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361章

四个月后

云府

飞燕正坐在椅子上给囡囡讲故事,云亦岚拿着一张纸,怒气冲冲地冲进屋子里来鳏。

“百里飞燕,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砦”

云亦岚“啪——”地一下将药方拍到桌子上,一向少有表情的木头脸上竟然燃烧着熊熊怒火。

“什么怎么回事?”

飞燕笑眯眯地看着云亦岚,黑白分明的眸子眨呀眨呀,特别地无辜。

“百、里、飞、燕!”

云亦岚看到她这个样子,咬着牙关,每个字都仿佛是从牙齿的缝隙之中蹦出来一般,这可把囡囡给吓到了。

虽然云亦岚平时总是绷着脸,可是囡囡并没有见过他发怒,而此时此刻,爹爹似乎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囡囡下意识地往飞燕的怀里缩了缩。

“云亦岚,你别这么凶,都吓到囡囡了。”

飞燕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伸手将女儿纳入怀中,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的背,安抚道。

“囡囡别害怕,你爹是太激动了……”

虽然飞燕这么说,但是囡囡显然也看得出她是在睁眼说瞎话。

虽然说,娘亲总有办法让他家木头爹爹的脸上各式各样的精彩表情,但是木头爹爹这么生气还是第一次……

囡囡忍不住好奇地看向云亦岚扔到桌子上的纸。

上面的字囡囡都认识,但是她并不知道那是一张药方,而且还是安胎药。

“囡囡想要有个弟弟吗?”

飞燕低头温柔无比地看向囡囡。

“想啊!”

囡囡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她打小就被云亦岚以幽云城未来继承人的标准来要求,每天要学好多好多东西,感觉好累……

如果有个弟弟,到时候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囡囡胸无大志,她的人生理想就是找个如意郎君,过男耕女织的平凡生活……

“那娘亲给你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飞燕低头,特别温柔地看向女儿。

“真的吗?”

囡囡长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盯着飞燕尚且平坦的肚子,肉嘟嘟的小手小心翼翼地伸过去,轻轻地抚摸。

“娘亲,已经有小弟弟住在你肚子里了吗?”

囡囡天真地看着飞燕,特别单纯地问道。

“恩。”飞燕笑着点点头。

“好神奇呀!”

囡囡激动地拍起了小手,眯着眼睛笑,伴随着这个动作,她的嘴角便出现了两个小小的梨涡,分外地娇俏和可爱。

“囡囡,你先出去。”

就在囡囡手舞足蹈的时候,云亦岚不带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

囡囡虽然还想和娘亲继续相处一会儿,但是父亲的命令她不得不从,便乖乖地冲父母行了个礼之后,退出了房门。

随着囡囡地退出,屋内的空气变得凝重了起来。

云亦岚不说话,绷着脸,冷冷地看着飞燕,眼中满是不悦。

冷暴力!

冷暴力最讨厌了!

飞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六年过去了,这家伙变了很多,但唯独这闷葫芦的性子……

动不动就冷暴力!

可偏偏这一次,是她理亏,想要义正言辞地抗议他的冷暴露,却没有立场……

哎——

飞燕叹了一口气,她抬头,走过去,双手抓住云亦岚的衣角,笑得格外地绚丽。

“云亦岚,云城主,云哥哥,你别生气好不好?”

“你教我爹都没用。”

云亦岚面无表情地冷哼道。

飞燕嘴角

微微抽了一抽,知道自己先斩后奏,他正在气头上,便继续冲他笑,一脸讨好:

“我怎么能教你爹呢?爹是囡囡叫的呢……云亦岚,那我叫你相公好不好?好相公……别生气……奴家错了……”

云亦岚原本紧紧绷着的脸在听到“相公”两个字之后,顿时缓和了不少,眼中的怒气也没那么盛了。

“错哪里了?”

他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飞燕,木讷地说道。

飞燕却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云亦岚肯这么问她,说明事情就有了回旋的余地。

“我不该背着你偷偷要孩子……”

飞燕低着头,非常虔诚地说道,那样子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云亦岚无奈。

这个女人,真是吃准了自己见不得她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

“飞燕,生孩子很危险……”

云亦岚皱起眉头,他不想让她再受一次苦。

“云亦岚,就一次好不好?让我们再生一个孩子……”

飞燕一双漂亮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云亦岚,眼中流露着期待。

“相公,你我在囡囡一出世的时候就分开了……我从来没有好好的抚育过她……没有伴随着她一起成长……”

飞燕一边说,眼中露出了浓浓的遗憾之情。

“相公,我们再生一个,就一个,让我们一起养育他,让我学习去做一个好母亲,好不好?”

飞燕看着云亦岚,眼中满是期待。

她说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希望给囡囡添一个伴,囡囡这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一直都孤零零的一个人……

“哎——”

云亦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她……

或许,她说得对,是再要个孩子!

“就这一次,以后……”

云亦岚终于松了口。

“相公真好!”

飞燕闻言立马激动地打断她,只见她上前一步一把拦住云亦岚的脖子,抱着他,送上一个热情的吻……

“我知道相公对我最好了!”

飞燕一边说,一边动情地吻着云亦岚,大胆地挑-逗着他的舌,一双小手非常不规矩地在云亦岚的身上动来动去,解他的腰带……

“飞燕,既然有身孕了,就不要乱来。”

云亦岚皱了皱眉,说道。

“相公,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飞燕非常暧昧地看着某人,笑得跟一直小狐狸一样,她可没有忘记当初是谁老缠着她乱来,怀孕了都不放过……

“莫非经过六年,年纪大了,吃不消了?”

她打趣地看着云亦岚。

“……”

云亦岚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抿着唇,一个弯腰的动作,将她整个人抵在身下。

看着眼前这个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吃人一般的男子,飞燕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她的背后是墙壁……

退无可退!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到了一起,他可以感受到她的柔软,她可以感受到他强劲的体魄,健硕的肌肉,强有力的心跳声,以及……

飞燕的脸突然就烧了起来,好烫好烫……

“你说我吃不吃得消?”

云亦岚坏坏地看着飞燕,下面的坚挺早已有了答案。

不过,他克制住了。

“飞燕,既然决定要孩子了,便不能冲动,呈一时之快,你相公我就算再健硕,头三个月也是要忍的。”

云亦岚说道,他不想再要孩子,就是为了不让他有危险,如今既然决定要孩子,那便更要小心了,绝不能让她出半点差池……

“恩,头三个月要忍,但是现在不用了。”

飞燕笑眯眯地看

着云亦岚。

“什么?”

云亦岚闻言,一张脸再次绷紧。

这都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这个女人!!!

该死!

他居然被她给算计了!!!

云亦岚郁闷地咬了咬唇。

“相公生气了?”

飞燕鼓着腮帮子,继续无辜地眨着眼睛,那样子就像一个单纯的小孩子一般。

“你说呢?”

云亦岚看着她。

“生气了,那就惩罚奴家吧,奴家随便你惩罚……”

她一边说,一边竟主动地开始脱--衣服,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不但如此,她的那么那么妖娆。

虽然有身孕,她的小腹还未显出来,小蛮腰依然纤细苗条,如同水蛇一般动人……

“云亦岚……”

她轻轻地唤他的名字,送上甜美的唇。

云亦岚再次无奈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

每次他不高兴的时候,她便用这招,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但是偏偏这招,百试百灵……

……

然而,就在二人***,一处既然的时候,外面却煞风景地传来了敲门声。

以云亦岚的性格,箭在弦上,他是一定要做完才行的,才不管什么敲门声不敲门声呢!

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

“城主,不好了!无日峰传来消息,慕容公子危在旦夕……”

……

慕容莫问出事了!

飞燕和云亦岚做梦也没有想到……

他的武功那么高强,无日峰又不是一般人上得了的,怎么会出事呢?

飞燕和云亦岚当天便带着囡囡马不停蹄地赶去无日峰。

慕容莫问不止一次救过飞燕的命,也救过云亦岚的命……

他是云家的恩人,是飞燕此生最重要的朋友之一……

慕容莫问,你绝对不能有事呀!

尽管途中飞燕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祈祷,然而,当他们赶到无日山庄的时候,见到慕容莫问毫无生机地躺在病床上……

“娘亲,慕容伯伯已经去了吗?”

囡囡盯着慕容莫问毫无生气的脸,一双大眼睛里面盈满了泪水……

“不,不会!他不会死!”

飞燕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像是同囡囡说,也像是同他自己说一般……

“本来我爹是必死无疑的,还好沈姑姑及时将气丹传给了父亲……”

那一年,慕容北辰虚岁十二,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而已,但是他却有着就连成年人也不一定具有的冷静……

“气丹?那是什么?”

飞燕皱了皱眉,不解地问。

“应该是西土修炼人士才有的吧。西土之人练气,一身修为都凝聚于气丹之中,若失去了气丹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他们宁愿人死,叶不愿意失去气丹,沈千秋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云亦岚在给飞燕解释之余,也带着疑惑。

“那是我娘的……”

慕容北辰看了一眼在冰床上,叹了一口气……

昔日,娘亲被囚于无日峰,自己背着父亲偷偷放娘亲走。

可谁知道娘亲不但没走,反而自投罗网去找父亲要云亦岚的心头之血救她心爱之人……

本来父亲是不打算留情的,然而却因为她一句“慕容莫问,你也爱过人吧”而改变主意……

父亲将云亦岚的心头血给了母亲,并且放她走,没想到母亲为了感谢他,竟然把凝聚她一生修为的气丹留给了

他……

听说,娘亲是西土爱琴学院最优秀的弟子,六阶强者,她的气丹威力强大,足以让普通人起死回生。

父亲将凝聚了娘亲一身修为的气丹渡给宇文叔叔,成功地救活了宇文叔叔。

然而谁知没几天就出现的排异的状态,父亲便只能将气丹重新从宇文叔叔的体内取回……

失去气丹,宇文辙虽然没有死,但是其实跟死并没有多大区别,仅仅是残留了意识而已,身体完全都是死的……

宇文叔叔能够重新站起来,恢复,除了靠父亲的调理之外,更多的是靠他自己强大的意志力……

而那个气丹则被父亲重新封印,交给沈姑姑管理……

父亲大概没有想到,这个气丹会再次派上用场。

只是经过了上一次的损耗,气丹里面的能量不足以救活他,就连意识叶留不住,只能说没有让他全完死去……

只是维持了不死不活的一个状态……

听完慕容北辰的叙述,云亦岚了然地点了点头。

“若能找到林仙儿,或许有办法复活他……”

“宇文叔叔也是这么说的。”慕容北辰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是,没有人知道如何能去西土……”

“既然林仙儿能来,我们也一定能去!云亦岚,我们现在就想办法去西土找林仙儿,好不好?”

飞燕坚定地看向云亦岚。

“好。”

云亦岚点点头。

“那现在就走!”

飞燕一边说,一边拉着云亦岚的手,转身要走。

“飞燕姐姐,不急!不差这一天的……你们还是在无日山庄修整一天再走吧。”

慕容北辰缓缓地说道。

无论是宇文辙、周璇、司马长风、沈千秋还是云亦岚、飞燕,他们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复活父亲……

其实,慕容北辰觉得父亲他本人并不见得有多想活着……

不过,罢了!

他没必要去阻止他们复活父亲!

毕竟,其实他自己也很想父亲能够活过来……

飞燕本来是想要马上出发的,但是见慕容北辰的目光一直看着囡囡,飞燕才想起囡囡还是个孩子,连续长途跋涉的话,只怕她会吃不消……

“那就留下来修整一日吧。”

飞燕和云亦岚最终采纳了慕容北辰的建议。

******

夜,黑漆漆的。

无日峰的气候并不好,一年之中大多数时间白天看不到太阳,晚上叶看不到月亮,唯有狂风不断呼啸……

慕容北辰静静地矗立在寒风之中,感受到狂风卷着自己的衣袖和长发……

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好似普天之下就只有他一个人一般,顿时,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那一瞬间,慕容北辰似乎明白父亲为何总爱一个人站在山颠,任由风吹雨打了……

因为,孤独……

慕容莫问,天下第一公子,慕容世家未来的继承人,医术冠绝天下,武功盖世……

在外人看来,他什么都有!

金钱、地位、女人、权利,他本该什么都不缺的……

可实际上,他却是那么的孤独!

那么可怜!

他甚至连普通人都具有的味觉都没有……

想到这里,团子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同父亲一样吧……

“团子哥哥……”

就在慕容北辰沉思的时候,一个软软的

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囡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茫茫地看着他……

“囡囡怎么还不睡?”

慕容北辰转过头,心疼地看着已经困得不成样的囡囡。

囡囡从小生活习惯就特别好,早睡早起……

可现在已经是子时了。

“睡不着。”

囡囡看着慕容北辰,说道。

“为什么?”

慕容北辰低头,朝着她肉嘟嘟的小脸伸出双手,轻轻地替她擦掉粘在眼角的眼屎。

“因为担心你……”囡囡看着慕容北辰,说道。

"担心我?"

慕容北辰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

“恩。”

囡囡用力地点点头,她突然伸手,一把抱住慕容北辰。

“团子哥哥,你别难过,慕容伯伯一定会好起来的……”

囡囡非常认真地在慕容北辰耳畔说道。

原来……是因为这个……

“囡囡,别担心,没事……”慕容北辰淡淡地说道。

“团子哥哥,你别故作坚强!想哭就哭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