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94章 我的爱,从未离开12

初中的恋爱是懵懂的,大学的恋情是理所当然的,但高中却是个敏感时期。

每个少男少女的心里都藏着小秘密,但很少公开来,一旦公开,后果将会是严重的。

莫君正倒无所谓,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反正你迟早都会是我的,让全校的其他男生知道也好,省得他们再打你的主意。砦”

青枣却是极力想隐藏,“你知不知道被老师知道的后果?会请家长来的,而我现在不想让奶奶担心。鳏”

莫君正只好顺着她的意思,除了周末之外,其余五天两人不能见面。

即便是碰见了,也要装作没关系。

莫君正虽然有些不爽,但谁让他太爱她,青枣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

转眼就到了高三。

一进高三,气氛完全不同,紧张压抑,每一位同学都在为来年的高考做准备。

每一个学生的眼里,都只有学习!

文科虽然是青枣的强项,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松懈,更加勤奋刻苦。

莫君正依旧如初,好像学习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他依旧是班里下课走得最早来的最晚的那个。

就连周末的补习,他都不会参加。

但不管大考小考,他依旧是理科全年级第一名。

虽然学习紧张了,但丝毫没有影响两人的关系。

周末偶尔的相聚总是格外甜蜜。

高考来得很快,每一位学子都觉得自己既做好了准备,又好像没做好。

在这种忐忑紧张的气氛中,高考结束,青枣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忍不住仰起头,看着蓝色的天空,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终于解脱了!”

……

高考结束当晚,各个班级都有聚会,学校为了安全考虑,将地点定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厅,之所以选择这个餐厅,主要是他的旁边还有一家KTV。

这个晚上,是属于高三学生们的狂欢之夜。

餐厅的大厅和包厢都是学生,连带着高三年级所有老师都在,还包括很少露面的校长。

这一刻,没有学习,没有成绩,也没有师生,只有朋友。

每一个学生都轮番向老师敬酒,敬到最后,校长和老师们都喝趴了,最后各班班长派人将校长和老师各自送回了家,

最后大部队又去了KTV,准备狂欢一个通宵。

今晚的青枣也被灌了不少酒,她感觉自己醉了,便对李杨说,“我去下洗手间。”

李杨比她醉得厉害,也没听清她说什么,冲她摆摆手,继续拿着酒瓶和另外一个男生喝起来。

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青枣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步子,走得还算稳当。

却不料,在一个拐角处,她一头撞上了一人,原本就不稳的身子一个踉跄,眼看屁股和地面就要来个亲密接触,一只大手突然揽住了她的腰部,下一秒,整个人就跌入一个男生怀里。

鼻端萦绕着熟悉的味道,青枣抬头,朝那人看了一眼,立马‘嘿嘿’笑了起来,“真的是你。”

看着趴在他胸膛前的青枣,呼吸之间都是浓烈的酒气,莫君正忍不住皱了眉,“我告诉过你,不让喝酒的,怎么不听?”

青枣觉得脑子有些晕,于是,她将脑袋在莫君正的胸膛前磨蹭了一下。

磨蹭完之后,她还觉得晕得不行,便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瞅着他,“我好晕,好难受。”

莫君正咬牙,既心疼又恼,“活该!”

今晚喝的酒后劲很足,刚刚还觉得没多大问题,但此刻,靠在莫君正的怀里,青枣觉得天旋地转,难受得她忍不住哼哼起来。

莫君正犹豫了半秒,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抬脚大步朝KTV门口走去。

一路上遇到很多同学,皆好奇地看着莫君正抱着一女人大步离去。

也有人认出他怀里抱着的女生竟然是青枣时,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叫着就朝包厢跑去,“天啊天啊,重磅新闻,莫君正竟然有女朋友啦。”

“是谁?”

“文科三班的青枣,我们的青大才女啊。”

隐瞒了许久的恋情终于曝光,其他同学都疯了,但作为当事人的两位已经上了门口的出租车。

司机看着醉得不轻的青枣,刚想开口拒载,莫君正一张红包爷爷拍过去,“不用找了,去帝天。”

帝天是南城一家五星级酒店,距离这里并不远,如果打表的话也不过是十块钱。

十几分钟的路程可以赚一百块,哪有司机不愿意的?

出租车司机二话没说,立马启动车子,快速驶离原地。

青枣先还是很乖地靠在莫君正的肩膀上,但车子没走五分钟,她就不老实起来。

先是突然抬头冲莫君正‘嘿嘿’一笑,然后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声拍了某人俊秀的脸颊一巴掌。

就在莫君正想要发火之际,她又冲他‘嘿嘿’一笑,口齿不清地说,“姓莫的,你怎么长得这么帅。”

莫君正嘴角一抽,一把握住她不安分的手,然后将她揽进怀里,“别以为你打了一巴掌给颗糖我就原谅你,等会我再收拾你。”

“哼,”她仰着脸,嘟着唇儿,一脸的娇憨,“你又想欺负我。”

“猜对了!”

“我知道。”青枣突然咧嘴一笑,“我知道你想怎么欺负我。”

莫君正看她一眼,没理她,而是吩咐司机,“麻烦再开快一点,我觉得她快要吐了。”

司机一听,一边加快了车速一边出声说,“小伙子,让你女朋友千万要憋着点,这半夜的要是吐了,我到哪儿找洗车的地儿去啊。”

不等莫君正回他,青枣就不满地抗议,“大叔,你放心,我不会吐的。”

“姑娘啊,大叔百分之百相信你,你……加油!”

“嘻嘻,”青枣一听司机大叔的话,立马抬头对莫君正说,“大叔让我加油。”

莫君正一脸无奈,却还是点点头,“嗯。”

“可是,”青枣一脸的迷茫,“大叔……他让我加油做……什么?”

“……”

司机大叔差点没将油门当刹车。

最后的结果还好,青枣被莫君正抱着下了车,她还不忘对司机摆手,“大叔,加油。”

有那么一刻,莫君正真想将她扔了。

快速开了一间套房,莫君正一路抱着青枣进了房间,一进去,他就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青枣,想伸手去推他,无奈手上根本没劲。

她气呼呼地说,“你起开。”

莫君正将她紧紧地压着,虽然隔着衣服,但却是两人最亲密接触的一次,他的眼底不自觉染了几分颜色。

开口,声音低低的,带着几分磁性,“你知不知道犯了错的后果?”

此刻的青枣是醉了。

她说的话和做的事都顺从本心。

一听莫君正这样问,立马笑嘻嘻地伸出纤细的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往下一拉。

“我知道啊,”她傻乐着,“小青蛇犯了错,莫小爷就要惩罚她。”

她的话让莫君正忍不住笑了下,低声问她,“那小爷要如何惩罚你?”

青枣眨巴着眼睛想了好半天,就在莫君正等不下去之际,她羞涩一笑,继而朝他嘟起了唇儿。

刹那间,莫君正要疯了!

一个低头,他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继而放开。

他的唇紧贴着她的,只听见他狠狠地说,“小青蛇,你果然是只妖、精!”

“不是,呜呜……”

青枣的反抗全部被莫君正收了去。

正值炎夏六月,青枣身上穿着短袖T恤和七分短裤,薄薄的面料丝毫抵挡不住彼此间散发出来的身体热量。

不知一次幻想过青枣身体的莫君正,根本把持不住自己,不知不觉间,他的大手挑

开了她的T恤,一路向上,就在即将抚上那朝思暮想之处,原本还热情配合的青枣突然一把将他推开。

莫君正一愣,正要再次扑上去,青枣突然从床上翻了起来,好巧不巧,一头撞上他,紧接着,他就听见一阵恶心的作呕声响起……

片刻之后,莫君正黑沉着一张脸,大步冲进了浴室。

他害怕再等一秒,他就恨不能掐死床上那个女人。

因担心床上的青枣,莫君正快速地冲洗赶紧,裹了一间浴巾就走了出来。

此刻,青枣已经在床上沉沉睡去。

看着被弄脏的床单被罩,莫君正给总台打了个电、话,随后将青枣抱起来,大步走进了浴室。

他要是知道她喝醉了这副德行,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她碰酒杯的。

待他终于将她洗干净抱出来,床单被罩连带房间都已经收拾干净,本想直接将她丢到床上,但看到她睡得正香,终是不舍得,便轻轻地将她放到了床上。

那一晚,原本是期盼了许久的一晚,但终究是什么都没做。

半夜,莫君正接到安夕颜打来的电、话,“小宝,今晚不回来吗?”

“会通宵,你先睡吧。”

……

电、话那头,安夕颜挂了之后,忍不住对身边的莫向北说,“奇怪,不是应该狂欢么?为什么没听见动静?似乎很安静呢。”

莫向北收起手里的报纸放在一旁,然后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与其关心他,倒不如先关心关心你的老公。”

安夕颜好笑地问,“你好好的,有什么好关心的。”

莫向北一个翻身压上她,伸手就去解她的睡衣扣子,“大姨妈都走了,还不给我?”

安夕颜羞得脸红,“不过才七天而已,就这么等不及。”

“我一天都等不及……”说完,低头,攫取了她的唇瓣。

……

一觉到天亮。

这一觉睡得,青枣连梦都没说。

醒来时,她觉得有些头疼,抬起手正想揉揉额角,却不料碰到一温热的物体。

心下一惊,连忙扭头看去,当看到身边睡着的莫君正时,吓得她‘哇哇’尖叫起来,“啊啊啊……”

一向有起床气的莫君正被她叫得一阵心烦,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大清早,你叫魂呢。”

青枣一骨碌翻身做起来,正要掀开被子下床,但当她看到身上穿着的是酒店睡袍时,整个人都要疯了。

她以为昨晚上发生了什么,又气又急,一个抬脚直接将依旧闭眼睡着的某人踹下床去。

还好,莫君正反应敏捷,一落地,他就翻身站了起来。

站在床边,黑着脸正要开口,却见青枣一把捂住眼睛,指着他的某处尖叫出声,“莫君正,你你你……”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莫君正原本愤懑的深情微微有些窘。

他转身,一把扯过一旁的浴巾,将一大早就兴致高昂的某处裹住,然后转过身看着依旧捂着眼睛的青枣,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瞎叫什么,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你又不是没学过生理课,至于这么夸张?”——

题外话——八千字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