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51.坑深352米:你觉得她是误会了,不是求之不得?

晚安不过是短暂的仲怔,便很快的回了她一个微笑,“是,”她看了眼顾南城,维持着笑容不变,“不过,我如今不是顾太太。砦”

大抵是顾南城身边的女人真的没有,所以虽然她未曾留意过,也能轻易的从记忆里翻出她是谁。

是他手机里的韩梨吧?

她见过她两次,一次在南沉别墅外,一次在他的办公室。

韩梨微微一怔,她这声顾太太的意思,她相信慕小姐必然听得懂。

只不过她这四两拨千斤的语调否认,像是特意澄清,又像只是无意中的提起,她就不是很懂了。

【我如今不是顾太太。】

如今两个字,她真是用都让人难以捉摸。

韩梨往后面的角落退了退,把电梯的空间腾出来,笑着道,“现在不是,迟早也会是的。”

晚安但笑不语,抬脚走进去。

“西爵?鳏”

盛西爵穿着没有顾南城那么矜贵和正式,休闲偏冷硬,他收回冷漠的视线,长腿一迈也跟着进去。

电梯的门慢慢的合上。

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电梯叮的一声响起的时候,忽然不轻不重的晃动了一下,晚安身子轻轻的往一侧倒了下,后面就有一只手扶上了她的腰。

同一时间,盛西爵皱着眉头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晚安。”

顾南城自后面用了几分力气,便将女人带进了自己怀里,低头注视她的脸,眉心拧起,“怎么了?”

电梯里站了三个人,韩梨也是女人,尤其是她踩了高出晚安许多的高跟鞋,偏就她一副要摔倒的样子。

盛西爵见那男人环着她,从容的收回自己的手,“你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

晚安抬眸看他,有些无奈。

这话,他分明是说给顾南城听的。

果然,腰上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不舒服?”

她脸色不怎么好,刚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发现了,本来导演就是个累人的活儿,他也知道这两天她没休息好,难免显得憔悴和疲倦。

顾南城微微俯首,在她耳边低声道,“我送你回家,通知医生过去。”

“我没事,”她抬起脸朝他笑了笑,在他怀里转了身,“待会儿回去休息就好了,你和韩小姐吃饭有事情要谈吧,那我和西爵先走了。”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面上的表情没什么波动。

半响,他眼神无波无澜的扫了一眼站在半米外的男人,才淡淡的道,“吃完饭给我打电话。”

她很自然的问道,“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我叫陈叔过来接你,晚上我稍微晚点回去。”

“那我不打扰你们谈事情,吃完我会自己打给陈叔的。”

顾南城望着她,没吭声。

她温声道,“我们走了,”

说罢,朝韩梨颔首微微一笑,和盛西爵一起走出了电梯。

顾南城走了出来,颀长的身形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直到男人推开一个包厢的门,让她先进去,然后才跟着走入,带上门。

“顾先生,慕小姐也许是误会了。”

“是么,”过了一阵,他才漠漠的笑,转而低头看她,“你觉得她是误会了,不是求之不得?”

韩梨,“……”

她想了想,还是略带谨慎的问道,“那位先生跟慕小姐的关系是?”

看得出来很亲近,且是真的毫不设防的自然。

顾南城抬脚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半个哥哥。”

只是半个,就不是真的哥哥,没有血缘关系,哥哥最容易变成情哥哥。

推开包厢的门,薄锦墨半倚在沙发上,抬首睨了他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你这幅表情,看上去心情不大好。”

韩梨跟在身后进来,顺手关上门,“刚才在电梯里遇到慕小姐和另一位先生了,慕小姐可能有所误会。”

薄锦墨翘着优雅的二郎腿,勾唇笑,“她误会了的反应应该不是吃醋,是窃喜,所以顾总才这么大的脾气。”

顾南城淡漠的瞥他一眼,“我今天看着你怎么这么烦?”

另一边安静的包厢。

盛西爵身子往后仰,看着低头看菜单的女人,“那女人跟他什么关系?”

她不在意的回答,“不知道啊。”

他皱皱眉,“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单独出来吃饭,你就是这幅态度?男人是不能被纵容的,他不会因为你不问不闹就有所收敛。”

晚安笑了笑,抬头看他,“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单独出来吃饭,西爵,我们不是吗?就现场情况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有什么好问好闹的?”

盛西爵眯起眼眸看着她,淡淡的问道,“是不是因为薄锦墨和陆笙儿的事情,你和他吵

架了?”

她指尖微微顿住,“有点,不过没什么问题。”

“晚安,据我所知,薄锦墨的人一直都在找绾绾。”这其实从来不是秘密,他自然是会知道的,何况这些年他也在找,两班人马总会有狭路相逢的时候,“前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晚安继续翻着菜单,语调不怎么在意,全然在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一般,“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大概是陆笙儿等了这么多年,不甘心吧。”

安静的沉默了一会儿。

盛西爵看着她的五官和眉眼,不动声色的问道,“他问我,为什么我醒来这么长时间,她都收不到消息。”

晚安抬起头,五官眉眼之间的神情无法用言词形容,微笑不像微笑,悲伤不像悲伤,宛如空白般的淡淡的死寂,“她走的时候怀着孩子,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复发,西爵,她可能出事了。”

过了好久,他才闭上眼睛吐出三个字,“我知道。”

时间越是过去,这个可能就逐渐的变成了唯一。

也许往后,会变成结论。

他明白,其实找寻她的人都明白。

吃完饭晚安要打电话给陈叔,盛西爵在一旁道,“现在还早,我送你回去。”

她握着手机,笑了下,“算了,我不想跟他吵架。”

盛西爵一手***裤袋,皱眉,“你们这么容易吵架?”

他自认为作为男人,他的态度和立场素来摆得很清楚,他跟晚安的关系也基本没有给人以瞎想的余地和误会的空间。

晚安怔怔,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不是,我刚才说叫陈叔来又不叫,他会不高兴……嗯,说不定他会觉得我是故意的。”

“也是,你刚刚拒绝他他心情就不美丽了。”盛西爵淡淡嗤笑,转而道,“你给他发条短信说一声吧,前几次见七七我都没有给她买礼物,给她定了个娃娃,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

晚安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上车的时候,盛西爵侧首看她拿出手机准备发短信,淡淡的道,“你不跟他说也无所谓。”

“怎么了?”

“就算他跟那女人真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也该让他知道他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别的女人单独在包厢吃饭,会让你不高兴。”

晚安抿唇笑道,“这些,是米悦教你的吗?”

盛西爵听到这个名字,扶在方向盘上的手腾出来一只捏了捏眉心,淡淡的笑,“算吧,她能闹出七十二种花,怕了她。”

晚安失笑,大约能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有滋有味的情意和无声无息的宠溺。

不过,她还是低头把编好的短信发了出去。

【西爵送我回去,你不用担心。】

便收起手机,重新放回包里,手指梳理着长发,侧首静静看着路边整齐的灯光和万家烟火从车窗外闪过。

………………

顾南城大约九点就回来了。

客厅里七七短短的小手臂抱着一个偌大的娃娃坐在哪里,低头跟坐在地上玩拼木的冷峻兴致勃勃的说着什么。

小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很开心。

他走过去一把将她抱起来,低声温柔的问道,“七七还没睡,妈妈呢?”

七七转过小脑袋望着抱着自己的男人,“鼠鼠回来了,”大眼睛弯弯的,嗓音稚嫩娇软,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妈妈累,睡觉了。”

一边说着,一边迫不及待的道,“鼠鼠,叔叔送我娃娃,好大,你看。”——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