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7.坑深347米:味道很一般,不过我喜欢,如果你以后每天泡给我喝

电话那头女人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温软。

顾南城挑挑眉,“你今天收工了?”

“我还以为,我的行踪你都知道,原来我回来了你都不知道啊。”

那嗓音温软妩媚,又带着三分嗔意,顾南城唇畔的弧度不自觉的加深,落在车门上的手没有动,“我今天有点事情要解决,晚点才会回来,你乖乖吃饭,不要太晚睡。”

南沉别墅,晚安是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给他打电话,她看着被渐渐笼罩下的暮色所覆盖住的别墅景观。

她白皙柔软的手握着栏杆,手指的关节泛着白色,语调却是完全不一同的,“你不回来吃饭?鳏”

听出她话里的失望,顾南城抬眸看了眼面前的韩梨,有些无奈,但眼睛里都是绵延的笑,哄着她,“我尽量早点回来。”

韩梨已经坐上了车里,她看着打电话的男人,耐心温柔,怔愣了一会,无声的笑了笑。

“可是我已经洗菜切菜煮好饭只等下锅了。”

顾南城正想说话,西装的衣摆忽然被人拉住了,韩梨压低着声音,仰头朝他小声的道,“如果你太太特别希望你回家陪她吃饭的话,那你吃完饭再出来吧。”

男人短暂的沉吟。

韩梨淡淡的笑,“你太太是导演吧,导演都是起早贪黑,回家估计也累了,难得有时间和机会一起吃饭,我没那么忙。”

顾南城抬眸,温和的低笑,“既然大导演亲自下厨,那我抽时间回来。”

又说了几句话,才挂断电话,韩梨已经下车了。

“sorry,”男人姿势语调疏淡温和,典型的贵公子式交际,“我记得你的费用是按小时计算的,按照原本约的时间算,希望不会给你造成损失。”

韩梨点头微笑,“那顾总用完晚餐出来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吧,谢谢了,不用做事也能拿钱。”

晚安挂了电话,手指握着手机,长发被绑起,脸上的表情无处隐藏。

秋风从她的身侧贯穿吹过,扬起衣摆。

她闭上眼睛,舒缓着长长的气息。

回到厨房,她把毛衣的袖子挽起,开始洗锅,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慕小姐,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她是很少下厨的,佣人们都很清楚,在这个家里,即便是男主人下厨,也没有女主人下厨的份儿。

晚安朝她笑了下,“不用了,你帮我看着七七,别让她乱跑摔着了。”

“哎,好的。”

她垂着眸,清净的五官上基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低着头,炒菜。

顾南城回来的时候,刚好是最后一个汤已经出锅,晚安洗完锅子,想端出去,手才碰了碰,就被烫了些,连忙缩回了手。

想转身找个东西,不料一头栽进刚好走到她身后的男人胸膛,撞了个满怀。

因为毫无防备,加上男人的身躯站得稳胸膛硬朗,她差点被撞得往后,还在他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晚安抬头看着他的脸,抱怨,“你怎么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顾南城好笑的看着她,抬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你没听到,非要怪我走路没有声音,”

他看了眼她身后然冉冉升着热气的汤,低低沉沉的道,“慕导拍完电影还要回家做饭,辛苦了,奖励你。”

说罢,一支红色的玫瑰花出现在她的眼前,被男人的长指夹着。

晚安的神情怔愣住了。

是玫瑰花,一朵,上面还有几滴露水,很新鲜。

她看了看花,又看了看比她高出了许多的男人,落在身侧的手指慢慢的蜷缩起来,细细密密的睫毛如扇子般动了动。

垂着眸,很久没有说话。

顾南城没有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虽然不至于多惊喜,或者愉悦,但好歹应该露个笑脸也算是正常。

他很少送她礼物。

鲜少送的几次,除去前些日子为她定制的表她戴着了,其他的,不是随手搁置了,就是直接拒绝了。

他举了好久,也不见她伸手来接,或者说点什么,顾南城心头笼罩下一层微微的失落和黯然,面上却仍是温淡的,有几分气氛微妙的尴尬,他还是很快的道,“你不喜欢么……我只是刚好看见,想起你书桌上有只空花瓶,所以顺手买了。”

手收了回来,低沉的嗓音很淡,“你不喜欢就扔了,不早了,我们吃饭。”

说罢,作势就抬手对准了不远处的垃圾篓,要将花抛进去。

女人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住他的动作,“买都买了,不用扔。”

晚安把花从他的手里拿了过来,抬头朝他笑了下,“你让他们准备饭菜上桌,然后叫七七吃饭吧,我去找花瓶放着。”

说完就转了身。

还没走出几步,就被身后跟上来的男人从后来捞进了怀里。

顾南城圈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胸膛贴着她的背脊,低低道,“抱歉,我不知道你不喜欢,”

她不喜欢花么?他还送过两次。

晚安没说话,低低的嗓音贴着她的耳畔,“不喜欢就扔了,以后我送你你喜欢的。”

女人回过头,“我没有不喜欢,”她抿唇道,“除了对花粉过敏的,不会有女人不喜欢花的。”

顾南城注视着她的眉眼,“是么?”

“当然。”

晚安一个人在书房,上次摆在书桌上的花瓶被她用来砸顾南城砸破了,佣人又摆了个新的,本来也算是摆饰,和书桌已经整个书房浑然成一个风格。

她将红色的玫瑰花插了进去。

眼角的余光瞟到吊在台灯上摇曳着的戒指。

它挂在那里,她没有动过,顾南城也从来不提。

于是,它就一直挂着。

晚安看了眼那枚戒指,又看了眼那支绽开玫瑰花,转身离开了书房。

下楼回到餐厅,她就听到七七凑到桌子上,两只小胖手展成小喇叭状,朝对面的男人自以为很小声的道,“鼠鼠,妈妈的菜都没你做的好吃,你不要偷懒哦。”

顾南城抬眸瞥了一眼走过来的女人,低低的笑,“真的吗?”

冷峻也发现晚安了,用力的咳嗽了两声。

七七立即做贼似的缩了回去,转头看见晚安,立即换了一张谄媚的笑脸儿,“妈妈你去哪里……我们等好久。”

晚安睨她,“背后说人坏话被逮到了,不理你。”

七七鼓鼓腮帮,眼巴巴的望着她,末了,忽然拿起筷子,有些笨拙和吃力的夹了一只鸡翅放在晚安的碗里,可怜兮兮的瞅着她,“给你我最喜欢吃的鸡翅,不要不理我。”

“我做的鸡翅也不好吃,你才给我的。”

“才不是。”大眼睛立即圆溜溜的望着她,大声的以证自己的清白,“妈妈做的好吃,鼠鼠做的更好吃……不是,没有鼠鼠做的好吃,也好吃。”

晚安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看在鸡翅的份上,理你。”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顾南城看着她温软的眉目,唇畔掀出几分弧度。

饭后,冷峻陪七七在客厅玩积木。

“我回来的时候去你的家庭影院看了看,环境和设施都很不错的样子,你陪我看个电影吧,我当初拍的电影,你看过了吗?”

晚安端着两杯花茶放在茶几上,“这是我上次去逛商场特意买的。”

男人手指探了探那杯花茶,薄唇抿出星星点点的笑,“看过。”

“我想再看一次,你陪我吧。”

顾南城看着那张笑脸,起身挪到她的身侧坐下,低低的道,“傍晚打电话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了,我晚上有事情要处理。”

她拧起眉头,不高兴的道,“我每天都很忙,就今天有时间,你晚上还要出去?”

男人俯身凑过去,手指扳过她别过一边的脸蛋,嗓音微哑,带着明显的宠溺意味,“你如果早点告诉我,那我就把约推到明天。”

他的额头抵上她的,耐着性子哄道,“我早点回来,嗯?”

她的额头蹭着他的下巴,撒娇一般的道,“那你陪我看会儿吧,现在时间还很早。”

顾南城眯了眯眸,有些幽暗与深邃,低头瞧着怀里清净又妩媚的脸,似笑非笑,“今天这么黏我?”

她平常待他虽不说有多冷淡,但基本都是温温懒懒的,不冷漠,也极少有真正的亲昵。

她埋首在他的胸膛,并不说话。

顾南城低头亲吻着她的发,语调无奈,很温柔,“好,但是我只能陪你看一会儿。”

“好。”她从他的怀里起身,抬手指了指那两杯花茶,“我去开,你替我把茶端上来。”

那对杯子……是情侣杯。

还是她在四年前,是顾太太的时候买的,这些年,南沉别墅的东西基本没有动过,大到装潢家具,小到餐具杯子。

顾南城的家庭影院不是特别的大,整个装潢都是用的酒红色的装潢,显得特别的有格调,甚至是情调。

晚安穿着米色的家居服,卷发妩媚,气息温婉。

她双手握着杯子,荧幕上徐徐的开始放着电影的片头,随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把这儿弄得这么舒服了?”

男人淡淡的笑,“嗯,不记得了,有段时间觉得很无趣,没事做的时候就看电影,所以把这些配置都换成最新的了。”

晚安下意识的反问道,“无趣?”

因为要放电影,所以自然光线很昏暗,但是晚安还是感知到男人看过来的视线,他嗓音低而疏淡,蓄着隐约的琢磨不透的情绪,“大概是少了什么东西,所以无趣。”

电影已经开始了。

经郁少司之手后期的电影画面,显得格外的干净,光

影交错着斑斓。

顾南城已经过来,抱住了她,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陪你半个小时。”

晚安闭上眼,“好。”

看了一会儿电影,她看他端起放在一边的花茶,低头尝了尝,“好喝吗?”

属于男人的气息更近的笼罩了下来,包裹着她,“嗯,”那呼吸里夹杂着极淡的花茶味,“味道很一般,不过我喜欢,如果你以后每天泡给我喝。”

那样低沉的嗓音,低得只有她能听到,混在电影的台词里,淡淡的哑意,绵延出深长的意味。

晚安没有回答,仍是看着荧幕里的画面。

良久,她抬手拿起遥控,将电影按了暂停。

没有了声音,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安静的能听到男人不深却还均匀的呼吸声,晚安侧首去看他。

顾南城靠在沙发的扶手上,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

她出声唤道,“顾南城。”

连着轻声叫了两声,他仍是闭着眼,过了大约一分钟,晚安离开他的怀里,起身。

搁在一边的两个杯子都已经空了,隐约还能看到残留的花瓣。

她拿起遥控让电影继续播放,只是把音量调小了。

捡起他的手机,离开。

走到门口正要拧开门把时,晚安回头看了一眼。

重新折回去,找了一条毛毯盖在他的身上,又把屋子里的暖气调到适宜的温度。

打开门,然后重新缓缓的合上。

走廊里的光线很柔和。

晚安靠在墙壁上,低头拿着男人的手机编了一条短信,然后发送。

收起手机,到衣帽间换了件一身衣服,长靴,风衣,把头发上绑着的拆了下来。

“叮”的一声,短信回了。

她勾勾唇,编了另一条发送出去。

回到书房勾起车钥匙,招呼佣人和冷峻哄七七洗澡睡觉,走到车库,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在夜莊停下的时候,晚安下车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

【顾总,你今天还出来吗?】

来信人是韩梨。

是个女人的名字。

没有多想,直接回了最简单的两个字,“改天。”

对方很快的回信,“好。”

电梯里,晚安的电话响起,她很快的接下,“怎么,他到了吗?还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比你早到,喝了茶,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

“是。”

“他的保镖,助手,秘书呢?”

“他今天一个人过来的,谁都没有带,”手机那端是男人的声音,“是很奇怪,你发短信之前他好像就已经在夜莊了,没有带任何人,可能是原本就跟人有约,或者是刚谈完客户,还没有回去。”

“你确定他睡着了?”

“这些都在我的专业范畴内。”

“ok,我到了,你开门。”

她低头站在门前,门很快被打开,晚安很快的走了进去。

身形瘦削的男人穿着夜莊服务生的衣服,很年轻,不过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做了简单的乔装,如果不仔细留心注意,辨别不出来。

他朝她点头,“在沙发上,”

总统套房,没有将灯全部打开,看得到,但略显昏暗。

晚安走过去,踩在质地考究的地毯上,低头看着沙发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衬衫的男人,他的眼镜扔在茶几上,俊美的五官显得更加的清晰。

“今天这么巧,我还准备了很多料,也做好了被他发现的准备。”

虽然她以顾南城的名义发的短信,定的是他们常规的套房。

薄锦墨如果也算是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想到,会这样顺利,原以为他是最难应付的那一个。

“他似乎最近心情指数不怎样,今天又不知道约了什么人,防御性和警惕性都很低。”男人在一旁道,“顾南城呢?”

是很低,低到如果今天来的是要他命的杀手,估计都能轻易得手。

她睫毛动了动,淡淡道,“睡了。”

“你不担心他知道后会大发雷霆吗?”

“没关系,应该的。”

“你确定要这样做,继续下去?”

女人笑了笑,凉薄淡漠,“不然我花了这么多的力气,真的是回来跟顾安城重修旧好的么,借着报仇的名义,却回来跟他幸福美满。”

静了静,“那样岂不是太无耻,我怎么能呢。”

“你有更简单的方式。”

“死了的人,是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所以我为她做什么都不过是枉然,”晚安低头看着沙发上静静睡去的男人,语调淡漠得像

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我知道他后悔了,但是我要让这些后悔根植在他的骨子里,更深,更长。”

门铃声响起。

“陆笙儿来了。”

“你帮我把他弄到卧室的房间里去,待会儿再出来。”

“好。”

晚安去开门。

陆笙儿穿着一身美丽的裙子,长发飘飘,门开的瞬间便怔愣住了,随即了然的冷笑,“原来是你。”

晚安唇上噙着笑,“不是他,很失望么。”

“你想做什么?”

“鸿门宴啊,敢进来吗?”

“为什么不?”

她有什么不敢的,慕晚安难不成能玩出像麦穗那样低级的手段?

在沙发上坐下,晚安从茶壶里倒了两杯茶出来,微微的笑,“喝茶吧。”

陆笙儿嘲笑她,“叫我来一起品茶的?”

晚安眉眼不动,“不是,茶里下了药。”

“呵,卧室里有个男人?”

回答她的是波澜不惊的笑,妩媚绵延,“猜中了。”

“你少废话,有什么事就直接说,需要用南城的名义叫我出来。”

晚安轻笑,“他如今都不怎么搭理你了,他发条短信你倒是马上来了。”

“你到底说不说?”

“先喝点茶,润润喉咙,你太焦躁了。”

陆笙儿看着眼前温凉妩媚入骨的女人,冷笑,端起茶杯便一饮而尽,“喝完了,你可以说,大费周章的叫我过来想干什么。”

今天这两个人喝茶都喝得好干脆。

最难哄的竟然是顾南城,而且……他可能还察觉到了。

晚安分去了一丝丝的神。

直到陆笙儿再度叫她,“慕晚安。”

“茶里下了药,卧室里有男人,没骗你,”她唇上渲染开某种极其冷漠的笑,使得她整个五官都变得冷艳起来,“我说了,我要送你样礼物。”

陆笙儿因着她的神色,瞳眸紧缩,“慕晚安,你敢这么对我!”

晚安身子往后靠,半阖着眸,笑,“你不是很想嫁给薄锦墨,彻底赢了绾绾吗……你做不到,我帮你,过了今晚,能不能让他点头娶你就看你的本事了……好歹,还有十几年前的感情,和承诺。”——

题外话——第二更,六千字,万更结束,明天继续加更,月底了有月票的求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