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三)哪有少女不怀春

本来吧,这件事情,洛阳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面,某天的周六,洛阳正在家里面陪洛家的老爷子下棋,这洛老爷子就是个棋篓子,洛阳双手托腮,正在愣神。

“爷爷,这周长安他们家今天是做什么啊,那么热闹!”这周家和洛家挨得本来就很近,洛阳本来打算去凑热闹的,但是这洛老爷子愣是不让她出门!

“和你没有关系,好了,该你了!”这洛老爷子一步棋下了快半个小时了,这洛阳的心思早就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盘棋刚刚结束,洛老爷子前脚刚刚进屋,这洛阳十分快速的溜了出去,这门口的警卫只是充耳不闻,这洛家的小恶霸,没有人敢惹的。

这罗燕还穿着一个裙子,这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淑女的,而洛阳刚刚进了周家的院子,就发现了异常了,这周家的院子里面停了一些洛阳压根没有见过的车子,这洛阳对周家的地形也是了如指掌的。

她直接溜到了后面,准备从后门直接进入周家的二楼,瞬间看看周长安在做什么,这刚刚到了二楼,发现一楼的争吵声音很明显,而其中就有那个,那天晚上和周长宇争执的女人的声音。

洛阳刚刚准备蹑手蹑脚的进入周长安的房间的时候,忽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吓得她差点没有惊叫出声,关键是某个恶霸,直接回头给了那个人一拳头,直直的砸在了那个人的眼睛上面。

“嘶——”洛阳眼疾手快,直接伸手捂住了那人的嘴巴!

是他……

洛阳蹙着眉头,压低声音,直接拖着那个男孩到了墙角,虽然说个头比他矮了许多,但是气势上面却是一点都不输给他的。

那个人疼的嗷嗷直叫,但是洛阳的手死死地捂住他的嘴巴,他的眼睛似乎都睁不开的样子,死死地闭着,“你要干嘛!”

那个人脸色有些发白,洛阳自然也知道,自己刚刚那一下子下手有多重,“我松开手了,你别说话……”那人点了点头。

洛阳松开手,他使劲儿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你在这里干嘛!”

“关你屁事儿啊!”洛阳是压根将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了,她狐疑的看了这个男生两眼,尼玛,顶着和周长安几分相似的脸,看着还真是有些膈应,“说吧,你来这里干嘛!”

洛阳说着十分嚣张的伸脚就搭在了边上的一个类似台阶的地方,这架势,完全就是个女土匪,而那个男生看着洛阳,似乎饶有趣味,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洛阳还蓄着长发,扎着马尾,看起来十分的俏皮可爱,眼睛清澈干净,仿佛是带着灵气一般,就像是黑色的玉石,通透纯粹,秀气小巧的鼻子,嘴唇是粉嫩的红色,明明是个秀色可餐的小姑娘,为何像个悍匪。

“你丫的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抽你丫的!”洛阳说着伸手就要抽过去,男生也不躲不闪,洛阳瞪了他一眼!

“你叫洛阳是吧?”这是洛阳第一次听见这个人的声音,有些尖细,带着一种她说不出来的诡异感,估计是到了变声期的缘故吧。

“和你有关系么?你来周家做什么!”怎么说呢,洛阳对于这对母子并不是很喜欢,或许是知道他们来这里目的不单纯吧,而洛阳从小和周家的兄弟关系很好,自然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了。

“我叫周长风!”那个人说着冲着洛阳微微一笑。

周长宇阴鸷冷傲,周长安秀气有余,而眼前的这个人则是很温润的那种,这样的人明明是很好接触的那种,但是洛阳却觉得他都是装的,喜欢不起来。

“我管你叫周长风还是叫什么,你来周家做什么,没什么的话,你赶紧滚。”洛阳的嘴巴里面可是吐不出任何好话的,“你看我做什么,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周长风对于洛阳的大名自然是早有耳闻的,而那天晚上之后,对于这个性格火爆的女孩,周长风心里是多有惦记的,但是没有想到再一次见面,她给他的见面礼,居然就是一拳头,说实话……

很疼!

“你喜欢周长安么?”周长风可不是周长安那个二愣子,这周长风从小生活环境复杂,自然比别的人都要早熟,尤其是是在这种事情方面。

“关你屁事儿啊!”洛阳这话刚刚说完,周长安的房门忽然开了,周长安走了出来,看见两个人的架势,直接走过去,伸手将洛阳扯到了自己的身边,“你来做什么!”

周长安的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周长风,他的眼睛……青了,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面前这个女恶霸的杰作了。

“我来看看你,好了,我们进去吧。”洛阳也不想和这个伪君子多做纠缠,就直接走进了周长安的房间,这熟稔的程度,就像是进入自己的房间一样,周长风的眼睛却从未离开过洛阳的身上面。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还不赶紧滚。”周长安很讨厌眼前的人,不能说是讨厌,甚至是到了厌恶的程度。

“好弟弟,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哥哥……”周长风此刻敛去了脸上面本来的笑意,此刻是冰冷的,周长安瞪着眼前的人,只是身高有限,只能仰视,这让周长安心里面很不舒坦。

“不过洛阳很可爱!”周长风说着就大步往前走,伸手揉了揉眼睛,尼玛,下手还真是重啊,好疼,周长风压根不敢使劲儿的碰触眼睛。

“她可不可爱和你没有关系吧!”周长安显然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说话都是那么的稚气。

而那之后,洛阳每次放学总是能够看见周长风会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校门口,终于有一天,洛阳忍不住了,拉着周长风就到了一个小巷子,而周长安自然是跟了上去的。

“尼玛,周长风,你要做什么,信不信我能直接卸了你的胳膊!”洛阳恶狠狠地说,这马尾在后面一翘一翘的,倒是十分的可爱。

这周长风就像是中了蛊一般的,也不生气,看着洛阳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反倒是觉得十分的可爱,倒是伸手摸了一下洛阳的马尾,“其实你生不生气都很可爱,再者说,你要是揍我了,我到了周家,他们会怎么说……”

这对母子却是没有都住进周家,但是周长风毕竟是周家的子孙,不可能流落在外面的,所以周长风暂时住进了周家。

而上次洛阳揍了周长风,结果是周长安被周家的大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所以洛阳最近总是压着心里面的怒火!

“哟——还会威胁人了,周长风,你知不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你还是个男人么!”洛阳真搞不懂,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和我一起吃顿饭吧,我以后肯定不会纠缠你的!”周长安直接走过去,拉着洛阳就往回走,“我们回家!”

“行啊,我和你去吃饭,周长安,你回去和我爷爷说,周长风请我吃饭!”洛阳冲着周长安使了个眼色!

周长安贴在洛阳的耳边,“洛阳,他不是好人,你不能和他出去,我和你一起吧……”

“滚犊子,我一个人去,放心吧,你就去我家等我,记得帮我写作业……”洛阳给了周长安一个放心的神色。

这洛阳在威逼利诱了周长安之后,就和周长风离开了,这周长安哪里能够安心回家啊,赶紧给自家的大哥打了个电话……

只不过他们所担心的事情一样都没有发生,只是到了天快黑的时候,他们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这洛家周家的人都急匆匆的到了医院,这洛阳此刻正坐在走廊上面,翘着二郎腿,这短短的校服裙子一颤一颤的,似乎都能够看见这裙子里面的……

“洛阳,我教你这么坐的么!”洛老爷子的声音很有穿透力,这洛阳身子一惊,直接立正站好了!

“啊——”这边上的一个房间里面,传出了周长风鬼哭狼嚎的声音,这叫的所有人都是一阵肝颤啊,洛老爷子这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这自家的小孙女……

又把人揍了!

而此刻周长风的母亲也到了,白天看的话,这个女人妆容还是十分得体的,只是难掩脸上面的焦急神色,这直接冲到了房间里面,一看见自己的儿子被揍得惨样,差点昏了过去,被人架了出来,看着洛阳,就指着洛阳,恶狠狠地说道。

“你凭什么揍我的儿子啊,凭什么啊……”

“他欠揍呗!”洛阳说话还是那么的嚣张!所有人此刻都是满头黑线,这也叫理由么?

“你们都看看他把我的儿子揍成这样子了!”这房门是虚掩着的,这大多数人都偷偷地往里面瞥了两眼,妈呀——

这头上面,胳膊上面都是缠着纱布,这一看也知道打得不轻。

“我已经遵照爷爷的话,揍男人绝对不会朝着下面死命攻击的,放心吧,你家的儿子没废!”这自从之前出的那事儿之后,这洛老爷子直接警告洛阳,男人的那个地方是绝对不能下死手的,除非真的是坏人!

那个女人脸色一阵青白,指着洛阳愣是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里面的儿子的叫声,让她肝颤啊。

“对了,以后让你儿子离我远一点,不然我见着一次揍一次!”洛阳说着冲着跟着一起过来的周长安使了个眼色,“跟我出去一下!”

周长安哪里知道这洛阳能把人揍成这样啊,这心里面也是有些害怕大人的责备,不过心里面还是很畅快的!

这两个人刚刚出了医院,这周长安快步跟上洛阳,伸手拉住了洛阳的手,“怎么了?”

“你的手受伤了……”周长安看着洛阳有些撕裂的虎口,“他打你了?”尼玛,还是个男人么?居然打女人!

“额……”洛阳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虎口处居然受伤了,没有什么知觉,话说那个周长风完全就是个花架子,哪里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啊,他要是敢还手,洛阳非揍得他亲妈都不认识。

“你等着!”周长安说着快步往回走,洛阳只是伸手摸了摸伤口,走到了长椅上面坐下……

其实吧,他们两个人刚刚走了不远,这洛阳就故意引着周长风到了一个小巷子,这堵在巷子里面,就是一顿胖揍啊!

“尼玛,你真当我说话说话是放屁啊,你以后再敢来找我试试看,我打得你亲娘都不认识,混蛋——”这洛阳可是没有一点的手下留情啊。

这周长风当然是想要反抗的啊,只不过那啥……他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啊。

洛阳想了一会儿,这周长安就跑了出来了,这手里面拿了一个袋子,“你干什么去了!”

“拿了药,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周长安没有坐到洛阳的身边,而是单膝跪地,直接蹲在洛阳的面前。

“其实不……”洛阳就是个野孩子,这父母不在身边,洛老爷子也是个糙汉子,哪里懂得照顾女孩子啊。

“别说话!”周长安倒是头一次和洛阳说话这么大声,但是这一次洛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周长安,她只能够看见周长安的发顶,还有他在处理自己伤口的双手。

“你下次小心一点,再怎么说你也是女孩子,和男生打架不太好……”洛阳呆愣的点了点头,只是看着周长安!

说不上是怎么了,洛阳忽然觉得心里面鼓鼓的,像是有什么东西瞬间充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瞬间涌上了一股暖流,而周长安哪里知道洛阳心里面在想什么啊,只是专心的帮洛阳处理伤口。

“等会儿陪我去个地方吧……”周长安点了点头,而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周长安给伤口贴上了创口贴,微微抬头,冲着洛阳一笑,“好了!”

周长安单膝跪在地上面,他们的头顶是一棵树,天已经黑了,昏黄的路灯透过稀稀疏疏的树杈枝叶投射在周长安的脸上面,照得他的脸一阵斑斓,不过却瞬间让洛阳的心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或许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吧,“哪有少女不怀春”这一刻,周长安在洛阳的心里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而且周长安长得唇红齿白的,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很符合白马王子的形象,虽然说洛阳对于白马王子这种东西一直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那有女孩子会不喜欢这种东西的呢。

“走吧,不是说要去个地方么?”周长安起身,冲着洛阳伸出手,洛阳点了点头,慢慢的将手伸了出去,而这一次,洛阳觉得忽然有些紧张……

他们本来相处得就是十分亲密,什么身体接触也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一次洛阳诡异的咽了一下口水,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为什么自己的心跳这么快啊。

洛阳和周长安错开了一步,洛阳抬眼看着前面的少年,他们快升高中了,不过周长安的身高和洛阳还是一般高,不过他的手……却比她大。

洛阳低头看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瞬间觉得有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充斥着自己的心里。

而此刻的路灯斜斜的照着两个人的影子,两个人的影子瞬间重合在了一起,就像是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一般,那么的和谐,温馨,洛阳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你在傻笑什么!”周长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看到洛阳一个人痴痴地不知道在笑什么!

“我哪里笑了,赶紧走吧!”洛阳说着走在前面,周长安伸出另一只手抓了抓头发!

他肯定不会承认,刚刚的洛阳笑得真特么的好看。他的脑子是不是坏了啊,居然会觉得洛阳笑起来很好看,周长安努力将这种想法甩出脑子,真是疯了……

而片刻之后,两个人出现在了一家理发店,“你真的要这么做?”

“是啊,一想到我的头发被那个恶心的家伙摸了,我的心里面就觉得很恶心,真是烦死人!”洛阳伸手将头上面的头绳扯下来,拿着梳子伸手梳了一下头发,这还是周长安第一次看见洛阳将头发披散下来。

此刻的理发店人不是很多,理发师正站在一边给洛阳商量要剪什么样的发型,而洛阳则是侧着头,梳着头发,表情认真,秀气的脸上面,居然出现了一丝困惑。

而理发店的白炽灯照在洛阳的身上面,给她罩上了一丝清冷之气,不过却并不影响洛阳的美,周长安则是有些痴痴地看着洛阳那披肩长发,很顺滑的样子呢,“周长安——”

洛阳猛的回身,那回眸一笑,让周长安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不是被洛阳的声音吓得,而是因为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少年少女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己的心事,生怕被别人知道。

“啊?”周长安疑惑的看着洛阳!

“啊什么啊,你觉得我该剪什么头发啊?”

“我怎么知道,你看着办吧!”周长安直接扭头看着别的地方,他才不会承认,刚刚洛阳的回眸一笑,美的有些过分了,而且披着头发的洛阳,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似乎特别的好看,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周长安是打死都不会说出来的,而且她都要剪头发了,总不会因为自己说一句让她别剪了就不剪吧,周长安心里面滑过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而很快的,洛阳的长发就被剪掉了,转而换上了一头俏丽的短发,这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长发的洛阳是柔和的,短发则是带了一丝俏皮可爱,两个人付了钱走出理发店!

“周长安,你说我好看么?”洛阳伸手扒了扒头发,周长安则是走在前面,不说话,“我和你说话呢,好看么?”

“好看!”周长安大声地说,掩饰了自己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我的钱都剪头发了,你请我吃饭吧!”洛阳直接伸手搭在周长安的胳膊上面,周长安身子一僵。

“干嘛,我有那么吓人么?”洛阳觉得今天的周长安有些异样,“放心吧,你回去你们家人要是怪罪下来,你就将所有的事情推到我的头上面,反正回去也要被爷爷训斥的!”

“我请你吃饭,你别乱动了,手上面还有伤!”周长安此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直接伸手握住了洛阳的手。

洛阳愣了一下,不过却会心一笑,她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就是高兴!

周长安另一只手则是插在裤兜里面,他的裤兜里面一缕长发……

而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周长安藏在心里面的秘密,而且这件事情一直都被保护得很好,而随着两个人年龄的增长,似乎有些感情也会慢慢的发生改变。

------题外话------

月初已经开新文了,明天就会开始更新,老读者都知道,是施施和顾北辰的故事,大家多多支持哦……坑品绝对有保证,大家都懂的,老时间更新,别错过哦,绝对精彩!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和强取豪夺的故事,本文身心干净,一对一,温馨甜蜜,绝对暖文!

本文言情为主,悬疑破案为辅,涉及武器、娱乐圈……口味小清新的慎入!

**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某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不接受潜规则!”某男直接抱着她就上车,吓坏了身后的一群黑衣人!“你个混蛋,老娘虽然是出来混的,但是不接受潜规则……”

当她已经任命的躺在床上面的时候,某男直接指了指另一个房间,“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某女走进去,尼玛……里面躺着三个男人,赤身*,但是……

是尸体!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