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3.坑深343米:说不定她在国外出了什么事,比如死掉了

男人温淡的道,“可能是小姑娘喜欢折腾。”他顿了顿,“你不喜欢她可以不去,在家休息更好。”

她怎么能不去呢,不去的话,她想知道的事情又要废些别的功夫了。

等他们都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七点多了,看局势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才开餐。

顾南城看了眼麦穗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唇上掀出些淡漠的弧度,随口道,“抱歉,路上堵车。砦”

多么微妙的尴尬气氛。

麦穗本来就脸色不好看,这下更加难看了。

堵车?

这个地段很偏僻,很少有人来,堵车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随便扯一个稍微过得去的理由也比堵车来得靠谱鳏!

顾南城替晚安拉开椅子,让她坐下,然后他才自己坐下,他眼神平平的扫了眼的桌上的菜,然后很自然的拿起一只小碗和勺子。

俊眉微皱,他问比较熟的岳钟,“有些什么汤?”

岳钟忍住这股鸦雀无声明明大家很尴尬,唯有顾总认真问汤的囧意,回答,“乌鸡西洋参汤,还有百合排骨汤。”

他点点头,随即问身侧的女人,“先喝汤暖胃,喝什么?”

这桌上真正算是主人的男人始终没开腔,空了两位置岳钟说是顾总和晚安没到,是他说等他们来再说。

大家都理解,顾总什么身份,他跟薄总什么关系,肯定不能不等。

麦穗已经很不高兴了,尤其是顾总轻描淡写抛下了堵车两个字,她脸色已经没法看了。

薄锦墨抬手扶了下眼镜,淡漠冷清,“我一厅的人,等了你们半个小时。”

确确实实,是一厅的人,薄锦墨素来爱安静,想也不想是麦穗喜欢热闹,又或者,小姑娘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有个什么样了不起的男朋友。

顾南城把舀到碗里的汤,然后用自己的勺子尝了尝,接他的话,“难怪汤都有些凉了。”

他那话里,浑然有两分不满的意思。

大家看着他动作斯文优雅贵公子范儿十足盛了一碗乌鸡汤,搁在晚安的面前,微微拧眉,温声道,“虽然凉了点,不过味道不错,喝完。”

岳钟觉得,顾总你真的不是来砸场子的吗?

你那语气里委屈我的女人喝凉了汤的嫌弃的味道真的不能收一收?

菜会冷汤会凉难道不是你们不知道有意还是故意的迟到?

晚安看着面前的男人,抿唇,“大家都没动。”

顾南城挑起眉,眼神自他们身上淡淡的扫过,“等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不动筷子是想等着它们都凉掉重新换一桌吗?”

因为薄锦墨没有开腔,因为除了顾总别人不敢在他之前拾筷子。

大家其实都很饿,薄先森为什么不发令开吃?

薄锦墨眼神沉静无澜的看着顾南城,似乎是有几秒钟视线交错,前者面无表情,后者似笑非笑,一样的捉摸不透。

麦穗虽然气不过那男人半点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但还是忍住了,扯了扯男薄锦墨的袖子,“大家饿了,锦墨,既然他们到了,那就开始吃饭吧。”

薄锦墨的眼神自晚安身上淡淡掠过,嗯了一声,“吃饭。”

然而晚安并没有看他,她坐在那里很安静,低头斯文的喝着男人给她装的汤,仿佛她出席在这里不过只是顾南城的女伴。

当然,原本,她就是以这个身份参加的。

席间不断的响起麦穗甜腻的嗓音,“锦墨,我想喝排骨汤。”

“锦墨,我喜欢吃那个,你帮我夹吧。”

“锦墨,这个鱼好吃吗?是不是有很多刺?”

“锦墨……”

这个餐桌上,一般是麦穗的朋友,一半是薄锦墨的朋友。

而整个桌上,比晚安更要安静的,就只有一个字都没说的陆笙儿了。

薄锦墨跟顾南城两个男人不同的地方,一眼就看得出来。

薄锦墨沉默寡言,连笑都少见,麦穗在他身侧嚷嚷着想吃什么,他便换筷子去夹,他不会不耐烦,哪怕麦穗吵吵闹闹让他换了又换,他脸上也未曾露出半点不耐,神情始终如一。

但他不会主动,比如鱼,一块放到麦穗的碗里,很多刺,他好像也看不见,要等麦穗不满的抱怨一句好多刺,他才会想起一般重新给她去刺。

顾南城坐在慕晚安的身侧,像是已经形成了长期的默契习惯了,一上桌他就给她盛汤,他清楚身侧的女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但他给她夹菜,显然有几分逼着她吃的意思。

因为慕晚安有些挑食,虽然凡是给她的她都会吃,但有几样菜她明显是不喜欢的,男人夹到她的碗里,她会有些不喜的小动作。

相比麦穗的高调和甜腻,顾南城话并不多,因为他甚至无需问上一句你喜欢吃什么,吃不吃这个。

反正她喜欢的他会替她夹,有营养的她也必须吃。

但是那英俊的眉眼深处透露出来的温柔和宠溺,不响一丝声息,也能渗透进所有人的眼底。

陆笙儿看着他们,觉得自己真无聊,无聊到只能看着他们了。

麦穗想全城高调的秀恩爱,论手段论不着痕迹论恃宠而骄,她在慕晚安面前不过是小儿科,把戏都不够看的。

何况,她不过是借了……盛绾绾而已。

盛绾绾这个名字刚刚从她的脑海中掠过,就被一道清脆的嗓音问了出来,“慕导,我们听说您最好的朋友……跟我们小穗很像,而且特别的漂亮,是真的吗?”

晚安正在吃顾南城替她剥的螃蟹。

虽然她不是很懂这种场合为什么要弄一桌中式味如此浓如此接地气的生日宴。

不过螃蟹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又不用她动手剥。

闻言,她抬眸看着问她问题的女孩,总觉得餐桌上似乎有些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在等她的答案,“我最好的朋友……盛绾绾吗?”

“是的……见过她的人都说,她长得超级漂亮。”

晚安只是笑笑,不在意的道,“嗯,很漂亮。”

麦穗有些沉不住气,“有多漂亮,比慕小姐你还要漂亮吗?”

“那是自然。”

麦穗没想到晚安会承认得这么坦然,有些不服气,年轻气盛,自恃美貌,盛绾绾不是娱乐圈人,消失的时间又太长,一个不在娱乐圈却以美貌为标签的女人,又是情敌,自然有天然的敌意。

她略带挑衅的问道,“那么,跟陆小姐比呢?”

陆笙儿不等晚安开腔已经清冷的笑着,出声道,“慕导是出了名的导演界头号美人,她不敢比,我也不敢比。”

漂亮这种东西,二十岁之前还有可能斤斤计较,如今早已不是那个年纪了。

她们这样说,麦穗一下就被压下一筹,无形之中让她生出种幼稚的感觉,虽然她年纪的确小了很多,她愈发的气恼,狠狠的瞪了陆笙儿一眼。

最先问话的女孩再度出声了,“慕导,您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呢?”

是谁她的主意和胆子,在这样的场合追问盛绾绾的消息?

晚安轻轻的笑着,转而看向那个连气息都带上淡漠的男人,“这个问题,不应该问薄先生吗?”她唇上弧度浅浅,不紧不慢,有些事不关己的味道,“毕竟一个是他的前妻,一个是他的新宠,当然是他最清楚了。”

眼神直接对了上去,含着一层轻薄又凉到零度的笑。

薄锦墨一双眼深不见底,隔着镜片,更加无法看透。

安静了下去的瞬间,那女孩继续开口,似乎是兴致浓厚的问道,“她这么些年不回来,是定居在国外了吗?还会不会再回安城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好长时间不联系了,”晚安温温静静的浅声笑着,唯独眼神格外的凉,“说不定她在国外出了什么事,比如死掉了,所以不会回来了——”

“啪”的清脆的一声,杯子掉到地上的声音,吓得众人一下不敢出声。

毫无疑问,这个杯子是从薄锦墨的手里掉下去的。

他此时正冷冷的看着晚安,眼神寒到骨子里了。

鸦雀无声。

顾南城淡淡的开腔,打破了这死寂,还是之前那副调调,“杯子掉了,不会叫人把碎片扫了,换个新的么?”——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