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章 当一回渔翁

湿润如潮水般袭来,四周树木葱郁,嫩草强壮硕大,浓郁的灵气,竟凝聚成了细小水珠。

它们在空中飘荡,形成袅袅,笼罩着的大地。

嫩草上点缀上晶莹剔透,如同一颗颗饱满,流光溢彩的珍珠。

四周空旷无垠,在百米之外,是一个长长,耸立直上的峡谷,峡谷一直往前蔓延,白雾遮挡在眼前,看不到尽头。

山壁四周,藤蔓茂盛,攀爬蔓延,偶有几棵树木长在山壁上,上面结着寥寥数目的果实。

这里的风景虽然不是最美,但却格外赏心悦目,让人心旷神怡。

在这片天地,灵气格外浓郁,不用太过刻意,灵气就能环绕在身旁,随着身影晃动。

嫩绿之中,纤细的身躯躺在其上,潮湿的衣服紧紧包裹着身体。

冰凉渗透心底深处,昏睡中的人身体微微一颤,紧闭的双眸才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黑亮双眸透着浓浓警惕,不动声色趴在地上,看着周围的环境。

见四周没有什么异常,才慢慢起身,坐在地上。

“这是哪?”

三个字在脑中回荡,刚刚醒来的人儿,打量着这片陌生的环境,脑中响起三个字。

回想起自己过结界时候发生的事,额角滑下一滴汗珠。

“不会吧!”现在这样,她到底是过来了还是没过来,这是什么地方?

清羽呢?

刚刚清醒过来的离夜,脑中一个接着一个疑问,她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时松开了手,想去阻挡冲过来的玄兽攻击。

结果手才刚刚松开,面前玄兽就不见了,她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往前面走。

没过一会,她就发现自己到了一片白茫的地方,她还以为是掉到了玄兽设下的陷阱里,结果眼前一花,眼皮眼前景物变幻的时候,越来越沉重。

最后,醒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她那个时候穿过了结界,那她现在应该是过了结界了。

湿气在身上笼罩,离夜这才低头往身上看,才发现身上到处都是湿的。

“既来之,则安之。”点点头,她起身看向四周,在不远处的山壁发现了一个小山洞,大步走了过去。

走进山洞,离夜发现这个山洞在外面看起来小,里面空间却很大,还分里外两个。

山洞里还算整洁,稍稍整理一下,就能住人。

离夜环视了一眼山洞,满意点了点头。

然后习惯的往内洞走去,尽管外面这个就够她换衣服,但在这种陌生的地方,还是小心点的好,看看里面,没有危险了再说。

不需要几步,离夜便走了进去,然而她刚刚踏进里面的山洞,冰寒的利刃贴面而来。

身影立刻后退,利刃落下,只差一点点,就要落到她身上。

玄灵之力在手上舞动,离夜迅速挡住飞来的短剑,黑色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她提手一拍,短剑如闪电般,往回飞去!

短剑才刚飞出去,青色身影腾空而跃,抓过剑柄,然后又迅速往离夜站着的方向飞身而去。

离夜看了看四周窄小的山洞,立刻飞身后退,她几乎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方招招致命,她也不是随便让人拿捏的柿子!

青色身影并没有放弃追逐,见离夜后退,迅速加快脚步,直逼而去。

两家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走出了山洞,离夜站在嫩绿的草地上,白衣少年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青色身影立刻飞身而出,广袖流裙如绽放雅致的青色莲花,在空中绽放,三千青丝轻柔随风飞舞。

离夜看着衣衫不整,来不及整理的一群,凌乱的发丝,看着青衣身影的侧面,轻咳一声。

“姑娘,我只是不小心掉到了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不知道你也在山洞里,呃……”还是在换衣服,知道的话,她也不会进去。

再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她不用这么喊打喊杀的。

“姑娘?”青色身影稍稍扭动,正面看向离夜。

当那张绝美的容颜映入轮廓,离夜眼中闪过惊艳,虽然同是女人,但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很美!

她的美,不像月媚那种骨子里透着风情万种,举手抬足就是妖媚万千。

清雅脱俗,宛若一朵盛开正艳青莲,还有,她以为月媚已经是这世上少有的美人,但眼前的这个,比月媚还美!

离夜在打量这她,她同时也在打量离夜。

青衣女子看向离夜,当看她正眼去看自己攻击的人之时,那双冷冽清澈的眸子,稍稍诧异。

这少年,长的比女人还好看!

尽管他此时看起来狼狈不已,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那与生俱来的气质,眉宇间带着轻狂不羁,如星辰凝聚而成的黑眸,是那样的自信。

那种自信,竟让他眼中透着闪烁耀眼的光芒,耀眼无比!

“你刚才叫我姑娘?”声音传来,宛若雪山流淌下来的清泉,清澈还带着几分冷意。

离夜上下看了一眼青衣女子,脸上有些迷茫,她不就是姑娘么?

不会有哪个男人,有男扮女装的习惯吧?

看到离夜稍稍变化的目光,青衣女子好像知道离夜在想什么,她伸出手,提起短剑指着离夜。

“小子,不想死,收起你的心思。”

离夜双手摊开,无辜耸耸肩,“我什么也没想?”

是她自己问,叫她姑娘?

不叫姑娘叫什么?

“今晚便收留你一晚,明天,离开这里。”青衣女子收起短剑,转身往山洞里走去。

对方不知道她的身份,那便算了,她也不想杀一个不相干的人。

离夜看着走进山洞的青衣女人,无奈摇摇头,眸光慢慢变得深邃,神情也变得严肃。

这个女人,很强,非常强!

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刚刚她要是真的出手,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抵挡的住。

看来,等会就得好好研究造化诀,还有丹神诀新开启的篇章。

从她晋升玄灵级别,就打开了新的篇章,只是这段日子她没时间去看,本来是打算到了清羽说的天穹峰再看的。

结果现在就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还是今晚看看吧,不然她对神化之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想了想,离夜才抬起步伐走进山洞,等再次进山洞的时候,轻易女子的衣服已经整理好了,凌乱的发丝也顺直随意披散在肩上。

“你去换衣服吧,我是不会偷看的。”冰凉的眸子抬起来,看向离夜,带着淡淡的讥讽。

离夜看到对方眼中的情绪,听着语气中的讥讽,微微一囧。

她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里面会有个人,而且那么巧,就是在换衣服,再说了,她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此时离夜不禁庆幸,幸好什么都没看到,不然这女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手。

没有回答那女人的话,离夜走进洞内,换了一袭蓝色长袍,高高马尾,此时放了下来,书生打扮,只是那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怎么看,怎么不像书生。

龙魂珠已经还给金眸黑龙了,她依靠丹药,小幅度的让自己的五官变得稍稍粗犷,看起来也像男人一点。

身体纤细了一点,皮肤弹指可破,好歹不那么像女人了。

离夜再次走出来之时,洞内多了一堆柴火,青衣女子坐在对面,红光照应在她脸上,为她增添了几分暖意。

不过离夜没有多看,这种带刺的“青莲”,还是小心点。

走到火堆旁,离夜席地而坐,对方没有和她多加交谈,她也没说什么。

洞内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除了心跳的呼吸的声音,唯一能听到的就是火焰跳动时,发出的清脆声音。

青衣女子随意扫视了一眼离夜,看他换了一身打扮,秀气了几分,眉宇间的轻狂不羁也有了几分收敛,只是那双眸子中的璀璨,依旧耀眼。

她没有说什么,就闭上双眼,不再去看离夜。

离夜见对方没理自己,她也乐得自在,目光从对方身上扫视了一眼,眉头微微蹙起。

她,好像受了很重的伤。

与自己何干?

离夜摇摇头,深吸一口气,也闭上眼睛,先把造化诀从脑海中调出来。

一行行的文字,自动在脑中浮现,她的心神也完全放到了造化诀上,但该有的警惕,她一直保留着。

“灵师修炼,步步艰巨,神化之下,不过只是低等修习者,不能称之为灵师,唯有突破神化,才能称为灵。”

陌生的字体在脑中浮现,离夜看到脑海中浮现的东西,心跳不禁剧烈起来。

突破神化,才能成为灵?

“灵师之路,入门,一到九阶,修习,玄阶,地阶,先天地阶,天阶,先天天阶,宗师,再来,神化,而所谓神化,只是那片被遗忘的小区域的称呼罢了。”

离夜嘴角狠狠一抽,眼角跳动,被遗忘的小区域,说的不会就是风启大陆吧!

“神化等级,正确的称呼是灵,也就是灵化,灵化之后,才是灵师。”

离夜心里惊讶无比,神化实际上是灵化,而风启大陆人人认为无法达到的高度,居然才是灵师入门!

那风启大陆那么多人,自认为自己是灵师,结果一个两个都才只是修习者,灵师边边都算不上。

“进入灵师,所谓等级,玄灵,灵者,灵君,灵王,灵皇,灵尊,主灵……”

最后,脑海中就是各种等级晋升后,丹田的变化,以及每个等级之间,不同的变化。

灵师之前的实力,等级根本不能比拟,那些人要是到这边,没有晋升神化,灵师随手就能把他们捏死!

离夜慢慢睁开双眼,眉头紧蹙,幸好这次来,她没带谁,不然还真是个麻烦事。

造化诀记载的只是灵诀和等级,至于上面那句,被遗忘的小区域是什么意思,后面就没半点解说了。

把新开启的造化诀看完,看了看上面新出现的灵诀招式,离夜决定找个时间在学,然后就打开了,丹神诀。

丹神诀上记载,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多了一些稀有丹药的名字,还有超神品的丹药,以及药方,还有一些细节之类的。

然后就是等级,超神品,并不是丹药的巅峰,它之上还有等级的存在。

分别是:灵品,王品,皇品,尊品,帝品。

见没有什么需要现在研究的,离夜不再去看,刚好耳边响起了动静,她睁开眼睛。

青衣女子站起身,看着外面的天色,神情变得认真。

“你今晚不要出去,不然你死了,可没人帮你收尸。”轻易女人扭头看了一眼离夜,直到现在,她都没能探究出这个少年的实力。

好像又一股力量在阻挠着她,不知道是什么,总之很强!

“收尸?”离夜睁大双眼,她要做什么?

“少管闲事。”对方低声呵斥,大步走出洞内。

离夜翻了翻白眼,她就没打算管这个闲事,只是好奇而已,从刚刚在造化诀上看到的东西,这个人的实力,居然是灵皇级别!

她确定自己没看错,就是灵皇级别,幸好刚刚没真的动手,不然自己才是玄灵,刚刚踏入灵师一列,哪里能打得过灵皇。

要知道,几千个玄灵级别加在一起,都未必是一个灵皇的对手,没想到刚刚到这边,就遇上了一个灵皇。

虽然打不过灵皇,不过她还能逃,逃走是没问题的!

“也不知道什么人能让灵皇级别实力的人受伤?”眸光中闪过光亮,目光看向外面,离夜站起身,大步走出洞口,迎面扑来的,就是格外清新浓郁的灵气。

眸子露出惊讶,离夜大步走出洞外,看着四周,白天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四周这么浓郁的灵气。

这里的灵气,完全不是风启大陆能够比拟,随处一个地方的灵气就这么浓郁了,这边的人能突破晋升灵师,也不奇怪。

走出洞内,离夜发现青衣女人不见了,周围连一点气息都没留下。

离夜一阵轻啧,不愧是灵皇级别,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让人无处可寻,根本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不过自己现在才玄灵级别,就是跟在灵皇身边,也未必能看清楚她去的方向。

灵师修炼,修炼者时期的修炼,一个层级的差距,就是个巨大鸿沟,更何况现在还是真正的灵师,她们其中相差的还不只是一个层级,差距简直是有天和地的区别。

山谷?

离夜看向面前的山谷,两边山壁如擎天柱一样,笔直往上,白雾袅绕,又是黑夜,看不清楚更里面。

“难道是进了山谷?”离夜喃喃问道,脚步已经走了出去。

造化诀在身体中运转,隐藏住她的气息,掠过无痕,连半点气息都不曾留下。

在云雾之中,蓝色身影仿佛和云雾形成一体,也是他们的一份子一般,轻如一片羽毛,缓缓飞舞飘落。

不过才飞出去十几米,一股凶猛的力量,迎面扑来,隐藏在云雾中的身影,差点从云雾中掉下来。

离夜暗暗心惊,停下脚步看向前方,隐约听到稀疏的声音,不是很明显,但能勉强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人类,你何必死缠不放,把还灵果交换回来!”粗犷的声音带着沙哑,还有那威严不可冒犯的强者之威。

还灵果?

这个山谷里居然有还灵果!那可是好东西啊!

眸光中的光芒越发耀眼,精致的五官,同时绽放出笑意,这个小小的山谷,居然有还灵果这种好东西,呃……可貌似连灵皇都对付不了的玄兽。

不管了,就算得不到,去看看也好!

离夜屏住呼吸,慢慢靠近,再走出一段距离,在白雾之中,隐约看到一个巨大身影,在身影对面,就站着那个青衣女人。

“我不可能放弃还灵果!”她不能放弃!

“那就按照老规矩办好了,把你打成重伤,你才会把东西还回来!吼!”一声怒吼夹杂着强者之威,他们周围的云雾,瞬间被这股力量震散。

以前她都靠近不了还灵果,没想到这次她居然趁着夜间,自己最弱的时候前来盗取,才会把还灵果拿走。

这东西它守了那么多年,岂会让一个人类轻易夺走。

藏在暗处的离夜心里稍稍一紧,庆幸这次自己有了准备,这玄兽的等级,肯定不是一般的高,毕竟连灵皇都上不到它。

这样,怎么拿走还灵果?

她记得丹神诀上有记载,还灵果有重朔的的功效,不管是丹田摧毁,还是人体收到损伤,吃药得到一枚还灵果,加上一切其它丹药炼制,就能重朔身体,简单点说,就是得到重生。

这个人看起来好好的,要还灵果干嘛,也没见她哪里有所损伤,听他们的对话,好像来的不止一次了。

“轰——”

峡谷一阵摇摇欲坠,云雾消散,强力的冲击迎面而来,离夜急忙走到山壁间一棵树上落下,隐藏住气息,让自己与黑夜融为一体。

“哗啦啦——”

“嘭!”

黑夜中,两道灵力直逼天地,绽放出耀眼的光彩,峡谷震天动地,随时就会倒塌。

离夜汗颜站在树上,用尽力气,才稳住自己动手身体,藏在暗处不至于被发现。

她发现,这样的对战,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管是灵皇级别的青衣女人,还是那只能隐约看见身影的巨大玄兽。

那玄兽站在峡谷,竟然能和峡谷平行,可见它的庞大!

他们的对战,她只是看着,衣服就寖湿了后背,冷汗不停渗透,惊颤不已。

这就是灵皇的实力吗?

真是可怕,整个峡谷,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面临着毁坏了大半的危机,峡谷四处耸立的山壁,出现巨大的坑洼发鸿沟,一条条露在山壁上,狰狞可怕。

离夜不禁稍稍后退了一点,刚刚靠的太近,她无法承受两者对战震动出的余力。

玄灵级别连灵皇的威压余力都承受不住,太弱了,真的是太弱了!

“撕拉!”

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声响起,离夜看到眼前一幕,只觉得毛骨悚然,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完好的山壁,在他们手上,就跟张白纸似的,只见他们随手一扯,就变成了粉碎,紧接着滚滚石块落入峡谷之中。

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灵皇已经如此,那更高级的灵尊,主灵,是不是连天地都要毁灭在他们手上。

“嘭!”青色身影在黑夜中划过一道弧度,她重重摔在地上,胸口火辣辣的疼痛,然而这些她都顾不上,转身便要离开。

远处的玄兽,怔怔看着被自己拍飞的人,彻底怒了。

“可恶的人类!”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青衣女人冒险的做法,着实捏了把冷汗。

她竟然让玄兽狠狠一掌拍在自己身上,借用玄兽冲击来的力量,飞了出去,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逃走。

人是逃离了玄兽攻击没错,玄兽一时半会也追不上来,只是她一身重伤,最多只是走到山洞附近,人就晕过去了。

离夜看了看愤怒的玄兽,移动身影,鬼魅的身影在黑夜中掠过,不曾留下一点痕迹。

还灵果已经不再玄兽那里了,而是在这个女人身上,她就当一次渔翁好了。

“砰!”

远处传来的一声细微动静,离夜在黑夜中,接着细微的光线,看到那逃走的身影踉跄倒下,她也停下了脚步。

站在原地好长一段时间,远处都没了动静,离夜也才松了口气,放心落在地上,慢步走过去。

拿出玉瓶,中间燃烧的火焰带着灼热,照亮了四周。

空间里的红莲此时要是知道,离夜拿它分割出来的一缕火焰,拿来点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离夜蹲下身体,看着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的人,叹了口气,还剩下半条命,她也是够拼命的,为了还灵果,连命都不要了。

目光扫视着她身体上下,最后停留在她右手的上,三枚樱桃大小,红艳欲滴的果子,握在她的手掌心。

成熟的还灵果!三个!

离夜眼中露出光亮,伸手想要去拿还灵果,手刚伸出去,她就停了下来,目光落在昏迷中的人身上,迟疑了一会,又把手收回去。

“算了,东西我也不拿完,拿了你的东西,救你一条命,你也不吃亏。”说着,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玉瓶,打开瓶盖,倒出一颗圆润的丹药。

捏住她的下巴,离夜把丹药放进微张的嘴中,然后慢慢合上。

这样就好了,丹药会随着唾液融化,流入她身体,她的伤也会逐渐复原的,上等复元丹的药效,可不是一般疗伤丹药能够比拟。

把这一切做完,离夜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她满意点点头,才伸手去拿还灵果。

三枚还灵果,她拿了两枚,给青衣女人留下了一枚,再加上保住了对方的一条命,她们之间算扯平了,谁与不欠谁的。

离夜拿出一个玉盒,把两枚灵果小心翼翼放进去,然后扔进储物手镯,起身离开。

黑夜中,蓝色身影以飞快速度往前走去,宛若天边划过一道闪电。

黎明洒落,阳光照耀,草地上出现阵阵蠕动,昏迷中的人,苏醒过来,几乎是瞬间睁开眼睛,立马坐起身。

看着平静的周围,她才松了口气,感觉到身体一阵前所未有的畅快,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她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全都好了,就连以前的旧疾,不过一夜的时间,都消失的无隐无踪。

“怎么回事?”她抬起双手,怔怔看去,当目光触及到右手手心的红色灵果,她脸色大变。

坐在地上的身影,如离弦的箭一般,眨眼就到了狭小的山洞口。

看着空无一人的山洞,一向冷静的她,清澈的眸光中,燃烧起熊熊怒火。

“臭小子!敢对我耍这种心眼!”

话落,青色身影瞬间走出百里,脸上的怒火,久久不能散去,多少年,别人对她避之如蛇蝎,他敢在自己手上抢东西,好,很好!

等青衣女人再次醒来,离夜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了,反正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随便找一个方向走就行了。

走了一晚上加一上午,离夜才停了下来,她此时站的地方是半山腰的一块岩石上,站在上面,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切。

在百米外,一座座起落的房屋出现在眼前,是一个简单的小镇。

离夜呼出一口气,终于看到人了,这样也能知道自己目前在什么地方,还有这边的大陆叫什么,各方势力之类的。

跃下岩石,离夜以飞快的速度走下山林,走在空中,在距离镇子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落在地上。

还是低调点的好,她目前还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这边的高手太多,她可是刚刚才看了一场,灵皇和玄兽之间的对战,尽管不知道玄兽是什么等级,但是能一掌把灵皇打成重伤,实力怎么会弱。

她现在才玄灵级别,太冲动了,横冲直撞进去,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走进镇子,迎面而来的古朴的味道,离夜看了看四周,这个镇子并不是很繁荣,甚至街上行人都少。

镇子的人看到外人走进,神情紧张看了一眼离夜,便匆匆走开,不敢久留。

离夜张了张嘴,见镇子的人看到她,就像是老鼠见到猫,顿时囧了。

她只是想打听一下,这里哪里有卖地图的。

“大哥哥,你是谁?”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离夜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烂漫的注视着她,细嫩的脸颊,嫩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穿着粉色一群,头上两半,各扎了一个小包子形状的发髻,看上去煞是可爱。

“好可爱。”离夜眨了眨眼睛,蹲下身体,忍不住伸手抚上那粉嫩的脸颊,手指才碰触到那细嫩的脸颊。

听到离夜的话,小女孩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怎地,就咯吱咯吱笑了起来。

“大哥哥,你是不是迷路了,回不了家,小蜜带你回家好不好?”她伸出自己的小手,递到离夜面前。

离夜囧囧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她很想是迷路,不能回家的人吗?不过貌似好像的确是迷路了,现在也不能回家……

呃……

离夜最终还是握住了小蜜的手,露出微笑,“你叫小蜜?”

“对啊。”小蜜眼睛都笑弯了,这个大哥哥好好看,比哥哥还要好看。

“你家在哪?不然大……哥哥送你回去?”这么好看粉嫩的小女孩,被人拐走,想想还真是于心不忍。

于心不忍……离夜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四个字用在自己身上,还真不是一般的怪。

小蜜点点头,另外一只小手指着左手边的方向,“我家在那边,大哥哥,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回家。”

离夜:“……”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把她送回去,再问问她家里的人,看看知不知道哪里有卖地图的好了,街上的人看到她就跑,她是不指望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在小蜜的带领下,离夜在街角的附近,终于找到了她家,最后,她还是被“带”回去了。

“哥哥,有个大哥哥迷路了。”刚走到家门口,咯吱咯吱大笑道。

离夜凌乱不已,虽然她的确是迷路了,但为什么被看起来才五岁大的孩子说迷路了,这么怪呢?

站在院中,离夜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空间很简陋,不过看起来很温馨。

小蜜的话刚刚说完,一道身影急忙从房间里冲出来,看到小蜜,他一把搂进怀里,紧张的喜悦在脸上绽放。

“你吓死哥哥了。”清醇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紧张。

离夜无声站在一旁,看着穿着简单,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男人紧张的模样,也没有出声打扰。

“哥哥,小蜜把大哥哥带回来了。”小蜜没意识到男人的紧张,咯吱咯吱又笑了起来。

大哥哥?

男人这才抬头,往身边看去,当身边少年映入眼帘,充满喜悦的眼中,闪过惊讶。

男人也能这么美!?

“我叫离夜,是小蜜带我来的,我想打听一下,这个镇子有没有卖地图的地方?”离夜开门见山问道。

她迫切想要知道这里的一切,当然,地图只能知道大概,最终还是要打听。

“哦,我叫宋鑫。”男人急忙站起来,目光艰难从离夜脸上挪开,继续说道:“地图?你要买什么样的地图?镇子的人不见生人的,你要买地图,应该不容易。”

这个镇子的人不见生人?

离夜了然点头,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是什么,他们看到她就跑,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那你……”

“他们不见生人,是这里经常出没一些陌生人,这些人太过强大,大家都认为自己招惹不起,当然,我不会这样。”宋鑫眼中没有半点畏惧和慌乱,不像离夜所看到的那些人。

大家都是人,有什么可怕的,只是实力稍微强了一点罢了。

离夜若有所思应了一声,蹙了蹙眉头,“那我的地图……”

“我去吧,就当我谢谢你把小蜜送回来。”宋鑫青秀的脸上扬起笑容,他低下头,宠溺的揉了揉小蜜的头。

“谢谢。”离夜松了口气。

额角狠狠一抽,还好遇到了小蜜,不然到这个不见外人的镇子,和没人的镇子有什么区别?

看来这个镇子很偏僻,眼前这个叫宋鑫的,实力才只是宗师而已。

二十几岁的宗师,早风启大陆能让人惊颤不已,可是到了这边,连灵师都算不上,不过……也不知道宗师这些等级,在这边的地位,处于什么位置?

“那你要什么样的地图?”宋鑫继续问道。

“这个世界的,还有,去下一个城市或者是镇子的。”这些是最基本的,在这个偏远的镇子,她也不求得到什么更多消息。

简单知道一些消息就好了,等到下一个城市再去了解更多,反正她目前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方向,着急也急不来。

“这个世界?你说的是临天大陆整片大陆的?”宋鑫惊的嘴巴都脱臼了,他要这么大的地图?

临天大陆?离夜挑挑眉头,看向宋鑫,这个地方叫临天大陆?

看到离夜脸上的疑惑和不解,宋鑫额角划下一滴冷汗,这个少年不是连这里叫什么都不知道吧?那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想,应该是的。”过了一会,离夜才慢慢点头,她想她要的,应该是这片大陆的地图。

宋鑫怔怔的看着离夜,迟疑的问道:“公子,看你的样子,好像从来不知道临天大陆。”

为什么?连他们这种偏远地方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无穷无尽大,他们处在最边缘的小镇,尽管不起眼,但从经常路过的那些强者嘴里,多少能知道一点其他的事情。

“就是不知道,不然你把你知道的说给我听听吧?”离夜无奈耸耸肩,本来她跟清羽都计划好了,谁知道半路计划出现意外,导致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宋鑫再次迟疑了一会,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下,顿了顿,没有立刻说话。

离夜心里也稍稍紧张起来,他不会知道自己是从风启大陆来的吧,从子朔和陵川他们看来,这边很多人,都知道风启大陆的存在。

谁也没有说话,小蜜仰头站在两人中间,目光来回扫视,嘟了嘟嘴巴。

哥哥跟大哥哥在说什么?

“我知道了,我听以前到过这里的强者说过,有不少人,都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修炼了很久,才出来的,公子莫非就是这样?”宋鑫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笑指着离夜。

悬起的石头,稍稍落下,离夜捏了把冷汗。

“是这样的。”她讪讪笑道,原来这片大陆还有这种人。

“那公子先等着,我现在就帮你去找地图,等找到地图,我把知道的告诉你。”宋鑫脸上染上红潮,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兴奋了。

这个公子,肯定也很厉害!

“小蜜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她的。”离夜自然的拉过小蜜,手掌轻柔着她的额头,然后又从储物手镯里拿出几块银子,“这个给你,麻烦你了。”

宋鑫看这离夜手里的东西,脸上飞快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点点头,伸手接过,“我去去就回,小蜜,乖乖听大哥哥的话。”

“好。”小蜜乖巧点点头,冲着宋鑫甜甜一笑。

宋鑫匆匆跑出去,离夜无奈轻笑,然后手上一股微弱的力量拉着她。

“大哥哥,跟我来。”

离夜也没反抗,任由小蜜拉着,在小蜜那天真烂漫的笑容下,时间好像过的很快,不过一会的功夫,宋鑫就抱两个画卷,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跑了回来。

看到他手上的东西,离夜迫不及待接过来打开,图纸上尽是密密麻麻,山岳,河流,一一做好标示。

“这个镇子在什么方向?”离夜看着地图上的标示,抬头看着宋鑫。

“镇子,镇子……”宋鑫一张脸皱起,目光落在地图上,他看的也是一头雾水。

他从没走出去过这个镇子,不知道在什么方向。

离夜见宋鑫也不明白,干脆拿过另外一幅地图正要打开,紧闭的院门,却在此时狠狠被踹开,十几个人从外面冲进来。

为首的人大摇大摆走着,满身肥肉,每走一步,身上的赘肉就一阵剧烈抖动。

离夜皱了皱眉头,把地图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中。

“付魏,你这是做什么?”宋鑫怒看着来人,将小蜜护在身后。

满身肥肉的男人迈出一步,肥硕的脸上堆起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恶心。

“宋鑫,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肥硕的手掌深处,手掌中心躺着一块两指宽的碎银。

离夜扭头看向宋鑫,这个不是自己给他的吗?有什么不对劲?

宋鑫看到付魏手里的东西,脸色微变,随即又恢复平静,“与你无关!”

付魏脸上的笑容,顿时阴沉了下来,肥硕的脸扭曲狰狞。

“我劝你把东西乖乖交出来,不然……”付魏的话没有说完,清冷含笑的声音响起。

“不然?小爷花钱买点东西,你有意见?”

------题外话------

来晚了,昂昂昂!顶锅盖飘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