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5.坑深345米:她是慕晚安,你打她,等着顾南城弄死你吧

男人很快的回应,“嗯,我在。”

晚安没再说话,仿佛只是想叫叫他,又再度闭上了眼睛,任由他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不知道是别的原因,还是酒精使人迟钝,她久久没有什么反应。

炙热的唇舌蔓延在她的锁骨处,温度和感官都无比的清晰,一层一层的传递到神经。

顾南城耐着性子吻她,仔细地不遗漏任何一寸,缱绻反复,窗外是不断绽放在夜幕中的烟花,各种各样的漂亮形状砦。

安静的卧室里唯有男人低低的喘息,压抑,粗哑,性一感。

但他忽然停了下来,戛然而止,像是忽然之间意识到什么,一下将被子掀开,盖住她的身体,呼吸是没有恢复的紊乱,“你睡觉,我再去外面看看,给你关灯。鳏”

晚安看着他,没有出声询问。

顾南城被她看得有几丝狼狈,尤其是身体的反应很明显,半响才用沙哑的声音从容的道,“忘记带……了。”

她说不要孩子,他自然是每次都做好措施的,一般都在家里,备了很多,但是出来参加生日宴也就不会想到这茬。

女人没出声,仍是看着他,挑了挑眉。

被她这样看着,顾南城嗓音更哑,“我会忍不住……弄在里面。“

床第之间,他每次开始的时候都会很克制,但是这些克制会随着不同的情况无一不例外的瓦解,从来只会越来越疯狂。

他们做的频率不多,所以他基本不会只要她一次,他怕失控弄在里面了她又只能吃药。

那东西无论多小的副作用,吃了总归是不好。

晚安点点头,没多表示什么,困倦模糊的道,“那你去跟他们聚吧,我休息。”

顾南城沉默了一会儿,方出声,“好。”

她已然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过去了。

男人眉眼间落下一层淡淡的阴霾和暗淡,又勾出些自嘲的弧度,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换了身衣服便关灯出门了。

…………………………

深夜,酒醒的时候,晚安就自然的醒了过来。

顾南城说的没错,她自小养得娇贵,认床,虽然三年牢狱生涯让她改了些,但是这样的环境,她不可能睡得踏实。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便披着衣服起身了。

因为没有开灯,所以虽然手机调了静音,但是手机短信响起的时候,她还是一眼看到了,走过去拿起手机看内容。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发短信给她的人,是陆笙儿。

晚安看着上面的内容,唇上漫出泠泠的笑,那就去瞧瞧吧。

别墅很热闹,不过大部分都在一楼的大厅和花园,年轻人彻夜玩儿不在话下,玩游戏,跳舞,吃蛋糕,喝酒,想睡觉的也安排了专门的客房。

别墅一共有三层,她和顾南城的房间在二楼,跟下面的热闹繁华比,上面就基本没什么人,一路上晚安都只看到了两个人。

三楼最尽头的房间,本来就坐落在山间,此时更显得安静,甚至有些恐怖。

晚安走过去敲门,一分钟,无人理会。

静默了片刻,她还是抬手按开密码——短信里特意附上了房间的密码。

门果然开了,并没有什么声息。

但是断断续续的尖叫立即响起,“滚……滚开!救命……滚……不要。”

陆笙儿的声音。

苦肉计么?

叫她来做什么?栽赃她,还是想找她当小伙伴?

晚安的手握着门把,垂眸,思虑。

最后,她还是推门进去了,只是没有反手带上门——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不开门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最后一间房的设计有些不同,玄关偏长,晚安走了好几步,才看到里面的场景——陆笙儿被一个成年男人压在床上。

陆笙儿脸色潮红,看上去很无力,几乎可以判断是被下了药。

“救我……”

那双脸颊上布满泪水,看上去很是可怜。

晚安看她一面,面无表情往后面退了好几步,一边拿起手里的手机,打电话给薄锦墨。

陆小姐也是敢赌,她要是带上门出去了呢?她对她可没那么友爱的心情。

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她如果没有进来,想必还会有别人候着,到时候见死不救的指不定就是她了。

电话打出去,还没接通,才响了一下就被人直接拿走了,下一秒就直接砸到了地上,摔成了几块。

“小心!”

那男人似乎对她的出现很恼怒,不知道是喝高了还是磕了药,一双眼通红得像是染血,拽着晚安的手就把她往里面一扔,直接将她摔到在地上。

脑袋撞到了床头,一阵剧痛。

抬手就摸到温热的血,晚安听到

头顶的尖叫,“住手!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管她是谁!”

陆笙儿冷笑,“她是慕晚安,你打她,等着顾南城弄死你吧,别以为麦穗那个蠢货护得住你。”

那男人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又看了眼地上的女人,她披散着长发,额头上淌着血,眼睛里竟然徒然蹦出些杀意出来。

晚安自然看到了,冷冷道,“你动我,死定了,放我走,我当做没看见。”

她有些不安,因为这男人看上去好像磕了药,看穿着打扮和模样,估计也是个纨绔的公子哥。

说罢,她就慢慢地站了起来,就在晚安低着头要走的时候,陆笙儿忽然从床上下来,趁着那男人如血的眸盯着晚安的空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叫道,“快走啊!”

这个动作显然将男人彻底的激怒了,本来在犹疑之间,这下直接又把晚安拖了回来,重新摔了回去。

其实晚安没怎么害怕,因为她好像听到脚步声了。

她有点后悔,刚那个电话,她应该打给顾南城的,那他可能会来得更快。

男人似乎是觉得晚安欺骗了他,所以特别的愤怒,上手就要过来打她,晚安冷眼看着,只是把脸别过去。

预料之中的巴掌没有落下,反倒是冲上来的陆笙儿被药效加情绪激怒失控的男人狠狠的一甩,直接从床尾甩到了一侧的书桌上,脑袋狠狠的撞上了桌角。

他正要过去动手,不可置信的尖叫在门口响起,“笙儿!”

然后就是有些凌乱的脚步声。

晚安实在是被撞得有些头晕,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虽然甚是不喜,但微微紧绷的神经还是松弛了。

还没抬头,一道极为紧绷接近低吼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你来这里做什么?”

话音落下,她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抱起,落入温暖的怀里,离开了地面。

顾南城暂时只能将她放在床上,看了眼她额头上的伤,瞳眸紧缩,往身侧随意一扫,朝着跟着他上来的岳钟吼,“站着干什么?叫医生过来!”

岳钟好像才缓过神来一般,“好。”

其实慕大神伤的不重啊……就额头磕破了血,血也……不多,就小伤口。

相比而言,陆小姐比较惨比较严重吧。

哦……陆小姐有薄先生,然而薄先生还没吼。

晚安刚想说话就被男人打断了,“还有哪里伤了?”

他一双深墨色的眸盯着她,是她很少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的紧张,见她不说话,又压抑嗓子再度问道,“晚安,还有哪里受伤了,哪里疼?”

她望着他,摇摇头,轻声道,“撞了一下,没事。”

晚安别过脸,看向陆笙儿的方向,她已经被一身冷清而面无表情的男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样子本来就狼狈,衣衫凌乱,有血,被下了药的脸色更是不正常。

薄锦墨抱着她,在经过他们身边时,然后开腔,“南城,你照看完晚安,麻烦你替我解决那个垃圾,笙儿伤的很重。”他又看了眼晚安,“抱歉,连累她受伤了。”

陆笙儿在薄锦墨的怀里,不断地抖。

顾南城居高临下,眸眯起,将晚安神色的寸寸变化收敛在眼帘。

末了,他侧首看了一眼,眉眼淡漠,“嗯。”

麦穗站在那里,挡在了玄关处,见男人抱着陆笙儿,又是恼怒,面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无措的唤道,“锦墨,”

薄锦墨淡淡道,“让开,别挡路,不要让我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有关。”——

题外话——第二更,明天有加更,O(∩_∩)O~求个月票支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