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八十一章 你看上了我媳妇?

“我说的不对吗?”见雪炎有些不乐意,冰娆笑眯眯的问道。

“对!”雪炎怕主人生气,只能附和着。

冰娆笑得十分妩媚,又对那只小狐狸道:“瞧,雪炎大长老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有罪的并非你们,而是你们的老祖宗!你们无须背负自家老祖宗所犯的错误,前提是你们不能和它们一样!”

“我们…”小狐狸犹豫了,老祖宗一直是它们雪狐一族最大的精神支柱啊!可现在支柱轰然倒塌,它的三观也受到了严重冲击,所以,它十分的不知所措,以后,它们这些雪狐该何去何从啊?

一瞬间,小狐狸万分迷茫,眼神也失了焦距,并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冰娆见状,心里有些不忍,唉!对于兽兽,她是没办法狠下心来的。

下一刻,冰娆已经走到了小狐狸身边,并将有如迷路孩童般的小狐狸紧紧抱在怀里安慰着,良久,小狐狸总算回神。

看到抱着自己的人类女子,小狐狸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呜呜…这人类真好!

小狐狸一头扎进冰娆怀里,呜呜哭起来。

冰娆感觉到自己肩膀都被小狐狸的泪水打湿了,倍感无奈。

为啥她遇到的兽,都这么爱哭呢?

“麻麻?”这时,冰魄见有狐狸霸占了亲爱麻麻的怀抱,有些妒火中烧!

这个陌生的小狐狸,凭啥让麻麻哄着啊!

雪炎大长老也十分不是滋味,主人真是太不专情了,咋能见个兽就爱上呢?

不对,是护着!

唉!主人啊!你这是敌友不分呐!

雪炎大长老真是忧桑不已,然后情不自禁的看了眼冰娆怀中半大的小狐狸,又看了眼身材高大强壮的自己,它泪奔了。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长得太过强壮,所以主人才不护着自己的吗?可它也能拟态的啊!

想着,雪炎大长老还真拟态了,并跳到冰娆肩膀上,幽怨的看着冰娆,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也仿佛在说,主人啊!看偶一眼吧!偶也很可爱哒!

面对雪炎大长老的举动,冰娆黑线了。

这老狐狸吃错什么药了?咋如此反常?

不过,为了给雪炎大长老面子,冰娆还是配合的摸了摸它头顶绒毛,顿时,雪炎大长老感觉圆满了!

嘿嘿!主人摸它了啊!

看到画风突变为争风吃醋,在场的雪狐们明显都有些适应不良,特别是雪山一脉的雪狐,谁也没想到一向稳重的大长老居然会做出这么反常的举动,这是要疯?

抹了把额上冷汗,看不下去的雪山一脉族长当即上前抱走了雪炎大长老,气得雪炎大长老直接朝着它吼上了。

“族长,你抱我干嘛?放开我!我要主人抱!”雪炎很愤怒,张牙舞爪的就想去挠雪狐族长了。

雪狐族长满脸黑线,并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心道,这老家伙今天真是不正常了,居然能说出让主人抱这样不要脸的话来!丫的!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你以为自己还是幼崽啊!

正想着,雪狐族长突然感觉脸上一痛,一摸才知道,脸上居然被愤怒的雪炎大长老挠了一爪子。

霎时,雪狐族长悲愤了!

这个魂淡,我是为了怕你丢人现眼才抱走你的,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挠狐?

委屈的雪狐族长转而幽怨的看着冰娆,用眼神表达着它的控诉,瞧瞧你家的兽,多凶啊!也不好好管管!

接收到雪狐族长投诉的眸光,冰娆瀑布汗了。

她也没想到一向沉稳的雪炎大长老今天居然如此失控,瞧瞧,连直属领导雪狐族长都给伤了!

给了雪狐族长一个歉意的眼神,冰娆不赞同的轻瞥了眼雪炎大长老。

雪炎大长老委屈的低下头,然后逃离了雪狐族长的怀抱,再次跳到冰娆怀中,小小爪子抱着冰娆脖子也开始哽咽…

呃!冰娆有些凌乱,这又是什么画风啊?

雪狐族长面对这样的雪炎大长老,也彻底傻眼了。

话说,委屈哽咽的应该是它吧?咋轮到这老东西了?

又摸了下受伤的脸,雪狐族长干脆跑到冰溪身边,猛的抱住他的大腿也开始嚎:“未来主人啊!你的小狐受伤了,呜呜…求安慰、求做主!”

冰溪闻言,额上青筋不禁突突直跳,黑线更是无数。

这两货,是来搞笑的吗?

虽然很想踢开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傻狐狸,不过,自认好脾气的冰溪还是忍住了。

无语的看了眼妹妹,冰溪用眼神示意,这两货交给你了!

冰娆看明白了哥哥的意思,只能无奈叹气。

身边的兽都如此脱线,她也很累的好伐?

“行了,你们两个都收敛点吧!”半晌,冰娆才淡淡的开口道。

一听这话,雪炎大长老也不哽咽了,雪狐族长也不抱着冰溪大腿开嚎了,与冰娆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两狐深知,这是冰娆在给它们下最后通碟了啊!如果它们仍然一意孤行,那么等待着它们的将是其它兽兽的群殴!

呜呜…在所有人里,它们最怕的就是冰娆和沧陌染了!

正是如此,它们该闹闹,可一但冰娆让它们收敛,它们就得立即服从指令啊!

甚至于为了表现出自己的乖巧,雪炎大长老还主动跟雪狐族长承认错误了。

“族长,对不起,我一时失爪挠到你了!”雪炎大长老满脸歉意道。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雪狐族长也十分大度,一时间,两狐又变成哥俩好了!

看着雪狐族长和雪炎大长老一唱一和、配合的极其默契,冰娆除了无语还是无语,不过,两狐没有啥大矛盾也是她乐于见到的。

随后,冰娆又指着森林雪狐一脉,对雪炎大长老和雪狐族长道:“它们,你们要如何安排?”

“安排?为啥要安排它们?”雪炎大长老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显然没明白冰娆的意思。

冰娆扶额,无奈的看着雪炎大长老:“不安排它们,你是想把它们继续留在这里?”

“有何不可?”雪狐族长也忍不住问,森林雪狐一脉的老祖宗是它们雪狐一族的罪人啊!它们雪山一脉的雪狐一族当然不可能接收它们!

“它们不是俘虏吗?”冰娆又问。

“呃!我忘了!”雪炎大长老有些不好意思了,随后,它眉头皱了起来,并不太情愿道:“那我也不想安排它们!”

“好,我来安排!”冰娆听完,果断道。

“主人,表要,还是我来安排吧!”雪炎大长老一听,立即表态道,按照雪炎的想法,才不想让自家主人跟这些罪人后代过多接触呢,所以,它不得不主动揽下了这事。

冰娆听完后,淡淡一笑道:“这才乖!这些狐狸就由你来安排了!”

雪炎大长老点头,在场的森林一脉雪狐就被它带到角落中去了。

至于雪炎大长老会和那些雪狐说什么,冰娆完全不在意。

大家都是雪狐,雪炎大长老这只刀子嘴、豆腐心老狐狸还不至于虐待同族!

而后,冰娆的美眸则转到了依然不知所措的雪淼身上。

这小狐狸是跟冰娆一起过来的,因此没被雪炎大长老算在内。

可即便如此,雪淼也受惊不轻。

它实在想不到,才这么一会儿工夫,自已的族人们咋就成了俘虏,成了罪人后代了?

这样的事实,对于雪淼这样单纯的小狐狸来说,有些无法接受啊!

见雪淼呆呆的站在原地,冰娆走过去轻抚着它毛绒绒的大脑袋安抚着:“没事的,别怕啊!”

“我真的是雪狐一族罪人后代吗?”雪淼突然抬起头,看着冰娆道,银眸中的泪水还在不停的滚动着。

冰娆点点头,并担心的看着雪淼。

果然,雪淼有些承受不住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冰娆只能摸着它的头安慰着,而后,雪淼又一把抱住冰娆,扑在她怀里哭。

很快,冰娆身上衣服又被一只受不了打击的小狐狸给弄湿了一大片。

无奈的叹着气,冰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就是知道了自己的老祖宗是被雪狐一族驱逐出去的罪人嘛!至于这么接受不了?

不明真相的狐狸们当然接受不了了,要知道,自打有记忆起,它们就一直当自己是雪狐一族纯正血脉,现如今,真相被拆穿,换谁能受得了啊?

可以说,这些小狐狸都是被保护得太好,又被森林雪狐一脉用一个美好的故事给骗了这么多年,如今,真相的残酷已经彻底打击到了它们,但冰娆也觉得,它们会挺过来滴!

果不其然,哭了一会儿后,雪淼终于恢复了平静,不过,它那毛绒绒的大脑袋却还依偎在冰娆肩膀上,一副撒娇的小模样。

冰娆无奈的轻抚着雪淼的绒毛,正想在安慰几句,耳边突然传来了雪桑的声音。

“人类,我抓到雪晶这小贱人了!”雪桑一脸兴奋的拎着一只比它稍小些的雪狐过来。

到了冰娆面前,雪桑略显粗鲁把爪子里的雪狐往地上一丢。

冰娆肩膀上的雪淼低头看了眼,诧异道:“哥哥,你怎么如此对待雪晶姐姐?”

“我呸!它才不是你的雪晶姐姐,它是害死晴儿的凶手!”听到雪淼的话,雪桑火大吼道。

这小表砸平时表现的太过完美,以至于众雪狐都被它给蒙骗了,现在,它就要拆穿雪晶小贱人的真面目,要让众雪狐知道,这只母狐狸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没有!我没有害死晴儿姐姐,桑哥,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呢!”地上的母狐狸听完雪桑的话,一脸伤心道。

“休要狡辩!”雪桑懒得跟雪晶废话,不过,它也确实拿不出什么实质证据来证明此事,否则,早就替晴儿报仇了!

毕竟,它总不能说自己当时正好在场吧?那样会把所有雪狐都给吓到滴!它不想那样,不想让森林雪狐一脉的雪狐知道雪桑已经不在了,它衷心希望,雪桑的美好可以留在众雪狐心中。希望雪桑永远是众雪狐心目中的天才!

至于雪晶,是肯定死定了!所以,它也不在乎啥证据不证据的,以目前的形势,谁都休想救得了雪晶。

想着,雪桑又粗鲁的拎起雪晶,并扬起拳头就想要揍它。

雪晶一瞧,立即眼泪汪汪的看着雪桑哽咽着:“桑哥,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如此对我?”

“你没资格叫我桑哥!”听了雪晶的话,雪桑怒了。

丫的!都怪以前的雪桑脾气太好,以至于族里的狐狸都喜欢叫它桑哥,可别的雪狐叫也就叫了,雪晶它却不允许叫!

“桑…”雪晶伤心欲绝的看着雪桑,以前的桑哥不是这样的啊!现在咋变得脾气如此暴燥呢?

对于雪桑的突然转变,雪晶相当不理解,当然,它也绝对想不到原本好脾气的雪桑内里已经换了芯子,只当雪桑是因为雪晴的死受得刺激太大了,以至于性情大变!

可雪晴不是给雪桑带了绿帽子吗?为嘛雪桑还如此护着它?

雪晶想不明白,看着雪桑的眸光也越发幽怨。

冰娆冷眼旁观,简直要风中凌乱了。

这只名为雪晶的母雪狐果然不太像狐狸,啥时居然把人类某些小贱人那一套给学会了呢?而且,用在狐狸身上,真是怎么看怎么违和!

如果不是还想看看后续发展,冰娆都想离开了,她是真心受不了这样的女人…不对,是母兽!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给雪桑使了个眼色,示意它快把眼前的母狐狸带离此地,毕竟,大庭广众的真心不好出手。

但雪桑完全没能领会冰娆的意图,还以为冰娆也厌烦了雪晶,所以,下一秒它已经十分不客气的抡起拳头揍起了雪晶。

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雪晶本就不算太强壮的身体上,疼的雪晶嗷嗷直叫,同时,雪晶的惨叫也吸引了雪炎等狐的注意力。

雪炎等狐的眸光转向雪桑和雪晶,心里全都纳闷不已。

这两只狐狸咋窝里反上了?

被揍的雪晶,眼角余光看到了雪炎等雪狐,急切的大声叫着:“救命!救命!桑哥疯了!”

“丫的!你才疯了!”雪桑一听更来气了,揍在雪晶身上的拳头也越发沉重。

“住手!雪桑,你怎么揍上我女儿了!”森林雪狐一脉众狐中传出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然后一只雪狐急急忙忙的想从角落中跑过来。

雪炎大长老一瞧,立即挡在了对方面前,并不悦道:“俘虏,谁允许你离开的?”

“让开!我要救我女儿!”跑出来的,是森林雪狐一脉的二长老,雪晶正是它的女儿,而看到女儿被揍后,它顿时急了。

“不让!先把你们的事情处理完再说。你女儿皮糙肉厚的,揍几下也死不了!”雪炎大长老理所当然道。

森林雪狐一脉的二长老听完,火气噌噌往上窜,怒极攻心之下,它直接就朝着雪炎大长老扑了过去。

雪炎大长老可不怕它,眨眼的工夫,两只老狐狸便扭打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冰娆有些头疼了。

这两货打就打了,可你们能不能有点章法?

大家不都是灵兽吗?直接上爪子是不是有点太粗鲁了?

刚这样想过,冰娆就看到森林雪狐一脉那位二长老身上多了几道带血的爪痕,而雪炎身上,毛皮还算完整。

由此可见,某只老狐狸十分擅长如此野蛮的打法!

转头,冰娆又幽怨的轻瞥了眼雪桑,这货,和自己实在是太没有默契了啊!

雪桑被冰娆的小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咋了,它做的不对吗?

冰娆叹气,谁让你大庭广众之下就揍雪晶的啊!

看出冰娆眸光中的不满,雪桑只能无辜的看着冰娆,它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啊!想揍雪晶小贱人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下手!

今天下了手,还被责怪!呜呜…这世上有比它更悲催的狐狸了吗?

它只是想给晴儿报个仇,咋就那么难呢?

越想,雪桑越觉得委屈,眸中也涌上了一层泪花,真是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冰娆见状,直接瀑布汗了。

干嘛?要哭给她看啊?她又没说啥?

“人类…”委屈至极的雪桑,终于开口了。

“还不快把这只母狐狸带下去!”冰娆眨眨眼提醒道。

“嗯。”雪桑点点头,重新拎起雪晶就想离开。

“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雪晶真心害怕了,因为看雪桑的模样,貌似很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咔嚓了自己啊!

“由不得你不要!”雪桑恶狠狠道,将怒气都发泄到了雪晶身上,并由拎改拖的拽着雪晶前行。

雪晶使劲挣扎着,就是不愿意离开此地。

不长的一小段路上,已经被雪晶拖出了一条小沟,它也由一只雪白的狐狸变成了灰黑色的。

在路过冰溪身旁时,雪晶突然发力并抱住了冰溪的大腿…

冰溪被雪晶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并且本能的就想跳开。

可惜雪晶抱得太紧,他根本挣脱不掉!

对此,冰溪表示相当郁闷。

这绝对是无妄之灾啊!

尤其对方还是只母狐狸,一想到雪晶性别,他便不由得心有余悸,不过,还没容得他多想,他身旁就蹦出一只同样全身雪白的母狐狸。

那只母狐狸一出场,就立即愤怒的扑向了雪晶,嘴里还嚷着:“该死的小贱人,居然敢抱我家主人大腿,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完,做为护花使者出场的雪魅,便扬起爪子朝着雪晶脸上抓去…

面对如此霸气十足的魅女王,冰溪惊呆了,丫的!这货怎么出来了!

雪桑震惊了,好、好彪悍的妹子啊!

可以说,比起这位刚刚才现身的雪狐妹子,雪桑觉得自己的道行还差得远呢!

雪晶,同样不是雪魅的对手,仅仅几下,雪晶身上就布满了爪印,伤痕累累了!

雪桑瞧见这一幕,小心肝不由自主的狂颤起来,这位妹子,太凶了啊!

而这时,修理完雪晶,并把雪晶揍得服服帖帖的雪魅,还特意给雪桑抛了个魅眼,并笑道:“看到没?对付小贱人还得我们母兽出手,你们公的,不行!”

“大姐头在上,雪桑佩服!”被吓到的雪桑连忙给雪魅行礼,并顺势认下了这个母老大!

没办法,这妹子太彪悍了,不跪服不行啊!

“好说,以后跟姐混吧!还有,不要打偶家主人主意,那后果绝对是你承受不起的!”雪魅妩媚一笑道,然后还特意警告了下雪桑,免得它看上自家主人。

雪桑表示明白,并表明态度:“我看上的是这个人类女人,不是你家老大!”

人类女人,指的自然是冰娆。

雪魅放心了。

闻言,沧陌染却不乐意了。

敢打他家媳妇主意,杀!

随即,沧陌染浑身释放出强烈杀气。

雪魅小身子颤了颤,并躲到了冰溪身后,一双爪子还偷偷环抱住冰溪的腰,气得冰溪脸都黑了。

该死的母狐狸,又趁机吃他豆腐,呜呜…

可怜的冰溪,根本不敢反抗,因为雪魅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自己反抗了,只怕会受到更加变本加励的对待啊!

转头,冰溪寻找起雪天的下落。

似乎感应到了冰溪的想法,雪天早就溜得不见狐影了。

躲起来的雪天表示自己很忧桑,麻麻爱占人类主人的便宜,代价自然是它要挨揍啊!

可麻麻明知道它会挨揍,居然还不以为然的对自己说:“没关系,主人很弱滴!让他揍几下也死不了!”

其实,每当雪天听麻麻这样说,都很想反驳,“你家主人才不弱,它被揍得疼死了!”

但麻麻根本不关心那个,只一心占主人便宜,这样的事实,让雪天很是无奈。

唉!麻麻啊!你啥时养上这个毛病了?

雪天是真心不能理解,人类的便宜有啥好占的啊!

伴着强烈的心理活动,雪天已经藏好了。

没有找到雪天的冰溪,心里也不失望,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笔帐咱们先记着!

已经在心里给雪天记上一笔的冰溪,随即便将目光转到了沧陌染和雪桑身上。

已然感觉到危险的雪桑,警惕的一步步后退,可就在它即将退到冰娆身边寻求保护时,沧陌染已经抢先一步抓住了它,并眯着眼睛略带不悦道:“你看上了我媳妇?”

“我、我…”咽了口唾液,雪桑想解释,但眼前男子的威压实在是太强了,它居然被吓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雪桑有些忧桑,它不是第一次接触人类了,咋突然变怂了呢?

“粑粑,不要打我粑粑!”这时,冰魄担心的跑到沧陌染身旁,可怜兮兮哀求着。

沧陌染听完,诧异的看着冰魄问道:“魄儿,你在叫谁粑粑?”

冰魄指了指沧陌染和雪桑道:“你们都是粑粑!”

沧陌染听完脸色又黑了几分,都是粑粑?

如此说来,这只狐狸是真的要来抢自己媳妇的?甚至于他家的狐狸儿子都已经被收服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

霎时,沧陌染身上腾起一团熊熊怒火,然后他便怒火中烧的看向雪桑,最后对冰魄道:“儿子,不要乱认粑粑!虽然它也是一只狐狸,可你粑粑只能有我!”

冰魄:“……”

无助的冰魄有些同情自己的亲生粑粑了,人类麻麻不承认它,连人类粑粑也不承认它,唉!亲粑粑实在是太可怜了!

雪桑也觉得自己很可怜,一个人类女人和自己抢孩子已经够令它郁闷了,现在又多了个男人。

更主要的是,这人类男子是要和自己争夺粑粑的权利啊!

雪桑觉得自己不能答应!

刚想义正言辞的表态自己才是冰魄的亲生粑粑,但看到沧陌染那张黑掉的脸色时,雪桑当即怂了!

呜呜…这人类惹不起,怎么破?

谁能帮帮它啊?

求救的眸光转到冰娆身上,雪桑不停用眼神哀求着。

但这一幕在沧陌染的眼中,却成了对方在向自家媳妇眉目传情!

哼!好大胆子!当着自己的面都敢勾引他家媳妇,若他不在呢?

沧陌染不愿继续脑补了,干脆直截了当的拎起雪桑就走。

雪桑紧张不已,只能朝冰娆大声道:“人类,救命啊!”

“不许给它求情!我今天一定要揍它!”没等冰娆开口,沧陌染就立即道。

好吧!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只能冷眼旁观。

沧陌染见状表示很满意,然后,不顾雪桑挣扎,他便将雪桑拎到了一棵巨树后面,紧接着,传来了雪桑惊天动地的嚎叫…

“还敢不敢看上我媳妇?嗯?”

“还想给我家儿子当粑粑吗?嗯…”

沧陌染一条条的询问着,众人也情不自禁的竖起耳朵听着,不过,他们只听得到沧陌染的话,却看不到、也听不到那只狐狸的话。

等沧陌染将雪桑从树后拎出来时,众人便看到雪桑身上雪白的绒毛都被染成了红色…

我去!这下手是有多狠啊!

可怜的狐狸,招惹谁不好,干嘛偏偏去惹沧陌染那个大醋桶呢?

最重要的是,你居然还想给冰魄当粑粑,这不是摆明了要篡了沧陌染的位嘛!

在这样的前提下,围观的众人深深觉得,沧陌染肯留下雪桑小命都算好的了!所以,他们真心没办法同情那只胆大妄为的狐狸啊!

------题外话------

抱歉,今天晚了,家里装修出了点问题,整个人都不在状况,呜呜…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