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32步 男女有别

“还好我再过几天就要去旅行,回来之后就差不多要为开学做准备,也没太多时间过去事务所学习,也不会有太多和她见面的机会。”

“你要真这么不习惯和她相处,我可以多给她安排一些外勤的活。”即便只是工作,跟一个合不来的人朝夕相处其实也挺累人,沈淮越自己也是深有体会。

“那倒不用,不要总当我温室花朵一样娇养着好不好,现在是可以什么事都依靠你,可总有一天还是要自己独立,你能不能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当我是小孩子?”叶同学看来是对这事已经有意见很久了,不然也不会如此激动地表明态度。

“傻瓜,我要真当你是小孩子,能费尽心思把你拐回家?”都已经在一起做了那么多不纯洁的事,竟然还有这种想法,那些旖旎浪漫的事真的都是白教了。

叶莞心显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这件事情上,难免有些应对不及,先是愣了片刻,而后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终于原形毕露,坦白承认你没安好心了吧!”

知道她是在故意说笑逗趣,沈淮越也乐得陪她胡闹:“我是没安好心,那也要你愿意被我骗才行啊。再说了,现在不是还没真正拐回家么,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的房间和你的房间中间只隔了一堵墙,而且还有一扇你随时可以自由进出的门,这样还不算已经真正拐回了家?”听叶同学这语气,似乎和沈律师不在同一个思维模式上,说的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知道她在某些事情上总是特别迟钝,这一次沈淮越也是完全没耐心,直接坦白道:“我的标准是你的名字已经出现在我个人信息表的配偶栏上、而且每天早上睁眼醒来就能看到你才算。”

配偶栏?每天早上睁眼醒来就能看到你?

在脑子里将这些关键词仔细回味一遍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男人和女人的大脑结构果然完全不一样,平日里再翩翩君子、正义凛然的男骨子里还是会有很多邪恶思想。

面对这略显‘限制级’的话题,恼羞成怒的叶莞心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最后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作罢,言下之意就是想说距离他想要的标准恐怕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沈淮越当然也没想过现在就跨越到这一步,这么说也只是故意吓唬她,让她别再把心思放在方子瑜带着她家表妹突然出现带来的种种意外上。这些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外人,实在没必要为他们太操心费神。

俩人就这样一路嘻嘻闹闹地回了家,总算将白天在事务所遇到的各种意外小状况暂时翻了过去。

回到家吃完晚饭之后,叶莞心的三个好伙伴已经开始在群组里讨论毕业旅行的事。经过一番商量,最后的目的地也已经确定,就在距离C市只有三小时火车车程的海滨城市K市。K市不仅是最近几年比较火热的新兴旅游城市,还有一所风景迷人的名牌大学,确实是毕业旅行的极佳选择。

叶莞心进群组打招呼的时候三人正在商量具体路线的问题,因为之前也在网上找过一些路线图,知道K市有很多靠近热门旅游区的青年旅社,叶莞心也很快提出了关于住处的建议。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只是打了一句‘要不我们去住青年旅社吧,不仅便宜,说不定还能交上不少新朋友’,很快就遭到了另外三人的强烈反对。

“难得出去玩,当然要住既舒服、环境又好的酒店。而且,青年旅社那种地方比较人多嘴杂,居住条件也不会太好,似乎不太适合我们几个女孩子住。”因为沈律师阔气地承担了此次旅行的所有费用,可盈她们三个对预算问题也是完全不在乎。而且,出于安全考虑,沈律师肯定也不会放心让她们几个女孩子去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借住。

“你不会是想要住五星级的海景酒店吧?”叶莞心当然也知道以家里现在的经济条件,即便不指望沈律师,也完全有能力支付这笔钱,但毕竟不是自己挣来的,花的时候难免会有些舍不得。

“看行程安排吧,如果真不想错过蓝湾岛上的日出,肯定要在岛上住下,据我说知蓝湾岛上好像只有两间酒店,而且都是五星。”在沈律师强行介入之前,可盈她们几个确实没有将在蓝湾岛上过夜列入行程计划之中,但现在不仅有了财力支持,而且蓝湾岛这么浪漫的地方确实很适合情侣之间制造意外惊喜什么的,就算她们不想去,估计沈大律师也不会答应。

蓝湾岛的日出确实很有诱惑力,不少去过K市回来的人都极力推荐。但叶莞心可是另有重要安排的人,这个特别行程安排的时间必须掐得很好才行,“我倒回去看了你们刚才发的行程表,在蓝湾岛过夜的时间好像是定在二十二号,如果我第二天要返回C市的话,从岛上回到市区,再赶去火车站会不会来不及?”

“你肯定是定下午的车票回C市吧,早上看完日出、吃完早餐就回市区,再在市区吃一顿海鲜大餐再准备返程,时间上肯定没问题。”虽然知道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但为了制造‘逼真’的效果,之前的计划可一定要做得天衣无缝才行。

“如果是上午就返程,那还好点。”完全在状况外的叶同学现在只有任人忽悠的份,反正只要不耽误她的大事,随她们怎么安排都行。

“话说,你给沈律师的生日礼物不会是就是突然杀回来给他一个意外惊喜这么简单吧,有没有一些比较实际的东西?”可盈问这话除了有好奇八卦之心外,更多的还是先替沈律师探口风。已经收了他那么多‘好处’,总得有所回报才行。

“我正为这个犯愁呢,他什么都不缺啊,而且好像也不太注重物质方面的享受,我也不知道该送他什么礼物才好。”叶莞心之前确实有想过亲手制作礼物送给他,但也要有个很明确的方向才行。毕竟是第一次正式送礼物给他,不求珍贵,一定要很特别。

“既然不知道该送什么好,就直接送你自己得了。”悦菲一直旁边蹲着没说话,却是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子,‘送你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相信大家心里应该都很清楚。

“我是真的很烦恼,你们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好不好!”叶莞心当然也知道个中含义,只是她还是很傻很天真地以为悦菲是在故意说笑逗她玩。

“我也很认真啊,沈律师怎么说也已经是过了三十的成熟男人,而且在你之前没有任何恋爱经历,对某些事一定特别期待。我敢说,只要你愿意送,绝对会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珍贵、最特别的生日礼物。”听了莞心的话之后,悦菲依然没有半点要改口的念头,反而变本加厉做了更深入详细的阐述。

“喂,你这话可是越说越离谱了哈,沈律师才不是那种人呢。”已经过了三十就很自然地会对某些事特别期待什么的,叶莞心是打死也不信。而且,这件事他们之前也讨论过,至少要等她年满二十周岁才能考虑。现在她不仅完全没做好准备,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没动过。

“这一点我们也不怀疑,只是有点替沈律师担心,等你大学毕业他都已经快要奔四,你真狠得下心让他再等这么多年?”

“他说了不会介意的。”可能是不太确定的关系,叶莞心在打出这几个字时一时手快,竟然将‘介意’打成了按键相邻的‘刻意’,虽然只是一字之差,意思却是相差千里。

明知道莞心是不小心打错了字,悦菲依然不依不饶地逗笑道:“不想刻意为之不代表心里没想,这两件事还是要弄清楚。”

“你们就知道出馊主意逗我开心,不跟你们玩了,反正还有一个多星期,我自己慢慢想去。”叶莞心本来不如可盈和悦菲说话直来直去,这会儿又是双拳敌四手的状况,更是被动,这个时候还是果断先逃比较明智。

思来想去,叶莞心还是决定将目标转向手工制作礼物上,离开APP群组之后便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地找起了资料。

因为太过专注的缘故,背后突然站了个人她竟然毫无察觉。

直到背后站着的那个人突然沉不住气低声问道:“这是在给我准备礼物?”

叶莞心的下意识反应就是立即扣住电脑,不让他看到更多细节,却没想到如此反应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有人要‘掩耳盗铃’,沈律师也不强行拆除,只得故作轻松地转移话题:“我明天要去A市出差,帮一个朋友处理一起医疗纠纷的案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要去几天?需要过夜么?”叶莞心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莫名其妙问出一个听上去毫无关联的问题。

这一次沈律师也是难得没有跟上叶同学的思维节奏,愣是没猜到她的意图:“你先告诉我,要不要过夜跟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有什么直接关系。”

“那个,我的意思是……如果要过夜肯定要先经过爸爸妈妈同意才能答复你啊。”还算某人这一次反应够快,如此危急之下竟然能想出听上去完全没有破绽的回答。

虽然听上去毫无破绽,但也没那么容易把沈律师糊弄过去:“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对你管得这么严,我怎么不知道?”

“他们是没有管我管得太严,是我觉得出远门必须先给他们一个交代不行么?”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头,叶莞心只能硬着头皮死撑到底。

看着某人一副死也不肯让步的样子,沈淮越大概也猜到不可能从她嘴里听到真心话,值得换了严肃连正经回道:“初步计划需要去两天,过夜是肯定要的;如果对方不同意私下和解,不排除最近这段时间需要频繁在两地往返的可能。”

“是个什么样的案子?你的委托方是医院还是病人?”叶同学果然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刚才还在纠结是否需要在A市过夜的问题,这才过了不到一分钟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案子上。

“猜猜看。”感觉到某人对案子产生浓厚兴趣之后,沈淮越已经开始计划这一趟去A市的非工作行程。A市毕竟是国际化大都市,去一趟总不能只为工作。

“我猜你应该是代表病人一方。”一旦发生医疗纠纷,病人一方似乎更容易出于被动、成为弱势群体,挑战也更大,选择有挑战性的工作无疑更符合沈大律师的一贯作风。

沈淮越表示欣慰地点了点头,也越发觉得有必要带她过去长长见识:“你要真觉得有征得你父母同意的必要,现在就下去问他们,如果明天上午能收到委托资料,我打算坐晚班飞机过去,现在还在暑期,机票紧俏,得赶紧预定。”

“其实也不用的,你先定机票吧,只要跟爸爸妈妈知会一声就行。”叶莞心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跟他出去长见识的事,也顾不上这回答有没有打自己的脸。

巧的是,听了莞心说要跟着沈律师一起去A市出差的事情后,肖妈妈首先想到的也是要不要过夜的问题。当然,肖妈妈会有此一问也不是不相信沈律师,主要还是觉得莞心还小,出门在外还是得避点嫌。

“过夜也没关系啊,我又不跟他住同一间房。”难得的是,这一点叶莞心也早有想过。

肖妈妈这才满意地点头:“我也相信沈律师肯定会做出最合适的安排。既然是能出去长见识,你就安心跟他去吧,不过A市可是比这里更繁华热闹,走到哪里都要多加小心。”

虽然已经不记得当年意外失踪的种种,但叶莞心还是明显感觉到了妈妈对她的过分紧张。考虑到在父母眼中她还是个大孩子,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很乖地应了一句“我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