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366章

慕容夏梦没有说话,她抬头,看着天空,盈盈浅笑。

连城流觞不知道慕容夏梦到底在笑什么,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可是连城流觞也笑了,跟着她笑砦:

“慕容夏梦,你想不想看看沈煜是否真的值得你爱?”

慕容夏梦听到连城流觞这话,她不由皱眉,心中突然伸出警惕,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鳏…

恍惚间,她觉得有什么东西迎面撒来,落到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伸手却出没自己的脸庞……

只是轻轻一触,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原本光滑得如同鸡蛋壳一般的面容变得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疤痕……

“怎么会这样?”

她皱起眉头。

“情迷蛊。”

连城流觞深深地看向慕容夏梦,道:

“中了这个蛊,你便会失去美貌,变成一个丑八怪,除非有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同你在一起,否则,你将一辈子没办法恢复容貌……”

慕容夏梦的眉心紧紧地皱起……

连城流觞以为她会生气,会歇斯底里地冲上来同他拼命,或者绝望地哭泣……

然而,她并没有……

慕容夏梦那么平静,平静得超乎他的想象。

只见,她默默地转过身,拿出一颗夜明珠,来到镜子面前,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容颜……

镜子里出现了一张丑陋得不看不入目的脸,坑坑洼洼,布满了各种疤痕,任谁也想象不出,不久前,这个女子还是那么地闭月羞花、沉鱼落叶、美不胜收……

“连城流觞,你太残忍了。”

慕容夏梦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连城流觞以为她会怒目以对,可实际上,她说话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他。

声音,还是软软甜甜的,和往常以往,只是多了几分哀伤和冷漠……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连城流觞心里徒然生出一种愧疚来……

“慕容夏梦,这样你就可以看清沈煜是真的爱你这个人,还是只爱你的容颜了……”

丢下这句话,连城流觞走了!

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明明,他胜券在握,不是吗?

这世上前来慕容世家提亲的,哪个不是冲着慕容夏梦的美色去的呢?

他有信心,沈煜叶不会例外……

一个月后,慕容世家同沈家退婚了。

订婚才一个月而已,就退婚……

一时之间,江湖之中流言蜚语四起……

慕容世家的解释是,慕容夏梦身为慕容世家大小姐要肩负起嫡长女的使命,守护旭日森林……

所以,同沈家退婚。

这个理由其实实在牵强,若要守护旭日森林,当初又何必接受沈家的提亲呢?

只怕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一时之间,江湖中猜想不断,这桩婚事成了江湖中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连城流觞还在烟波岛……

他兴奋不已,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连夜赶到大陆……

一路上,他兴奋地睡不着觉,幻想着见到慕容夏梦……

他该如何同她开口呢?

是不是要说:

“慕容夏梦,你看,沈煜果然只是贪慕你的外表,他根本就没你想的那么好……”

不对!

不能这么说……

她被沈家退婚,肯定很伤心……

他若这样说,她会更加难过的!

他应该说:

“梦梦,没关系,沈煜不娶你,我娶你……我会好好爱你,无论你变成

什么样子,我都会爱你的……”

对!

就这么说……

他可以一边说,一边把她纳入怀中,把肩膀借给她哭泣……

女人嘛,只要对她好一点,她便会爱上他的!

他又不比沈煜差!

……

一路上,连城流觞想来很多很多……

他踌躇满志地过去,却发现她已不住在原谅的房间……

通过打听,才得知原来她已经离开慕容山庄,去了旭日森林……

真的去旭日森林了?

连城流觞有些意外,他一直以来这么是托辞而已,却没想到她真的去了……

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孤零零守在旭日森林……

难道不怕吗?

连城流觞心里充满了疼惜,终归,是他害了她……

不过,梦梦,我会补偿你的……

连城流觞都想好了,他先见一见慕容夏梦,然后便去向慕容世家提亲,娶她会烟波岛……

终于,他见到了她……

她坐在一颗苍天大树下,看书,戴着面纱,目光恬静、温和。

阳光通过森林厚厚的树叶落下来,落到她的身上,很美……

即便是她已经不再有昔日的容貌,可在连城流觞看来,她依然是那么美丽,会让他忍不住心跳加快……

“梦……”

他走过去,想要开口唤她“梦梦”,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她手中书卷之上,顿时便闭嘴了,那话便如同一根刺,深深地卡在了喉咙里面……

她看得不是别的书籍,而是沈煜的诗集……

“他都不要你了,你还想着他?”

原先想好的情话再也说不出口,出口的只是这一句充满嘲讽的话语。

慕容夏梦没有理他。

她好似压根儿就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低头,继续看书……

专注、恬淡、悠闲……

好似,至始至终,这里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连城流觞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他好看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眼中,有怒火。

“慕容夏梦,你说话!”

“说话?说什么?”

慕容夏梦抬起头,一脸淡然地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还是同以前一样漂亮,甚至也同以前一样温柔。

可是她的温柔却好似一根刺,硬生生地刺进了连城流觞的心里。

“慕容夏梦,你不怨吗?”

“怨谁?”

慕容夏梦轻轻地问他,声音温柔得好似春日里的暖风……

她说:

“退婚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怨不得沈先生,沈先生是重诺之人,我信若我不提,他定会娶我……我没有理由怨他。”

讲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抬眸,看向连城流觞,冲着他微微一笑,明明已经失去美貌,可是连城流觞却觉得她那笑靥竟然比春日里的桃花还要娇艳。

她抿着嘴,露出那种属于她特有的温柔:

“至于你,我也不怨!蛊虽然是你下的,可终归还是我自己没本事!若有本事,定不至于如此……”

慕容夏梦后面的话连城流觞已经听不出清楚了,也没有心情继续听,他忍不住打断他:

“慕容夏梦,既然沈煜这么好,你又何必同他退婚呢?”

“是啊?何必呢?”

慕容夏梦笑了,她偏着脑袋,看着前方指头繁茂的桃花,她眯着眼睛,摇了摇头。

“连城流觞,我不想破坏沈先生对我的印象。或许,我自私吧,宁愿不顾慕容世家的声誉,也要给他留个好印象……至少让他记住的是我最美的样子……”

连城流觞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他想笑,却笑不出来……

风,轻轻地翻动着树枝,连城流觞有些麻木地看向前方……

突然,起风了……

旭日森林的怪风,威力无穷……

吹得慕容夏梦的身子有些不稳,她的身子摇了摇,连城流觞想也没想地冲上前,将她纳入怀中……

她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清香……

那是熟悉气味,从第一次,她靠过来,弯下腰,从他手里拿走白兔,他就喜欢上了这种独特的香味……

喜欢,有时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对连城流觞来说,就是一种香味……

他眷恋这种只属于慕容夏梦的香味……

心跳,加快了。

是他的……

“梦梦,忘了沈煜,跟我回烟波岛,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且只对你好……”

那是连城流觞这辈子说出的最动听的话,也没的承诺……

他这辈子从未向一个女子许诺过什么。

要知道,一个向他这样地位的男人对一个女人许下这样的诺言意味着什么……

连城流觞从小就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是不会缺女人的,而他根本不需要把心思花在女人身上,更别提承诺了……

可是这一刻,他却情不自禁地对她许下诺言……

“连城公子,我想,我们还没有熟稔到你唤我梦梦的地步吧。”

慕容夏梦不着痕迹地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拉开距离,淡淡地说:

“连城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挺喜欢旭日森林的。”

……

这是拒绝……

连城流觞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他都不可以不介意她跟别人订过亲,不介意她爱着别人,要娶她……

可她居然敢拒绝他!

她凭什么拒绝他?!

连城流觞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咬紧牙关。

空气里,甚至有他叩齿而发发出的声音……

“慕容夏梦,你别后悔!”

丢下这句话,他走了,带着一肚子的闷气、嫉妒、愤怒,走了……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舍不得走的,只是,他没有理由留下来!

他连城流觞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任人践踏,这辈子一次就够了!!!

就对没有第二次!!!

……

这一走,便是十二年……

时间过得真快呀!

他都十二年没有见到她了……

这十二年,说完全没有想过她,那是骗人的!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他总是幻想着,有一天慕容夏梦会后悔,过来求他娶她,到时候,他就先拒绝她,为难她,让她吃一些苦头,再同她说:

“慕容夏梦,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本尊就勉强接受你吧!”

态度一定要高傲,绝对不能让她那么容易就如愿,否则,他连城流觞在她眼里就廉价了……

廉价的东西她岂会珍惜?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冷静下来,他知道,她根本就不会后悔……

她爱的是沈煜,除了沈煜以外,她谁都不想嫁?

她是看不上他的……

……

这是他不得不承认的现状……

在他不得不承认之后,他又想:

或许,有一天,慕容夏梦会愤怒,气他害她不能和沈煜有请认真、白头偕老,然后来烟波岛找他算账,甚至要杀了他……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他就不让她走

了!

不管她愿意或是不愿意,他都要把她留在烟波岛,留在自己的身边……

……

可是……

没有……

……

弹指一挥十二年,他依然独自一人,守着一个岛,而又离岛去大陆办事,但是办完事情之后,他就很快回来了……

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哪怕多停留一刻,他都担心自己会不顾一切地去找慕容夏梦……

不!

他不会再去找她了……

他连城流觞被人践踏一次就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离岛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尤其是近年来,他几乎每天都待在岛内,坐在树下发呆,偶尔会有些茫然地看向茫茫大海,看向大陆的方向……

哎——

那里有一个他触摸不到的女子……

他没想到她竟然会来烟波岛。

看到她的那一刻,连城流觞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这样的梦,他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只是近年来梦得少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没想到……

连城流觞正想无奈地摇头,直到看到倩兮娇俏的笑容,她才知道这一切不是梦……

她真的来了!!!

可惜晚了……

若是早几年,他或许会不顾一切地将她留下!

可是,晚了……

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执着的少年了!

他都过了而立之年了……

早已不再年轻,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追逐一份不属于他的爱情了……

三十岁,若还被十八岁时候的那份感情所伤,该如何来医治?

所以,他打定主意,不理她……

可是这一切,他自认为坚固的壁垒很快便土崩瓦解了,只因为她的一句话——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且只对你好……

连城流觞并不指望慕容夏梦会对自己有多好,可是他却因为她的这句话而久久不能平静……

十二年了,她还记得他当初同她许下的诺言……

够了!

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没法放手了……

连城流觞从记忆中回过神,抬眸,看向自己的妹妹,说:

“流沙,如果你十二年都没法忘掉一个人,你还能怎么样?”

连城流沙闻言下意识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黑漆漆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自己高傲强大的兄长,叹了一口气:

“兄长,我心疼你……”

她本想说,这世间女子千千万万,他只要喜欢,要什么样的没有?

为何非要慕容夏梦呢?

然而,她终归没有说出口……

若是可以,他的兄长也不会独身至今……

“流沙,我总不能真的让我们连城家绝后吧?”

连城流觞打趣地看向自己的妹妹。

……

哎——

连城流沙本来想说,如果不是这次慕容夏梦送上门来,难道你不就是打断一辈子做“和尚”,让连城家绝后的吗?

这话,连城流沙也说不出口!

她还不至于去找死……

“笃笃笃——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连城流觞和连城流沙一起循声望去,只见慕容夏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正抬眸盈盈浅笑。

她没有带面纱。

自从昨日连城流觞扯掉她的面纱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带上……

她的脸毁了,很难看。

可是,连城流沙却依然觉得她迷人,尤其是她的笑,好温暖,让人忍不住会想要亲近……

难怪,兄长这么多年都对她念念不忘……

“进来吧。”

连城流觞淡淡地冲着慕容夏梦说道,面无表情,冷漠如冰。

这能装!

明明刚刚还一副情深不可自拔的样子,结果一眨眼就变得这么高冷……

连城流沙在心里默默地吐了吐舌头。

“你们刚刚聊什么呢?”

慕容夏梦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抬眸,轻轻地对着连城流觞笑。

连城流觞皱了皱眉眉头,立马将脸别到另一边去,不看她,沉着一张冷漠的脸。

“我们刚刚在讲如何替我们连城家开枝散叶呢!”

连城流沙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有些不怀好意地看向慕容夏梦,道:

“嫂子,你可能多生几个呀!咱们连城家繁衍后代的任务全靠你了!”

她的语气带着戏谑,连城流沙并不否认自己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想让慕容夏梦难堪……

毕竟,这个女子害她的兄长吃了不少苦,她觉得自己用语言刺激一下她其实没有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