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52.坑深353米:昨晚那位小姐,你觉得不好吗?

那个娃娃那么大那么扎眼,他进来就看见了。

一手抱着七七,另一只手拎起那只娃娃。

简而言之,差不多就是照着七七的模子做出来的,发型甚至到身高,整整齐齐的西瓜头,芭比娃娃精致化的五官。

七七原本的模样,就足以仿制成最娇俏精致的芭比娃娃了。

一看便知,是专门定做。

“鼠鼠,你不要这样抓着她!鳏”

七七嘟着嘴巴,肉嘟嘟的包子脸上露出小不满的神情,抗议顾南城把她的娃娃倒挂着。

顾南城瞧她一眼,面上的神情很淡然,重新把她放回了沙发上,然后把娃娃放回她的怀里。

低眸扫了眼冷峻玩的拼木,一眼就看的出来那玩意儿很复杂,不是普通的货色。

“盛叔叔送给你的?”

“恩恩,还有拼木,给哥哥的。”

“很喜欢?”

七七喜笑颜开,“喜欢!好像我!”这份喜悦跟妈妈和哥哥分享完,她就迫不及待

的想跟顾南城分享,干净的眸亮如星芒,喜滋滋的软声道,“今天晚上我跟她一起睡,以后都一起睡。”

小孩子的喜爱,总是不加掩饰,全都表达出来。

顾南城大掌摸摸她细软的短发,仍是淡淡的温柔,“好,时间不早了,鼠鼠抱你们上去洗澡?”

七七的小脑袋埋首在软软的娃娃里,双手熊抱着她,“好,睡觉!”

地上,男孩已经自顾的收起东西,抱着未完成的礼物起身。

冷峻老成,情绪不易外露,但也看得出来对于给他的买的这复杂玩意儿很感兴趣,有股势在必得挑衅和征服混杂着。

七七和娃娃一起被男人抱着,上楼的时候,她困惑的看着男人,“叔叔,你不开心吗?”

“没有。”

小姑娘把软而嫩的脸蛋贴了上去,稚声稚气的道,“可是你都不笑。”

顾南城淡笑,“叔叔送礼物给你,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七七点点头,认真回答,“喜欢。”

眼睛眨巴着几下,七七凑过去吧唧的亲了男人的脸一下,“不过还是最喜欢鼠鼠。”

“嗯。”

“我还知道鼠鼠最喜欢谁,”七七哼了哼,“鼠鼠最喜欢妈妈。”

顾南城掀了掀唇,淡淡道,“是吗。”

拾级而上的脚步里,小女孩的嗓音稚嫩而清晰,“哥哥说的,哥哥说鼠鼠最喜欢的人是妈妈,哥哥还说鼠鼠因为喜欢妈妈所以才会喜欢我们。”

他顿住了脚步,低头看向稍落后于他的男孩。

冷峻抱着手里的东西,脑袋微微的低着,看不出什么神色,只透露出一分不明显的紧张。

顾南城忽然开腔,嗓音很低,微哑,“你知道我最喜欢谁,那她呢?”

冷峻抬起头,想了想,摇摇头,冷静而谨慎的道,“我不知道姑姑是不是喜欢你,顾叔叔。”

其实原本就不过随口一问,再早熟不过是个孩子。

只不过有时,孩子的感知能力最直接,最清晰。

…………

卧室,一片黑暗,很安静。

她睡着了,顾南城便没有开灯,借着这几日都不错的月色走近床边。

低头看着床上的女人。

光线过于的暗,所以他看不大清楚,只能听凭呼吸判断她睡得很沉,那长长的发铺散在枕头上。

在沉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安详。

这安详甚至蔓延到了他的心上。

手指轻轻的探上她的眉眼,微不可绝的抚摸着,眼神融入暗色中,看不清那些凝聚起来的浓稠究竟是什么。

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身边,她半句不问。

甚至连被盛西爵送回家,都特意的给他发了短信。

她这颗心,到底有多凉薄,才能做到如此事不关己。

有些时候他会想,究竟在她身上执着什么,指尖刮过眉梢,唇上是极端自嘲的淡笑,你这么冷,有些时候,我也想腻了才好。

第二天早上的闹钟没有响,又因着实在过于疲倦和劳累,她还是睡过头了。

等她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外面的日光已经晒了进来,晚安懵了懵,一下就坐了起来。

正想低头找手机,却听见一道低沉淡然的嗓音,“睡饱了么?”

晚安抬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顾南城穿着一件质地精良白的刺目的衬衫坐在单人沙发上,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交叠优雅的坐着,手上摆着几份文件,类似是报表。

近日这个男人的眼神愈发的深邃,温淡,却又比以往更让你沉溺而爬不出来。

她有些茫然,“什么时候了。”

“九点。”

晚安咬住唇,急急忙忙的就

要掀开被子下床找鞋子穿,“怎么这么晚了,我的闹钟怎么没响,你怎么不叫醒我?”

“你的闹钟我关了。”

她的手机摆在圆桌上,被调成了静音。

晚安已经站了起来,还不等她开口,男人已经再度低低开腔了,“剧组的人我已经通知下去了,今天上午你休息,下午再开工。”

她站在那里,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抬手把垂下来的头发往后梳,动作缓慢而呆滞。

顾南城已经放下了文件,抬手将窗帘拉上,深秋清晨的阳光一下就照了进来,沐浴在她的身上。

晚安没适应过来,眼睛下意识的眯起。

等她反应过来男人的气息笼罩下来的时候,已经被吻住了。

“去洗漱,我给你弄早餐吃。”

她微微的别开了脸,嗓音微哑,“你怎么没去上班。”

顾南城将她细微的动作收入眼底,淡淡道,“他们看不住你,我亲自看。”

他指的是她之前受伤被他勒令在家养伤却跑去上班,佣人和保镖都拦不住她的事情。

似乎在他们的眼里,谁惹她皱皱眉头,或者让她无关紧要的说句不开心的话就会遭殃,比得罪他本人还要严重。

她望着他,大约是从睡眠中起来,思维还没有完全恢复,“你为什么要看着我?”

“你身体不好,需要充足的休息和睡眠,而显然你并不乖,也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我只是最近有点累……”

“既然最近累,那就休息好。”

晚安怔怔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她其实很明白,在他的心里至少有那么几分是责怪她的,所以近来他跟她说话,低沉之余较之以往淡了很多,不再那么温柔宠溺。

可除了这些,其他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甚至显然,他并不打算有丝毫的变化,甚至即便是近日的态度,也似乎还只是处在气头上。

那个韩梨,一看就不是商场上的女人,也不会是他的合作伙伴,或者客户。

她想,大抵是目前之外之于他而言比较特殊的女人了。

如果还合适,瞧着还喜欢,亦可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正如当初的她。

其实很不错,她心平气和的考虑过。

他需要一个能爱他被他眷宠的女人,她心底对他有些轻薄而不知名的怨念,几分时不时会溅出的恨意。

但归根究底,她还是希望他好好地。

顾南城望着她的脸上神情的变化,暗色的眼眸几度变化。

她此时的模样,没有或内敛或妩媚的盔甲和面具,望着他,眼神很复杂,甚至柔软,虽然他没有找到爱意。

有那么几个瞬间,他希望她向他发点小脾气,他自作主张的关掉了她的闹钟,让她暂停了半天的工作。

抬手拨了拨她的长发,不动声色的问道,“想吃什么?”

“噢,”晚安回过神,随口道,“面吧。”

“又是面?”

她迟钝的点点头,嗓音有些干涩,手覆上自己的腹部,“饿了。”

顾南城又亲了亲她的腮帮,“好,你去洗漱换衣服,我给你煮你喜欢吃的面。”

正要转身,却听她忽然叫住了她,“顾南城。”

他很快的回应,“嗯?”

女人黑白分明的眸看着她,在清净的五官素颜没有遮挡,“昨晚那位小姐,你觉得不好吗?”

顾南城望着她很久,忍住了,没有发作。

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试探不是误会不是旁敲侧击,就是单纯的想知道他跟别的有女人有没有发展的余地。

半响,他淡漠的道,“一般。”——

题外话——二更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