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1.坑深341米:我有多爱你,唯有时光知道

导购为难的看着晚安,“慕小姐,这……”

晚安笑了笑,“我要了,包吧。”

她很从容的从包里拿出钱包,抽了张银行卡出来,递了过去。

两相权衡,这家商场是谁开的,眼前的女人是什么人,导购接过晚安手里的银行卡,“好的,慕小姐,请稍等。”

“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是谁吗?”女孩横眉冷竖的对着导购道,然后很快的转身看向另一边,“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砦”

然后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和两个一看就是保镖的男人立即快步过来,“什么事,麦小姐?”

“我看中了这双鞋,买给我的侄子的,但是这女人要跟我抢,商场的导购也不懂规矩,是我先付钱,她要卖给这个女人,我不管,我就要!鳏”

晚安的长发在收工之后就放下来了,此时全都拢在了一边,看上去时尚美丽,但卷曲的长发也挡住了大半边的脸。

她此时低着头,在摸另一只放在盒子里的鞋,所以几个人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

年轻男人冷着一张脸,不耐烦的道,“不想被投诉到你们经理那里去就赶紧刷卡埋单。”

“这……”导购看看他,又看看晚安的脸,很为难的道,“慕小姐,我……”

晚安温淡的笑,“没关系啊,你经理觉得你处理得不好的话,我替你投诉你们经理到总裁大人那儿去。”

说罢,她才放下手里的鞋子,朝着一侧微微的笑着,“这不是金秘书吗,好巧啊。”

“慕……慕小姐,”刚才听导购叫慕小姐,再看正脸,怎么也没想过是这位慕小姐,她不是在拍戏吗,“原来是您,就看背影有点儿像,您怎么一个人来逛商场。”

大约是见他的态度过于的恭敬,女孩有些不耐烦的道,“她谁啊,我叫你给我买鞋子的!”

晚安的眸色特别的凉沁,脸上却是袅袅的笑,轻描淡写字字柔和,“金秘书不是薄总最重视的秘书之一么,怎么陪女孩儿逛街来了,是新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吗?”

“呸,你怎么说话的?谁是他女朋友?”

晚安垂着头,手指再度有意无意的摸上鞋子,指尖摩擦着,唇上染出一抹笑,“那你是谁的女朋友?”

“慕小姐,”金秘书率先插话进来,笑着道,“这鞋既然是您先看中的,那自然就是您的,我们不打扰您逛街的兴致了。”

“你干什么?这副嘴脸真是丢死人了,下次再也不让你跟我出来逛街了。”她满脸嫌弃的道,“锦墨他怎么会找你这种人当秘书?”

晚安没出声,只是唇上的弧度愈发的冷,跟着闭了闭眼睛。

金秘书已经无语得不行,他忍了又忍,才重新露出笑,心平气和的道,“麦小姐,这位是顾南城顾总的女朋友,这家商场GK旗下的,您明白了吗?”

麦穗脸色几度变化,像个调色盘,人太年轻又是跋扈的性子不懂收敛情绪,最后瞟着她还是道,“你就是顾南城的……那个导演慕晚安?”

“我是导演,也是慕晚安。”

她扬了扬下巴,“那……那又怎么样,难不成顾南城的这家商场是给他的女人开的?”

导购已经刷卡完回来,又把鞋子重新给晚安包好,双手递给她,“慕小姐,好了,欢迎下次惠顾。”

晚安回了她一个笑容,单手接过来,冲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小姑娘微微一笑,“看来是薄锦墨新的小女朋友了,那这双鞋我送给你麦小姐,”

她把鞋盒放在柜台上挪到麦穗的手边,抬眸看着她,“只不过麦小姐……盛绾绾她虽然性格嚣张跋扈,但从来不会蛮不讲理……你不要学过头了才好。”

说罢,手拿着包直接从她的身侧擦过,笑意转而消散,面无表情。

陆笙儿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刚好接到电话。

耳边是晚安极凉薄的嘲弄,“陆笙儿,原来你这么没用。”

那清浅凉薄的嗓音,出自这个女人之口,她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慕晚安,你什么意思?”

“意思还不够明白么,你用两条人命非但没换到一段婚姻和爱情,反倒是输给了对手的一个残次的替身。”

陆笙儿想开口,想反驳她,但是所有的情绪堵塞在喉咙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女人如深冬寒流的嗓音再度响起,“我都没兴趣对你怎么样了,”她轻柔的笑着,“不如你去死吧,省的我浪费力气。”

陆笙儿还没找到反驳的话,那边的电话就徒然挂断了,只留下冰冷的嘟嘟的声音。

【反倒是输给了一个残次的替身。】

这一句话,像一排刺,碾压进她的心脏里,鲜血淋漓。

盛绾绾已经死了。

她死了四年了。

她怎么就能阴魂不散到这个地步,死了也不肯放过她!

慕晚安就像一把剑,挂在

她心口前,随时随地都能给她致命一击,可她偏不给。

有时候她越来越觉得,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锦墨呢?她甚至没有告诉盛西爵。

有时候她觉得慕晚安就是故意的,她拉长着战线,她炫耀着如今顾南城有多爱她,她让这些惴惴不安的煎熬变得绵绵无期。

女人恶毒起来,可以不见血骨的叫你去死,比死更难熬。

………………

顾南城晚上九点端着牛奶敲开晚安书房的门时,看见女人坐在大大的椅子里发呆,面前的笔记本也已经黑了屏幕。

长发掩面。

他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倚在书桌上,抬手将温热的杯壁碰了碰她的脸,低低道,“麦穗让你不开心了?”

晚安仰起脸看着他,“你知道?”

顾南城面色温淡,“安城也就只有你,满心满眼只有电影,不看八卦杂志。”

不过他自然不是看杂志知道的。

光线下,晚安静静的笑,“我很好奇,她这个样子,是被薄锦墨宠出来的,还是他照着绾绾的性子找的?”

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眉目没有波澜,淡淡道,“如果你不喜欢,我让她消失。”

晚安仰着脸蛋笑,“她是薄锦墨的新宠啊,你不怕翻脸吗?”

“不是正牌,再宠也没用。”

顾南城俯身,将玻璃杯喂到她的唇边,低低的哄着,“你睡眠不好,牛奶安眠。”

晚安看着他,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没有让他喂。

她喝得很慢,眼眸垂着。

晚安垂眸笑着,“是不是时间再长一点,他就该慢慢的忘记她了?”

“不会。”

她轻轻浅浅的道,“是吗?”

“嗯。”

“顾南城,如果你以后想再找想我这种性子的女人,不要找个太残次的。”

男人皱起了眉,俊颜阴郁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她是在提醒他,她迟早会离开么?

“没啊,”她把杯子放下,身子往后靠,有些懒洋洋的妩媚,半阖着眸,低低的笑着,“也许我已经不是你喜欢的模样了,而且会变得越来越让你讨厌。”

他俯身靠近她,笑声很低,“什么是我喜欢的模样,嗯?”

“我不知道啊,”她低低的喃喃的笑着,“我只是觉得……我好像越来越坏了。”

尼采说,盯着深渊的人,深渊也会盯着你。

她盯着死亡和仇恨,它们也在反噬她。

顾南城将她从椅子里抱起来,哑声淡淡道,“你是不是我喜欢的模样,时间才知道。”

我有多爱你,唯有时光知道。

晚安圈着他的脖子,在他将她放下的时候没有松开手,不让他起身。

顾南城低头在她的下颚处咬了一口,嗓音更哑了,“乖,睡觉,别折磨我。”

她躺在厚软的被褥上,主动的亲了亲他的下巴,“你乖点,去洗澡。”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道,“我有点公事没有处理,你先睡。”

现在其实还很早,不过九十点钟,只不过她难得休息一天,所以他想把她按回床上早点睡。

“跟我比,你更喜欢公事?”

“你。”

顾南城很快的反应过来,狠狠的吻了一记,低低哑哑的道,“好,我去洗澡。”

晚安拉住他的衣角,“手机落在书房了,你的能给我玩吗?”——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