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8.坑深348米:发现你爱我,所以仗着你爱我

陆笙儿看着她,听到这句话,非但没有喜悦,脸色反倒是愈发的难看下去,几乎是尖声叫道,“你什么意思?”

心头莫名的涌出恐慌砦。

晚安低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路有很多条,你也可以不选我给你铺的这一条,毕竟,尽头不会有繁华簇锦,白头偕老。”

陆笙儿还想质问她,困意阵阵袭来,她几乎是不可置信,“你真的下了药?”

晚安笑,“我不是告诉你了?”

几乎是出于对这个女人最本能的警惕,陆笙儿站起身就想离开。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既然把你骗过来,又给你下了药,又怎么会让你就这么轻易离开呢……噢,他发短信叫你来的,你连你的经纪人都没有告诉吧,是不是?”

陆笙儿是女人,体力意志原本就不比男人,很快的睡死过去了。

凌晨五点,天幕的墨色被泛着的白色染成了深蓝。

“该走了,薄锦墨不比常人,会提前醒来。鳏”

她眼眸动了动,“弄好了么?”

“现场……就那么回事,不过,没有真的发生过的事情,他不会有一点印象,单凭一个现场,他未必会相信,而且陆笙儿如果说……是你……”

“是我?她敢这么说么?”

是她,她敢让薄锦墨知道她下这些心思,让他知道她们之间有什么仇怨这么深,她不敢的。

何况,那个男人已经开始怀疑了。

晚安闭上眼睛,淡淡的笑,“我赌,他们没有睡过,我也赌,机会摆在眼前,陆笙儿不会放过的……嫁给薄锦墨是她的执念了,这是她用人命换来的,就算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她也会下去的。”

“那你真的要让薄锦墨娶她吗?”

晚安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将窗帘用力的拉上,勾着泠泠徐徐没有温度的笑,嗓音轻的飘渺,“真娶了,那不就如了她的愿么……既然是她的愿,我又怎么会让她如?”

捡起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她又看了眼那张紧闭的门,轻笑,“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既然下药,为什么不干脆下点的能让他们真的滚一晚的药?”

“那样有风险,万一他哪个瞬间清醒了就前功尽弃了。”

没有完全睡死过去来得保险,好操控。

“你说的也是,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她低头,手指滑动着手机的屏幕,花团锦簇的婚纱便出现在眼前,淡淡的笑,“她既然没得到过这个男人,我为什么要帮她得到……薄锦墨啊,认识这么多年,我多少是了解一点儿的。”

他能死守一个承诺那么多年,原则自然是很难触动。

“这早就不是一个上了床就应该走入婚姻殿堂的年代了……有没有真的发生过什么不重要,等天亮了,有陆小姐的反应就足够了。”

只要四年前的事情他不知道,陆笙儿对他来说,还是亲人,责任,承诺。

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她就要让薄锦墨明知而困死在其中。

她就要让陆笙儿带着越来越多的惶恐和不安,走完这条路。

她就要让这些情分,一点点的,消耗干净。

“处理完监控,再通知记者,走吧……对了,还可以放个消息给麦小姐,听说她最近失恋了,脾气很差劲。”

“薄锦墨快醒了,顾南城应该也快醒了。”

“嗯,我知道了。”

……………………

回到车上,晚安闭着眼睛趴在方向盘上。

忽然之间,源源不断的疲倦从身体的最深处绵延的溢出,将她整个人淹没。

报复没有快感,只有无趣。

无趣,无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明知一件事情,无聊,没有什么意义。

却又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纾解。

墓园。

从天色逐渐的亮起,再到暮色降临,即将重新归于黑暗。

墓碑前的菊花似乎也不如早晨盛开时。

脚步声由远至近的响起。

顾南城在距离她两米的地方停下,他身上穿着一件经典款的黑色风衣,晚风袭袭而过,微微的吹起衣摆。

他墨色的眸如雾霭蒙蒙的深渊,望着那站在墓碑前的女人,她穿着浅灰色的风衣,卷曲的长发飘飘,遮掩着脸庞,只能看到侧身,温凉,冷艳。

顾南城低低淡淡的道,“你知道这些随时都可以,随时都会,终止么?”

她轻笑,“我当然知道。”

他笑意绵长,全然没有一丝的温度,微微低哑,“晚安,你已经没有一点真心了是么。”

那淡淡的嘲弄,只是不知道在嘲弄她,还是他自己。

真心?

她看着墓碑上的那张笑脸,明艳逼人,仿佛还在眼前,不过昨日。

“对不起。”

女人的手伸进风衣的口袋拿出手机,侧过身望着他,将手臂伸直,手机递了过去,“你的手机,还给你。”

顾南城没有接,他眼眸里蓄着冰凉的笑意,“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样计划的?”

“没有,不是,”她微微的笑,对上他的眼睛,“发现你爱我,所以仗着你爱我。”

收回视线,手臂也跟着垂落下去,她重新看向面前的墓碑,“顾南城,现在你看清楚了,如今的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极低极深的笑从男人的喉间溢出。

他似乎是觉得讽刺,又仿佛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笑。

在一寸寸笼罩下的黑暗下经久不息,那样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墓地却显得很刺耳。

又或者,是在她的心上显得很刺耳。

顾南城朝她走去,在她的身侧停下,“你应该很少来看她,”他低低缓缓的笑着,“你需要她,和她的死来提醒你什么,嗯?”

她眉眼不动,唯有睫毛扇了扇,回笑,“像你想的那样。”

“那你非要做到这个地步?”耳边响起男人的低吼,下一秒,她的手腕就已经被生生的扣住,阵阵剧痛而来,“慕晚安,你为什么非要做到这个地步?”

他太用力,痛,是真的痛。

顾南城居高临下,盯着她微微缩起的瞳眸,笑出声,“疼了?只是这样,你就疼了?”

她望着他英俊的脸,以及被阴鸷淹没的眉眼,反问,“为什么不疼呢?”

“你还有心有肺吗?”

女人抬头看着他,唇畔抿出极浅的弧度,“你这么生气,看来是很顺利了,”

顾南城慢慢的掐上她的下颚,漠漠的笑,“你知不知道,我可以替你提前结束这些,我也可以直接狠心永远把你锁死在我的身边,嗯?”

他望着她的脸,又跟着淡淡的笑了,“我又忘了,你都知道,只不过不在意,你也不是没有心肺,只不过你在意的那些,都已经越过黄泉之界。”

只不过,总有些是例外的,比如——七七。

最后,男人收回了手指,“晚安,你真是狠。”

她不在意他,一点点都不在意。

呵。

………………

晚安被他带回南沉别墅,他一言不发的把她拖曳上车,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也不曾看她一眼。

等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七七和冷峻都已经吃完了饭。

佣人望着男人前所未有的淡漠冷峻的脸色,莫名的觉得不安,“顾先生,慕小姐,吃完饭了吗。”

他的手攥着她的手腕,没有留给她任何的挣扎的余地,只要她用上些许力气,他便会加重力道,也不在意她疼不疼。

顾南城瞥她一眼,冷漠道,“没有。”

“噢……那我这就去准备,顾先生慕小姐稍等。”

“嗯。”

晚安被他拽到了卧室,他气息清冷,淡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洗澡,不用我说。”

她没拒绝,只是抬首看着他,随口一般的问道,“你还要继续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么?”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男人勾唇笑她,泠泠的俯视,“利用完就想脱身,晚安,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嗯?”

他花了这么多的时间,金钱,耐心,感情。

不过是为了得到她。

晚安没说话,安静的脱去外套,打开衣柜拿衣服,抱着睡袍往浴室走去。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薄唇掀起极其浅薄的弧度,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这段日子以来,你有没有想过要在我身边留下来,哪怕是为了七七。”

她的手落在浴室的门把上,不一会儿,两个轻轻袅袅的字被抛出,“没有。”

顾南城看着她进去,光线在他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明暗交错。

回到书房,颀长的身形立在落地窗前,一只手插在裤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悠远的眼神望着被夜幕笼罩的前方。

他淡漠开腔,“昨晚失约了,抱歉。”

韩梨的声音在那边相当的愕然,“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新闻上的那些是真的吗……不对,就算是真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记者等着?”

顾南城耐着性子听她说完,方开腔,“麻烦你把今晚的时间腾出来,把地址发给我,九点钟,我过来接你。”

韩梨愣了愣。

按照她所在编制的医院,晚上她是不上班的,所以除非是特殊情况她晚上确实也没有重要的事情。

只不过电话那头的男人一口一个麻烦,分明就已经是接近命令了,稍微显得客气的命令。

虽有些不适,但她没表现出来,只说好。

精神科的医师也是人,也需要赚钱生活养家,何况本来也算是她

职责所在。

挂断了电话,他又一个人在窗前站了良久。

末了,将手机扔上书桌,长腿迈向卧室。

他没进去,只是半倚在门框上,看着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单人的沙发里专注擦拭着头发的女人,“下去吃饭。”

晚安看他一眼,没说话,只是站了起来,把擦头发的毛巾晾回去,然后朝门口走去。

顾南城转了身,没有等她,走在前面。

一前一后的下楼。

安安静静的吃饭,一张餐桌上,如果不说话的话,基本是不会有任何的声音的。顾南城隔着一张桌子望着她。

女人的头发没有完全擦干,显得湿漉漉的,隐隐间似乎还能闻到发香,她低着头,很安静的吃东西。

是压根就不在意他把她怎么样,还是觉得,他根本就不会把她怎么样?

哪怕她昨晚做了那样一场戏。

在唯一亲手递给他的茶里下药,也不过是为了拿到他的手机。

也是,他漠漠的想,他能把她怎么样?

明明一点胃口都没有,还要来看着她吃饭。

脚步声响起,有佣人很快的进来,“顾先生,有客人来了……是薄先生和陆小姐来了。”

晚安握着筷子的动作顿住,抬起眸,不期然的撞进男人幽暗深邃冷沉的眸里。

顾南城没什么表情,淡漠的道,“把你的饭吃完。”

说罢便扔了筷子,起身,椅子的櫈脚和地板摩擦出尖锐的声音——

题外话——第一更,四千字,月底求月票O(∩_∩)O~客户端一边三憋浪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