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50 相悖

宋弈到了水井坊,虽然是半夜,可邻里街坊以及北城兵马司的衙役都赶来了,或围在附近指指点点议论,或提着水桶呼喝着救火的。

宋弈的马车远远的停下,他步行穿过人群往薛镇世的宅子走去,正门口围的水泄不通,衙役门沿着隔壁两家的水井排了一队儿不断的递着水桶,宋弈进了门内,火势已经小了下来,只有微弱的火星噼啪的烧着,杂乱的院子里立着许多人……

“九歌。”薛霭迎了过来,宋弈看着他问道,“怎么样,人救出来了吗?”

薛霭点点头指了指前头围着的人群,又摇了摇头:“火是从床上的被褥烧起来的,二叔和江姨娘事先便没了知觉……”他叹了口气,“就只差一口气了。”

宋弈蹙眉和薛霭一起走过去,就看到刘氏,薛镇世以及江姨娘平躺在湿漉漉的地上,三个人皆熏烧成黑色,分不清谁是谁。

宋弈蹲下来一个一个去号脉,本来在一边诊断的郎中朝他看了一眼,又摇着头退了下去和刘冀道:“三个人烧的太狠了,还是准备后事吧!”

“娘!”薛思画跪在外头,趴在奄奄一息的刘氏胸口,哭着喊着,“娘,您别吓我!”

刘冀满脸悲伤的蹲在薛思画身边。

宋弈负手起身,薛霭朝他看来,宋弈与他微微摇了摇头,三个人都烧的太厉害了……

薛霭眼里的希望熄灭,回头和澄泥低声道:“回府告诉老爷夫人一声,再请周管事安排身后事。”

澄泥看了一眼薛镇世,点了点头。

火已经熄灭了,有人在四周点了火把,看热闹的人也慢慢退去,北城兵马司的衙役过来和刘冀打了招呼便吆喝着撤了,里里外外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院子里薛思画哭飞撕心裂肺的声音。

“娘。”薛思画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捧着刘氏的手,好像只要一用力,她的手就能被掰下来,“娘,您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画儿,您别丢下我……”

刘冀抱着薛思画,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他,看着双亲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感觉任是谁也无法承受。

“娘……”薛思画哭的撕心裂肺,“您若走了,我怎么办啊!”

薛霭和薛潋站在一边,皆红了眼睛,不管以前有多少过节和不愉快,可说到底都是薛家的人,都是亲人。

宋弈站着,拧着眉目光自烧榻的房子一扫而过,面无表情。

“画儿。”忽然,刘氏发出了一点声音,薛思画哭声一顿,耳朵贴在刘氏的嘴边,“娘,娘,您说什么,我是画姐儿,您说什么……”

刘氏咳嗽了一声,声音很低,孱弱的断断续续:“画儿,娘……要去找你哥哥了,往后,往后你自己照顾自己,记住娘的话,一定要坚强的活着,无论遇到什么事。”刘氏的话薛思画听的不清楚,她胡乱的点着头,“我记着,永远都不会忘,您也不会走,一定会好起来的。”

刘氏知道自己的样子,便是死不了也活不下去,更何况,她点火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活。

这日子,对于她来说早就过到头了,儿子没了,家散了……她一点希望都看不到,可是她不能就这么死,绝对不能便宜了薛镇扬和江姨娘,这两个贱人,便是死她也拉着他们做垫背。

到地底下,她有儿子撑腰,到要看看,谁还能得意!

“别伤心。”刘氏闭着眼睛想要睁开,努力了几次终于睁开,可眼前依旧一片漆黑,她的眼睛已经被熏的看不见了,她急的落了泪,没有想到连薛思画的最后一眼都看不到,“画姐儿,别伤心,娘走了才好,才能踏实。娘这辈子没白活……”

“不,不是。”薛思画摇着头,“您还有我呢,我和表哥会照顾您的,您别怕……我长大了,以后我会照顾您的。”

刘氏气若游丝的笑笑,手指动了动,却碰不到薛思画:“傻丫头……”却又咳嗽起来,胸口喘了起来。

“娘,娘。”薛思画急的抱着刘氏,眼睛落在宋弈身上,“姐夫……姐夫,您来看看,救救我娘吧。”她知道宋弈的医术很好。

宋弈还是走了过去,半蹲在刘氏面前,手搭在她的脖子上,凝眉一刻后拿了随身带的银针,给刘氏扎来了一针却没有立刻拔下来,他低声和薛思画道:“有话尽快说吧……”便起身站在了一边。

刘氏停了喘,张着嘴痛苦不已,她喊道:“画儿,快帮我看看,那两个贱人是活的还是死的,告诉娘……”

“娘……”薛思画看向薛镇世和江姨娘,点头道,“死……死了!”眼泪簌簌的落。

刘氏忽然笑了起来,笑声里皆是愉快和痛快:“好,死的好,死的好啊!”

刘氏话声一落,忽然躺在一边的江姨娘动了动,咯吱咯吱的发出一点如鹰隼似的声音,她咳嗽了几声,骂道:“你这个贱人,竟然下此毒手……贱人,你不得好死!”

刘氏听到了江姨娘的声音,呵呵的笑了起来,江姨娘又道:“……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死,老爷心头也只会有我,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这个蛇蝎女人。”

“你以为我是为了和你争宠?!”刘氏冷笑,“我争的只是一口气,薛冬荣心里有谁与我何干,我刘素娥从来不稀罕。”

江姨娘用尽全力大吼一声,可虽是大吼但声音依旧小的让人听不清,她歇斯底里的喊道:“刘素娥,你这个疯子,贱人……”

刘氏咯咯笑了起来,眼前浮现出江姨娘苟延残喘,奄奄一息的样子,她痛快道:“想和我斗,我不过让你逍遥几年,你便当我没有法子收拾你,呵呵,呵呵……”

“娘。娘。你们别说了。”薛思画不愿意看着刘氏这样,她不愿意来水井坊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看到一向心高气傲的刘氏,和一个姨娘斗的你死我活,更不愿看到她一向崇拜敬爱的父亲,为了一个不入流的外室对她的母亲横眉冷对,恶语相向!

刘氏停了笑声,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画儿,娘不痛苦……娘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你别哭,别哭。”说着停了停,“刘冀呢,冀哥儿……”

“我在,姑母,我在!”刘冀拉着刘氏的手。

刘氏用尽全力的攥住刘冀的手:“帮我……帮我照顾画姐儿……”

“是。是,我一定照顾好画姐儿,决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刘冀点着头,拼命的保证着。

刘氏呵呵笑了起来,攥着的手一松,便再没了气息。

“娘?!”薛思画惊住,摇着刘氏,又回头哀求的去看宋弈,宋弈站在一侧未动,只略摇了摇头道,薛思画惊恐起来,抱着刘氏,“娘……您说话啊……别吓我……”她说着气息一顿,倒在刘冀身上晕了过去。

“画姐儿。”刘冀接住薛思画,薛霭和薛潋也快步过去,薛霭道,“她情绪不稳,你快将她带回去休息。”

刘冀胡乱的点着头,抱着薛思画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飞跑进来,一路哭喊着:“娘……”冲了进来,宋弈挑眉去看,便看到一位身形高挑清瘦的女子进来,一下子扑在江姨娘的身上,又抬头去看薛镇世,“爹爹……”她慌张的两边跪爬着,一会儿拉着薛镇世,一会儿抱着江姨娘。

宋弈了然,转眸和薛霭商量这里的处置。

“文儿。”江姨娘抓着薛思文的手,“你要替娘报仇……决不能让她们好过,娘死的好冤哪……”

薛思文乱了分寸,颤抖着点着头:“好,好,我会替你报仇的,一定!”可是却不知道找谁报,刘氏死了,已经死了。

江姨娘笑了起来看着薛思文:“你记住娘说的话,一定要想办法生个孩子,只要有了孩子你就能站住脚,将来老了,也有依靠……不要顾虑什么,这世上如我们这样的人,你不去争不去求,别人不会多看你一眼,你什么也得不到!”

“娘给你的药,你用了没有!”江姨娘扣着薛思文的手,“清高只会害你,娘早就让你不要读那些书,你偏要读……读了只会害你,记住娘的话,这世上别人只看结果,只要你赢了,就不会有人质疑你,甚至没有人会去关心你是如何赢的,知不知道!”

薛思文点着头,江姨娘咯咯的点着头,没有目的的抓着薛思文的手:“记着……记着……”

“我记住了,女儿记住了!”薛思文从来没有想过,江姨娘会死,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外室养的女儿,甚至连族谱都没有上,可是她并不自卑,是她娘告诉她,这世上没有人生来高贵,即便你不如别人也不要怕,别人看中的永远只是结果,所谓英雄不问出处,这话用在女子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文儿。”江姨娘抓着她,“将我和我爹爹葬在一起!”她就是死,也要压刘素娥一筹。

薛思文心里又慌又乱,根本没有去想江姨娘的话可行不可行,她点着头:“好,好,我答应你。”

江姨娘笑笑,咯咯了两声头紧接着就没了气息。

薛思文孤零零的抱着江姨娘,无声的哭着!

“冬荣。”薛镇扬和方氏大步进了门,“冬荣……”方氏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等看到地上三个人的样子时,顿时眼前发黑瘫靠在陆妈妈的肩上,薛镇扬蹲在薛镇世身边,伸手摸了摸,薛镇世已经没了气息,三个人就他烧的最狠,焦炭似的,缩成了一团!

薛镇扬不敢置信按着薛镇世的肩膀,后悔不已,若知道有今日,他当初不该将他们赶出去,不管怎么样,薛镇世在他眼皮子底下也不敢胡乱,谁知道……竟然闹到这样的结局。

“老爷,二叔他……”方氏捂着脸不忍去看,薛家三兄弟,薛冬荣和她最亲,以前在临安时他跟着她后面含着嫂子嫂子,无论在外头遇到什么都会回来和她说,就连娶媳妇这样的大事,便也是她做的主操办的。

没有想到……方氏只觉得哀痛不已。

祝士林和廖杰相继过来,几个人站在院子里低声说着话,周长贵带着人抬了棺材来……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院子里的狼狈一览无余。

周长贵去和薛思文说话,要将江姨娘的尸体先入殓,薛思文戒备的看着他,摇着头道:“……不要,你走开,这是我娘,你们谁都不要碰她!”

“这……”周长贵为难的看着薛思文,不知道怎么办,只得去征询的看着薛镇扬。

薛镇扬蹙眉,喝道:“你抱着何用,人已经死了,你便是再坚持她也不可能复生,放手!”

“不要。”薛思文摇着头,“我娘她没死,没死……你们谁都不要碰她。”

薛镇扬眉头怒气隐隐,就是她们母女搅的二房家破人亡,如今他看着薛思文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横着眉头指着周长贵道:“将她拉开,简直胡闹。”

周长贵应是,指挥着几个婆子将薛思文扯开,薛思文拼命的打着婆子:“滚,都给我滚,我的事不要你们管!”却抵不过几个婆子的力气,被拖在了一边按住,周长贵迅速带着人用用锦布将焦黑的尸首裹住放进了棺材里。

薛思文挣扎扑在棺材上嚎啕大哭!

“郑督都!”忽然,薛思文听到了有人喊郑督都,她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郑辕犹如神祗一般立在门口,她眼前一亮膝行的过去,“六爷……”她没有想到郑辕会来,这给了她莫大的依靠和希望。

“先起来吧。”郑辕面色凝静的去扶薛思文,“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虽是客套的话,可薛思文和受用,她顺着郑辕的力道起来,嘤嘤哭着道:“六爷……我娘她……死的好冤……”

郑辕没有接话,而是和宋弈以及薛镇扬几个人抱拳行礼,薛镇扬走过来低声道:“人已经没了气息,因无法小敛只能从简了!”他眼睛红红的,声音嘶哑。

“薛阁老节哀顺变。”郑辕悲痛的道,“此事谁也料想不到,实在是……太过意外。”

薛镇扬摆摆手,无力的抹了眼角。

郑辕没了话,视线在三口棺材上扫过,望着薛思文道:“后事就有劳薛阁老和几位大人了,你回去歇着吧,等事情安排妥当你再来祭拜也不迟。”这里乱糟糟的,到底在哪里设灵堂,棺椁停在哪里都没有定,薛思文在这里也不会帮上什么忙,反而添乱。

“我不回去。”薛思文大胆的拉着郑辕的衣袖,“六爷……我娘说她要和我爹爹合葬,此事没有办成,我不能离开!”

郑辕目光扫了她拉着自己的袖子,眉头微蹙道:“你累了,回去吧。”刘氏还在这里,不用想,薛家的人也不可能让薛镇世和一个妾合葬而将刘氏这个正妻抛开的,这种事他不可能是去开口,也没有必要开口。

“六爷!”薛思文跪了下来看着郑辕,她知道求薛镇扬没有用,只有求郑辕让他出头替她去交涉,这样一来可能反而大一些,“我娘随着我爹爹一辈子,临了被人害了性命,她心里眼里只有我爹爹,临去前也别无所求,只望能和爹爹死后同穴,求求您了。”

郑辕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沉声道:“此事回去再说。”

薛镇扬根本不看薛思文,她说的话自然也当做没有说,就算刘氏德行有失,也不可能让薛镇世和江姨娘合葬,传出去贻笑大方!

“父亲。”薛霭走过来,低声道,“此处太过杂乱,也没有办法再搭设灵堂,我看不如移去法华寺吧。”又道,“灵位的话,可要送回泰和?!”

薛镇世客死异乡本该由长子扶灵回乡安葬,可薛明早就……他凝眉想了想,道:“在法华寺停灵七日,再几个小厮扶灵回去吧。”又看了眼江姨娘的棺椁,“……在城外寻一处葬了吧。”

“薛大人。”薛思文听到了薛镇扬的话,他的意思是打算让人将薛镇世和刘氏的灵柩送回泰和,却要将江姨娘随便找一处葬了,她尖声道,“您怎么能这样,我娘服侍我爹爹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怎么能这么对待她!”

薛镇扬皱眉不想和薛思文多费口舌。

“薛姨娘。”陆妈妈不悦的道,“自古妾室都是如此,这个道理还要教您吗,更何况,您是嫁出去的闺女,家事要如何操办,还轮不到您来质疑我们老爷。”

陆妈妈语气很不客气,薛思文顿时气红了眼睛,她眯着眼睛看着陆妈妈道:“规矩,可真是可笑?!刘氏做了那么多龌蹉事,现在又从火烧死了夫君,你们怎么不和她讲规矩,反而要来说我娘,她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就这么对待一个去世的人吗。”

陆妈妈张口就要顶回去,方氏拍了拍她的手,不想当着死人的面吵架,便柔和和薛思文道:“文姐儿,我们知道你的心情,可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便是我们愿意将江姨娘送回去,等到了泰和祖母那里还是会……”

薛老太太不可能让江姨娘入祖坟的。

薛思文也想了起来,她哀求的去看郑辕,希望郑辕能帮她和薛家交涉,可郑辕蹙着眉对薛思文身边的几个丫头道:“把你们主子扶回去歇着。”不想她在这里闹腾。

“六爷……我求求您,您帮我说说,我只想圆了我娘的心愿!”薛思文西斯底里的,郑辕看也不看她,薛思文看着他脸上的期待和哀求一点一点淡了下去……她忍不住发颤,自心头凉寒起来。

毫无预料的她耳边响起她娘曾经说的话:“男人的心一旦不在你身上,你便是再美,在他眼里也是丑的,你就是再委屈,在他心里你也成了装腔作势惹是生非的那一个。”

在郑辕眼里,她的委屈和无助就是惹是生非了吧。

“娘……”薛思文不再求郑辕,她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求他,她看着江姨娘的棺椁,呆呆的被几个丫头扶着出了门。

郑辕目光一扫,和众人抱了抱拳:“若是有事需我帮忙,尽管遣人来寻我。”

“多谢!”薛镇扬抱拳回礼,郑辕朝宋弈看了眼,当先出了门!

幼清听完蔡妈妈说的话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说什么,刘氏好强了一辈子,谁也想不到她最后会用这么极端的方氏结束自己的生命,还连带着将薛镇世和江姨娘一起……

人总归是去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也正是刘氏的性子,从来不肯吃亏,便是死要拖着垫背的。

“吊唁的礼你去准备吧。”幼清后半夜就没有再睡,现在疲累的靠在床上阖着眼睛,“再让胡泉遣两个小厮去帮忙!”做事的人方氏肯定是有的,不过她送人过去,是她的心意。

“奴婢这就去办。”蔡妈妈应了,“夫人再睡会儿吧,姑夫人说了,让您不要过去,总归是办丧事免得冲撞了孩子。”

幼清点点头,虽说她喊刘氏二婶,说到底也只是姻亲,她去是礼不是去也不失礼,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孕在身:“我不去了,夫君走一趟就成了!”

蔡妈妈见幼清同意暗暗松了口气,想到昨晚老爷幸好没有让夫人一起过去,若不然当时那个样子,夫人看见了肯定会惊着的,若是伤着身子可就不好了。

幼清阖上眼睛,眼前浮现的都是刘氏的样子,还有那次在水井坊时,江姨娘带着嘲讽的眼神以及薛思文凄凄哀哀的来看望她时眼底的羡慕和刻意的逢迎……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睁着眼睛看着日光一点点从窗户里爬起来又一点一点消失。

中午她起来梳洗吃了午饭,薛思琪来了,腰间扎着孝大步进了门,摔了帘子坐在炕头上端着幼清喝的杯子就咕咚咕咚的灌了半盅的茶:“……昨晚幸好咱们都没有去,听说二叔和二婶的样子惨不忍睹……”

“现在灵柩送去法华寺了吗?”幼清给薛思琪倒茶,薛思琪点点头,“请和尚来走了个过场,也没有耽误什么时间,直接送去法华寺了……娘说我和姐姐明天再去,所以我就到你这里来了。”

幼清颔首,水井坊烧成那样肯定是不适合办丧事了,可总不能将灵柩抬到薛府里来,总归两边是分家了的,所以只能去法华寺了。

“三妹还好吧?”幼清担心薛思画,薛思琪蹙眉道,“哪能好,哭的晕了几次。不过刘冀还挺好的,一路护着他寸步不离,武威侯府的也来了两位少爷送了帛礼。”

刘氏就是看薛思画有刘冀和他们护着才放心去的。

“还有件事。”薛思琪不屑的道,“薛思文下半夜也赶去了,哭闹了一通竟是吵着要让江姨娘和二叔合葬,父亲没有答应,她还说了许多的难听的话,最后郑孜勤发怒将人拖回去了。”

幼清愕然,也亏薛思文能想到这个事儿,莫说薛思画不同意薛镇扬不同意,就是送回泰和薛老太太也不会同意,她不一把火将江姨娘烧了就是已经给很面子了。

“她也去法华寺了吗。”幼清望着薛思琪,薛思琪摇头道,“他被郑孜勤带回去以后就没有再来了,估摸着是关在家里了。以前看她还挺识礼清高的,怎么就能说出这种无理的话来,太气人了。”

幼清没有说话。

方氏自那天后就病倒了,就是七日后薛镇世和刘氏的灵柩被送走,她也没有起的来,幼清带着封子寒去了两趟,封子寒道:“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心病心伤,情绪大起大落所致,等调养休息几日,想开了就没事了。”

幼清放了心陪着方氏说话,方氏抹着眼泪道:“……我嫁给你姑父的时候,你二十才十来岁的毛头孩子,虽说也闹腾,可是他细心的很,在外面但凡吃着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想着拿回来给我也试试。后来我生了季行,他整天将季行抱在怀里,带他逛庙会,买吃食,说句心里的话,就算是后来的泰哥儿,他都不如对季行那般的用心疼爱。”

方氏心酸不已,人活着的时候,想起来总会想起一起一些缺点,便恨的牙痒痒,可人一没了,那些坏的不足之处反倒想不起来了,念着想着的都是过往点滴的好和他的优点。

薛镇世就算百般的浑,可到底对薛霭以及薛潋是真心疼爱过的,当初家里的条件不如现在,若非他帮忙贴补照应,日子也不会好的这么快。

“二叔都去了。”幼清叹气道,“您也想开点,总念着反倒伤了您的身子。您念着他,我们也担心您,这样一来,一家子人可不都得跟着您难受。”

方氏心里都明白,这两天两个儿媳,两个女儿并着女婿都在她床前侍疾,她心里早就过意不去。

“你别管我了。”方氏按着幼清的手道,“你照顾好自己,别来回的跑。”

幼清摇着头,叹气道:“您这样我要不过来哪会放心,只有您好了我才能安安心心待在家里养胎。”

“知道了,姑母一定好起来。”方氏摸摸幼清的手,“不能给你们小辈帮什么忙,也不能给他们添乱才是。”

幼清微微笑着。

“娘,燕窝粥熬好了,您起来吃点吧。”赵芫亲自端着托盘进来,笑着道,“我亲自熬的,可是费了一个多时辰呢,又酥又烂可香了,您决不能费了我一片心血。”她说着喊陆妈妈去将方氏扶起来。

方氏摇着头笑着坐起来:“知道了,娘一定全部吃完!”

“这才是我的好娘亲。”赵芫笑眯眯的和幼清挤眉弄眼的,好像在说还是我厉害吧,幼清失笑和方氏道,“姑母您可要吃完,要不然大嫂就没有东西和我们炫耀了。”

方氏失笑,看着她们两个一脸的无奈,陆妈妈就打趣道:“这京城没有几个人像我们夫人这么好福气了,儿子女儿孝顺不说,便是侄女和儿媳也如亲生的一样,别人看着羡慕的很呢!”

“又来一个。”方氏从赵芫手里端了碗,拍她的手道,“我又不是不能动,何故让你喂!”便自己慢慢吃着,“不过陆妈妈倒是没有说错,我确实是有福气的。”

幼清和赵芫坐在床边看着方氏笑。

“娘!”薛思琪牵着豪哥,薛思琴抱着颖姐进来,两个人见方氏好了一些还能坐起来吃东西了,就高兴的道,“让大嫂和幼清费心了,娘总算是好多了。”

赵芫就挑眉看着薛思琪:“嗯,我都累死了,也没个人来给我捶捶背。”

“我的好嫂嫂。”薛思琪走过去给赵芫捶背,“妹妹这就给您捶背了,您可得坐稳了,别摔下来啊。”

房间里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看你们闹腾的。”薛思琴抱着颖姐儿在床头坐下来,方氏探过去看看,和薛思琴道,“你怎么把她带过来了,要是过了病气怎么办。”

颖姐来前刚刚吃了奶,这会儿正精神的很,眼睛四处看着好奇的不得了,薛思琴笑道:“您是心病,怎么就过了病气了,再说,就算要过病气,她这个外孙也要过来看望外祖母的。”又对豪哥道,“你不是说要背诗给外祖母听的吗。”

豪哥点着头,就负手立着看着方氏道:“外祖母,豪哥背诗给您听。”咳嗽了两声清了请嗓子便念了一首《静夜思》,念完后大家捧场的拍着手,豪哥见大家高兴就接着道,“我再给外祖母耍套十步拳吧,是周姨教我的,外祖母一定喜欢。”话落,就嘿嘿哈哈,似模似样的打了拳。

三岁的豪哥个子算不上特别高,但模样却和薛潋越来越像,精致的宛若瓷娃娃一样,薛潋只要有空就喜欢带着他四处的游荡,不管薛思琴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好在他也没将他教出纨绔的习性来,豪哥除了好动外,别的都没有学着薛潋的。

“豪哥真厉害。”幼清竖着大拇指,“改日请周姨再教你几招!”

豪哥点着头,高兴的道:“那我过两天可不可去姨母家里玩,我娘说姨母肚子里有宝宝,不让我去!”

“你娘说的没错。”幼清看了眼薛思琴,又笑着道,“不过你小心一点别碰着姨母就没事了。”

豪哥点着头和幼清道谢,又跑到方氏跟前来,和方氏道:“外祖母,我知道二祖母和二祖父出门去了……您别伤心,等他们在外面玩够了,就一定会回来的。”

“是!”方氏摸摸豪哥的头,叹看口气,“他们在外面玩够了,还是会回来的。”

豪哥像个小大人一样点着头:“那我去找三舅舅玩去了。”说着和大家摆摆手,一溜烟的跑出去了,薛思琴想追都来不及,只好和春荣道,“你快让跟着。”

春荣便追了出去。

豪哥熟门熟路的跑到西院,一进去就听到薛潋的说话声:“此事刘冀先和我商量的,毕竟他和我熟悉一点,他想让我和父亲还有大哥说,出面将水井坊的房契拿回来。我这事儿我虽能理解画姐儿的心情,但办起来总觉得有些上不了台面。”水井坊那边是江姨娘先住过去的,所以房契一直都收在江姨娘手中,后来薛思文出嫁,房契就压在她的嫁妆里,刘氏一直都没有找到。

薛思画原本是不在乎那间宅子的,可是耐不住刘大夫人说话,让她拿回来,她是嫡女,理应这宅子是她的,薛思文算个什么东西,继承的事还轮不到她!

所以,刘冀就来找薛潋了。

“这事儿不好办。”陈素兰心不在焉的,“你看着办吧,我去前头看看娘去!”

薛潋顿了顿,喊着她道:“我和你商量事情呢,你走什么。娘在房里有大嫂照顾着,你晚点去也没什么。”又道,“这事儿我拿不定主意,你帮着我一起想想。”

“我哪知道。”陈素兰道,“你问我也是白问!”

薛潋莫名的,一股火气就蹿了上来,他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陈素兰,道:“你就不能也帮着我想想?我和你说话,你都是什么态度。”

“我态度不是挺好的吗。这件事你拿主意不就成了。”陈素兰觉得莫名其妙,没有心思和薛潋吵,“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难不成你还希望有人管你有人反对你?!”

薛潋被陈素兰噎住,他怒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是让你管我反对我吗?”又道,“别人成亲,夫妻是感情好也罢,感情不好也罢,家里的事情总会有个商量的,你倒好,我和你商量,你就说随我,我要是立刻走了再不回来了,你是不是也随我呢?!”

“腿长在你身上,我能管得着你吗。”陈素兰摆着手,“我不想和你吵架,让人听到了笑话,也不为个什么事的,和我急赤白脸的!”

不为个什么事,她竟然觉得没有什么事?!薛潋气的胃疼,他指着陈素兰点着头:“好,好,我现在告诉你,住对月我没空,下个月先生请同窗一起出去春游踏青,来回半个月,我已经答应了,所以,你自己回去住吧。”

陈素兰没说话,薛潋去不去住也无所谓,那不是他的家他不会住的高兴的,不必强求他!

“哼!”薛潋哼了一声,一回头看到了豪哥正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薛潋脸色顿时僵住。

豪哥偷偷看了眼陈素兰,喊道:“三舅舅好,三舅母好。”

“豪哥好。”陈素兰走过来牵着豪哥的手,“你怎么来了,你娘也来了吗?”

豪哥偷偷觑着薛潋,点了点头,又小心翼翼的指着薛潋和陈素兰道:“三舅舅怎么了。”陈素兰就头也不回的和豪哥道,“你三舅舅有些不高兴,不过一会儿就好了,豪哥和三舅母一起去吃点心吧。”

豪哥本来是找薛潋的,但是看出来薛潋很生气,所以他就不敢再说什么,由陈素兰牵着去了隔壁。

薛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气的这么狠,话说的这么难听,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哪怕和他吵一架都成啊……这样子,不单是说话,就是吵架也让他憋的快要发疯了。

“爷!”二子小心翼翼的进来,想要劝薛潋,可是又无从说起,两个人其实只是为了一件小事开头,说着说着就起了争执,三爷的脾气就上来了……不过,三奶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她是脾气好吧,又说不上,可若说脾气不好吧,可她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就好像,不管三爷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入不了她的眼,就以为入不了眼,她才会无喜无悲任由三爷折腾。

“滚!”薛潋气的不得了,踹了二子一脚,甩袖就出了门,二子跟着后头爬起来随着他,薛潋怒道,“收拾几件衣服,我们住学馆去!”

二子愕然,劝着道:“夫人还病着,您这一住过去到时候夫人肯定会问起来的,您要怎么解释。要是知道您和三奶奶赌气,夫人定又要伤心病了!”

薛潋就喝道:“那我就搬书房住总可以吧。”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他懒得整天求着她。

二子这回没有说话。

“三舅舅。”豪哥在后面蹬蹬的跑了过来,薛潋再气也不好对豪哥发脾气,生生忍了下来,撇了眼跟着来的陈素兰和豪哥道,“走,三舅舅带你玩去。”

豪哥拍着手,道:“好啊,好啊!”

“三爷!”陈素兰笑着和薛潋道,“您带他出去,还是要和姐姐说一声,要不然一会儿找不到豪哥,姐姐该着急了。”

真是心宽,薛潋撇了眼陈素兰,道:“你倒原来来管这件事了!”话落,抱着豪哥就走。

“拿我发什么脾气。”陈素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去!”

薛潋听到了,转头过来看着陈素兰,又将豪哥交给二子摆了摆手示意二子带着豪哥走,他走到陈素兰面前来,低声问道:“你说说看,这个日子你打算怎么过?”

“就这么过啊,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陈素兰觉得薛潋就是没事找架吵。

薛潋闭上眼睛深吸口气,道:“是,新婚那夜是我不对,我做了蠢事,这辈子我都对不起你,我现在,此刻很真诚的向你道歉!”陈素兰摆着手不想听,薛潋怒了,道,“你不想听是怕我做了什么让你恶心的事不想听,还是你根本就不关心我出去做了什么?”

陈素兰没说话。

“我看你根本就不关心我出去做了什么对不对?因为我对于你来说,根本就可有可无。”薛潋梗着脖子面红耳赤,“我现在告诉你,我那天晚上去找别的女人了,我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话落,大步走了。

陈素兰一怔,呆呆的看着薛潋快步离开的背影,眼睛顿时模糊了起来,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他新婚之夜出去他还有理了,哪个女子能像她这样百事不问包容他的一切,哪个女子能和她一样,新婚夜出了那么大的事,连娘家人都没有说的忍了下去……

他不知道感谢,竟然还对他不满,他想怎么样,难不成要把他供起来不成。

陈素兰委屈的不得了。

“三奶奶。”周妈妈提着食盒过来,见着陈素兰委屈的哭着,惊讶道,“这是怎么了,和三爷吵嘴了?”

陈素兰飞快的抹着眼泪:“没有!”又看着周妈妈的食盒,“您提的什么。”

“双排巷后的牛肉。”周妈妈欲言又止的看着陈素兰,劝道,“您别和三爷吵,他脾气上来了您就哄哄他,不就过去了。”

陈素兰意兴阑珊的:“我没和他,也不为个什么事就和我闹腾,他有心情我还没有呢。”说着往回走。

周妈妈直叹气。

薛潋说完其实就有点后悔了,一个人在外院待了一会儿,等薛霭回来将水井坊的事情和薛霭说过,他就亲自去了趟望月楼,买了陈素兰最喜欢的吃的牛肉,拿纸抱着提在手里慢腾腾的回了房里。

房间里已经熄了灯,他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去,就看到陈素兰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的又香又甜。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将牛肉往地上一丢,转头就出了房门,陈素兰惊了一跳睁开眼就看到薛潋怒气冲冲的走了,她奇怪的喊道:“三爷!”翻身下床追到了门口,薛潋已经出了院子。

陈素兰回房将牛肉捡起来放在桌子上,看着发呆……

大姐说薛潋这个人很简单,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要让着他一点,陪着他闹腾陪着他玩,保管能将他揽在身边,收的服服帖帖的,可是她却觉得薛潋脾气阴晴不定的,一会儿风一会雨的……

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题外话------

十一月好~

推荐大神风云小妖的新文:《见鬼之绝世男神》

千年以前,独孤珏的名字叫做高洋,北齐出名的暴君。

千年之后,独孤珏是国民男神,奥斯卡最年轻的影帝,冰冷无情、傲娇狂妄。

人人都想长生不老,独孤珏却说:“活在这世上就是最大的痛苦!”

乔盛颜,三流小演员,天生拥有鬼眼,可以看到人们看不见的东西,日夜被鬼怪纠缠。

三线小演员与大影帝的爱情故事,千年的爱恨纠缠,就此开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