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33步 冤家路窄

沈律师和叶同学的A市之行很快就确定下来,第二天早上收到正式委托申请、对案情经过有了大概了解之后,俩人便搭乘夜间飞机赶到了传说中的国际化大都市。

沈淮越当然不是第一次来A市,对国内最大机场的种种繁忙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人抵达国内达到厅之后竟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我好像对这里有点印象,你之前是不是带我来过?”叶同学还真是想到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往他身上靠,也不想想和他认识交往也就这两个月的时间,哪来那么多机会天南海北的飞。

“我没带你来过,不过也不排除你之前曾经跟其他人来过A市的可能。”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身边也没有其他熟人,沈淮越也不怎么担心她会突然想起一些什么。

“我觉得还是得想办法把缺失的一部分记忆找回来才行,总是这样到了一个地方觉得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细节,真的是一件很让人纠结苦恼的事。”沈淮越是打心眼里不希望莞心对过去的回忆太过纠结,但当事人自己对此却是特别在乎。

“许医生之前不是说了,至少要等一个月后再去做一次复查,确认一切正常之后才能启动这件事。”看着某人一脸纠结的小模样,沈律师是既担心又觉得有些愧疚。说到底,其实他还是出于私心考虑一直拉着她远离缺失的那一部分回忆,却没有真正站在她的立场考虑。如果她真的很在乎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估计最后他还是得妥协让步,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一趟是为了工作而来,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增长见识。虽然心里着急,但叶莞心还是暂时将找回记忆的念头压了下来。

因为飞机习惯性晚点,俩人到达A市机场时已经快到十点,原本计划今晚先和委托人先见一面的安排也只能推迟到明天。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去酒店安顿下来,养好精神明天才能有充沛的体力面对严峻挑战。

这个案子的另一方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人医院,无论是出于经济损失考虑还是为医院的声誉着想,对方肯定都会找最好的律师帮他忙打这场官司,所以必须从一开始就做好面对困难的心理准备。

沈淮越在A市也有不少朋友,虽然行程安排得非常紧,但还是有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帮他预定到了舒适安静、环境清幽的A市唯一一家超五星酒店。

只是,俩人万万没想到,急急忙忙跑来A市出个差也能碰上熟人。

进酒店大厅的时候沈淮越正在打电话跟A市的律师朋友确定明天面见委托人的具体事宜,也没怎么注意前方有什么人,最好还是叶莞心先发现了前方不远处正站在一个他们都认识、而且带着同样风尘仆仆气息而来的熟人。

“方律师在前面,你要不要过去跟她打声招呼?”既然已经和对方有了正面的眼神接触,也不好视而不见地就这样走掉,愣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提醒某人一下。

沈淮越这边的电话其实才刚进行了一半,但听到‘方律师’几个字后,他还是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稍后再打给你’之后便挂了电话。

而且,这么巧方子瑜也在今天匆匆忙忙赶到A市,他完全有理由怀疑她这一趟过来是为了同一个案子,只是代表的双方完全对立。

和沈淮越正式对上眼之后,方子瑜很快就笑脸盈盈地凑了过来,“这么巧,你们俩是过来A市工作,还是放松散心?”沈淮越能猜到的事,方子瑜估计也能想到,不过面子上还是假装诧异地先寒暄了几句。

“过来处理一个医疗纠纷的案子。”沈淮越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也不例外。既然已经基本确定方子瑜也是为了同一个案子而来,肯定迟早会正式对上面,所以也没必要刻意藏着掖着。

“处理医疗纠纷的案子?不会这么巧正好是和铭华医院有关吧?”面对沈律师的坦白直接,方子瑜也是明人不说暗话。她之所以仓促之下接了这个案子主要是因为对方给的报酬丰厚,现在知道对手是沈淮越之后,更是热血沸腾、迫不及待。

“看来我们很快就要成为对簿公堂的对手。”沈淮越并没有直接回应,但这个回答已经足够能解答方子瑜的疑问。

“要真是这样,我今晚估计是没的觉睡了。”方子瑜这么一回应,等于是间接抬高了沈大律师的地位。因为对手是他,才更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更充分的准备。

“彼此彼此。”面对方子瑜的刻意抬高,沈淮越也是难得含糊地耍起了太极。单从实战经验来讲,方子瑜确实不如他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但以他对方子瑜的了解,很多时候她处理案子都把按常理出牌,而且经常打擦边球,使一些风险极大的小手段,和她对战还真是一刻也不能放松。

将此行的目的摊开来说明白之后,方子瑜的注意力还是很自然地转移到了沈律师家的小女友身上,“沈律师真是会享受生活,出远门办案子也随身带着女朋友,还真是工作恋爱两不误。”

沈淮越倒是没想到方子瑜会突然将矛头对准莞心,正要开口反驳,却没想到有人比他反应更快:“方律师这一次可没猜对,其实沈律师会带我过来主要是因为觉得工作上有需要我的地方,顺便也是想给我提供实战学习的机会,可不是你说的工作恋爱两不误哦。”

“希媛昨天还是跟我说你是个很有天赋和悟性的法政天才,看来确实是这么回事,不然沈律师也不会带你参与这么重要的案子。”表面上看方子瑜的脸上依然是处变不惊的冷静表情,嘴角藏着的和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变淡过,但此时的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外人真的很难一眼看透。

“这个案子来得比较紧急,今晚估计都要做很多准备工作,我觉得大家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私事上。今天就先聊到这里,明天见。”说完之后,沈淮越直接揽过莞心转身朝着电梯方向快步而去。

虽然某个小姑娘看上去对方子瑜似乎并不在怎么发怵,但沈淮越还是觉得以她现在的‘段数’应该还不足以和‘老谋深算’的方子瑜抗衡,所以还是赶紧先带她离开比较明智。再说了,这一趟A市之行确实是为了重要工作而来,他也不想把事情浪费在这些琐碎私事上。

方子瑜这边还没办好入住手续,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前。

进了电梯,彻底隔绝了方律师的注视眼神,叶莞心终于有机会说两句心里话:“你说我和方律师应该也没见过几次面、对她也不算特别了解,怎么总有种跟她八字不合,一见了她就想赶紧掉头走的感觉呢?”

“你和她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而且也基本没什么共同点,你会有这种感觉很正常。坦白讲,我也不太喜欢她为人处事的方式,对她对待工作方式更是不敢苟同,所以当初她主动申请入股事务所的时候我几乎是没有做任何考虑,当下就拒绝了她。”沈淮越的态度也很明确,别说莞心自己觉得和方子瑜合不来,就算她没这种感觉,他也会要求她尽量和这种人保持距离。可能被带坏不说,说不定还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说她会不会因为这事对你怀恨在心呐?”叶同学又开始习惯性地大开脑洞。

“以她的能力,多的是事务所愿意为她敞开大门,她哪来这个闲工夫对我怀恨在心。”看来,在某些事情上沈律师的直觉和女人相比还是略差了些,那些只能意会的事他暂时还想不到。

叶莞心也只是这么随口八卦一句,既然他说没有,她也不会追问到底。正如他之前所说,这一趟A市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工作,有这个闲工夫八卦,还不如多想想怎样才能在工作上给他帮助。

俩人上楼进了房间稍作安置之后,沈淮越很快就收到了A市的律师朋友发来的详细案情资料。

粗略看下来,双方的争论焦点应该是医生在进行手术时是否出现了错误的电流连接操作,从而导致正在进行脊椎神经修复的病人突然脑死亡的严重后果。

“手术室没有监控,无法取证。如果要找人证,只能从当时在手术室内的医护人员着手。可是,他们都是医院的正式职员,有利益牵扯,估计他们都会站在医院这一方。”不得不说,投入到正经工作中的叶同学真的很有法政精英的范儿,说出的话也是合情合理、毫无破绽。

“如果能找到确切证据,病人家属也不会几经辗转找我过来。”可能是因为平日里被‘吹捧’得太神乎其神的关系,沈大律师多少也沾染上了一些自恋的坏毛病。当然,凭他的实力和难求一败的战绩,确实有骄傲得瑟的资本就是了。

“那你打算从哪个方向着手?”虽然范儿十足,但毕竟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案例,做完基本分析之后叶莞心也很难再发现重点。

“现在我们手上的资料还非常有限,暂时还不好下结论。但既然病人家属坚持认为手术过程有问题,他们肯定也有自己的考虑,具体细节还是要明天亲自和委托人见过面之后才能确定。不过,直觉告诉我,这件事肯定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背后肯定还会牵扯出其他事情。面对难度很大的案子,千万不能只盯着案子本身,一定要往多元方向用头脑风暴的方式把所有可能的点都考虑到,很多时候,机会往往就藏在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在莞心做完大手术之后,这好像还是沈淮越第一次在她面对如此严肃认真地、滔滔不绝说这么一大段专业描述。

难得大显身手的结果就是听得某人‘如痴如醉’,满脸都是花痴和崇拜。

虽然被自家女友崇拜是一件很让人幸福的事,但沈淮越还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我在跟你分析案情、教你怎么找机会,你犯什么花痴?”

“我是在想,要学多久我才能变得跟你一样厉害。”叶同学还真是有野心,一开始就设置了这么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这个还真不好说,除了靠后天努力之外,从娘胎里带来的天赋也很重要。”被人当成目标当然是好事,但沈淮越其实并不太希望他家小女友有朝一日会变成另一个自己。

“天赋不足,靠后天勤奋努力补也不行么?”虽然志向远大,但叶同学也还算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天赋不如人。

“除了靠后天勤奋努力之外,有个好老师带着也很重要。”咳咳,沈律师您这样变着方地往自己脸上贴金真的好么?

叶莞心似乎也对此特别赞同:“这么说来我还是有很大机会能变得像你一样厉害的,是不是?”

看着某人满脸期待的样子,沈淮越实在不忍心泼她冷水:“你应该更有野心一点,想着有一天能超过我、比我更出色。”而且,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知,说不准哪一天她真的能在法庭上赢他也不一定。

叶莞心只当他是在开玩笑,便顺着他的话逗趣道:“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听我的?”

“你现在离我的水平还差了很远,我不照样对你言听计从?”遗憾的是,在沈律师看来这两者并没有太直接的联系。

叶同学本来还想下意识地质疑一句,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连他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生日他都可以无条件退让,其他事估计更不在话下。

“所以我是真心觉得能遇上你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难得心下感动,总得说点好听的话哄哄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