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6 千金

来报信的人是薛思琴身边新提上来的一个婆子,她笑着和幼清行礼,道:“是位千金,长的简直和我们太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原来是女孩,幼清满脸笑容,点着头道:“女孩好,女孩好……”她简直有些语无伦次了,望着蔡妈妈道,“给这位妈妈打赏,你和采芩随着她一起去看看,我就不去了免得给大姐添麻烦。”

“好。”蔡妈妈应是,带祝家的婆子出门。

采芩也高兴的笑了起来,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和幼清道:“大姨太太是有福气的人,一对儿女,真正儿的再完美不过了。”

“是啊。”幼清笑着道,“即便是再生,底下头不管生男孩还是女孩都觉得是锦上添花。”

采芩点头应是,将桌子收拾出来,笑着道:“奴婢和蔡妈妈去了,一会儿回来告诉您祝小姐的样子。”

“好。”幼清笑着点头,等蔡妈妈和采芩去了祝府,她就让辛夷将库房的册子拿出来,和辛夷两个人坐在炕上找可以送给侄女的礼物,辛夷道,“夫人不是提前打好了一副金项圈了吗,现在还要添别的东西吗?”

“哎呀,我现在又觉得那个样子不好看了,想拿去银楼将试样再改一改。”幼清翻来翻去,才发现自己的库房里多了很多东西,她奇怪的道,“这些东西都是老爷东西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宋弈很少买这些东西回来。

“不是。”辛夷掩面笑道,“是别人送给老爷的,牛管事拿来给您过目之后,您让人收进去的。”

幼清愕然,她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了,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都说有孕的人会变笨,看来我真是笨的无可救药了。”

辛夷掩面而笑。

“那怎么办。”幼清觉得里头的东西都不大合适送过去,“临时去买估摸着是来不及了。”

“夫人!”胡泉从外头进来,抱着一个包袱笑着道,“大老爷从关外寄东西回来了!”说着将包袱递给幼清,又道,“外头有两车的东西,还有四只活羊,估摸着是想送来给您喝羊奶的,一会儿奴婢就让人牵去后院圈养起来。”

“从关外送羊回来,那羊命也真够硬的。”幼清笑了起来,将包袱接过来在里面翻着信,翻了一会儿果然就从里面摸了一封信出来,她叠好贴着胸口放好,才回头看胡泉:“蔡妈妈出去了,等她回来你让蔡妈妈带人去收拾一下。”估摸着是过年吃的东西,正好几家分一分。

胡泉点头应是便要退出去,幼清忽然想起什么来望着胡泉道:“……你今儿怎么有空亲自来给我跑腿,我可是听说你最近的应酬比老爷还多啊。”

“没有,没有。”胡泉摆着手,笑着道,“有的应酬小的推不开,比如五城兵马司的几位大人,还有阜成门课税的吏目,他们求不到老爷面前,就只好来求小人了……”

幼清挑眉坐直了看他,问道:“课税的吏目也求到你这里来了?你和我说说,为的什么事?”

胡泉心里一抖和,以为幼清怪他多事,可是宁得罪清流文官也不要得罪不入流吏目的道理他现在是门儿清,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推辞啊:“……东厂的人一撤走,阜成门原来的人头税等一些名目税收也就撤销了,可是那些调去阜成门的吏目已经无处可去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少了许多收入。所以就求到小的这里来,想让小的和老爷递句话,给他们留口饭吃。”

宋弈每日朝务数不胜数,这些小事他还真不定能顾忌道,她想了想道:“那你和老爷说了吗?”

“还……还没有。”胡泉嘿嘿笑道,“小的还没找到机会和老爷提。”宋弈现在回来的都很晚,即使有几日回来的早,也都是围着幼清,他根本没有机会啊。

幼清颔首若有所思道:“既是别人托给你的差事你就尽力办了,至于能不能成他们心里也有数,若是你阳奉阴违的,到时候他们只会嫉恨你。”

胡泉也知道里头的厉害,点着头。

“成了。”幼清笑道,“你忙你的去吧,不管什么事都记得有个分寸,别一天只想着抖威风。”胡泉什么人幼清太清楚了,他不见得多贪财,可那溜须拍马的一套对他来说非常的实用,好在他头脑还算清新,不会被人一捧就没了边儿了。

胡泉嘿嘿笑笑了起来,点头应是退了下去。

幼清拆开了方明晖捎来的包袱,里头摆着一个榉木的匣子,她开了匣子顿时眼前一亮,里头是十来件首饰,有孩子戴的镶绿宝石的项圈,金手镯。还有红玛瑙手串和几支和当初及笄礼前宋弈送他那件钗非常像的发簪和华胜还有花钿。

“怎么会这么多首饰?!”幼清觉得奇怪,方明晖和尔绵娜云有多少家底她很清楚,没道理一去关外就置办了这么多的值钱的首饰,她心头狐疑就开了方明晖的信,信中说这些首饰是她母亲的东西,让她收着将来给孩子用,或者送人也可以……

并没有交代东西如何来的。

幼清起身去将以前方明晖留给她的那匣子首饰拿出来,她两边比了比,和这些不同,那匣子的首饰虽也贵重但更普通一些,也像是出自中原,反倒是这些刚拿来的,像是外邦女子用的,颜色艳丽,做工也奇特一些。

“她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首饰。”幼清挑了只金手镯在手里把玩,越想越觉得奇怪,便起身去书房给方明晖回了封信,问他首饰的来历,等写好信蔡妈妈和采芩已经回来了,幼清将信收拾好起身出了书房,蔡妈妈见着她就笑道,“祝小姐长的可真是漂亮,头发乌亮亮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刚生下来就睁开了眼睛,骨溜溜的四处看着呢……将来肯定像她娘和几个姨母一样,是大美人呢。”

幼清还记得豪哥和茂哥生下来时的样子,实在说不上漂亮,所以认为蔡妈妈的话不免有些夸张了,她笑着道:“等洗三礼的时候我亲自去看看。”

蔡妈妈笑着应是,幼清又看着采芩指着桌子上的东西:“把里头的项圈和手镯拿出来,洗三礼的时候带去,其它的你收好。”

采芩应是走过去将匣子收好落锁摆在了箱笼里。

天香楼上,宋弈负手站在窗边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面色淡淡的,过了一刻他出声道:“锦衣卫的的火是有人故意放的,此事早不是秘密,你特意请我来,便只说这件事?”他说着,挑眉望着曾毅。

“不单这些。”曾毅显得有些急切,他飞快的道,“我还发现了在锦衣卫的地牢之中,有一条密道直通阜成门……”他说完,等着宋弈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可等了半天,宋弈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继而微微一笑,“哦?还有吗?”

曾毅额头的汗不打招呼的流了下来,他一向知道宋弈不是好惹的,如今更是清晰的体会到这个人的威势,明明他一副书生样的站在他前面,容色不见端肃,可就是压的你抬不起头来,他曾毅自问阅人无数,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识过,可每一回和宋弈打交道,他还是恨不得多生几个胆才好。

“宋大人……早就知道了?”曾毅抹了汗,他在锦衣卫十来年也不知道的事,宋弈是怎么知道的?

宋弈挑眉走到桌边坐下来,端了茶慢条斯理的喝道,道:“那曾大人在密道之中,可有什么发现?”

“有,有!”曾毅终于找到一件宋弈肯定没有做过的事情了,他站在宋弈面前,飞快的道,“密道自西牢的最后一间房间下去后走约莫几十丈的距离后,便就会出现一个岔道,其中一个岔道是通往阜成门的,而另外一个则是……”他想卖个关子,钱宁不在了,若是宋弈能照拂他一二,他又能在锦衣卫逍遥十几年了。

“通往长春宫?”宋弈放了茶盅语气淡漠的毫无波澜,曾毅跳了起来看着宋弈道,“你怎么知道的,确实是通往长春宫的,不过已经封闭了,我是来回走了几趟通过方位来判断的。”他探这个密道可真是惊险万分,有一次还差点被赖恩发现了。

宋弈望着曾毅道,面露失望:“这么说,除此之外你没有别的收获了?”

曾毅有些丧气,说什么都不能让宋弈惊奇,他沉了声回道:“除此之外暂时没有别的发现。”就这些他已经耗费了两个月时间了,在赖恩眼皮子底下办事可不是随便的,“但是这个密道通往长春宫,您不觉得稀奇吗?当年的壬葵之乱可一直是无头之案,倪贵妃和太后娘娘互保,最后死了几个莫名其妙并不相干的人,现在想来此事太蹊跷了。”

“那又如何。”宋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让你查的是什么?”

曾毅一怔,声色肃然一紧,回道:“您让我查……查是谁放的火,又是谁将蔡彰带走的,要确凿的证据。”

“那你现在与我在说什么。”宋弈站了起来,打量着曾毅,虽眸色温和却有股不怒而威的冷凝,“曾大人,此事你办不办的成?”

曾毅点着头,道:“能,能!”他就是豁出去命也会将此事查清楚的,“只是这件事不好查,他们都抱成了团,我已经被他们排除在外,如今想打入进去查探简直难如登天,还求宋大人给我下官时间!”他一直不敢确定,这个密道赖恩到底知道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

“如若好办,我为何还要劳烦曾大人。”他正是因为不能插手锦衣卫的事,才拿捏住曾毅让他去办的,宋弈淡淡的道,“再给你三个月,够不够?!”

曾毅心里并没有把握,硬着头皮道:“下官全力以赴。”

宋弈颔首,走过来拍了拍曾毅的肩膀:“辛苦了。”又微微一笑,语气亲和的道,“锦衣卫虽人多,可能办成这件事,并有理由办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曾大人再仔细想想。”

曾毅一怔看着宋弈,似乎觉得他在暗示自己什么,可是再去看宋弈,他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宋弈负手出了门,在天香楼外上了轿子,他刚起步离开,郑辕便从天香楼的拐角处走了出来,过了一刻曾毅也鬼鬼祟祟的出门,郑辕快步过去喊了一声:“曾大人!”

“郑……郑督都……”曾毅一惊转头看到郑辕,他顿时心头哀叹,今天是什么日子,刚受完宋弈的罪又碰到了郑辕……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无比想念钱宁。

郑辕打量着曾毅,问道:“宋大人寻你做什么?是不是让你查蔡彰逃走的事?”

“宋大人?”曾毅装傻摆着手道,“下官不曾见过宋大人啊,郑督都是不是看错了……”他说着飞快的抱了抱拳,“下官还有事未办理,告辞!”

郑辕冷目看着他,并未阻拦。

曾毅逃也似的走了。

宋弈到家时幼清正把玩着方明晖送回来的,她准备拿去给薛思琴女儿的手镯,见他进来她放了手镯下来迎他,宋弈快走了几步按着她,幼清就笑着道:“今天回来的还挺早的。大姐下午生了位小侄女儿,洗三礼的时候你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去?!”

“后天吗?”宋弈想了想,回道,“好,到时候我回来接你。”说着摸了摸幼清的肚子,笑问道,“今天觉得如何?”

幼清笑着道:“挺好的,我中午少吃了一碗饭,不过下午饿的不得了,又把那碗饭吃回去了,还加了两块点心。”幼清苦恼的抱着宋弈,“怎么办,我根本克制不了食量,只要少吃点我就饿的心慌。”

“等过了四个月请封简来一趟吧。”宋弈接了幼清的手腕,“你的反应确实有些大了!”不但如此,她的肚子也长的非常的快,“今天可量了尺寸了?记得记下来有个比对。”

幼清点点头,笑道:“都记着呢,今儿比三天前长了一些。”

宋弈号了脉,眉头略蹙了蹙,幼清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她觉得挺好的,除了特别能吃的困扰外,一点不适都没有。

“没有什么不对。”宋弈放了幼清的手,微微笑道,“你别胡思乱想。”心里却觉得这个脉搏与寻常孕妇的脉搏有些不同。

幼清就哦了一声,想起方明晖送回来的东西:“……爹爹送了两车的肉回来,让人收在地窖里了,还有四只下奶的羊养在后院了……”她说着拿了那支手镯出来给宋弈看,“你看这个手镯,是不是和你送我的簪子很像?”

宋弈接过来摆在手里看了看,颔首道:“倒是有些相似?岳父送来的?”

“是的。”幼清将东西都和宋弈说了一遍,又道,“……母亲不像是喜欢这些东西的性子,她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呢?难道是她进宫以前留在关外的,如今回去取到了?”她想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

“或许是。”宋弈拿着手镯若有所思,“我似乎也记得我娘有些这样的首饰,当初送你的那件便是如此。”

幼清托着下巴想着这件事,脑子里转了好几遍,就觉得有些不够用,她捧着头和宋弈叹气道:“我真的变笨了怎么办,怎么都转不过弯来!”

“真是傻丫头。”宋弈捏了捏幼清的鼻子,将她揽在怀中,低声道,“若你也笨,那许多人岂不是要笨死了。”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觉得宋弈现在越来越会哄她了,她搂着他的脖子点头道:“没关系,为了宝宝就是笨死蠢死我也愿意。”

隔日,薛思琴女儿的洗三礼,宋弈散朝以后就回家来了,接了幼清夫妻两人直接去了三井坊,幼清还特意去她的宅子外看了眼才进了祝府,春荣在门口迎的她,笑着行礼。

薛思琴临时搬到耳房里住着,房间早就布置好了,处处都是一应的做月子用的东西和孩子的东西,宋弈去了祝士林的书房,幼清便直接去了房里,里头方氏等已经围坐了许多人,薛思画过去将幼清扶了过去,笑道:“清表姐快来看看颖姐儿,长的可漂亮了。”

“我正好奇呢,想要看看她长的什么样子。”幼清由薛思画扶着和大家打了招呼,就径直到床边上摆置的摇篮里,就看见里头躺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头发黑黝黝的,睫毛是又长又密……

“真漂亮!”幼清一看就喜欢的不得了,笑着道,“昨儿蔡妈妈和我说漂亮我还在想她一定是故意说的,刚生的孩子我还没见过几个很好看的呢,没成想是我冤枉蔡妈妈了,这孩子长的可真是像画里出来的一样。”

“可不是。”坐在旁边的单夫人道,“莫说你没有见过,便是我这把年纪了,也没有瞧见过几个新生的孩子长的这么俊俏的。”

薛思琴穿着一件藤紫的褙子,裹着大红的抹额靠在床上,脸色看上去很不错,她笑着和单夫人道:“我瞧着也就皮肤好些罢了,别的也普通的很。”但到底是很高兴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话,幼清见赵芫盯着颖姐儿一直看,就笑着道:“是不是瞧着眼热?”

“还真是。”赵芫碰了碰颖姐的小脸,喜欢的不得了,“都说女儿和娘亲,我也想生个女儿,将来给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带她出去窜门,听着别人各种各样夸赞的声音。”话落,露出陶醉的样子,仿佛耳朵里已经听到了别人在夸她女儿了。

“一会儿抱给大哥看看。”幼清贴着赵芫的耳朵,“等他也眼热了,没准过些日子你就真的生女儿了。”

赵芫听着红了脸,捏了捏幼清的脸,啐道:“你都快当妈了,还这么不正经。”但却是暗暗挑了眉。

“幼清。”幼清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喊她,她回过头去就看到陈铃兰和陈夫人结伴进来,幼清拉着赵芫一起迎了过去,大家互相见了礼,陈铃兰道,“你身子可还好,我瞧着你气色是好的很呢。”

“能吃能睡。”幼清笑着道,“你瞧我,都胖了一圈了。”

陈铃兰看出来了,但是却觉得这样的幼清眉宇间少了一分凛厉添了许多的柔情,越发的让人喜欢:“一点都不胖,好看的很。”

“你就别哄我了。”幼清笑着道,“等我生了再减吧。”

赵芫忍不住笑了起来和陈铃兰道:“前几日谁说要克制一下少吃点的,今儿就改了话,说等生了再减,可见有人说话不算话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看到素兰了吗?”陈铃兰两头看了看,“我还以为她在房里面呢。”

赵芫也四处找了找奇怪的道:“刚才还看她在房里,是不是出去了?”又道,“你先坐会儿和琴儿说说话,我去找找素兰,她肯定是在后院哪个地方坐着呢。”

“不用,找个丫头去找就好了。”陈铃兰怎么好让赵芫亲自去找,现在不比以前大家都是朋友,客气不客气都无伤大雅,现在赵芫是陈素兰的嫂子,有的规矩就算再熟悉的人也不能不管不顾。

赵芫就没有多在意,笑着让人去找陈素兰去了。

陈铃兰去看孩子,回头拉着请陈夫人过来:“娘,您看看颖姐,长的好漂亮啊!”

“还真是。”陈夫人笑着和众人道,“铃兰生下来时还凑合能看看,我们素来刚落地,就这么大……”她比划了巴掌大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只小猴。”

众人一阵发笑,颖姐忽然就哼哼唧唧哭了起来,陈夫人就掩面而笑,道:“约莫是我们太闹腾,她嫌我们吵了。”

“那我们去暖阁里坐会儿,一会儿稳婆准备好了,我们再来,别吵着孩子了。”单夫人起了身,大家就跟着一起出了门,奶娘将颖姐报到薛思琴面前去,颖姐竟就停了哭,往薛思琴怀里拱……

幼清回头去看,微微笑了起来,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再有几个月她也可以看到肚子里的小家伙了。

“单夫人,郭夫人,薛夫人……宋夫人。”大家走到门口,就看到有两人从影壁那边飞快的走了过来,一路笑着和众人打招呼,单夫人眉梢一挑朝方氏看去,方氏笑笑,道,“都快成亲家了,近些日子又来往了。”是武威侯的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

单夫人了然,和郭夫人还有陈夫人几人就应景的点了点头,转身各自进了暖阁。

刘大夫人满脸笑容,神态自若的和众人打招呼,倒是刘二夫人很尴尬,余光撇着方氏和幼清,有一句说一句并不主动开口。

“昨天就听到了这个大喜事。”刘大夫人笑道,“今儿洗三礼,我们怎么着也要过来沾沾喜气。母子可好,听说是位千金,长的一定和几个姨母还有她娘一样漂亮吧?!”

“漂亮倒说不上,就是齐整一点。”方氏笑着点头,要领两位刘夫人进去,这边薛思画从幼清身后走出来,朝两人行了礼,刘二夫人没动,刘大夫人就顺势过去携了薛思画的手,道,“你大姐和你表姐一个生了做月子,一个怀着孕,你平日没事就两边多帮帮忙,虽说小姑娘不好意思,可能帮一点是一点!”

薛思画红了脸,垂头应是。

刘大夫人就携着薛思画的手和方氏道:“您照顾几位夫人,我请画姐儿带我们进去看看大姨太太和小姐去,都是一家人我也不和您客气。”

“那好。”方氏含笑道,“您一会儿到暖阁里来坐坐,稳婆还没有准备好,估摸着还有小半个时辰呢。”

刘大夫人点头目送方氏进了暖阁。

幼清和赵芫以及陈铃兰边走边说着话,刘大夫人就迎过去笑着道:“几日不见,宋夫人的气色越发好了,瞧着肚子也大了一些,可见这孩子是个能吃会长的。”

“托您吉言。”幼清淡淡笑着,和薛思画道,“陪二位夫人去看颖姐吧,一会儿再回来坐着歇歇。”

薛思画点头应是,去扶刘大夫人,刘大夫人咯咯笑着去了耳房里。

暖阁里,郭夫人低声和单夫人道:“似乎没有看到薛二太太过来?”

“还真是,连着薛二老爷也没有瞧见,他们到是省心,将女儿丢在长房,也不管不问的。”单夫人捧着茶摇了摇头,郭夫人就道,“武威侯府充当墙头草几十年,也亏他们风雨飘摇还能屹立不倒……”她说着朝方氏看去,“画姐儿的婚事定在了正月里?”

“是!”方氏叹道,“两家都觉得正月里好,便定了这个日子,索性一切的东西都预备好了,就等着翻了年就办酒席。”

郭夫人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刘大夫人和刘二夫人由薛思画领着回来,自然对颖姐是一顿夸,直等到那边来请去观礼,众人才移去了隔壁。

房间里烧了热烘烘的地炕,颖姐儿穿着小肚兜在床上蹬着腿,不一会儿院子外头鞭炮响了起来,大家便拿了荷包往澡盆里丢金银锞子,刘大夫人最是大方,估摸着丢了三四两的金锞子,都是八分一颗的梅花钿。

幼清看着眼熟回头去看采芩,采芩朝她挑了挑眉低声道:“当初您放去春云房里,后来让大姨太太查出来的可不就是这种……”是武威侯府特有的。

“难怪觉得眼熟。”幼清掩面而笑,“前段时间脾气燥,现在好些了,却总想过去的事情,难怪人家说有孕的妇人,情绪就跟六月的天似的,说变就变。”

采芩笑了起来。

澡盆里转眼落了一层的金银锞子,稳婆笑的没了眼,捧着被剥的光溜溜的颖姐,一边念着吉祥的词儿,一边飞快的给她沾了水擦了擦,又抱了起来……

颖姐儿哇哇的哭起来,声音又大又亮。

“我怎么没看到素兰呢?”陈夫人留意半天了,过来望着陈铃兰,陈铃兰低声道,“我也不知道。”话落,余光就看到陈素兰从门口弓着腰进来,陈铃兰道,“你跑哪里去了?”

“我以为还有一会儿,就去后面的厢房坐了一会儿,那边清净。”陈素兰笑着道,“这不是还没有开始吗,急什么。”

陈夫人就不高兴的道:“都结束了,你快去你婆母后面待着,别叫人看见了。”

“知道了。”陈素兰笑着不动声色的到方氏身后站着,方氏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又接着和单夫人说话……

幼清和赵芫对视一眼,赵芫和她摇摇头道:“一会儿我和你说。”

幼清颔首,等过了一会儿大家各自散了,赵芫拉着幼清的手去了宴席室,她关了门和幼清道:“小的时候到觉得素兰天真可爱,现在倒变的有些……”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又道,“她昨天来告诉我,说她想来想去,等过了年让我给她院子的开小厨房,你说在家里吃饭的也就我和她还有娘并着茂哥,她这样……”说着摇了摇头。

幼清也觉得很惊讶,却不好添油加醋:“她估摸着还没有适应婚后的生活呢吧!”

“我就和你说说,你放心,我还没有为了这点事去为难她和她吵架的地步。”赵芫无所谓的道,“不过这件事我还没有和娘说,就怕她知道了心里伤心罢了!”

幼清也觉得,她拧了眉头,想着要不要和陈铃兰说一声,让她劝劝……方氏性子虽好,可到底新媳妇才进门就说开小厨房单过,还是有些伤人了。

陈素兰和薛潋一起回家去的,她换了衣裳舒服的叹了口气,薛潋问道:“见着岳母和家姐了吗?”

“见到了。”陈素兰高兴的道,“我原还想和她一起回去的呢!”

薛潋哦了一声,换了衣裳要出去,陈素兰自顾自的喝茶,薛潋想了想道:“我去学馆了。”

“哦,你去吧。”陈素兰点点头,薛潋蹙眉又道,“我晚上不回来吃饭,赵子舟的夫人有喜了,晚上我们约好了去后巷里吃羊肉。”说着想了想看着陈素兰,“你想不想吃,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点。”

陈素兰摆着手:“羊肉不好吃,我喜欢吃牛肉,望月楼的牛肉好吃。”

“啊?!”薛潋露出犹豫之色,想了想道,“那我让二子给你去望月楼买去!”

陈素兰点点头,摆着手道:“你去吧,一会儿要去后院看看,厨房怎么弄比较好,再回家和我娘要个灶上的婆子来……”

“什么厨房。”薛潋索性回来看着陈素兰,陈素兰就道,“家里的菜太淡了,我口味重,所以想在我们院子里开个厨房。”又道,“我会做辣椒鸡,可好吃了,等厨房弄好了我给你做。”

薛潋脸色就沉了下来,面露不悦:“白天我和爹还有大哥他们都不在,画姐儿开年也要出嫁了,家里吃饭的就你和娘还有大嫂以及茂哥,你若是开厨房不觉得有些奇怪?”

“我知道啊。”陈素兰道,“但是我吃不惯家里的菜,娘也一定会体谅我的,再说,我也不是天天在房里吃,你放心好了,我去和娘说,她不会反对我的。”

薛潋想说什么,蹙着眉忍了许久,最终还是道:“行吧,你高兴就好了!”便撩了帘子出去了。

陈素兰就高兴起来。

“三奶奶。”周妈妈走进来低声道,“你就听奴婢一句劝,这厨房不能开。”

陈素兰点点头,道:“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我已经和大嫂说了,她也同意我了,还有夫君,他刚刚也没有反对。没事的,您放心好了!”

“三奶奶。”周妈妈还想说什么,陈素兰就抱着周妈妈撒娇道,“我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和薛夫人生罅隙嘛,到时候我每天多去几次陪她说说话,不就没有罅隙了吗。”

“什么薛夫人,应该喊娘。”周妈妈知道这事儿是说不通了,她心里叹气。

宋弈将幼清送到家中,他径直去封子寒的院子,幼清拉着他问道:“你不去衙门吗?要是不去那陪我一起吃饭吧。”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找子寒兄说句话,一会儿回来陪你吃。”宋弈摸了摸幼清的头,“你先回去歇着,我马上就回来。”

幼清觉得奇怪,点了点头目送宋弈去了封子寒的院子,她回房换了衣服进暖阁,等着宋弈的时候就吃了两块点心,不等她吃第三块,宋弈和封子寒一起过来了,封子寒风风火火的跨进门,一进来就抓着幼清的手腕要号脉。

“哎呀,您把我点心弄掉了。”幼清忙换了只手,伸出去给封子寒,“一惊一乍的。”

封子寒看着幼清胖了一圈的手腕,翻了个眼睛撇着她道:“你少吃点,瞧你胖的。”幼清听着就指着封子寒嘟着嘴看着宋弈,宋弈就摇着头道,“别听子寒兄的,你一点都不胖!”

幼清就昂着头笑了起来。

封子寒不屑的觑了宋弈一眼。

过了一刻封子寒号完脉,幼清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她奇怪的看着封子寒,封子寒道,“没有什么问题,挺好的!”

幼清就不再管他,捻了糕点接着吃又和蔡妈妈道:“摆饭吧,我饿了!”

蔡妈妈笑着应是。

封子寒和宋弈出了暖阁,站在门外低声道:“……我探着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现在月份太浅,等过了四个月估摸着会准一些。”

宋弈眉头微拧,没有说话。

------题外话------

月底了,月票千万别浪费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