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八十四章 同房,月事来了

夭华霎时气得真的很想揍人!

乌云不再说话。

半响,夭华猛然转身,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中午时分,一个人在房间内“考虑”了数个时辰的夭华,临时命船上的魔宫中人准备一下,下午左右就将东泽的尸体送回魔宫中去,让于承代为好好安葬,并同时召回所有派出去搜查的人,明天一早启程离开。

一连串的命令连在一起,似乎已不难判断出夭华的最终决定。

乌云在这一期间始终站在船尾,没有动。

入夜,夜幕降临,夭华的房间亮起烛光。

大船上的婢女准时将做好的饭菜一一送过来,敲门进夭华的房间。

夭华一袭红衣,一直斜躺在房内的软榻上,一只手支着头,下面垫着软枕,背对房门的方向。

送饭菜进入的婢女只看到夭华的背影,丝毫辨不出夭华此刻是醒着还是睡着,也不敢贸然出声,任何动作都尽量小声再小声,很快合上房门退出去。

夭华的双眼始终微睁着一条缝,并没有真的睡,也不可能睡,对身后传来的声音从始至终不作任何回应,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从乌云上午在船尾的那番威胁来看,他显然不想她再找夏侯赢与萧黎的下落,更不想她再继续调查真相。由此种种,再要说他心里没有鬼之类的话了,相信任何人都不可能再信,可是问又仍旧问不出什么来。如此,冷静下来认真思量后,其实“以静制动”也不失为一种方法,表面上先同意他的这笔交易,立即离开这里,返回南耀国去,然后在半路上出其不意地杀他个回马枪,让他措手不及,再好好看看他将她逼离开这里后到底想做什么。

另外,如果罪魁祸首是明郁,在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后她还是选择了拍拍屁股直接走人,没有上他的当,相信他定然会不甘心,届时同样会露出马脚。

这样一来,她倒是有些一举两得了。

总之,不管怎样,她都一定要弄清楚那个真相不可。

安静中,中午就已做下的决定,那些念头不觉再在夭华脑海中一闪而过。

又过了良久后,夭华坐起身来,似笑非笑地起身走向桌子,准备吃饭,顺便让人去把乌云叫来。

乌云很快到来,身体本就虚弱不堪,又在船尾站了一天与吹了一天的海风,面色可想而知,一脚刚准备踏入门槛的时候咳嗽声就已先一步传入房间。

夭华抬头看去,皮笑肉不笑,“看来,本宫日后得好好为祭司大人补补了。”

“那我就先谢过宫主的好意了。”伴随着话,乌云两只脚一前一后迈过门槛,打开的房门在乌云身后缓缓合上,两名魔宫中人一左一右守在房门外。

“不必客气,应该的,因为祭司大人开出的条件本宫答应了,一切就按祭司大人说的做吧,明天一早就返回那边去,日后还要有劳祭司大人多多相助。”夭华脸上的笑不变。

乌云早在知道夭华这么快命人将东泽的尸体送回魔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夭华的决定了,一边抑制不住地继续咳嗽,一边接着朝夭华走近,就在夭华的旁边坐下,对上夭华的眼,“放心,我会说到做到,竭尽所能助你的。”

“那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说着,夭华就亲自动手给自己倒了杯酒,并顺便为乌云也倒了一杯,前一刻才说过的要为乌云好好补补的话,这一刻就已经抛之脑后了。

乌云没有拒绝,尽管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宜喝酒,也不能喝酒。

小小地碰了碰杯后,两人就都利落地一饮而尽。

下一刻,只听乌云的咳嗽声变得更加剧烈起来。

夭华听在耳内,再看着乌云的样子,心情不免越发不错起来,并再给自己单独倒了杯酒,眉宇眼梢间依然是皮笑肉不笑之色,“既然合作了,那日后也不能委屈了祭司大人再‘住’囚室了,本宫待会就让婢女去给祭司大人好好准备一间干净宽敞的房间,就在本宫隔壁,如何?”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让我睡在这里。”乌云自到来后一直严肃的面容,在这时终淡淡一笑,心情似乎也不错,不管夭华现在的答应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可她毕竟还是答应了。

“睡这?你还想从今往后再与本宫同床共枕?”夭华这下倒真有些诧异。

“有何不可?我想我之前在船尾的时候应该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一切重新开始,这个重新自然是回到九年前一样,从那里再开始过。”

“那如果本宫不同意呢?”

“不,你会同意的,昨夜可是你先开始的。”

夭华登时握拳,他还真有的是本事随时随地让她动怒。没错,昨夜确实是她先开始的,是她在酒里面下了药,后面也是她要做到最后一步,但也仅限于此而已,她绝没有再与他同床共枕的意思。

乌云不再多话,拿筷子准备开动起来,这个时候也就不跟夭华客气,身上的伤也必须尽快养好。

夭华看着,止不住越发生气。他给她等着,她定揪出那个真相来不可,到时候她倒要好好看看他到底藏了什么心思,为什么变得这么快,还这么让人难以捉摸。

一顿饭下来,夭华几乎什么都没吃,只是一直绷着脸喝酒。

乌云吃的也不多,但看上去胃口又似乎还不错。

在乌云不紧不慢地放下筷子的时候,夭华终退让半步,“那好,本宫可以同意你住进来,但你只能睡房内的软榻,这是本宫的底线,别再再跟本宫得寸进尺。”

“成交!”乌云在这时爽快同意。

夭华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但话又已经说出口。罢了,在她眼皮底下,也让她可以更好盯着。

之后,夭华命门外的魔宫中人进来,将桌子上的饭菜都收拾了。

乌云起身,就朝软榻的方向走去。

夭华立即侧开眼,转身走向书桌,在书桌前坐下,难得地翻看起书籍来,就当是眼不见为净。

乌云身体虚弱,再加上昨夜种种,今天一天又都还没有休息,没过多久后竟直接睡了过去。而软榻够大,容纳一个人睡还绰绰有余。

夭华心不在焉地翻看了几页书后,余光瞥向软榻上的乌云,倒是从没见过他在她面前睡,即便是当年的纭帧也是一样,几乎每次都是她先睡着,而每当她一醒过来的时候他不是早已经醒了,就是立即清醒过来,警觉性几乎比她还高。由此也不难看出他现在身体到底虚弱不堪到何种程度。不过就算如此,也万不能小觑。

深夜,直到月上中梢,夭华才起身走向床榻。而对于桌子上燃烧的火烛,夭华并没有熄灭,也不准备熄灭,就让它一直亮到天亮去。

整整一夜,相安无事,要有多静就有多静。

次日,黎明时分,桌上的火烛燃尽。只是闭着眼,始终没有真正睡着的夭华,面无表情地冷冷睁眼,看向上方的纱幔,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还会与他这样同睡一间房。

不久,乌云也醒了过来,极为平静地睁开双眼,余光朝纱幔垂落的床榻看去。

时间流逝,一时谁也没有出声,并且谁也没有先坐起身,房内依旧安静,静得几乎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又过了许久后,直到门外传来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夭华才掀开被子坐起。而一股异样的热流,在这时毫无征地突然自夭华身下涌出。

夭华自然知道是什么,面色立时一沉,身体也跟着僵住,月事来了?

这也就是说,前夜的一切都白费了?

要具体说起来的,自九年前开始到现在,她的月事都还一直不准,尽管这些年来在魔宫中全都养尊处优,身体也都没再出什么状况。

乌云透过垂落的纱幔,隐约看到夭华坐起身后就一动不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进来,马上请祭司大人到隔壁的房间去洗漱,还有今天的早饭到船舱上吃。祭司大人,相信你应该没兴趣与本宫一起洗漱吧?”夭华随即开口,分别对门外敲门的婢女与乌云道。

门外的婢女闻声,立即推门而入。

乌云沉默了一下后,没有说什么。

大概两炷香的时间后,弄好一切的夭华到船舱上去,只见船舱内婢女都已经将早饭摆好,乌云更是已经坐在桌旁,明显就等着她了。

饭后,按照昨日说的,夭华命船夫直接开船。

至于那些已经发出信号,欲召回来的人,留下命令等人都回来后,马上在后面追上来。

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客栈内的明郁耳中。

明郁听后,又是怒不可歇,不知道夭华现在到底怎么想的?她之前不是还一直都想找夏侯赢与一个名叫萧黎的女人麽,人手也都已经派出去了,现在走得未免也太突然了一点?还有,乌云还没除了夏侯赢,真放心离开?而他前前后后已经做了那么多,目的就是想让她连乌云也一起怀疑,从而让她就算不完全相信他前夜说的话,也不可能再选乌云,但现在看来力道都好像还不够。

回来禀告消息的人说完,耐心等候在一旁,听候明郁接下来的命令。

这时,昨天在半路被截下的明敏,恰好被押了来。

没有冷冷地转回身朝门口看去。

押着明敏的两个人没有停顿,接着将明敏押入房间,“少庄主。”

“马上放出消息去,就说有夏侯赢的下落了。”明郁没有马上理押着明敏的两个人,先对回来禀告的人吩咐,不论如何也绝不能让夭华与乌云离开,必须要将两个人给引回来不可,之后才摆了摆手,示意押明敏的人出去。

转眼的时间,在场的人或领命下去,或退出去,并带上房门,场面很快静了下来。

明郁这才冷冷地重新看向对面的明敏,脸上的面色没有丝毫回暖。

明敏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双臂,那日在设计让明郁说出那些话,及求东泽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后,她就自己一个人立即出了那里,以最快的速度离去。而离去之后,天大地大也就只有葛府是她能回的了,于是马上想办法返回葛府,但没想到会在快回到葛府的时候被人给突然拦截住了,并押来了这里。

心下暗自思量与不断流转间,再对上明郁冷若寒冰的脸,明敏自然先一步开口,尽量想先缓和缓和气氛,当然更想先缓和缓和明郁的怒气,还从来没有见过明郁对她这副模样,“大……大哥,没想到派人拦截我的人竟会是你,真的差点吓了我一大跳。大哥,你没事了?那妖女没有对你怎么样?”

“对,她没对我怎么样,你是不是很失望?”

“呵呵怎么会,我怎么会失望。我这么急着赶回葛府,就是想请葛府的人前去救你……”

“是吗?”

“当然,你是我大哥,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妹。大哥,你说过的,不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都会好好保护我的。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算计你,可是我真的只是上了那个人的当了,我一直都很后悔,你相信我这一次。”说着,明敏上前两步,与无数次在名剑山庄中时一样拉上明郁的衣袖。

明郁一把拂开。就因为她的算计,让夭华知道了乌云的身份,从而致使他那日冒险对小奶娃下毒手,想让夭华直接杀了身份揭穿后的乌云,但没想到并没有如意,最终一步步走到现在,罪魁祸首全都是她。眼下,夭华更是“重新”选了乌云,还与乌云一起离开,这笔账他不会就这么跟她算了的,就算是亲妹妹也不行,“是,没错,我当初是这么说过,但在你算计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没把你当妹妹。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她面前来算计。”音落,脸上的面容已经黑沉至极,阴翳得令人害怕。

明敏看着,浑身一颤,忍不住想后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