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八十章 狐族秘术

愤怒的冰娆,上前一把抢回冰魄,转身就要往密林外面走,脏雪狐见了,连忙追了上去,嘴里还嚷着:“人类,这是我儿子,你不能带走!”

冰娆闻言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脏雪狐道:“我家魄儿有粑粑,肯定不是你!”

“人类…”脏雪狐可怜兮兮的看着冰娆,表情充满了幽怨,呜呜…它就是自家儿子的粑粑啊!这人类怎么可以不承认它呢?

冰魄也弱弱的小声道:“麻麻,它真是粑粑!”

冰娆轻瞥了眼冰魄,淡淡道:“别忘了你粑粑是啥狐!”

冰魄不说话了,它自然知道自己粑粑是啥品种的狐,可眼前这只脏雪狐,也确实是它粑粑啊!

至于粑粑为啥变了颜色,它就不知道了。

“人类,其实我…”听着眼前人类和儿子的对话,脏雪狐张嘴想解释。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根本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冰娆就直接吼道。

被冰娆吼声吓到的脏雪狐,真的不敢吱声了,并忍不住在心里暗自腹腓,儿子的养母好凶!呜呜…

“麻麻!”冰魄也被吓到了,在它眼中,麻麻一直都是温柔的啊!

唉!粑粑,您一定要挺住啊!

“儿子,别随便认粑粑!”怕吓到冰魄,冰娆又摸了摸它毛绒绒的小脑袋,然后才道。

冰魄委屈的看着冰娆,暗道,它没随便认粑粑,这就是啊!

可惜,麻麻不相信,它也没办法说服麻麻,更不想惹麻麻生气,所以,只能乖巧的趴在了麻麻怀中,但它那可怜的小眼神却一直在紧盯着脏雪狐,脏雪狐接收到儿子的眸光,也满是渴望的看着冰魄。

瞥见两只狐狸如此,冰娆只能叹气问道:“你说你是我家魄儿的粑粑,可有证据?要知道,我家魄儿的粑粑可不是雪狐!”

“我原本也不是雪狐!”犹豫着,脏雪狐小声道。

“什么?”冰娆大惊失色,美眸也紧盯着脏雪狐,想从它的表情中看出此话真假。

但脏雪狐说完这话之后,脸上表情却十分淡定,一时间,冰娆都不确定了。

可冰娆也没办法不胡思乱想,难道说,这只雪狐也是重生的?会吗?

脏雪狐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惊世骇俗,看了眼雪淼方向后,它才小声给冰娆解释:“我曾经死过,后来是雪桑救了我!”

“雪桑是谁?”冰娆问。

“雪淼的哥哥,我这身体原来的主人!”脏雪狐如实道。

“你、你重生了?”冰娆确认道。

“算是吧!雪桑会一种狐族秘术,它为了救我,自己却…所以,为了雪桑,我也得好好活着。可是我又太想晴儿和两个孩子了,唉!人类,你能告诉我,晴儿怎么样了吗?”脏雪狐紧张问道。

“如果你问的是魄儿亲生麻麻,我只能告诉你,它已经过世了!”冰娆诚实道。

“过世了…晴儿!呜呜…”脏雪狐听到冰娆的话,直接放声大哭。

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还不确定对方口中的晴儿究竟是不是魄儿和染儿的麻麻呢,这家伙怎么就哭上了啊!

将自己的疑虑说出,脏雪狐却十分肯定道:“魄儿是我儿子,它们的麻麻肯定是晴儿!这错不了的!我们兽兽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

“嗯嗯,麻麻,我也不会认错自己的粑粑!”见麻麻和粑粑之间总算和睦了些,冰魄也点头道。

两只兽都这样说了,冰娆还能说什么?

可她还是不太情愿这只脏雪狐如此轻易就成了魄儿的染儿的粑粑,这真是太便宜它了!

在冰娆看来,这货就是来捡现成的来了!哪有那么容易啊!

想着,冰娆又问道:“就算你是魄儿的粑粑,可你当初死得透透的,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啥叫死的透透的?

脏雪狐有些无语的看着冰娆,这人类说话咋这样不客气呢?不过,对方是自家儿子的养母,它纵使有在大意见也不敢说啊!

垂着头,脏雪狐小声道:“我不是说了,雪桑用狐族秘术救了我嘛!”

“那秘术如此厉害,居然能将死透透的你救活?”冰娆不信道。

要知道,如果这货真是那只死掉的九级魅狐,它的内丹可还在自己手里呢!她可从没听说,没了内丹的兽说复活就能复活的,真这样的话,那狐族秘术得多厉害啊?

“那秘术名为换魂,需要一命换一命,所以,我现在的命是雪桑给我的,我得替雪桑活下去!”脏雪狐忧桑道。

“换魂?”冰娆有些震惊,同时在心中咨询起星儿。

星儿听到换魂两个字后,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狐族中确实有这一秘术,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秘术,简直可以称之为禁术了!唉!想不到流云大陆上居然有狐狸懂这一禁术,甚至还使用了!”

面对星儿感叹,冰娆只能表示,雪桑是只伟大的狐狸,居然为了情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唔!应该是情敌没错吧?

狐疑的冰娆,看着脏雪狐诧异道:“雪桑还真是善良!”

“是啊!它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雪狐,所以为了它,我也要好好的活下去!”脏雪狐也感叹上了。

“你就是这样为它活的吗?”轻瞥了眼脏兮兮的狐狸,冰娆颇感无语道。

据她所知,雪狐就没有不喜欢干净的,可眼前这只却把自己弄得跟只乞丐狐一样,如果雪桑泉下有知,能高兴得起来不?

“我、我只是太伤心了!太想晴儿和孩子们了!”脏雪狐有些不好意思道。

“另外,也是因为你不喜欢白色吧!”冰娆了然道。

因为前身是黑狐,所以,不喜欢白色的重生黑狐就把自己弄得脏兮兮,毕竟相较于白色,它现在的颜色反而更接近黑的。

可这实在太脏了啊!

“人类,你…”脏雪狐想说,你不要那样聪明好吗?

“我说的对不?”冰娆反问。

脏雪狐点点头,然后道:“叫我雪桑吧!”

“雪桑,虽然你说自己是重生的,我家魄儿也觉得你是它亲爹,但我还是不能轻易承认你。”这时,冰娆又继续道。

“为啥?”雪桑简直快要抓狂了,它都这样诚实了,对方为什么还不承认它的身份呢?这太过份了,呜呜…

“这种事太过玄奥,仅凭你嘴里说的,咋能让人轻易相信呢?更主要的是,你是想认孩子!如此,我更得谨慎小心!”冰娆理所当然道。

“那你怎样才肯相信我?”雪桑无奈的看着冰娆道。

“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我自会判断!”冰娆想了想道。

“好吧!”雪桑同意了。

接着,它从头说起。

包括当初是怎样和雪晴相识、相爱,又如何同雪桑本人成为好朋友。

当然,它说完这些始末后还着重强调:“晴儿和雪桑只是兄妹感情!”

“你是想说,自己没有横刀夺爱吗?”冰娆看着雪桑,似笑非笑道。

“是没有!雪桑一心修炼,心中根本没有儿女私情,不过,它对雪晴也确实好,把它当亲妹妹一般。对我这个朋友也有情有义,甚至为了救我还牺牲了自己!若非如此,我早就杀掉当初围剿我的雪狐们了!”雪桑无比纠结道。

“当初围剿你们的雪狐是这一支吗?”冰娆询问着。

“嗯,是雪晶那个贱人!”雪桑恶狠狠道。

“雪晶?雪淼口中的雪晶姐姐?”冰娆有些惊讶。

“正是,那小贱人外表一副温柔如水的模样,实际上心黑着呢!它嫉妒晴儿已久,一心想找机会除掉晴儿,我和晴儿的相爱正好给了它机会!”雪桑火大道。

“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雪狐?”冰娆很是纳闷,这家伙说的怎么不像是雪狐呢?雪狐会有这些争风吃醋的小心思?

“当然!不是所有雪狐都心地善良!这支雪狐和人类相处的比较多,因此沾染了人类某些恶习,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雪桑理所当然道。

冰娆听完,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并忍不住暗道,啥叫沾染了人类一些恶习?你是想说叫雪晶的狐狸是被人类带坏的?人类,有那么大本事吗?

冰娆可不认为,没有认主的兽兽能被人类带坏!

当然,认主的另当别论!

“人类,我的意思是人类有好有坏,兽兽也一样!并非所有兽兽都有情有义,这个世上,总有一些兽想要违背兽兽的本性,要去当一只坏兽…”看出冰娆的想法,雪桑解释着。

对于这样的解释,冰娆表示能接受。

不要把啥责任都往人类身上推嘛!人类也会觉得无辜滴!例如她!

想着,冰娆心中又有问号了,遂主动问道:“既然你知道当初你们遇袭是雪晶所为,为何不找机会报仇?”

“我到是想啊!可雪晶那小贱人狡猾的很,它在这支雪狐中的狐缘又太好了,我不好下手!”雪桑有些郁闷道。

“也是你拿不出啥证据吧?”冰娆了然问道。

“嗯,雪晶是二长老的女儿,在这支雪狐中无论身份地位都很高,如果我拿不出实质证据,真的无法收拾掉它!”雪桑承认道。

“没想过暗中下黑手?”冰娆小声询问。

雪桑黑线,人类,表说得如此直接好吗?

但它还是诚实点头:“想过,那小贱人身边太多雪狐保护,我打不过!”

“果然!”冰娆表示了解了,然后轻抚着冰魄柔软的绒毛没有在吱声。

边上的雪桑还以为冰娆能给自己出个好主意呢!可等了许久冰娆都没开口,并自顾自的和冰魄玩起来,见状,雪桑抑郁了,这人类也没办法吗?不是说人类最狡猾了吗?

“人类,给我出个好主意!我要收拾掉那小贱人!”等得不耐烦后,雪桑主动要求着。

“不需要浪费我的脑细胞,让我家兽兽帮你就好!”冰娆直截了当道。

“呃!硬来吗?”雪桑眨眨眼不敢置信道,心里同时腹腓,这人类的手段也未免太简单粗暴了点吧?

“……”雪桑的话,轮到冰娆黑线了。

硬来?

好吧!也确实是硬来,只不过,话明明可以说的更好听些啊!

算了,不跟一只没文化的狐狸一般计较。

所以,冰娆认真点头:“就硬来吧!对付只狐狸实在没必要使用什么诡秘的手段!”

“嗯,那咱们先去把那小贱人抓来!”雪桑有些迫不急待道。

“不急,雪晶又跑不了!”冰娆淡定自若道。

“不急才怪?我都等十多年了,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雪桑幽怨道。

“呃!你也蛮辛苦的!”冰娆同情的看了眼雪桑道。

雪桑顿时眼睛含泪,仿佛在说,你以为呢!

“其实,我是想说你能不能先去洗个澡啊!”随后,冰娆才提议道。

“为嘛要先洗澡?”雪桑不解的问,一脸呆萌模样。

“现在的你太脏了!”冰娆诚实道。

“这和抓雪晶那小贱人有什么实质关系吗?”雪桑有些抓狂的问。

“有的。如果你洗干净些,雪晶会更容易上勾啊!到时,不需要你费太大力气,那只母狐狸说不定就自己跟你来了呢!那个时候,我们只管守株待兔好了!”冰娆笑眯眯道。

“该死的,你想让我牺牲色相?”雪桑听明白了,并愤怒的低吼着。

“放心,不会让你*的,考虑下,如何?”冰娆坏笑着提议道。

“不用考虑,不可能!”雪桑当即拒绝。

“那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大庭广众之下把雪晶抓来咔嚓了,有可能会惊动了所有雪狐。”冰娆慎重道。

“可你不是说要硬来吗?”雪桑不明白了。眼前人类咋这么快又改了主意不硬来,要色诱了?

难怪人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女人变得也太快了点吧?但主角是它绝对不行!它要忠于晴儿,才不会去勾引那个小贱人呢!

坚决反对!

“硬来的意思是不需要啥证据直接咔嚓掉雪晶就行,但这事总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做吧?总得找个隐秘点的地方吧?难道你真想成为雪狐一族的公敌?以后都不在雪狐一族混了?”冰娆边解释边反问着。

“呃!”雪桑想了想,才道:“为了雪桑我还真不能成为雪狐一族公敌,但我也不打算在雪狐一族混了!我要跟你走!”略一思考,雪桑就打定了主意。

冰娆则颇受惊吓的模样问:“你跟我走干嘛?我可不想要你!”

看到冰娆一副很嫌弃自己的模样,雪桑忧桑道:“我孩子都跟你在一起呢,难道你只想要娃儿不要娃儿它爹吗?这样绝不可以!”

“你不可以抛下我!”怕冰娆拒绝,雪桑特意强调着。

闻言,冰娆有些风中凌乱,她是真想要娃儿不要娃它爹啊!

“人类…你甩不掉我的!”看出冰娆想法,雪桑继续道。

“……”冰娆无语,这是被缠上了?

“人类…”见冰娆仍然没啥反应,雪桑干脆抱住冰娆一条大腿,撒起娇来。

冰娆更加凌乱。

雪狐一族,不管是真狐还是假狐,咋都这么不正常呢?

“人类,答应我吧?”雪桑可怜兮兮的哀求着,心里直郁闷,这人类咋这么难搞呢?不是说人类都喜欢毛绒动物吗?

“先去把自己洗干净,我身边可不想要这么脏的兽!”冰娆无奈,只能道。

“嗯嗯,我这就去!”雪桑倒也听话,然后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不出半小时,一只全身雪白的大狐狸又跑回了冰娆身边。

冰娆看到新鲜出炉的干净雪狐满意点头:“这还像只雪狐!”

“可我是黑色魅狐!”雪桑小声道,它还是比较适应脏兮兮那颜色。

“你现在是雪狐!知道有句话叫入乡随俗不?你既然已经重生为雪狐,就得把自己当成雪狐,懂?”冰娆认真纠正道。

“好吧!”雪桑虽然还是有些不情愿,但当了这么多年雪狐,它的适应能力也强上不少。

“这才乖!现在到你出场了,去把雪晶引到这里来,好方便咱们下手!”随后,冰娆吩咐着。

“一定要我色诱吗?”走前,雪桑还忍不住在问。

“你不去,难道让我去?”冰娆不答反问道。

“呃!还是我去吧!你又不是狐狸,咋可能把那小贱人引来!”雪桑实话实说道。

“知道就好!”冰娆出脚踢上雪桑的屁股,并催促着:“还不快去!”

雪桑捂着屁股,一溜烟的跑掉了!

可很快,雪桑又跑了回来。

冰娆看了看雪桑身后,不解道:“雪晶那母狐狸呢?没色诱成功?”

“不是,打起来了!”雪桑连忙道。

“谁打起来了?雪晶和你?”冰娆诧异问道。

“是雪狐一族和一些人类!”见冰娆误会了,雪桑连忙解释。

“啊!不是吧?”冰娆更震惊了,咋说打就打起来了呢?

“人类,外面那些人和你是一起的吧?我看到他们好像在找你。”雪桑诚实汇报。

“快带我离开这里!”冰娆一听,催促着道。

“嗯,到我背上来!”雪桑很大方道,等冰娆上了它的背,它背起冰娆便开始狂奔。

出了雪狐一族禁地,在入口处又叫上了雪淼,一人三兽便离开了这里。

待回到了雪狐一族的驻地,冰娆看到沧陌染等人果然和雪狐一族大打出手。

两方相较,沧陌染等人轻松得不像话,参战的众雪狐们则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而看到冰娆被一只雪狐背着时,沧陌染当即大吼一声:“放下我的女人!”

背着冰娆的雪桑吓了好大一跳,差点失手将冰娆摔在地上…

沧陌染一见顿时着急了,连忙上前就想把冰娆抢过来保护着。

雪桑也有点不太敢招惹沧陌染,知道他是想要冰娆后,直接将冰娆往他怀里一扔,自己则跑边上躲着去了。

“哼!算你识相!”沧陌染心满意足的抱紧冰娆,看着雪桑夸奖道。

其实,雪桑很想说,不识相不行啊!你那么凶!

“怎么打起来了?”这时,冰娆看着沧陌染好奇问道。

“别提了,这些雪狐居然要杀了我们,无奈,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沧陌染一脸无辜道。

在场的雪狐们听完则倍感悲愤,该死的!明明就是你们挑衅在先,咋还恶人先告状呢?

对此,雪狐们表示委屈。

冰娆则完全不在意雪狐们委屈的眸光,并看着沧陌染道:“唔!那现在谁赢了?”

“自然是我们!它们现在都是我们的俘虏了!”沧陌染坏笑着道。

冰娆闻言,转头看向周围的众雪狐,果然看到它们脸上全都一副面如死灰的表情,看样子沧陌染所言非虚啊!

不过,这些家伙手脚可是够快的!这就俘虏了众雪狐了?

想着,冰娆又将雪山一脉的雪狐们移了出来。

看到眼前突然多了许多雪狐,魔鬼森林的雪狐全都傻愣愣的呆怔住了。

这些雪狐哪冒出来的?

可以说,这些雪狐除了眼睛颜色跟它们不一样,其它就没有不一样的地方!更主要的是,它们看到这些雪狐感觉很亲切啊!

但雪炎做为雪山一脉大长老,却格外瞧不起魔鬼森林的这些雪狐,因而在接收到对方激动的眸光时,雪炎脸上表情是不屑滴!

对此,魔鬼森林一脉的雪狐表示不理解。

部分森林雪狐一族高层,在看到对方眼睛颜色时才了然,人家才是雪狐一族真正的正统血脉啊!

一时间,双方高层都保持了沉默。

只有不明真相的普通雪狐,还以为见到了同族,心情也格外激动。

与此同时,雪桑也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雪狐,这些雪狐和儿子它麻麻关系肯定不一般啊!

雪桑自然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儿子它麻麻居然如此有本事!不过,现在这事该如何处理呢?

“谁是雪晶?”突然,冰娆好奇问道。

雪桑的注意力当即被冰娆的话所吸引,它也开始搜寻起雪晶的下落。

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雪晶。

小心翼翼的冲冰娆摇头示意,然后,雪桑悄然消失。

冰娆也了然,那只母狐狸估计是趁乱跑掉了,瞧这狐品吧!真是太差劲了。

而森林雪狐经冰娆一提醒,才发现雪晶竟然没在,霎时,雪晶的仰慕者们咋开了锅!

“人类,你们杀害了雪晶?”

“人类,把雪晶还给我!”

“人类,我要为雪晶报仇!”

几只愣头青的年轻雪狐,热血又冲动的朝冰娆大声吼着,冰娆却丝毫不以为然,只是淡定自若的对沧陌染道:“它们不是俘虏吗?怎么还这么能吵?”

“把它们嘴都给朕堵上!”沧陌染见媳妇不高兴了,连忙下令。

沧云大长老等人随后走到那几只雪狐身边,并拿出绳子和破布,将这几只雪狐捆好,嘴也给堵上了。

那几只雪狐见状只能呜呜着摇头抗议,但却于事无补。

“人类,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我们雪狐一族?”森林雪狐一族的狐王,看不下去道。

“我呸!你们也好意思自称雪狐一族?还要脸不?”听了某狐王的话,雪炎火大道。

“我们难道不是雪狐吗?”面对雪炎剧烈的反应,魔鬼森林的雪狐王淡定自若道。

“你们是雪狐,却是被逐出雪狐一族的罪人后代,所以,你们没资格自称雪狐一族!”雪炎愤怒吼道,它们雪狐一族的脸,都被这些家伙给丢尽了,它们还好意思以雪狐一族自居?哼!想得美!

听到雪炎这样说,某狐王心里也挺火大,可人家说的是事实啊!它也不太好意思反驳,毕竟,它们这一脉的老祖宗确实是雪狐一族的罪人…

而部分知情长老也都默默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其它族人受惊过度的小脸。

不明真相的森林雪狐们,听到雪炎的话后,反应更是激烈无比,一只未成年却脾气火爆的雪狐当即跳到雪炎面前,指着它吼道:“你不要胡说,我们才是最正统的雪狐一族,我们的血脉才是最为高贵的!”

“哼!你们血液里流着罪人的血,若是不信,问这家伙!”雪炎指着森林一脉的雪狐王道。

“王,这老头是在胡说八道,对不对?”那只小雪狐,转头看着自家狐王确认道。

森林一脉的雪狐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一直以来,它们这一支雪狐都以雪狐一族正统自居,并且只有部分知情的狐狸才知道它们的老祖宗实际上是雪狐一族的罪人,是被逐出雪狐一族的!可这样的事实如何能告诉下一代雪狐?它们被欺骗了那么久,这样的实情能接受得了吗?

“王!你到是说啊!这老头是不是胡说八道!”见狐王只是沉默着,小雪狐不禁有些着急了。

“它…说的是事实。”良久,森林一脉雪狐王才闭着眼睛缓缓道。

“不!这不可能!我们不可能是罪人!”小雪狐有些接受不了。

“你们当然不是罪人。”不忍刺激小雪狐过度,冰娆善解人意道。

“人类,你相信我们不是罪人,是不是?”小雪狐见有人附和自己的话,连忙看向冰娆道。

“嗯,有罪的是你们的老祖宗,与你们无关!”冰娆实话实说道,这点,她分得很清楚。

“主人…”听冰娆这样说,雪炎有些不乐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