿若隐若现的……薛潋的脸一下红的发烫,惊愕的道,“你……你怎么穿成这样。”说着一副要脱自己外套给他裹着的架势。

陈素兰的头几乎快垂到胸口去了,她快步走出来掀了被子钻进去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才觉得舒服一些:“我高兴这样穿,你快去梳洗……”

“哦,哦。好!”薛潋一个箭步蹿去净室,三两下把自己收拾干净,穿着中衣出来,就看到陈素兰裹在被子看着他,他从来没发现陈素兰也会这么可爱,忙拱进被子里揽着她在怀中,“你今儿太奇怪了,太阳从西面出来了?”

陈素兰满脸通红不理他。

薛潋猴急的去吻她……过了许久之后两人重新梳洗上了床,薛潋餍足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陈素兰余光打量着他,想起陈铃兰交代的话,难道姐姐和姐夫也是这样的?

那薛思琴和祝士林呢,幼清和宋大人呢……私下里都是这样吗?

陈素兰觉得惊奇,歪着头看着薛潋,薛潋也转头过来看她,抱着她道:“我说了要带你烤肉的,明天我早点回来,我们一起烤肉好不好?”

“好!”陈素兰点头,“那我在家等你。”

薛潋笑眯眯的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日薛潋出门,陈铃兰便来了,问起昨晚的事:“……怎么样,谈的如何?!”

“就那样。”陈素兰面颊微红,垂着头将事情大概和陈铃兰说了一遍,陈铃兰就道,“你该多问几句的……”说着叹了口气,虽觉得不满意,可到底陈素兰有进步了,“那以后他若不再犯,你就不要再提,但你得时时留意着。闻瑾这个人你得摸清他的性子了,顺着他陪着他,不出三个月,便是外头有仙女勾着他都不会出去。”

“还是姐姐厉害。”陈素兰笑容满面,也尝到了甜头,“姐姐私下里和姐夫也这样吗?”她的衣裳还是陈铃兰教她穿的,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向古板守正的姐姐,会有这样的想法和举动。

“有什么不可以。”陈铃兰红着脸却一本正经的道,“夫妻生活天经地义,难不成我要把日子过的死水一样不成。关了门只要你姐夫高兴我高兴,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陈素兰捂着嘴嘻嘻笑了起来,觉得陈铃兰真的是太厉害了。

“我去宋府。”陈铃兰起了身,“你在家里准备准备,不是晚上要和闻瑾一起烤肉的吗?!”

陈素兰哦了一声,打了哈欠:“这事儿吩咐周妈妈就成了,我昨晚没睡好,再去睡会儿。”

陈铃兰摇摇头回去换了衣裳去了宋府。

幼清笑眯眯的做着针线,提着小袜子和采芩道:“怎么能这么小,你确定他们能穿的下去吗?”

“怎么不能。”采芩笑着道,“等绿珠过来您看看大哥儿的脚,都不如奴婢一根手指长呢。”

幼清就笑了起来,捧着袜子左看又看,就听到辛夷掀了帘子进来,道:“夫人,陈夫人的大奶奶来了。”

陈铃兰招赘,自然不能称呼韩太太!

“快请她进来。”幼清让采芩收了针线,她也下了炕穿鞋,过了一刻陈铃兰进门来,幼清笑着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昨儿去踏青玩的高兴吗。”

陈铃兰笑着在幼清对面坐下来:“东南西北风也吹不动我,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两个人说着都笑了起来。

采芩上了茶就退了出去,陈铃兰放了茶盅和幼清道:“有件事你可知道……”她将薛潋新婚夜出去的事告诉了幼清。

估摸着是陈素兰说了,也不奇怪,幼清颔首道:“我是知道的……怎么了?!他又犯浑了?”难道娜薇又回来了?

“昨天素兰在林子看到他和一个女子说话。”陈铃兰一五一十的告诉幼清,“我听到了气的不行,可是又不能撺掇着素兰闹腾,到时候闹的太狠我们两家都没有面子。可我又不能和薛夫人说,思琴那边带着两个孩子也分身乏术,所以就只有你这里了,你向来有主意,帮着想想这事儿怎么办吧。”

幼清心里气的不轻,她没有想到娜薇竟然又偷偷回来了,真是有本事!

“这事我问问三哥。”幼清蹙眉道,“再想办法查清楚那个女子是谁,到时候我们再商量事情怎么处理。”

陈铃兰松了口气,她就知道幼清一定有办法:“你也别着急,现在素兰也开窍了,只要她和闻瑾好好过揽住他的心,这些事也就不是事儿了……可我们到底还是要防着一点,闻瑾心性不稳,我们能保证他不会主动惹事儿,却不敢说那些个女人不会来招惹他。”

幼清赞同的点点头。

等陈铃兰一走她便找了周芳来:“你去查一查,昨天薛闻瑾在拢梅庵碰到的是什么人……如果不好查,就把薛闻瑾身边的二子抓了打一顿审一审。”

周芳点头应是,道:“夫人,有件事不知道要不要和您说。”幼清怀孕后,朝中的事他们都不敢和她说了。

“什么事,和我藏着掖着做什么。”幼清看着周芳,周芳回道,“曾毅曾大人失踪了,昨天中午出城以后就没有了消息!”

曾毅失踪了?这事儿幼清没有听宋弈说,她愕然道:“是怎么失踪的,查不到?”

“倒不至于。”周芳话没有说完,忽然耳尖一动听到了什么动静,她道,“夫人不要出去!”便飞快的出了门。

幼清也听到了打斗声,她忙走到了窗口,推开窗户往外看,却只听到了刀剑交锋的声音,别的一概看不到……

“夫人!”采芩急匆匆的跑进来,指着外头道,“曾……曾大人进府里来了,江淮和江泰还有方徊将他拦住了。”

江淮,江泰和方徊都在家里吗?是宋弈让他们守在家里的?幼清又是一点都不知道。

“你小心一点再去看看怎么样了。”幼清关了窗户,曾毅和宋弈的交易她是知道的,而且曾毅的身手远不如江淮,所以她并不担心。

果然,过了一刻采芩回来道:“曾毅和江淮他们都不见了,奴婢估摸着江淮把人带走了。”

幼清捧着肚子安静的坐在炕头上,心思却飞快的转了起来……周芳方才说曾毅昨天就出城了,那今天为什么突然到府里来?还是硬闯!

“夫人!”周芳进了门,抱拳道,“锦衣卫持令上门,说要捉拿曾毅!”

果然,看来曾毅硬闯宋府不是为了行凶,而是寻求庇护,她颔首道:“既然是持令搜查,那就放人进来。”又道,“曾毅安排妥当了?”

周芳点点头。

幼清就没有说话,周芳出去,过了一刻就听到胡泉带着人在院外搜查,动静并不大,采芩将窗户开了一条缝隙往外看,和幼清道:“他们在院子外头张望了一下去后院了。”没敢来查正院,可见他们是有顾忌的。

“他们找不到人,又没有证据一会儿就应该会离开。”幼清望着采芩道,“等他们走了你去请江淮来,就说我有话问他!”

采芩应是,过了一刻就听到呼喇喇的脚步声,院子里再次安静下来。

“夫人!”胡泉站在门口回道,“人都走了,没有闹出动静来。”

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幼清凝眉道:“知道了,你带人检查一下家里,没什么事就派人去和老爷说一声。”

胡泉应是而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是曾毅查到了放走蔡彰那人的证据了,所以才会被锦衣卫搜拿?

幼清由采芩扶着出了院子,院子里的丫头婆子并没有受惊,有条不紊的做着各自的事情,见着幼清出来纷纷躬身行礼又退了下去,幼清转去了封子寒的院子里,封子寒见着她过来奇怪的道:“锦衣卫的人今天抽的什么风,竟然拿着令牌搜到宋府来了!”

“我也不清楚。”幼清摇了摇头道,“估摸着里头有什么事我们不清楚!”

封子寒挠着头发摆着手道:“算了,你都不知道,我就更加想不通了。”便起了身,“我下午回医馆去,明儿回来……说是收了个疑难杂症,我去瞧瞧!”

“哦。”幼清回道,“您记得不要吃酒!”

封子寒白了她一眼,哼哼的收拾了一番一个人回去了。

幼清重回了正院,江淮在院子里等她,幼清见着他道:“你随我到暖阁里来。”便进了暖阁,采芩守在门口,幼清看着江淮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曾毅为什么来家里,锦衣卫的人又为什么抓他?!”

“他昨天就潜出城了,今儿由我们的人护送回到城里来。”江淮并没有隐瞒,“锦衣卫抓他的名目是偷盗机要密函甚至还拿了几分锦衣卫独有的毒药……”

幼清眉头微蹙望着江淮问道:“那搜查的手令是谁批复的?赖恩?”

江淮点了点头。

锦衣卫衙门内,宋弈负手站在内院,四周是一间间关门掩户的房间,有人窃窃私语,有人缩头缩脑的探视着,气氛极其的诡异。

“宋阁老。”赖恩走了过来,朝宋弈抱了抱拳,“不知宋阁老驾到,多有失礼之处,还请担待!”

宋弈转身,面上是淡淡的笑意,眸光中却是清冷森凉,他望着赖恩沉声道:“锦衣卫今日动静颇大,本官替圣上过来问一句!”

赖恩穿着锦衣卫的飞鱼服,身材高壮,眉目一贯清冷不苟言笑,他一板一眼的道:“此事乃锦衣卫机密,本不该与阁老明言,不过既然阁老问起,那赖某也不好左右隐瞒。”他说着一顿,道,“经查实,曾毅自前年开始便偷盗密函买于各处,所得钱财不计其数。此等宵小之辈断不能容之,所以,下官才下令全城搜拿曾毅归案受审。但因事出猝然,下官还未曾报于圣上,还请阁老替下官与圣上解释一二,待擒拿人犯后,下官定与圣上细细回禀。”

“竟有此事。”宋弈略显惊讶,颔首道,“若真如此,确实该拿。只是,赖大人遣人去宋某府中搜查,又因何事?”

赖恩抱拳,含着歉意道:“搜查宋府实属有人举报曾毅出现在贵府之中。下官怕此人穷途末路伤及无辜,所以才会下令搜查宋府。若此事惊扰到贵府和宋夫人,下官在此向阁老赔罪!”

“那倒不必,赖大人既然公事公办,搜查宋府也是你职责所在,谈何赔罪。”宋弈颔首,“既如此,那本官便回去和圣上交差,赖大人受扰了!”

赖恩抱拳:“下官送阁老!”说着做出请的手势,送宋弈出门。

宋弈出了锦衣卫衙门的大门,站在轿子前和赖恩微微颔首,江泰在轿子外头低声道:“爷,是回衙门还是回府?”

“回府。”宋弈放了轿帘,轿子缓缓而行出了巷子,赖恩站在门口,眉头紧锁,久久未动!

宋弈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幼清听到他回来忙迎了出去,宋弈过来柔声问道:“可受惊了?”

“没有。”幼清摇了摇头道,“曾毅的事处理好了?赖恩没有找到人肯定不会就此揭过的,你打算怎么做?!”

宋弈和幼清一起进了暖阁,宋弈回道:“此事不急,曾毅手中已有证据!”

“有证据了?”幼清看着宋弈,心头并未释然,“确认了吗?”

宋弈点了点头。

幼清叹了口气在炕头坐下来没有说话,宋弈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是啊,人各有志……谁也不知道别人到底怎么想的,又是如何打算的。

“你现在要去见曾毅吗?”幼清给宋弈倒了茶,又道,“赖恩说他有曾毅偷拿机要密函倒卖的证据,那武威侯刘嗣祥会不会被牵连?!”

宋弈放了茶盅,目光淡淡的:“不会,刘嗣祥乃从犯,只要曾毅不招,刘嗣祥便无大碍!”

幼清松了口气。

宋弈在家里待了一会儿就出了门,他走了一刻周芳回来了,她低声回道:“夫人,娜薇去而复返,奴婢查到她的住处了。”

“真的是她?!”幼清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周芳点点头,回道,“在双排巷住着。奴婢还看到她雇佣的婆子在市场买了许多生牛肉回去,后院也架着炉子在烤……奴婢出来的时候还碰到了舅三奶奶身边的周妈妈!”

陈素兰身边的周妈妈,幼清惊讶的道:“什么意思?娜薇在卖烤牛肉,周妈妈在她那边买?!”

“确实如此!”周芳点了点头,“至于期间发生过什么事,奴婢暂时还不得知。”

还真是有点本事,不但去而复返,还能不声不响的在京城住下来,和陈素兰联系上……她想做什么?登堂入室,还是昭告天下?!

“你去通知阿古,将她抓了带回望月楼去。”幼清想了想道,“先关几天若她不老实也就不要留她了!”

周芳颔首应是。

幼清脑子里就一直翻转着曾毅和娜薇的事……

薛潋自学馆出来,马路对面就迎过来一位穿着桃红色春装面容姣好的婢女,笑着喊道:“三爷!”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薛潋顿时皱眉,低声道,“和你们姑娘说,我今天有事不去见她了。”

婢女笑容满面,轻声道:“我们姑娘说若是三爷没空,就让奴婢告诉三爷,她明天便离开京城,还请三爷往后闲暇时能想起她一二,旁的事我们姑娘一概不求,三爷多保重身体!”话落福了福便要走。

“你说什么。”薛潋拉住婢女,问道,“她要走?”

婢女笑着点头:“姑娘说京城危险重重,她恐怕已经留不得了,却不想因此连累三爷,所以……”

“被发现了吗。”薛潋脸色也沉了下来,回头看了眼二子,和二子道,“你回去和奶奶说我晚点回去,让她在家等我。”说着,将书包丢给二子和婢女道,“走!”

双排巷离平山书院很近,走过去不过一刻钟的样子,薛潋弃车步行一会儿便到了院外。

院门半掩着,他回头看看婢女,婢女望着他笑道:“姑娘在里头等您呢。”

薛潋推开门,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有股子淡淡的香料味儿自后院飘来,他喊了声:“娜薇……”便绕过院中的葡萄架进了正院,就在这时暖阁里有人应了一声,“是闻瑾来了吗。”声音里满是欣喜,紧接着有脚步声迫不及待的传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