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九章 它是我儿子!

“啥叫被倒追的本钱?我没钱啊!”雪淼一脸不解的看着冰娆,萌萌的问道。

冰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毛绒绒的大脑袋,心里暗自感叹,小家伙的手感可真好,然后才开口解释道:“指的不全是钱方面。主要是你得足够优秀才行!只有最优秀的公兽才能吸引到最漂亮的母兽!”

“可怎么才能足够优秀呢?”雪淼继续追问,一副不耻下问的虚心模样。

“实力、修养、狐品等方面都要出类拔萃,还要养得起家,养得起老婆孩子等等…总之,你必须成长为一只令人敬仰的狐!等到了那时,自然会有许多母兽喜欢上你,倒追你了!”冰娆十分有耐心道。

“这样啊!看样子要成为一只令人敬仰的狐好难啊!”听完,雪淼有些丧气道。

“怎么,想放弃?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叫只能跟你的雪鸣哥哥一样,现在还没追到那位雪晶姐姐了!”冰娆拿之前那只银眸雪狐举起例子,可怜的雪鸣无辜躺枪了!

“也是哦!雪鸣哥哥好可怜的。”雪淼深以为然的点头,然后又意志坚定的对冰娆道:“我决定成为一只令人敬仰的狐,人类,你帮帮我吧!”

“可以,但你以后要听我的话才行,不然,我就不帮你!”冰娆讲起条件。

“嗯嗯,我一定听话,人类你可不能不帮我!”雪淼有些怕怕道,小模样也愈发乖巧。

“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冰娆保证道。

“人类,你真好!”雪淼开森了,抱着冰娆的腰不放,毛绒绒的大脑袋更是情不自禁的在冰娆肩窝处噌了噌。

冰娆也很满意,小狐狸很上道,不枉自己陪它聊了这么久啊!

而星戒中的众雪狐,见自家主人如此轻易就忽悠到了一只银眼睛雪狐,都惊讶不已,主人这忽悠兽的本事可真是一绝啊!那只银眼睛雪狐咋比它们还傻呢?

有了比较,雪狐们自然把雪淼认定为比自己等狐还傻,才跟它们家主人相处了多大一会儿啊,就把主人当知已了?

在这一点上,这只银眼睛雪狐就比不上它们!

要知道,它们可是跟主人相处了一个多月,被各种糖衣炮弹轮番攻击才沦陷的…但这小狐狸却和自投罗网差不多!

哎呀呀!可怜的小家伙啊!还不知道它家主人的可怕吧?

另外,众雪狐们在星戒中看得一清二楚,主夫还等着找机会收拾这只银眼睛呢!嘿嘿!

想着的同时,众雪狐又忍不住兴灾乐祸起来。

当然,树屋中的冰娆自然不清楚自家兽已经在心里脑补了这么多,不过,就算她知道恐怕也只能无奈表示,她没有忽悠这只银眼睛雪狐,她是真心想帮忙啊!

只不过,要她帮忙,付出的代价会很大…

随后的时间,一人一狐继续聊着。

随着和冰娆越聊越深入,雪淼看向冰娆的眸光也愈发崇拜,并忍不住赞叹道:“人类,你懂得好多啊!这些我都不懂!”

“……”冰娆沉默了下,可她却不觉得欣喜啊!被一只从小就没有离开过魔鬼森林的兽夸奖,这显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人类,你多给我讲讲外面的事吧!父王都不许我出魔鬼森林的。”雪淼一脸抑郁道。

“父王?”冰娆眨眨眼,啥意思?是她理解的那般吗?

“我父亲是咱们雪狐一族的王啊!”雪淼一脸无辜的道。

“真没想到啊!”看着雪淼,冰娆很是诧异。

“没想到什么?”雪淼呆萌的小脸上满是问号。

“没想到你居然是雪狐一族的少主啊!”冰娆实话实说道,并忍不住在心里暗叹自己的好运气,咋随随便便就遇到了银眸雪狐一族的少主呢!

“那不算什么,另外,我也不是雪狐一族少主,少主是我哥哥。”雪淼听冰娆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你还有个哥哥?”冰娆佯装惊讶问道。

“嗯,我哥哥可是咱们雪狐一族的天才!”雪淼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道。

“那你的雪晶姐姐呢?”冰娆突然问,一副八卦的模样。

“雪晶姐姐是咱们雪狐一族最漂亮优雅的母狐啊!所以,追雪晶姐姐的人很多的!”雪淼诚实道。

“唔!美人配天才,绝配哦!”冰娆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坏笑道。

“这不可能!”雪淼反应极大道。

“怎么不可能?”冰娆有些好奇道。

“哥哥有喜欢的狐了!”雪淼如实道。

“嗯?”冰娆瞪大眼睛,这里貌似有故事哦。

看到冰娆明显想知道的模样,雪淼有些纠结了,这是哥哥的*,它应该告诉眼前的人类嘛?如果让哥哥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可难得有个聊得来的人,它若不说的话又觉得有些对不起朋友啊!

唉!它该怎么办啊?

想了想,雪淼才犹豫道:“我若跟你说了,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啊!”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冰娆慎重道。

“那我就和你简单说说。”雪淼听到冰娆的保证放心了,随即,它才小声道:“十多年前,哥哥曾经有个未婚妻,是咱们雪狐一族大长老的女儿,叫雪晴。告诉你哟,雪晴姐姐可是比雪晶姐姐还要漂亮聪明,那个时候,雪晴姐姐才是咱们雪狐一族最受欢迎的母狐,和哥哥乃是最为般配的一对。可不知道怎么,某天,雪晴姐姐离开族里后就在也没有回来…”

“为什么没有回来?”冰娆震惊问道,心里则忍不住在想,魄儿和染儿的亲生母亲,会不会就是那只失踪的银眸雪狐雪晴呢?

这个时候,冰娆有些后悔,想当初,她怎么就没问问那只母雪狐的名字呢!现在好了,如同大海捞针似的!

“不知道,有族人说雪晴姐姐做了错事,畏罪潜逃了,也有族人说,雪晴姐姐已经遭遇意外死在了外面…唉!雪晴姐姐这一走,可苦了我的哥哥了,每年,它都要离开族里一次去寻找雪晴姐姐,可至今却一点消息都没有!”雪淼有些伤感道。

冰娆听得大为惊奇,银眸雪狐一族里居然还有这么痴情的狐吗?

见冰娆对此好像蛮感兴趣,雪淼又忍不住给冰娆爆料了许多自家哥哥的事,滔滔不绝的讲完,它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说了哥哥的*啊?

但雪淼随即一想,哥哥的事情在雪狐一族也不算啥大秘密,说就说了吧!

雪淼的自我安慰,令冰娆深感无语,这小家伙是在给自己的八卦找借口吗?

不过,听雪淼讲了许多,冰娆却越来越觉得雪晴应该就是魄儿和染儿的亲生母亲,但眼前的小雪狐知道的显然也不够详尽,所以,她只怕还得找其它雪狐打听一下。

想着,冰娆遂主动道:“雪淼,我们也算朋友了,你不带我去雪狐一族转转吗?”

“好啊!”雪淼一听,高兴点头。

然后,它便抱起冰娆动作迅速的从树屋上跳了下来。

下来后,雪淼还主动关心问道:“人类,你没被吓到吧?”

冰娆闻言黑线了,话说雪淼亲,你都把我抱下来了,才想起来问我有没有被吓到,是不是晚了点?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冰娆还是点点头:“没有,我胆子没那么小,不用担心!”

“嘿嘿!人类,听族人说人类都很弱啊!”说这话的同时,雪淼还抓起冰娆白嫩的小手把玩着,似乎在验证自家族人的话。

冰娆额上黑线扩大了几分,然后抽回自己的手,丫的,居然吃她豆腐,这若是让沧陌染看到的话,这只小狐狸只怕又要倒霉了啊!

爪子里失去了玩具,雪淼有些不开森。

人类的爪子好软啊!它喜欢!

可眼前的人类不给它玩了,呜呜…

转而,雪淼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冰娆。

接收到对方可怜兮兮的眼神,冰娆无奈扶额:“不是要带我溜达溜达吗?别耽误时间了!”

“嗯。”雪淼点头,然后尽职尽责的带着冰娆在自家领地大摇大摆的转悠起来。

一路上,冰娆认识了不少的雪狐,那些雪狐虽然对她不甚热情,但看在雪淼的面子上,也都和她打了招呼,可每当冰娆想问问雪晴的事时,那些雪狐便全都如同见了鬼般,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对此,冰娆感觉莫名其妙,难道雪晴的事情在银眸雪狐中是禁忌不成?可雪淼说的时候,也没见它这样啊?

“唉!人类,我知道你很八卦,其实我也想知道,可问它们没用啊!它们根本不会告诉我们。”见冰娆无功而返,边上的雪淼一脸忧桑道。

“呃!雪晴的事情是不是不能说?”转头,冰娆疑惑问道。

“倒也不是不能说,只不过雪晴姐姐是大长老唯一的女儿,它们应该是怕大长老伤心吧!”雪淼猜测道。

冰娆闻言默了默,它们怕大长老伤心,你就不怕吗?另外,她也不觉得会是银眼睛雪狐一族大长老的原因,才使得雪晴的事情成为了银眸雪狐一族的禁忌,这其中应该还有狐王的原因!

自己优秀的儿子被甩,换个当爹的心里只怕都不会痛快啊!

“雪淼,你哥哥在吗?要不,我们去问问它吧!”想着,冰娆出主意道。

“这样好吗?会不会惹得哥哥不开心?”雪淼很是犹豫。

“不开心是肯定的,可说不定它也想找人倾诉下心里的苦楚呢!这种事情,憋在心里久了可是会憋出病来的。”冰娆提醒道。

“那我们去找哥哥吧!”雪淼想了想,觉得眼前人类的话十分有道理,而它已经长大了,确实应该为哥哥分忧解难了!

下一秒,雪淼已经抱起冰娆,并朝着密森深处跑去。

看着雪淼带自己去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偏远,冰娆忍不住暗自猜测,雪淼的哥哥难道把自己关了禁闭?

等到了目的地,冰娆便看到她已经被雪淼带到了一处悬崖。

而悬崖边上,则坐着一只深灰色的巨大雪狐。

当然,这只雪狐本来也不是深灰色的,只是毛色太脏才变了颜色罢了。

不仅如此,这只脏兮兮的雪狐还一身萧瑟,孤独的背影看得人心里十分不忍。

可见,这是一只受了心伤的雪狐。

看到这只雪狐的模样,冰娆都不得不感叹,这只雪狐还真是个痴情种啊!

瞧它面向崖底,就知道对方随时都有想跳下去的可能,但偏偏又被某些事情所牵绊,可见这只痴情的小狐狸心里有多纠结了。

想都没想,冰娆直接走到崖边,在那只雪狐身旁坐下。

雪淼也有样学样的在冰娆身边坐下,一只爪子还紧紧揽住冰娆的腰,好像怕她会不小心掉下悬崖似的!

面对雪淼的小心翼翼,冰娆感觉心里很温暖,唔!是只暖男雪狐啊!瞧,多体贴啊!

随后,冰娆又将眸光转到那只痴情雪狐的身上,近看之下才发现,这只雪狐简直憔悴到不行,身上的毛都打结了,怎么看都像只乞丐雪狐。

唉!这就是银眼睛雪狐一族的天才?

情之一字,害狐不浅啊!

“你好。”观察了会儿,冰娆主动开口。

可惜,那只脏雪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呆呆的望着崖底。

冰娆瞧着有些担心,莫不是真想自杀不成?

可别啊!你就算自杀了也见不到雪晴了啊!

“你好。”有些担心的冰娆,又问了一遍。

但那只雪狐还是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反应。

冰娆无可奈何,只能陪在边上坐着。

不知道坐了多久,耳边总算传来了说话声。

“人类,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禁地!”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冰娆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心里总算松了口气,这只雪狐居然回神了,真不容易啊!

“雪淼带我来找你的。”冰娆实话实说道。

“淼儿,你怎么把外人带进禁地了,若是让父王知道不会放过你的。”脏兮兮的雪狐满脸不赞同的看着雪淼,声音却异常柔和道。

冰娆瞧着,知道这只雪狐今天应该是不会想自杀了,这算是恢复正常了吧?

可亲,你能不能清理下个人卫生呢?

瞧瞧这毛脏的,都能刮下二斤尘土了!

“哥哥,人家不是说了是来找你的吗?”雪淼理所当然道。

“这里是禁地。”脏兮兮的雪狐提醒着。

“来都来了,哥哥你不说没有狐会知道的。”雪淼坏笑着,理所当然道。

脏兮兮雪狐闻言,只能无奈的笑笑,自己这个弟弟,啥时候都是任性妄为的,唉!

“说吧!找我做什么?”叹了口气,脏兮兮雪狐才问。

“我想知道雪晴的事。”冰娆开门见山道。

脏兮兮雪狐听完整只狐又石化了,冰娆见状,只能郁闷表示,看样子今天是问不出啥结果了啊!

谁知她刚一这样想,便又听到雪淼哥哥那低沉如水的声音:“人类,你是怎么知道雪晴的事的?”

面对雪淼的哥哥话语中的质疑,冰娆只能指了指雪淼,不客气的出卖道:“听它说的。”

“淼儿!”脏兮兮雪狐有些不悦的看着弟弟,这种事情怎么能往外说?还是对一名人类说的!

“哥哥,这有什么啊?”雪淼很是不以为然。

“这是我的*!”脏雪狐低吼着,气得眼睛都充血了。

“呃!我只是说了雪晴姐姐,又没说别的。”雪淼见哥哥生气了,吓得连忙缩了缩脖子,还情不自禁的往冰娆边上靠了靠,呜呜…哥哥发起火来好凶哒!

不过,面对突然暴燥雪淼的哥哥,冰娆却一点不害怕,甚至还一副护犊子的模样挡在了雪淼面前并大声斥责:“你有什么资格对雪淼发脾气?瞧瞧你现在的模样,有尽过哥哥的责任吗?”

“你懂什么?”脏兮兮雪狐见冰娆居然指责它,心头怒火噌噌往上窜,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了,而它那双喷火的眸子,看着冰娆就好像在看仇人一般!

“怎么,说起雪晴戳到你的痛处了?你究竟想自欺欺狐到什么时候?你瞧瞧自己这副脏兮兮的样子,还有哪只雪狐会看上你?”冰娆不客气往雪淼的哥哥伤口上撒盐道。

脏雪狐闻言,直接暴怒,并噌的一下跳起朝着冰娆扑了过去,冰娆不慌不忙的躲开,然后猛的抬脚踹向雪淼的哥哥…

扑通一声巨响,雪淼的哥哥被踹到了悬崖边一处不大的山壁上。

看到这一幕,正准备帮冰娆的雪淼当即傻眼,这人类,居然把哥哥给踹倒了?

我的天呐!

雪淼十分不可思议,不是说人类很弱小吗?怎么可能打倒自家那优秀的哥哥呢?

看出雪淼的想法,冰娆纤指一伸,指向雪淼的哥哥嫌弃道:“瞧瞧你哥哥现在这副模样?它还是你们一族曾经的天才了吗?这样子的它,以后如何带领你们一族?”

“人类,哥哥只是…”雪淼想帮哥哥说话,可只说了一半它就说不出口了,唉!哥哥现在的模样确实挺让雪狐一族上下失望的,可它却十分心疼哥哥的遭遇,心上人下落不明,换谁能受得了啊!

“只是失恋了!失恋罢了,就这样要死要活的?真那么想死,怎么不从这里跳下去?”冰娆又指着悬崖道。

“人类,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狼狈从地上爬起来的脏雪狐,听到冰娆的话怒火中烧道。

“你当我喜欢管你啊?我只是想知道雪晴的事情罢了!”冰娆非常诚实道。

“雪晴的事和你也没关系,你不需要知道!”脏雪狐固执道。

“如果我偏要知道呢?”冰娆笑眯眯问道。

她这样一问,反倒把雪淼的哥哥给问愣了,偏要知道?那就得告诉你啊!

看出眼前脏雪狐的想法,冰娆二话不说,先把自家狐儿子移了出来。

“雪狐!”冰魄一出来,雪淼便立即震惊道,然后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冰娆,这人类怎么会有只雪狐?

“麻麻!”冰魄跳到冰娆肩膀上,亲热的噌了噌她柔嫩的绝美脸蛋。

“人、人类,这只小雪狐怎么管你叫麻麻?”雪淼看得直傻眼,并结巴着问道。

“它是我从小收养的。”冰娆轻抚着冰魄柔软的绒毛,解释着。

“哦!看来你和咱们雪狐一族果然很有缘份!”雪淼听完冰娆解释,发表结论道。

冰娆笑着点头,可不是很有缘份嘛,只是如果让雪淼知道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不知道这小狐狸对她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啊!

唉!冰娆有些烦躁了。

随后,她看向那只脏雪狐。

只见那只脏雪狐在冰魄一出来后,眼睛就在也离不开了,原本愤怒喷火的眸光也渐渐恢复了平静,眼眸中甚至泛起了泪光,呃!冰娆瞧见,心里不禁起疑,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冰娆又听到脏雪狐用着颤抖的声音轻叫着:“儿、儿子,我的儿子!”

“……”虾米!冰娆震惊了!

难道说,现在流行认亲游戏吗?

不然这只脏到不行的雪狐怎么随便叫别人儿子?

听到这话的雪淼,也异常震惊,眼睛同样紧盯着冰魄打量着,这小家伙莫非是哥哥的私生子不成?

我去!难道就是因为这样,雪晴姐姐才一怒之下失踪的吗?

雪淼脑洞大开的脑补起来,一会儿看看哥哥,一会儿又看眼冰娆肩膀上满脸迷茫的可爱小雪狐。

良久,冰娆才忍不住开口道:“冰魄不是你儿子,你认错狐了!”

“它是我儿子。”脏雪狐十分固执道,甚至一步步的走到冰娆面前,以求更近距离的看着冰魄。

冰魄也歪着小脑袋看着脏雪狐,下一秒,小冰魄就如同幼鸟归巢般,投进了脏雪狐的怀抱,嘴里还哽咽着道:“粑粑,我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

“……”冰娆彻底被弄糊涂了,这是咋个情形?怎么冰魄也这样?

“麻麻,它是我粑粑!”抬着小脸,冰魄含泪看着冰娆道。

冰娆黑线了,儿子,表乱认粑粑,你爸爸是只黑色魅狐,不是这家伙!

“麻麻,它是我粑粑!”见冰娆不相信,冰魄固执的重复着。

冰娆无奈抹汗,儿子乱认粑粑,这样的事实该如何破?

可当着两只雪狐的面,冰娆又不能直接说出冰魄粑粑的身份,不然谁知道这两只雪狐会不会突然发飙啊!

“它真是我儿子!”见冰娆不信,脏雪狐也只能不停的重复着。

“你有何证据?”冰娆问。

“父子天性!”脏雪狐突然傲娇起来,并眼神温柔的看着冰魄,父爱满满。

“……”冰娆狂汗,一句父子天性,就想跑来和她抢儿子?哪那么容易啊!

她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养这么多年的儿子,仅凭一句话就要被抢走了?这简直就是在做梦啊!

看冰娆一副不容妥协的模样,脏雪狐只能无奈对雪淼道:“淼儿,你先离开下,我有话想和这人类说。”

“哦!”虽然不知道哥哥想和冰娆说些什么,但它还是很听话的退出了密林,并在外面守着。

“想说什么?”见雪淼离开了,冰娆知道眼前的脏狐狸应该是有些见不得人的话要和她说,遂直接发问。

“人类,谢谢你把我儿子照顾得这么好!”脏雪狐首先道,从儿子管这人类叫麻麻时它就知道,儿子和眼前人类感情很深,唉!晴儿,你可还好?

“这是我儿子!”冰娆脸沉了下来,明显有些不悦道。

丫的!照顾自己儿子不是应该的吗?用得着你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便宜粑粑感谢?这一刻,冰娆对雪淼这位哥哥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原因很简单,这货是来和她抢儿子的啊!

冰娆气得都快要抓狂了,如果可以,她真想揍狐啊!

不过,看儿子一脸幸福的窝在对方怀里,冰娆也只能忍下了。

同时,冰娆还有些幽怨,儿子啊!你咋能这么随便就认爹了呢?这让你亲生母亲情何以堪啊!

再者,就算这家伙曾经和你母亲是老相好,它也不可能是你亲爹啊!因为冰娆记得很清楚,魄儿的亲妈说过,魄儿和染儿的父亲是黑色魅狐!

可眼前这只主动认儿子的,分明就是只雪狐,品种都不一样,还敢跑来认亲?你这是想骗谁呢?

冰娆自认没那么好骗,可她家的傻儿子,貌似已经彻底相信了,瞧瞧眼前父慈子孝的场景,看得冰娆心里直发酸。

呜呜…儿子这是要被狐抢了吗?

儿子啊!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货只是太脏了,它的毛并不是黑色的啊!

冰娆内心腹腓了一通,然后伸手就要抢回儿子,可脏雪狐却抱着冰魄轻巧躲开,气得冰娆大吼:“该死的,把儿子还给我!”

“这也是我儿子!”脏雪狐一脸认真道。

“麻麻、粑粑,你们不要吵了,我是你们两个的儿子!”见状,冰魄连忙乖巧道。

对于冰魄的话,脏雪狐显然很满意。

可冰娆却有些风中凌乱了。

魄儿这话,真是怎么听怎么奇怪啊!

霎时,想到什么,冰娆脸色一变,我去!怪不得魄儿的话让她听着相当别扭呢!

小家伙管她叫麻麻,管那只脏狐狸叫粑粑,弄得他们好像一家人似的,其实,他们明明啥关系都没有!甚至在冰娆眼中,对方就是个要来骗自家傻儿子的怪黍离!

哼!休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