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七章 幻影土熊

其实在冰娆看来,啥魅狐不魅狐的,不都一样是狐狸吗?但这个时候,她却不能这样说,并且只能认真点头附和:“如此说来,应该是千萝果的功效了!”

“嗯。”雪狐大长老深以为然点头。

随后,冰娆又问:“雪狐大长老,不知道能否找到那只被你们驱逐的雪狐下落?”

“找它干嘛?”雪狐大长老忍不住问。

“给魄儿和染儿的父母讨回公道啊!”冰娆理所当然的说着。

“嗯,我要给粑粑、麻麻报仇!”冰魄也开口道,知道自己父母不是这支雪狐杀害的之后,它对这些雪狐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可雪狐大长老一听,却明显有些纠结。

冰娆见了,问:“雪狐大长老,有什么问题吗?”

“主人,请叫我雪炎。”雪狐大长老突然道,然后才说:“主人,有点小问题,我们不知道那只雪狐离开狐族后去了哪里啊!”

“……”我去!冰娆服了!

这些雪狐一点也不关心敌人下落吗?

这可真是够没心没肺的啊?

冰娆有点怀疑,这么多年,这些雪狐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咋就能单纯、懒惰到这种程度呢?

你说说你们,还能干点啥?

就凭你们这警惕性,若是那只被驱逐的雪狐想要卷土重来吞并了你们,你们是不是只能束手就擒啊?

俗话说,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可这一点,雪山之颠的雪狐明显就没有做到啊!

冰娆有些头疼,特别是看到眼前众雪狐全都一副迷茫的样子时,她都有想撞墙的冲动了。

这些雪狐啊…已经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在雪狐大长老在说完之后,也自觉有些不好意思,并一脸羞涩的看着冰娆…

冰娆则无语腹腓,羞涩什么呀?在羞涩也改变不了你们啥都不知道的结果啊!

“主人…”看出冰娆想法,雪森委屈的轻叫了声。

冰娆直接无视,然后对紫冥道:“让兽兽们搜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支雪狐族的下落。”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紫冥拍着小胸脯保证道。

对于紫冥的话,冰娆是绝对相信的。

三天后,真有兽兽传回消息,说是在魔鬼森林发现了一只雪狐的踪迹。

魔鬼森林距离沧云皇都并不算太远,因而冰娆等人及兽兽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立即出发了。

等到了魔鬼森林入口,冰娆立即将苜羞草从星戒中移了出来,目的自然是想让它带路。

可做为魔鬼森林的土著,苜羞草冰煊却表示,俺虽然是土著,但有自己的活动范围,其它兽兽的地方,它一概不知!

对此,冰娆有些郁闷了,但好在小家伙是在魔鬼森林长大的,所以,还是继续带路吧!至少,小家伙应该清楚魔鬼森林里啥地方安全。

面对冰娆的想法,冰煊相当诚实道:“麻麻,魔鬼森林就没安全的地方,不信你问粑粑!想当初他们在魔鬼森林中可没少受折磨啊!”

说这话的冰煊明显有些兴灾乐祸的成份,沧陌染一听,脸当即就黑了。

“臭小子,给我闭嘴!”咬着牙,沧陌染低吼着。

“哈哈!粑粑害羞了!”冰煊不怕死的拍着肉呼呼的小爪子笑着道。

沧陌染见状气极,直接拎起肉肉的小奶娃儿,挥起大掌就朝着对方小嫩屁屁上打了几巴掌,顿时,冰煊哇哇大哭起来。

当然,它不是疼的,而是羞的!

它都这么大了,在魔鬼森林更是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可今天居然在魔鬼森林里被打了屁股,呜呜…它没法活了啊!这若是让以前的小伙伴们知道,还不笑死它啊!

一想到这些,冰煊哭得更大声了。

冰娆见状,额上黑线一排排的往外冒。

这两货,莫非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亲爱的,当初你在魔鬼森林受了不少折磨?”冰娆看着沧陌染问道。

“没有,别听这小魂淡胡说八道。”沧陌染连忙否认。

“怎么没用?当初粑粑可没少被这里的兽欺负。有一次,还是我救了他呢!不然,粑粑怎么可能会发现我的存在。”正哭着的冰煊,不客气的拆穿了傲娇的粑粑,听得沧陌染更加火大。

正想在打冰煊的小嫩屁屁几下,冰娆却心疼的一把将冰煊从沧陌染手里抢过来,并略带不悦道:“就算你心里不痛快,也别拿孩子出气啊!”

“……”沧陌染有些无言,难道说他在这个家里已经很没有地位了吗?媳妇不护着他,居然护着冰煊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魂淡,呜呜…他真是太委屈了。

再者,冰煊那小魂淡能算是小孩子吗?那是一株天材地宝精灵啊!打几下又打不坏…更主要的是,他根本没用力!

可冰娆才不管那个,她只知道沧陌染把冰煊给打哭了,所以一时间,她对沧陌染根本没啥好脸色!

对于这样的事实,沧陌染表示很忧桑又无辜,媳妇真是太护犊子了啊!怎么能黑白不分呢?他才是受害者啊!

想当初,唉!

往事不堪回首啊!

也怪他太年轻,实力又低,才会被魔鬼森林里的那些家伙给耍着玩!但现在,在也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这样想过,沧陌染讨好的看着冰娆道:“媳妇,咱们进去吧!我对这里很熟悉,也可以带路的。”

“麻麻,魔鬼森林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主要是因为这里有着一座天然的迷阵,因而但凡在森林中的人类,都会不同程度的迷路,运气好的很快就能离开这座森林,可运气不好的,只怕要走很久…”听完沧陌染的话,冰煊连忙道。

“该死的小魂淡,你啥意思?”瞪着冰煊,沧陌染不悦吼道。

“粑粑就是属于运气不好的那类,想当初,他和爷爷等人可没少在森林里转圈。”冰煊坏笑道。

冰娆:“……”

“呃!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这时,钟伯有些尴尬的开口道。

“就是,以前是以前,以前的事情还翻什么旧帐啊!”沧陌染附和着。

冰娆听着这话,诧异的看着沧陌染和钟伯,这两人在这点上到是意见统一了啊!

接收到冰娆惊讶的眸光,两人反而淡定了。

“娆儿,咱们进去吧!魔鬼森林里虽然有座阵天然迷阵,但并不算很厉害,顶多会让人在里面迷路罢了!而且,只要掌握了规律一般都可以走出去的!”钟伯解释道。

“唔!让爷爷来带路吧!”随后,钟伯又补充着。

冰娆对此毫无疑议。

可当真正进了魔鬼森林,感受到那座天然迷阵之后,冰娆才发现,那座天然迷阵比爷爷说的要厉害许多。

因为,只走了一会儿,爷爷便迷路了。

看着站在原地一脸迷茫的爷爷,冰娆连忙上前安抚道:“爷爷,这迷阵估计有了变化!”

“嗯?”钟伯不解的看着冰娆,迷阵会有什么变化?

“但凡天然阵法,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这变化,也是由阵法自主控制,简单说来,但凡进入魔鬼森林的人,每次遇到的迷阵应该都不一样。”见爷爷不明白,冰娆遂解释道。

“嘿嘿!还是麻麻聪明,正是这样滴!”冰煊闻言,拍着小肉爪笑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得到了某土著确认的钟伯,有些郁闷道。

“爷爷,还是我来带路吧!”冰煊毛遂自荐。

钟伯无奈点头,他确实不认得路啊!

好在他们有个魔鬼森林的土著在,不然他们可怎么走出这座迷阵啊!

冰煊对此很自豪,在魔鬼森林之中,它不敢说绝对畅通无阻,但当初自己领地周边的兽兽和植物还是很给他面子滴!

想着,冰煊便带着冰娆等人去了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

到了那里,敏感的冰煊立即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顿时,他怒喝道:“谁?给小爷滚出来!”

半晌,无人回应!

“谁?别装神弄鬼的,快给小爷滚出来!”冰煊见自己威慑全无,更加火大了!

丫的!他的地盘居然也有人敢占领?

虽然说,现在这块地盘他已经用不着了,可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让别人住进来啊!还是趁他不在时偷偷摸摸住进来的,这不是鸠占鹊巢嘛!

强盗!对方绝对是强盗!

想到这儿,冰煊愈发愤怒,转头,他委屈的看着冰娆道:“麻麻,有东西占了我的地盘!”

“嗯?”冰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兽兽、植物地盘啥的,不都是公认的吗?当然,抢也可以,但至少得光明正大才能得到承认啊!现在,对方明显是没有得到冰煊这位主人的认可。

转头看了眼趴在自己怀中的紫冥,冰娆虽然没有说话,但紫冥秒懂!

霎时,一道紫色影子窜了出去。

不多时,如闪电般的紫色影子便又回来了,爪中还多了一个毛绒绒的土黄色小兽。

“这是什么?”冰娆好奇问道,那毛绒小兽吓得缩成了一团,她压根没看出来这是只什么兽。

听到冰娆的说话声,毛绒小兽微微抬起圆圆的小脑袋胆怯的看了眼冰娆,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去。

冰娆黑线了。

她还是没看清啊!

除了对方圆溜溜的小脑袋,她就只看到了一双又大又亮又圆的漆黑星眸,这到底是什么兽啊?

看出冰娆的疑惑,紫冥坏笑道:“娆儿美妞,这是只幻影土熊的幼崽。”

“幻影土熊?”冰娆更觉诧异了,这可是相当稀少的一种灵兽啊!而且,目前为止,流云大陆上貌似只遇见过这一只!

幻影土熊的天赋,自然是擅长幻术,在加上幻影土熊又是土属性灵兽,天生防御极高,因而,别看幻影土熊只能算是中级灵兽,但真正战斗时,往往连九级灵兽都拿它没辙,正是如此,这种灵兽一向在九级灵兽最不愿意与之战斗的黑名单中!

不过,冰娆对紫冥爪中抓着的幻影土熊却极感兴趣,要知道,这个世上懂得幻术的兽可不多啊!

随后,冰娆将幻影土熊拎了过来,然后又轻拍了拍它圆滚滚的小屁屁,极其胆怯的小家伙才微微舒展开身体,还讨好的看着冰娆羞涩的笑。

冰娆见了忍不住腹腓,还真是只聪明的小家伙,居然知道讨好她!

事实上,还不仅如此,幻影土熊感受到冰娆身上的善意后,更是不客气的抱住冰娆的胳膊,圆圆的小胖身子就跟抱了根柱子似的都悬在了上面…

这一幕,让冰娆黑线了。

边上围观的冰煊见状,也不悦的跳脚吼道:“该死的小胖熊,你居然敢占了老子的地盘!你活得不耐烦了啊!”

听到冰煊的吼声,幻影土熊哆嗦的更厉害了,并无助的看着冰娆求救。

冰娆无奈扶额,别这样看着她啊!她受不了兽兽这样的眼神。

另外,眼前的幻影土熊仿佛找到了冰娆弱点,那黑亮的圆眼睛也越来越委屈和可怜。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无力道:“煊儿,不要欺负这小家伙!”

“麻麻?”冰煊不可思议的看着冰娆,纳尼!麻麻变心了吗?明明就是他被欺负了好不?是他的家被这只熊占了啊!

可现在,这只熊不仅不道歉,居然还装得很可怜!

丫的!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他才是苦主好不?

“这小家伙很害怕。”冰娆解释着。

“麻麻,它占了我的家,应该像我道歉!”冰煊坚持道。

“煊儿,它还不会说话。”冰娆提醒道。

“那也不耽误它向我道歉啊!难道说,就因为它不会说话,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占了别人地盘吗?”冰煊不悦道。

麻麻果然变心了啊!呜呜…

“小家伙,你向煊儿道个歉吧!占了他的地方确实是你不对!”知道冰煊说的有道理,冰娆只能对幻影土熊要求道。

幻影土熊委屈又可怜的看着冰娆,然后嗷嗷了几嗓子,可惜,冰娆听不懂啊!所以她压根不知道这只小熊究竟是不是在道歉。

好在冰煊听得懂,脸色也好看了很多,但他仍然恶狠狠道:“念在你不知道的份上,老子就原谅你了!”

“哎呦!谁打老子?”突然,冰煊头上挨了一个暴栗,然后他火大抬头,却看到罪魁祸首正站在自己边上。

“老子打的!”沧陌染黑着脸道。

“粑粑!我没犯错误啊!”冰煊委屈道。

“我是想让你知道,谁才是老子!当着老子的面,你小子胆子还真不小,居然敢自称老子!哼!以后在让我听到你这样说,就不仅仅是这么一下了!”沧陌染警告着。

闻言,让冰煊很是憋屈。

虽然他叫着沧陌染粑粑,可他的年龄明显要比对方大得多好不?自称下老子又怎么了?怎么就不行了呢?

当然,这话他绝对不敢说出来,并且还只能示弱道:“粑粑我错了,在咱们家,你才是老子!”

“哼!这还差不多!”沧陌染满意了。

冰娆忍不住笑喷了,这两个家伙,就不能正经些吗?

听到冰娆笑,沧陌染很自豪,自己又取悦了媳妇啊!

冰煊也很开心,它就知道自己是麻麻的开心果!

看到气氛终于不那么紧张了,一直紧紧抱着冰娆胳膊的幻影土熊也慢慢放松了下来,并忍不住暗道,这下子自己的小命应该能保住了吧?

想到这儿,幻影土熊又从冰娆胳膊上爬了下来,并改抱冰煊白胖的小腿,一副讨好的模样。

见到这只幻影土熊在示好,冰煊的气也消了,念在这小家伙只是个幼崽的份上,他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计较了!

“小家伙,你麻麻呢?”随后,冰煊关心问道。

“嗷嗷!呜呜…”听到冰煊的问题,幻影土熊先嚎了两嗓子,然后才开始哭。

“可怜的小家伙。”冰煊抱起巴掌大的幻影土熊幼崽,眸中满是同情,这小家没麻麻了啊!

冰娆等人虽然听不懂幻影土熊在说什么,但听了冰煊的话也猜出小家伙八成是孤儿了!

一般来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可能只有两种,一种是幻影土熊被麻麻抛弃,另外,则是它麻麻已经过世了。

当然,对于兽兽们来说,前一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但凡兽兽都是不会抛弃自己孩子的,那么,就只能是最后一种了!

这么小的兽,本身血脉又不高,想独自生存显然难度极高,但好在这小家伙天生防御强,又躲在了冰煊的地盘,估计才是它能生存至今的主要原因。

想到这些,冰娆等人对于幻影土熊都情不自禁的多了丝疼爱之情。

兽兽幼崽实际上跟人类的小孩子相差无已,只不过,没了麻麻的兽,基本上都只能自生自灭!幸运点的,也许会得到族人照料,但幻影土熊这种灵兽,本身就稀少,又不属于群居灵兽,因而想指望着小幻影土熊有族人照顾,显然不现实!

可以说,这小家伙肯定吃了不少苦!

但吃了不少苦还能长得这么圆润,冰娆也是醉了。

看来,兽兽们谋生的能力显然很强。

知晓冰娆想法的紫冥忍不住叹气,幻影土熊是杂食动物,吃啥都能长肉啊!所以,小家伙肯定是饿不到的。

果然不出紫冥所料,当冰煊带着冰娆等人进入了自己曾经居住的山洞之后,他才猛然发现,与自己伴生的那些草药居然全都不见了!

“该死的,我养的那些草药呢?”冰煊看着空无一物的山洞,火大吼道。

趴在他肩膀上的幻影土熊闻言哆嗦了下,眼睛中很快便蓄满了泪水,呜呜…它要自首吗?

不过这个时候,冰娆等人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幻影土熊的异样,众人在听到冰煊的话后都忍不住暗自腹腓,你本身不也是草药吗?居然还养草药?

这年头,真是啥事都有啊!

“你的那些草药,估计都成了这小家伙的食物了。”轻瞥了眼一脸恐惧的幻影土熊,紫冥才淡淡道。

“呃!原来都是被你吃了。”冰煊无奈了,面对没了麻麻的孤儿,他还能忍心斥责嘛?

“嗷嗷!”幻影土熊轻叫着,表示自己很饿,不是故意吃的。

“没事,没事!反正也不是什么稀有草药,我也是养着玩的。”冰煊出奇大度道。

冰娆听得很是惊奇,但冰煊能如此,她还是颇感欣慰滴!

可下一秒,冰娆又听冰煊道:“吃了我种植的草药,以后你就是我的熊了,要听我的话知道不?”

“嗷嗷!”幻影土熊表示明白。

就这样,憨厚的小笨熊,成了冰煊的囊中之物。

对于幻影土熊幼崽如此好拐,冰娆想问你还能有点节操不?这么快就知道抱上大腿了?

还有冰煊,吃了你的草药就是你的熊,这什么逻辑啊?

按照你这样的想法,以后谁还敢吃你的东西?真吃了,不全都成你的人了?

想想那个场面,冰娆都感觉醉人。

但这个时候,其他人显然都没能想到这一点,幻影土熊更是为自己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而开心。

更主要的是,这张长期饭票貌似还很厉害啊!

越想,幻影土熊就越开心。

之后,有了老大的幻影土熊,就开始跟个小尾巴似的寸步不离冰煊身边了。

可以说,冰煊走到哪儿,幻影土熊就屁颠屁颠的跟到哪里。

对此,冰煊只能心疼的表示,可怜的小家伙,咋就如此没有安全感呢?瞧瞧,是不是把他当麻麻了啊?

想着,冰煊已经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小家伙,以后就叫我麻麻吧!”冰煊要求道。

幻影土熊也很上道,当即就嗷嗷着表示同意。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对话,虽然冰娆表示对于幻影土熊的话听不懂,但看到这两货脸上那兴奋的表情,她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听懂,显然,那只小熊同意了啊!

有些纠结的看着冰煊,冰娆用眼神表达,你不是我儿子吗?咋让一只熊管你叫麻麻?若真要叫,也应该是叫粑粑吧?

麻麻感觉更亲切!傲娇的冰煊用眼神回道。

可你是我儿子!冰娆继续用眼神与冰煊交流。

没关系啊!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冰煊很不以为然看着冰娆,表达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冰娆无奈了,算了,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冰煊想咋叫就咋叫吧!

但幻影小熊却不那么想,它对辈份问题可是看得很重要滴!

所以,在知道自已新鲜出炉的麻麻也管冰娆叫麻麻后,它便不客气的朝着冰娆嗷嗷了两嗓子。

冰娆脸上尽是问号,她听不懂啊!

“娆儿美妞,这只小笨熊刚刚叫了你奶奶。”紫冥坏笑着翻译道。

奶奶!

冰娆有些风中凌乱!她成奶奶了?这还要人活不?她可是鲜嫩如水的青葱少女啊!咋就成奶奶了?

幽怨的看着幻影土熊,冰娆心中极其郁闷,一下子辈份就长了上来,这可真是要人命啊!

而幻影土熊还以为自己叫错了,遂胆怯的问冰煊:“嗷嗷!”麻麻,我叫错了吗?难道应该叫爷爷?

噗哧!冰煊及听到这话的兽兽们都忍不住笑喷了。

爷爷,这小家伙怎么想得出来啊!

看到好多兽都在笑,幻影土熊更混乱了,到底叫啥呀?

冰娆看不下去了,笑什么笑?

偏偏她听不懂幻影土熊在说什么,无奈之下只能拿出一枚血琉璃神果给幻影土熊,吃下去之后应该可以说话了吧?

幻影土熊接过红通通的果子,顿时双眸放光,它的本能告诉它,这是好东西啊!

想都没想,幻影土熊便将血琉璃神果吞下了肚子。

紧随而来的,则是晋阶规则。

幻影土熊本身属中级灵兽,而血琉璃神果中灵气又浓郁异常,因而,它很快便连晋数阶,甚至突破了血脉限制成为了七级灵兽,但这个时候的幻影土熊属于拔苗助长,因而,它依然未能成年,只是实力长了点,也能开口说话了!

看到幻影土熊如此轻易就突破了血脉上的禁锢,冰娆都忍不住感叹血琉璃神果的神奇。

如果当初她能有血琉璃神果,那么哥哥和烈炎也就不会承受洗髓之痛了!

“谢谢爷爷!”正想着,幻影土熊憨憨的声音突然在冰娆耳边响起,顿时,冰娆大惊失色,并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其他人,这是在叫谁啊?

众人一脸无辜的回看着冰娆,不关他们的事啊!那只小笨熊明显是在和冰娆说话呢!

冰娆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然后才不情愿的转头看着已经能开口讲话的幻影土熊,抑郁道:“小家伙,不要乱叫!”

“爷爷?”幻影土熊明显感觉到了冰娆的不满,霎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并忍不住暗自伤心,爷爷是不喜欢它吗?可爷爷之前明明有护着它啊!

听着这一声声爷爷,冰娆好想抓狂!

该死的!她不是爷爷啊!

可幻影土熊哪里会知道冰娆心里的想法,见冰娆不肯认它,它干脆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还边委屈的抱怨着:“呜呜…麻麻,爷爷不喜欢我!她不肯认我!”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爷爷!”冰娆忍无可忍了,并河东狮吼起来。

她的吼声,吓得幻影土熊再次哆嗦起来,嘴里同时道:“爷爷好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