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八十二章 再来一次?东泽自尽

就在夭华呆愣间,乌云被夭华按在她右肩处的手忽然往上移动两寸,一把扣住夭华的肩膀,就毫无征兆得将夭华用力拉向他。

还没反应过来的夭华顿时再度猝不及防,在乌云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拉下整个人立即跌趴到乌云身上,唇更是撞到乌云鼻翼处。

乌云接着趁机抽出手来,双手顺势将就要挣扎起身的夭华搂在怀中不放,刚才说出来的话绝不是说说而已。而已经放出来的心魔,已然无法再收回去,就如同事情走到这一步,时间已经不可能倒流。

夭华才刚压下去不久的怒火霎时就又直冲心头,一边愈发挣扎想推开乌云双手的同时,一边已止不住咬牙切齿,他现在要不是拿错剧本了,就是真疯了,“你给本宫松开!本宫警告你,你马上……”

“不,不放,这是你自己刚才亲口说的。”就好像破罐子破摔一般,既然已经没办法回头了,那不如彻底这样走下去。在这样的念头下,终促使乌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走出这一步,从而说出刚才的话与做出现在的举动,在时隔了九年后重新将夭华拥入怀中。而这一拥,乌云永远不可能再放开,明明身体确实极为虚弱,虚弱得都不一定有力气站起来,可双臂却又如铁壁一般。

夭华抓狂,他还真顺着这根杆子上去就不下来了,“本宫说的?本宫说的你就信?”

“不,我只信这一句。”

吖的,你还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只信这一句?夭华顿时忍不住想爆粗口。哦,不对,应该是忍不住想马上把面前这朵乌云吊起来狠狠毒打一顿,打到他从上到下脱层皮为止。

乌云的吻接着落向夭华的唇,就这么将夭华强搂在怀中不放地吻上夭华。

夭华自然立即反抗。但由于乌云搂得实在太紧,自己的内力又直到现依旧使不上来,一时间别说是闪躲了,就是挣脱都挣脱不开。下一刻,几乎有些恼昏了头,愚蠢的事在夭华自己都还没意识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出去,对着乌云不断吻上来的唇就狠狠咬下去。

乌云吃痛,在夭华咬完后止不住冷笑,就要对他开口的时候,趁机闪电般地再吻上去,直接撬开夭华的唇就长驱直入,并紧接着一个翻身,重新将夭华压到身下,在夭华气愤得就要再咬时迅速退出来,转而贴近夭华耳边,深邃的黑眸重现昔日的温柔宠溺,“我就知道你心中还有我。我们,真的可以重新开始,我认真的。”

“无耻的人本宫见得多了,但像你这么无耻的,本宫生平以来还是第一次见!”这一口咬下去,非但没有咬到乌云,反倒快将自己舌头咬断半截的夭华,顿时疼得直抽冷气。再这样下去,别说是他自己发疯了,就是她也要被他给弄疯了,面前这朵该死的乌云现在到底在搞什么鬼?能不要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吗?“本宫最后再警告你一遍,你最好马上放开本宫,否则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那你想要怎么个不客气法?”

“你……乌云,你真的突然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就算搭错了,也是你硬要扭着我往这根线上面搭的。”说着,乌云的吻就再落向夭华。这一次,不同于刚才的霸道,温柔得如水一般。

夭华这下真的要疯了,难道是她刚才把面前这朵乌云给硬生生逼疯了?所以他也要把她给逼疯?不然,她怎么一点都理解不了他现在的举动,也一个字都听不懂他现在说的话?

落下的吻,不管温柔霸道与否,都还在不停地继续,不给夭华任何逃与躲的余地!该死的,昨晚已经强了她整整一夜还不够,他现在难不成还想再来?她可已经完全没兴趣了!拜托,他前后的变化差能不能别这么大?

刹那间,夭华心头已是千回百转,继续想闪躲乌云的吻的同时,已忍不住一再懊恼,实在是太失策太失策了。还有,这件事一旦传出去,非被人笑掉了大牙不可。

而两个人从醒来开始就一丝不挂,此刻几番来回“纠缠”,乌云严严实实压在夭华身上,单薄的外衣只脆弱地隔在两个人中间,整个画面要有多裸露就有多裸露,简直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

很快地,夭华就清晰察觉到乌云身下又起的变化,那变化仿佛在验证夭华前一刻所想的一般。

乌云自然也意识到了,并且意识到身下的夭华也察觉到了,顿时所有的动作停滞,好像突然间被人点住了穴一般。

下一刻,就在夭华提心吊胆地以为乌云真的要再来一次,而他要是敢再来的话她今天非要他好看的时候,乌云忽然松开了夭华,拾起夭华散落在旁的那些衣服就盖到夭华身上。

夭华立即坐起身来,再用力推了一把松开她的乌云后,动作利落快速地三两下将衣服穿戴回去。这朵云的心思,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的,非一般人能理解。

乌云跟着穿戴起来,一边穿戴一边抑制不住地咳嗽,勉强站起身来。

这时,木屋外面忽然隐约传来几道声音,很显然魔宫的中人找来了。

就要跟乌云算账的夭华,在门外传来的声音下,只能暂时作罢,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昨夜里发生的事。

“乌云,这笔账本宫先记下,你也给本宫记牢了,别以为本宫会这么善罢甘休。”说完,最后理了理身上明显褶皱的衣服后,夭华猛然打开门,再摔门拂袖而去,对找来这边的魔宫中人们吩咐,“来人,押着里面的人回去。”

找来这边的魔宫中人们,还没有留意到夭华出来的这间木屋,听到声音后迅速看过去,继而快步跑近,只见夭华身上虽然穿戴整齐,但还是明显有些凌乱,尤其是头发,但心中自然不敢多问,连忙领命。

留在后面的乌云,在魔宫中人们领命的时候从木屋内缓步走出,但才一脚踏出门槛,手就止不住扶上一旁的木门,身上同样有些凌乱,尤其是衣袍上还明显很多灰尘,尤为显眼。

清晨的晨风,霎时席卷上乌云。

与昨夜相比,此刻虽然已经不再下雨,但地面还是很湿。夹杂着湿气的晨风,自然说不出的沁冷。

大船停靠的那处海岸边,当夭华赶回,就要上船先好好洗漱一番再说的时候,恰见一名船上的魔宫中人急急忙忙下来,神色明显惊慌。

在一眼看到夭华后,下船来本来要马上去找夭华的魔宫中人,就快步走近夭华,对夭华禀告:“宫主,不……不好了,泽公子他……”

“他怎么了?”夭华一向不喜欢人吞吞吐吐,顿时明显皱了一下眉。

“他自尽了!”在夭华的皱眉与冷声下,下船来的魔宫中人硬着头皮,终快速说出最后几个字,之后迅速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夭华一眼。

夭华霎时震惊,脸上的面色倏然一变,“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变!”

“泽公子自昨夜回房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再没出来。早上属下前去敲门的时候,又许久没听到声音,于是大着胆子推门进去,但没想到……没想到泽公子已经自尽了。”下船来的魔宫中人一时间忍不住想后退,但又不敢后退,只得硬着头皮再回答。

音落,只见夭华已快速飞身上船,红色的身影在众人面前一闪而过。

被魔宫中人押着,走在后面的乌云,虽然身体虚弱至极,但毕竟不是聋子,下船来的魔宫中人禀告的时候又没有特意压低声音,自然也听到了,还听得清清楚楚。

东泽的房间内,当迅速上船的夭华刚一脚快步踏进去的时候,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已经先扑面而来。

一大干魔宫中人已经守在门外的两侧,见夭华回来,立即纷纷低头。

夭华站定脚步后马上环视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的东泽。而书桌的下面,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浓郁的血腥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

待走近了,只见东泽的脸苍白的几近透明。

夭华随即一只手紧握成拳,一只手缓缓伸向东泽,试探东泽的鼻息。

东泽俨然已经没有任何气息,并且身体也都已经冷却僵硬,显然已经死了不止一两个时辰了。

可是,一切明明都好好的,她昨夜也不过只是稍微“指责”了他几句而已,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自尽了?夭华绝对不信!

下一刻,夭华一眼看到桌面上的那封书信,也就是遗书,就快速拿起来看。

东泽的笔迹,夭华一向是认识的。

一眼看去,单从字迹上面来看,确实是东泽的亲笔无疑。

再深入往下看,只见书信上面一字一句,白纸黑字,东泽亲口承认是他对孩子下的毒手。而他会这么做的原因,是受了乌云指使。

他说,他其实一直都是乌云的人,和安排在容觐身边的卓池一样,一早被乌云安排到她身边。

他说,他原本一直按乌云的命令行事,处处都做得滴水不漏,但没有想到会在不知不觉中真喜欢上了她,并且这些年来一直受此折磨,一方面想告诉她,一方面又不敢告诉她,心中真的很痛苦。

他还说,那日乌云再一次对他秘密下令,他也不知道乌云为什么要他那么做。而他私以为对小奶娃下了毒手后,她就会马上杀了乌云,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就可以始终隐瞒下去,然后像明郁当年陪在她身边一样慢慢陪她走过失去孩子的痛苦日子,从而走进她心里,于是就鬼使神差地那么做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立即怀疑起他,从而让他意识到她心中原来从来都没有他。并且昨夜发生的事,她竟然还想与乌云重新在一起,这让他不免感到绝望。留下这封遗书自尽,就算没办法让她同样爱上他,也要成为她心中的痛,让她永忘不了他。

待看完,夭华猛然收紧手,重新看向已经断气的明郁,脸上的神色阴翳难辨。

乌云在这个时候被押上船来,并一路被押到东泽的房门外。

乌云在从房间内散发出来的,扑面而来的浓郁血腥味下,一边抑制不住地再咳嗽,一边朝房间内看去。而依他现在所站位置,只见夭华背对着房门这边站在书桌旁,恰好遮住了书桌前自尽而死的东泽。但尽管如此,还是不难看到那书桌的底下全都是血。至于整个房间,全都很整洁干净,没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这些年来,有东泽在身边的点点滴滴,在这时不受控制地涌上夭华脑海。记忆中最深的,就是他撑着伞走到她身后,默默为她挡风遮雨。就算他当日有“背叛”他,她也原谅他了。就算昨夜气恼他引明郁上船来,她当时的话也确实有些种,但更多的只是气话而已,并没有真想处置他。而对他的怀疑,也只是怀疑而已,心中其实也是不信他会这么做的。

片刻后,夭华猛然闭了闭眼,瞬间掩去脸上所有的感情波动,还有神色,背对着房门对门外的一干魔宫中人冷声质问道,“昨夜,在本宫离开了后,他都见过什么人?与什么人在一起?还有,回房之前,有什么异样,或者说过什么?”

门外的魔宫中人对这一幕也都要有多震惊就有多震惊,直到现在还难以置信。对于夭华的问,其中一人立即在夭华背后拱了拱手,站在门口外面回道:“昨夜宫主离开了后,属下看到明少庄主与泽公子说了话,但属下并不敢偷听明少庄主与泽公子之间的对话,当时也没有人靠近明少庄主与泽公子。之后泽公子就回房了,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再踏出房门一步,直到今天早上……”后面的话,自动自觉消音。

明郁?又是明郁?夭华的手不觉越发握紧,“那明少庄主现在在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