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368章 我爱你

跟着慕容姑姑来烟波岛,既可以促成她同舅舅的好事,又可以卖慕容北辰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在倩兮看来,这是稳赚不赔、一箭双雕的好买卖!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砦。

舅舅,好好享用!

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鳏…

******

烟波岛的天空湛蓝得仿佛洗过一般,朵朵白云徜徉期间,好似一只只可爱的小绵羊……

和天空同样色彩的是大海。

蓝宝石一般的大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反射出美丽的光芒。

男子一身蓝衣,坐在细软的幼沙之上,与天地融为一体……

海浪哗啦啦地拍打着沙滩,一声接着一声,在天和地之间回荡,尽管如此,男子还是听到了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从他的身后传来。

他转过头,一双眼睛略略有些迷蒙地看着款款而来的慕容夏梦。

她的手里正端着一个瓷碗。

“流觞……”

她轻轻地唤他的名字,声音温柔无比,甜甜软软,那么动人……

“把这药喝了吧。”

她见他一直坐着,也弯下腰,在他的身侧坐了下来,将手里的药碗递给他……

淡淡的腰围在空气中伴随着大海的味道,一点一点地飘过来。

连城流觞的目光愈发深沉了:

“你让我喝这个?”

连城流觞漆黑的眸子突然变得意味伸深长,她看向慕容夏梦,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恩。”

慕容夏梦点了点头。冲着他笑,笑若春风:

“喝了吧。”

“慕容夏梦,你可知这是什么药?”

连城流觞的目光中带上啦几分不怀好意的笑,甚至有几分邪恶的意味。

他猜,这药八成是倩兮那个调皮的疯丫头下的……

慕容夏梦只怕是不知情吧。

“药是倩兮给我的。”慕容夏梦温和地看着连城流觞,说道,“不过,我知道她在里面下了什么。”

她的表情那么平静,漆黑的眼中没有一丝波动。

连城流觞叹了一口气。

哎——

她出自慕容世家,她的弟弟慕容莫问乃神医,她再不济也不可能不懂医术……

倩兮这些小把戏怎么可能逃得过她的眼睛呢!

只是……

连城流觞意外的是,她既然明知道这里面下了那种药,为何还要端过来让他服用?

莫非……

“你想好了?”

连城流觞抬眸,一双眸子一动不动地锁定在慕容夏梦的脸上。

她笑,并没有因为他的注视而出现不自然的表情:

“想好了。”

她低着头,眉眼含笑,美极了。

“是吗?”

连城流觞的声音有些飘忽,眼神也是那么飘忽……

他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慕容夏梦坐在原地,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答案……

可偏偏连城流觞却不说话,一直都不说话……

慕容夏梦百无聊赖地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在细软的饿白沙上画圈圈。

“慕容夏梦……”

连城流觞的嘴角微微牵动,本欲说什么,然而就在他的目光落到她的手腕上之后,原先稍稍有些缓和的脸顿时冷若冰霜……

慕容夏梦见状有些奇怪,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目光最终落到了她的手腕之上,这一刻,慕容夏梦的眉心也皱了起来。

她知道沈煜为何会

如此了!

哎——

是她疏忽了!

慕容夏梦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连城流觞却突然笑了。

这是重逢后,她第一次见他笑。

他笑得弧度并不小,好看的眸子眯成了月牙的形状,只见他笑眯眯地看着她,道:

“原来你退婚并没有把信物退回去呀!都十二年了,你还带着沈家的手镯,是想着哪一天再嫁给沈煜吗?”

慕容夏梦被连城流觞笑得头皮发麻。

“流觞,沈煜已经死了。”

她说道,态度严肃而又认真。

“沈煜有没有死,我想你很清楚。”

连城流觞低头看向自己修长的手指,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他知道?

慕容夏梦颦眉,她下意识地握紧双手,有些警惕地看向连城流觞,然而终归,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还是瞒不过他……

这个男人……

哎……

有什么好意外的呢?!

她早就见识过他有多强大了……

“慕容夏梦,既然这么爱他,为何不让他娶你!你对他有救命之恩,沈煜若真是个值得爱的人,绝不会拒绝你。”

连城流觞说话的时候一双眸子看着慕容夏梦,状似漫不经心,然而那双眸子就如同两个锐利的钉子……

“哎——”

慕容夏梦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骗不了他,只好坦白交代了……

“流觞,答案我很多年前就给过你了。”

连城流觞想起来了。

她说,不想要让沈煜见到自己不堪的一面,她要留个沈煜的是最美好的印象,她最美的脸……

十二年过来,没想到她的想法依然和当初一模一样……

慕容夏梦以为连城流觞会生气,然而他却没有。

不但没有,而且还异常温柔地伸出手,抓住慕容夏梦柔若无骨的小手,浅浅地笑:

“梦梦,你真傻。”

心里有怨,可是却怨不得她……

连城流觞难得的笑容让慕容夏梦心里突然伸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愫,她低头,露出一抹苦笑……

终,她反握住他的手,抬眸冲着他盈盈一笑:

“流觞,你不也是吗?”

是啊……

这个世界上,一见钟情的概率本就不高!

那么,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会傻傻地守着一见钟情十二年不变呢?

有!

这里有两个……

一个叫做连城流觞,还有一个叫做慕容夏梦……

只是,他守着对她的一见钟情,她却又守着对另外一个人的感情……

这一刻,连城流觞想,若他们彼此相爱,该是多么的幸福!

只可惜……

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他……

“流觞,你不用顾虑,我这辈子和沈煜是不可能的!”

慕容夏梦说话的时候在笑,她笑着取下了手中的玉镯,那个带了十二年的玉镯。

“我知道。”连城流觞的目光落到他的玉镯上,别有深意地说,“沈煜以前没有爱过你,以后叶不可能会爱上你……”

慕容夏梦哭了。

十二年来,她第一次为感情流下眼泪。

这么多年,她孤身一人在旭日森林守着一份一见钟情,从未哭过,即便当初被他毁掉容貌,强忍着心里的悲痛给沈煜写信退婚也未曾哭过……

可是这一刻,她哭了……

她不得不承认

,她虽然救活了她爱的人,却不曾救活过她的爱情……

正如连城流觞所说,沈煜从未爱过她,以后也不可能爱上她……

“流觞,我把这个镯子交给你,随你怎么处置。”

慕容夏梦泪眼婆娑地看着连城流觞。

“好。”

慕容夏梦看到连城流觞拿走她交到她手里的玉镯,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将那个玉镯朝着茫茫大海丢过去……

碧绿的玉镯一下子就淹没在茫茫大海之中,了无踪迹……

再也找不回来了!

慕容夏梦茫然地看着茫茫大海,然后,连城流觞俊美的脸在她的视线内放大,他滚烫的吻落到她的脸上……

“梦梦,沈煜只是你的插曲。我才是你的一生。我会对你好,且只对你好。”

……

十二年了,终于再次许下承诺!

这一瞬间,对连城流觞来说,一切只若如初见……

他爱她,一开始就是错,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让他一直错下去吧,只要身边的那个人是对的便好!

不想再压抑……

“梦梦,还记得情迷蛊的解药吗?”

他轻轻地问她。

“记得。”

情迷蛊无药可解,除非她和那个男人真心爱她的男子结合在一起……

“今天我就替你解了吧。”

他伸手,将她打横抱起,轻轻地在她耳畔吐纳:

“梦梦,你知道的,能解这个蛊的人不是沈煜,是我……”

“知道。”

当然知道。

她一直都知道……

知道连城流觞爱她,也知道连城流觞能让她恢复容貌……

可是这又如何?

慕容夏梦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唯一的遗憾是沈煜……

可是如果只有把自己交给连城流觞才能够恢复容貌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慕容夏梦宁愿选择顶着那张丑陋的脸,也不愿意来找他恢复容貌!

这是连城流觞愈发难受的地方……

只是……罢了!

一切都过去了!

就这样吧……

对于慕容夏梦来说,只要能救自己的弟弟,一切便都不重要了……

终归沈煜也不是她的两人!

或许,上天早已注定她这辈子始终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手……

这是命……

她认命……

而连城流觞,也认命……

既然早已注定自己这辈子都放不下她,又何必挣扎呢?

何必装作不爱呢?

上天把她再次送到他的身边,让他本来已死去的心再次复活,这一次,连城流觞觉得不如就这样把自己交到她的手里,任由她宰割吧……

慕容夏梦,是他十二年前的一个梦,也是终身逃不出的魔咒!

梦梦,不管你如何看待,如何想,不管你这辈子会不会爱上我,甚至我也不管你会不会真的如同你承诺的那样对我好……

我,连城流觞,这辈子会一直对你好,且只对你好!

因为,我爱你早已深入骨髓,除非我死,否则,绝不放手……

至于沈煜,你若能忘了最好,你若忘不掉,就放在心里吧!

不怪你!

怪我不够优秀,怪我没那种让你刻骨铭心的命……

梦梦,流觞爱你,如初见。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