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八十三章 承认乌是夫君?

“在船尾。明少庄主从昨夜起就没有离开,一整夜直到现在仍站在船尾等宫主。”微微一顿,回禀的魔宫中人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眼夭华的背影,接着补充道:“明少庄主也已经知道这件事。”

“马上传本宫的命令,所有人守好船,别让他下去,让他在原地等着本宫。还有,准备一下,本宫待会儿要亲自验尸,从这一刻开始不许任何人再靠近这里一步。”

“是。”门外的一大干魔宫中人立即纷纷领命,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夭华随即转身走出房间,面无表情地让婢女准备热水,她要先沐浴一下,等沐浴好了后马上回来。

话落,与被魔宫中人押着的站在门口的乌云擦身而过,就要头也不回地命押着乌云的几名魔宫中人先将乌云押下去看守好时,只听乌云先一步道:“我也要沐浴。”

夭华闻言,就停下脚步冷冷回头看去,他现在有什么资格跟她提要求?“你……”

“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就让我继续这样。”乌云气定神闲地打断夭华,说话间低头淡淡扫了眼自己现在的样子。

夭华顿时火大,他这是在威胁她?她这个时候还急着先沐浴,就是想先洗掉他留在她身上的气息,以及昨夜那些痕迹,然后再好好来查这件事。同样的,她既然不想留下他的气息在身上,自然也不想自己的气息留在他身上,让他始终现在这幅样子一直这么“招摇”,想想都可气。

下一刻,不想浪费时间,也没闲情逸致与乌云在这纠缠的夭华,在乌云这么一句打断下,握了握拳,且暂时先忍他,“来人,立刻带他去沐浴,时刻给本宫看牢了。若是人再不见,或再出其他什么事,本宫定拿你们试问。”说完,猛然拂袖,夭华就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夭华的房间内,没过多久,婢女就将快速备好的热水送了进来。

夭华用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简单地沐浴了一番,清洗干净后,就穿上衣服返回东泽的房间。

东泽的房间内,魔宫中人都已经准备好,在夭华回房沐浴期间已经小心翼翼地将东泽的尸体抬放到临时铺好的地面上那块诺大的白布上面,等着夭华回来。

其余的东西,魔宫中人全都没有动,也不敢乱动。

“都在门外守好了。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夭华一边冷声吩咐,一边重新踏入房间,那股充斥在房间内每一个角落的血腥味依旧立即扑面而来,直到现在还很浓。

“是。”所有魔宫中人领命,紧接着快速合上房门,寸步不离守在门外。

夭华在身后传来的关门声中,低头看向已经被安放到地上的东泽的尸体。

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紧闭的双眼,一动不动的身体,如果忽略那丝呼吸,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从昨夜到现在,就算再怎么算也才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一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但却已经是生与死的区别。她自认自己一直以来对任何一个下属都毫不留情,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情面可言,但他与于承,及容觐,对她来说还是有所不同的。他对她的那份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和明郁还有唐莫一样,她都没办法接受,也不能接受。而他如果真的还一心向着她,那他不惜用自己的死来留下这么封遗书,字字句句直冲乌云而去,到底是想算计他,还是仍旧为她着想?如果是后者,又到底有什么是不能直接跟她说的?

时间迅速流逝,半个时辰左右后,夭华打开门走出去。

门外的魔宫中人都还在守着,一听开门声与一见夭华出来就立即绷直了身体,随时听候夭华吩咐。

“进去,将他的尸体抬放安置到床上去,然后留下两人继续在这守着,并且和之前一样没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靠近这一步。”说完,夭华就独自一个人上船舱,朝床尾方向而去。

船尾,明郁一袭白衣,还负手而立站着,背对着身后的船舱方向,衣袖被拂面的海风吹起。

夭华沉步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摆了摆手,示意在场的所有魔宫中人全都先退下,不得靠近。

转眼间,从船舱到整个船尾就只剩下夭华与明郁两个人。

夭华很快走到明郁身侧,与明郁并肩而站,也看向前方。

明郁知道是夭华,没有专门侧头看,目光依旧平视前方,如一望无际的海水一般波澜不起,然后话在这样的波澜不起中吐出,“你回来了?”

“相信你应该知道本宫刚才特意吩咐魔宫中人不让你下船与现在亲自过来想问你什么。昨夜,在本宫带着魔宫中人去找乌云后你到底对东泽说了什么?”夭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目光同样依旧平视前方,看着前方波澜壮阔的海面,就好像在对着前方的海面问一样,声音中辨不出情绪。

“是,我是知道,但如果我说我并没有对他说什么呢?”

“本宫并不想叫魔宫中人过来与你当面对质,不想在众人面前这么撕破脸。明郁,你该明白本宫这话的意思,本宫现在要听的是实话。”声音不变,夭华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但话中的那丝冷冽逼人已彰显无疑,尤其是那“对质”两个字几乎已不留一丝余地。

明郁顿时不觉笑了笑,似乎是在笑夭华的话,又似乎是在笑自己,及笑他们两个人之间竟走到了此,仿佛已经没有任何信任可言,“实话就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如果你以为是因为我对他说了什么,才让他突然自尽的话,你未免也有点太看得起我了,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你若还是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昨夜,在你走了后,都是东泽在对我说,说他到底有多喜欢你,还说如果能比我与乌云更早认识你就好了。我基本上都只是听着,当时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受了你留下的那句话的打击,之后他便回了房,我则一直在这等你回来。如果早知道他会自尽,我定会阻拦。”

“真的?只是这样?”夭华反问,语气的那丝怀疑与不信显而易见,毫不掩饰。

“信不信在你。或者你可以说说,我到底怎么让他选择自尽了?”说到这里,明郁终转过头来,看向旁边的夭华,脸上冷硬紧绷彰显了他此刻的情绪。

夭华回视明郁,阴沉沉的天气下,天地间都一股风雨欲来之势,就好像现如今的处境,“他是在昨夜与你说了话之后回房的,回了房之后就自尽了,所以你不能怪本宫现在怀疑你。”

“是,我是不怪,只是真的越来越失望。如果你真觉得是我三言两语就让东泽自尽了,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的话,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会做得这么明显,让你这么轻而易举怀疑我?而在你怀疑我的背后,又到底谁在受益?言尽于此,你可以再接着慢慢去查,在你查清楚之前我都不会离开,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话落,明郁不再多说,直接转身就走,在走出了三四步后脚步微微一顿,背对着夭华留下一句,“他九年前可以背叛你,今时今日同样可以背叛你,你自己好自为之。但我当年亲口说过的话,始终算数。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在你身边,为了你做什么都甘愿。”

夭华听在耳内,再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转头重新看向茫茫无际的海平面,神色难明。

不久前退到船头与退下船去的魔宫中人,见明郁从船尾那边突然走过来,就要一个人下船去,而在此之前一直与夭华两个人单独在船尾,夭华在这时又没有进一步的命令传来,自然而然还以为已经得到了夭华的允许,一时心中不免略有些犹豫,就眼睁睁看着没有阻拦。

不久后,离去的明郁回到斯城中包下来暂住的那家客栈内。

一进房间,明郁脸上的面色就刹那间彻底阴沉了下来,再不掩饰,并反手一掌猛然打向侧面的书桌。

书桌霎时四分五裂,碎了一地!紧跟在明郁身后的人,顿时心惊胆战,互相相视了一眼后快速合上房门守在外面,不进屋打扰与不主动往枪口上面撞。

明郁的手紧接着握紧成拳,骨骼不断发出一道道“咯咯”作响声。昨夜,她不惜亲自出去找乌云,竟然找了整整一夜,今天一早才回来。在船尾的时候侧头看向她时,明显看到她的颈上有密密麻麻的吻痕,她简直把他当傻子耍了。他以为他昨夜编了那么一番话,她就算不马上杀了乌云,甚至就算不马上完全相信他,也不可能再与乌云在一起,可没想到还是想错了,即便这样她竟还是选他。还有乌云,真是好个乌云,明明比谁都清楚自己与夭华是亲兄妹的关系,当年也因为此才会离开,这些年来更是因为此才没办法再以真面目面对夭华,可现在他竟然还敢碰她,他绝不会对他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至于东泽那个蠢人,当日在木屋外看着夭华靠入他怀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想杀了他。

而他心里,显然也意识到与认为夭华重新“选”了乌云,想要与乌云再“在”一起,所以才会让人急急忙忙秘密通知他这件事,借他的手上船去阻拦。所以他故意告诉他当年的真相,让他知道夭华与乌云竟然是亲兄妹的关系,他果然震惊了,并且怎么可能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再眼睁睁看着夭华与乌云两个人“*”。可是他们两个人又已经在一起过,还有过孩子,东泽根本已没办法告诉夭华这个真相。所以他最后能做的,就只是诬陷乌云,并不惜搭上自己的命让夭华相信,从而阻拦夭华再选择乌云与再和乌云在一起。

可以说,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也按着他的预料发展,分毫不差,这就是他会告诉东泽真相的原因。他向来很少做没把握的事。

而东泽这一死,最后又是和他说的话,他自然也有嫌疑,会让夭华怀疑。但这一件件事现在都直冲着他,他会有这么蠢的做得这么明显吗?有道是物极必反,在这么明显下,最后自然是有人诬陷他的可能性更大。而这样的诬陷下最得利的人,非乌云莫属,再加上东泽会留下的遗书及遗书里面的内容已然将乌云拉进来,乌云的嫌疑就更大了。

他现在最要做的,就是先将夭华的怀疑平衡在他与乌云两个人之间,而不是只专注他一个人身上。最终鹿死谁手,一切都才刚开始。

半响,敲门声忽然响起,外面传来一道极为小心翼翼的声音,“少庄主,刚刚传回来消息,说抓到二小姐了,是在半路上截到的。”

“立刻把她押来这里。”明郁顿时冷声回道。明敏,他一直把她当妹妹疼爱,回来后知道她不见了就一直在派人找她,得知她在葛家的时候更是立即赶去,当时还觉得对她有些亏欠,可没想到她竟这么来算计他,致使事情最终走到这一步,那就别怪他这个大哥不念兄妹之情了。

“是。”外面的人立即领命,一道脚步声快速下楼去。

再过了半响后,已经平稳下情绪,恢复冷静无波的明郁,命人进去,“夏侯赢那边,有消了吗?加派入手,务必在魔宫的人找到他们之前将人找到。”

听到命令连忙推门而入的人领命,“是。”

“还有,这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务必做到严守秘密。”

“是。”推门而入的人再度领命。

“另外,时刻监视好岸边的魔宫大船,一有任何消息都随时来报,不得有误。”

“是。”

没有人可以阻拦他得到她,就是她自己也不行!明郁吩咐完,在身后离去的脚步声中抬步走向窗户,就推开窗冷冷往外看去,落在窗棱上的手节骨握得泛白凸起。

与此同时,一直停在海岸边的魔宫大船上,夭华还一个人站在船尾,负手而立。

原本怀疑是东泽或是明郁对小奶娃下的毒手,可现在东泽突然死了,还将罪名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从而将矛头都指向乌云,但这未免也太突然太意外了,分明更像是映射剩下的明郁,让人很自然得以为是明郁令东泽自尽的,目的就是为了栽赃嫁祸给乌云及洗刷他自己的怀疑。可他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要真这么做,未免也明显了,并且这样一来最终得利的人反而成了乌云。可夭华始终不信乌云会对小奶娃下手,就算小奶娃没得医了乌云也不可能下这个毒手,但“不可能”三个字并不代表事实就绝对这样。

不得不说,现在一切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而对于东泽的死,一个陪伴在身边这么多年的人,就这么离开了,夭华终还是有些不习惯,好像突然少点什么。

乌云在这时走近。虽然夭华之前有特意命令过魔宫中人看好乌云,但魔宫中人显然也看出了夭华对乌云的“纵容”。比方说乌云要沐浴,夭华原本冷漠无情的,可转眼间竟然又同意了。所以在乌云沐浴完后要上来见夭华,犹豫之中也就没有最终阻拦,带着人上来。

乌云边走近,边目光扫视了一眼,没有看到明郁,“他走了?”

不知不觉有些出神的夭华,霎时回过神来,反射性地回头看去,紧接着目光如箭一般瞪向乌云身后的魔宫中人。

几名魔宫中人连忙低垂下头去,不敢看夭华。

“你也别怪他们,是我要见你的。不知道关于东泽的死,你查的怎么样了?咳咳……”乌云打断夭华的怒视,罕见的竟然为人求情。

几名魔宫中人听乌云这么说,愈发不敢抬头。

夭华冷笑,“倒是少见,堂堂祭司大人竟然也会为人求情?怎么,怕本宫杀了他们,以后就没有人敢这么阳奉阴违地违抗本宫的命令放你出来了?”怒气顿时自然而然地回到乌云身上,夭华转回来怒看向乌云。

乌云淡淡一笑,这个时候还有些笑得出来,“确实,所以还请你手下留情,这个时候就别再让船上死人了。”

几名魔宫中人开始后背冒汗,这算是求情吗?带他上来的时候,可真没想到会死,会这么严重。

夭华立即恼怒得握拳,一个“死”字自然又想到了东泽,“全给本宫滚下去。”

“是。”顿时好像得了特赦令般,几名魔宫中人急忙退下。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夭华与乌云。

乌云接着伸手褪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就动作自然地朝夭华肩上披去。

夭华立马眼疾手快地在半路挡下,并毫不留情地一把扣住乌云的手腕,恨不得直接将乌云的手捏断,同时脸色一下子冷到极点,“你真以为本宫要与你重新开始?”

“现在很多事情我确实没办法解释,就算到以后也是一样,不管你怎么逼我。所以不管明郁胡说八道了什么,我也不准备说什么。但抛开这些,你在南耀国没有任何势力,可是我有。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能帮你,但前提是我们‘重新开始’,抛开过去已经发生的所有事,你从这一刻再重新承认我是你——夫君!”

“你这是在威胁本宫?”

“是不是威胁,就看你到底需不需要我的这个‘帮忙’了。昨夜发生的事,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都已经回不去。我现在选择了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你为何不能同样如此?总之,我还是那句话,我现在是认真的,九年前的事以后都绝不可能再发生。”说着,乌云的另一只手覆上夭华扣住他手腕的那只手手背,神色坚定。

夭华气得立即将手用力抽了回来,“你现在人都在本宫的手中,你……”

“你也该知道,我也不是受人威胁的人。要我帮你,要我的人为你办事,只有我心甘情愿点头才行,不然你怎么逼都无济于事。”乌云明显打断夭华。

夭华霎时不免越发气恼,随即猛然转过身去,从来不喜欢被人威胁,尤其还是面前的乌云。可就算她最后查出来事情真的与他有关,她现在也不可能杀他。四国那边,如果有的相助,也确实会事半功倍。可恶!

“咳咳……还有,你如果同意了,我们还可以马上返回去,不必继续留在这里等找到了夏侯赢与萧黎后再回去,这么浪费时间。萧恒那边,只要有我在,你完全不必忌讳他。”乌云接着道。

“怎么,你这是现在就心虚了,想要让本宫马上离开这里,不想本宫继续查下去?”夭华又蓦然转回头看,怒看向乌云。

乌云确实不想夭华再查下去,就好像刚才说的那样,希望夭华从这一刻开始抛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而夭华一旦离开了这里,他就可以留下人放开手脚的查找夏侯赢,还有放开手脚的对付明郁,将一切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全部赶尽杀绝,最后即便是令这里的人全部死绝,鸡犬不留也在所不惜。但对于夭华的话,乌云自然不会如实回答,“我只是不想你浪费时间。当然最后如何选择,还要你自己决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