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50.坑深351米: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也腻了我

“嗯?”

“你喜欢她那么多年,是因为什么忽然放弃了?”她的脸从长发中露了出来,看着他,兀自的道,“因为时间太长,消磨得太多,还是她做的事情超出了你的预料和底线,所以你不喜了?”

女人的嗓音,带着事后的沙哑和慵懒。

男人的手探过来,半阖着眸,把玩着她的长发,“需要理由么。”

“不喜欢才不需要理由,不喜欢了总是有理由的。鳏”

“有区别么?”

“有。砦”

顾南城低头睨着她,淡淡的笑,“你想知道什么?”

她侧身趴着,白皙纤细的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像是无聊一般的用发梢刷过男人的腰侧,轻轻低低的笑着,带着迷糊的困意,“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也腻了我。”

她半阖着眸,像是要睡着了。

顾南城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嗤嗤的笑,“想知道,行,你耐心等着。”

那嗓音愈见的低和模糊,“你认真考虑下吧,说不定我比她还要坏点。”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要等到什么时候……也有十多年吗?”

熄灭的火苗又窜了上来,男人直接欺上她趴着背部,调整了一个更方便的姿势,吻上他盯了很久的肩膀。

昏昏欲睡的女人一下就清醒了过来,“顾南城……”

她的长发被拨到一边,顾南城专注的吻着她的背,“嗯?”

“你……”

“再来一次。”

“不要了。”

他只是笑,带着嘲弄,嘲弄她,或者他自己,“昨晚,你在我的茶里下药,偷走我的手机,你不是一向最清楚,利用男人也是需要付出的代价的。”

那嗓音低哑,混着紊乱的呼吸,“是不是觉得我应该一气之下就不再搭理你了?”

晚安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何况,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于是,那一下下的来得更重了,同时跟随而来的还有男人低低绵延着的笑,“我不搭理你,你又不在意,那不是什么便宜都给你占了。”

她的脸蛋埋在枕头里,手也落在一侧紧紧的攥着,咬唇承受。

顾南城从她的背部沿着肩膀和脖颈吻至她的腮帮,最后卷入她的敏感的耳朵,带着湿热的气息,“你想知道不喜欢了的理由?”

她其实不大能分辨和消化他问的是什么,“嗯……”

一个简单的音节,也破碎得断断续续的。

他掐着她的腰,狠狠的,直到听到她唇里溢出的声音,才满足的吐出一个字,“你。”

她的脸蛋被扳过来和他接吻,沉沉的每个字都像是要烙在她的心上,“哪天我喜欢上别的女人,就会腻了你。”

手机的闹钟震动的时候,她一如既往条件反射的伸手掐断。

模模糊糊的打开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

她睡了吗?

被绵绵不休的折腾了一个晚上,她只觉得才闭上眼睛,天就亮了。

全身上下都像是散了架一般,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没一会儿,她还是从男人的怀里爬了出来,手指抓着头发,脑袋昏昏沉沉的。

顾南城没有勒令停掉她的电影,她就得去片场。

昨天空了一天,跟副导说生病了。

其实也做好了打止的准备。

不过他可能也不着急,毕竟电影到拍完,后期,审核,再到上映的日子。

还有半年多的时间。

他又不准备现在跟她结束。

披着衣服下床的时候,晚安脑袋一晕差点摔倒在地毯上。

前天晚上在夜莊的套房坐了一宿,昨天晚上……也差不多没有睡。

没开灯,借着刚刚天亮时的暮色看了眼床上的男人,他应该也是累坏了,睡得比平时沉。

抱着衣服,在客房洗漱,换衣服。

佣人按照平常的时间准备了早餐,她喝了点粥和牛奶,陈叔也在平常的时间来了。

上车后,晚安实在困得不行,倒头就抱着后面的抱枕睡了下去。

那天晚上的事情薄锦墨是怎么想的怎么决定的,晚安不知道。

不过,根据她原本的估计,他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

还有九个月,她不着急。

在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直到车停下陈叔恭敬的道,“慕小姐,到了。”

晚安爬起来,又听他说,“慕小姐,我看您很累,不然您先休息半天,等精神好点再开工吧。”

晚安只是笑了笑,“没事。”

便抬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手扶着疲倦的脑袋,天刚刚亮起,已经有不少的工作人员到位了。

她忽然站定了脚

步。

昨天晚上,顾南城跟她说了什么?

【你。】

【哪天我喜欢上别的女人,就会腻了你。】

她淡淡的撩起唇角,却又是面无表情的。

要像她取代陆笙儿一般,出现一个取代如今的她的女人,他就会不要她了么。

可为什么他不纠缠陆笙儿,又一直不放弃纠缠她呢?

不想跟兄弟抢女人,还是因为她没别的男人?

………………

傍晚,晚安接到西爵的电话。

他的嗓音一如既往,淡然稳重,“今天晚上要拍夜戏吗?”

“没有,拍完这场就收工了,男一号临时有急事非走不可。”

简致半个小时前接到一个电话,跟她说家里出了急事必须离开,他素来敬业,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不会临时离开,所以她还是答应了。

而且看他的架势,她不答应他也会走。

盛西爵在那端道,“那好,我在你片场外等你,晚上请你吃饭。”

晚安的手指摩擦着手机,“是不是有事找我?”

他只是低沉的道,“没有,一起吃个饭,有段时间没见了。”

晚安没犹豫就答应了,“好。”

收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天也即将黑下去,她刚走到停车场,就一眼看到倚在车门前等人的男人。

盛西爵也发现了她,站直身子朝他走过来。

不过半米远的距离时,忽然有路人急急忙忙的从她身边经过,撞了她的肩膀一下,她脑袋眩晕了一下,竟然就这么往一边踉跄而去。

盛西爵眉头一皱,动作很快的扶住她,见她无意识的抬手扶着自己额头,手臂扶着她的腰便也没有收回去,“晚安,你怎么了?”

距离很近,他也看地清楚,那人刚不过是不小心的碰了她一下。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晚安站稳了身体,朝他笑了笑,“没事,最近拍电影有点儿累,走吧,我们去吃饭。”

盛西爵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的眉眼,她早晨大概是没有怎么化妆,那股疲倦横亘着,很明显,“待会儿吃晚饭,早点回去休息。”

晚安只是笑,点头,“好,我知道。”

盛西爵在安城待的时间远不如晚安长,所以自然是晚安决定吃饭的地方。

红楼坊。

“两位,包厢吗?”

盛西爵淡淡回答,“包厢。”

两人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刚好电梯门快要被合上,盛西爵是男人,长腿几步走上去,里面的人大概也是看到走过了转角的西爵,抬手就顺便按了纽。

处于礼貌,他淡笑致谢,“谢……”

两个字只说了一个字便顿住了,盛西爵看了眼按钮的女人,不算特别惊艳漂亮的类型,不过显得还算是大方舒适。

不过是扫了眼,他眼神就落在了女人身侧的顾南城身上。

原本淡淡的眼神里携上了几分凌厉,几分冷冽,几分讽刺,面无表情的对上同样冷漠的男人。

“西爵,怎么不进去?”

韩梨几乎是听声音就莫名猜到了是谁。

很温软,是她的模样和气质原本应该有的嗓音。

然后晚安就看见了站在另一侧的顾南城。

因为电梯是需要拐弯,而他又刚好隐在他们来的这个方向。

这样的天气,他穿着银灰色的长款偏休闲的西装,熨帖得一丝不苟,微微垂首站在那里,短发下的脸英俊而矜贵,温淡疏离。

他皱眉看着她。

晚安原本是没有联想他们是一起来的,虽然里面只有两个人,不过保持着几乎是陌生人的合理距离。

直到韩梨颔首朝她微微的笑,“顾太太,好巧,你也和朋友一起来吃饭吗?”——

题外话——第二更,月底了,记得看看后台有没有月票╭(╯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