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340.坑深340米:慕小姐,顾先生很早就来了,只是一直爱等着

他说的轻描淡写,晚安也并不在意。

晚安看着男人低着头时显得异常英俊专注的眉眼,“我回趟公寓而已,那万一我要是走了呢?”

顾南城已经替她系好了手表,也调好了表带,闻言手上的动作短暂的顿了顿,语调一下淡了好几分,“你的万一真是听着就让人觉得不高兴。”

说罢,就坐直了身子,七七也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冷峻跟在她的身后。

顾南城起身将七七抱了起来放在桌子上,低声温柔的道,“下次好好走路不要跑,摔倒会很疼,嗯?”

她膝盖上已经有一块小伤,听佣人说是跟隔壁别墅的小玩伴一起玩游戏时摔伤的,虽然只是蹭破了皮没什么大碍,但晚安还是很心疼鳏。

七七点点头,嗓音稚嫩认真的道,“妈妈跟我说过了,我会小心的,鼠鼠不担心。”

“嗯,”他抬手摸摸她的发,“乖,吃饭吧。”

……………………

网上炒的如火如荼的绯闻很快的被正式澄清,但是接连爆出来的都是更加重磅的新闻,几乎是把本来就很火热的话题炒到全民热议的地步。

从身世到顾公子接连不断的感情生活,再到他们的女儿。

既然她是话题最中心的主角,那自然免不了会提起她的新电影。

对接连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当然也有指责她炒作的,如今慕晚安三个字的曝光率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当红的明星。

只不过,威廉官方发了一份声明,顾南城也发了一份声明。

前者澄清慕晚安是他的女儿,这些年一直有愧于她,不想她再因此承受不该有的委屈和骂名,只不过对二十多年的事情始终讳莫如深,引出了不少的猜测。

后者更是干脆了许多,律师函里起诉了几家网站。

遣词造句很是客气的表示再有人意图不善的造谣顾公子的妻女统统等着受律师函。

只是再怎么客气也掩饰不住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谁再在背后唧唧歪歪他的女人孩子都去死。

只有晚安自始至终未开一言,专心拍戏。

仿佛对她而言,唯有拍戏才是重要的,其他都是过眼云烟。

这种状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深,她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片场,不拍戏的时间,她也会对着电脑反复的琢磨已经拍摄出来的部分,或者精修剧本。

然后就是不可避免的开始争吵。

某天晚上,凌晨两点。

“慕导,还拍下一场吗?还是先休息明天再继续?”

晚安没有抬头,手指调着监控器,头也没有抬,只是自然地回答,“继续。”

助理还没再说话,一道属于男人的低沉而更加深重的嗓音响起,“收工了,去通知他们,明天再继续。”

助理讶然的看着眼前神色有些阴郁,穿着风衣的男人,“好的,顾总。”

晚安这才抬起头,有些怔愣的看着他,“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顾南城低头望着她的脸,将手里的烟头掐灭,有些面无表情,“你也知道,这么晚了。”

“嗯,你回去吧,我今天在酒店睡。”

顾南城看着她重新低下去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薄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线,“收拾东西,我过来接你。”

晚安听出他话里的不悦意味,再度抬头看着他,“我不是已经提前给你打过电话,说我不回去了吗?”

男人俊美的脸有些面无表情,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得不是很清楚,“是,你已经连着一个礼拜说你不回去了。”

“拍电影是这样的,经常会很晚,这些都是常识你不是很清楚吗?”

顾南城俯下身,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深黑的眼盯着她,淡淡道,“那你告诉我,这一个礼拜,你加起来睡了几个小时,嗯?”

晚安扶了扶额头,“我没事,“她还是站了起来,看着男人的脸,像是妥协一般的道,“好吧,那今天不拍了收工,但明天要早起,我睡酒店就好了。”

说着,手扶住自己的腰,无意识的揉了揉,然后开始低头收拾东西。

“我明天早晨亲自送你过来。”

“不用……”

她抬起头,一下对上男人深邃如黑洞一般盯着她的眼睛,“好。”

男人紧绷的俊颜缓和了不少,抬手将她的腰圈进怀里,抱到的却是在深秋午夜的冷风中吹得冰凉的身躯,他眉头再度皱起,将身上的风衣脱下将她裹住,沉沉的道,“你拍戏不需要睡觉,也感觉不到冷了是不是?”

她沉默了一会儿,方道,“我没事,”

顾南城带她上车,坐在前面开车的是陈叔,见她上来终于醒了醒瞌睡,搓搓手指道,“慕小姐,您终于拍完了?”

晚安朝他笑了笑,“是啊。”

顾南城低声吩咐,“陈叔,很晚了,可以开快点。”

他侧过身替她绑安全带,见她眉心蹙着有点不高兴,“怎么了?”

晚安低头嗅了嗅裹在啊身上的西装,“你是抽了多少烟才会有这么重的烟味。”

她觉得她整个都被烟草的气息围着,刚才在外面还没觉得,一上车她就闻到了,而且她觉得车里都给他弄得都是烟味。

她虽然平常不算很反感,但是这么重的味道还是不喜欢。

顾南城看着她抱怨的小模样,也不觉得恼怒,直接抬手将她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低声道,“sorry,刚没有注意,给你换一件。”

说罢就用作利落的推开车门下了车,打开车子的后备箱给她拿衣服。

陈叔有些看不过去,解释道,“慕小姐,顾先生很早就过来等了,只是不想耽误你拍戏惹你不高兴,所以才一直等着。”

等人不是件愉悦的事情,何况是等那么久,烦躁,疲倦,对男人而言抽烟自然是不二的选择。

何况,她有一个礼拜没有回去了。

等陈叔说完,顾南城已经取了另一件干净的西装回来了,重新披在她的身上,“陈叔,开车。”

已经是深夜,车上一路安静。

顾南城侧首看着姿势不适的趴在靠着车窗好像是睡着了的女人,几度想过去伸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但是想想她反感的烟味,还是忍住了。

陈叔看着后视镜,男人的脸色在明暗交错的光线下显得格外的晦暗,英俊的五官又似乎是面无表情,但眼眸深深装着他读不懂的内容。

他抬着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静静的抚摸着女人散落了一肩头的发。

回到卧室,晚安洗了个简单的淋浴,换上睡衣,在男人进浴室的时候,调好闹钟,喝了半杯水,倒头便睡下。

等顾南城洗干净那一身的味道再出来时,床上的女人侧躺着睡着了。

回到床上,关灯,在月色下拉她入怀,却不小心将她闹醒了。

女人的模样很困倦,只是半睁着眼睛,有些模糊的问道,“你要我陪你吗?”

他当然明白她说的陪是什么意思,瞳眸一紧,下巴有些紧绷,良久没有出声。

没听到他的回复,晚安也很快的睡着了,顾南城没有多想,她连着一个礼拜没有好好睡觉。

手指有意无意的蹭上她的下颚,然后慢慢的吻上她的眉心。

…………

晚安太专注于拍戏,所以等满城皆知麦穗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属于相当迟钝和后知后觉了。

那天下了雨,再加之南欢感冒了身体不大好,室内的戏份拍完后就提前收工了,晚安去商场买东西的时候给冷峻看中了一款限量版的跑鞋。

导购笑盈盈的道,“慕小姐,您眼光真好,这款鞋安城就我们柜台有,而且只有三双,这已经是最后一双了,要包起来吗?”

晚安拿了一只在手上,细细的打量着,正要开口,一旁另一道声音响起了,“看这么久买还是不买?你不买的话我买了。”

说罢,直接将她手里的鞋夺了过去,手里拿了一张卡扔下,“刷卡,付账。”

晚安蹙起眉,温淡的笑,“小姐,我没说不买,你这样从我的手里抢东西,是不是不大好?”

年轻的女孩子,相当的漂亮,眉眼间净是张扬跋扈。

是那种她很熟悉的张扬跋扈,朝着她道,“你先看中,但是我先付款,那自然就是我的了。”——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