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31步 高手过招

在叶莞心被吓傻眼的同时,方子瑜也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嗨,还记得我吗,上次我们在沈律师家里见过面。”

在莞心做了手术之后,沈淮越已经想到了一切可能的意外状况,甚至亲自找事务所的人开了会,。跟他们详细说了莞心现在的状况,并一再叮嘱他们不要在她面前提到‘沈家’、‘四叔’或是‘侄女’之类的字眼。但他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算到方子瑜会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杀过来,而一出现就尽干些添乱的事。

正好Dana过来,沈淮越赶紧招呼她先带莞心去秘书室,而他则一脸凝重地直接带方子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虽然在他看来方子瑜并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控制’的人,但在事情和她并没有太大厉害关系的情况下,应该能说服她守住秘密,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乱说。

带着莞心进了秘书室之后,Dana很快就热情地做了自我介绍:“HI,我叫Dana,是沈律师的秘书,你应该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叶莞心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继而又换上一脸认真表情,“外面那位漂亮姐姐你认识么?”

温柔可亲的Dana姐姐依然是一副笑脸盈盈的模样:“哦,你说方律师啊,上周她来过一次,当时沈律师不在,是娄律师接待的她,听说是沈律师在美国工作时的同事。”

“就只是同事这么简单?”十八岁的小女生也会有非常敏锐的直觉,而此时此刻,叶莞心的所有反应几乎都是被她的直觉引导着。

“据我说知是这样,而且沈律师是个绝对零绯闻的人,他也不可能和方律师有什么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沈淮越和莞心交往的事现在已经不再是秘密,Dana自然也能猜到莞心如此紧张担心的原因,而受了沈律师特别拜托的她也有责任为小姑娘释疑解惑。

“那个,我没有不相信他的意思,只是突然见到一个她认识我,我却对她完全没印象的人,难免有些好奇。”叶莞心确实有点担心,但这担心并不是因为觉得沈律师和那位漂亮的女神姐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而是莫名地觉得这位女神姐姐总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不着急,以后大家还会见面,多见几次面自然会熟识。当然,如果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人,就算记不起来也没关系,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Dana姐姐还真是一位值得信任的贴心好秘书,对boss的吩咐绝对是百分之百的完全服从,而且执行力也是一流。

在Dana的耐心安慰下,叶莞心也很快舒缓了心情,“谢谢你帮我解答了这么多疑问,以后要是在工作上有不懂的事我还要向你请教,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哦。”

“怎么会,有你在的时候沈律师的心情明显要轻松愉悦得多,也特别好说话。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可是每天都战战兢兢地小心应付着。现在好了,总算把你给盼了回来,我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沈律师对一般人和对他家小女友绝对是两套标准,这一点身为他贴身秘书的Dana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她也事务所这么多同事里面最期盼莞心能早点回来的那个人。

“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么,沈律师只是对工作上的事比较严肃认真,总不至于故意刁难吧?”D秘书姐姐突然给自己戴了这么大一顶高帽,叶莞心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故意刁难倒是不至于,但他总是喜怒不形于色、很难猜透他的心思,所以跟他在一起工作得时刻打起一百二分的精神才行。”听Dana这语气,还真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时刻保持高度专注力,才能更好、更高效的完成工作。只要工作出色,肯定能得到加薪或提升的机会。”而叶莞心这边不仅已经暂时放下了方律师带来的意外冲击,说话的语气也渐渐回归从前。

“哎呦,几天不见,你这张小嘴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终于将莞心的注意力转移开来,Dana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莞心的心情直接影响沈律师的心情,她的舒心日子可是全指望这小姑娘了。

而此时,就在和秘书室只隔了不到十米远的沈律师办公室里,沈淮越正在向一个不太信任的人坦白一个不得不说的小秘密。

听完沈淮越讲的‘故事’之后,方子瑜脸上的表情实在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愣了片刻之后才表示理解地回道:“你的意思我已经完全接收到,放心,我绝对不会在你家小姑娘面前乱说不该说的话。”说完之后,又刻意停了几秒钟才继续:“怎么说我也算帮了你一个小忙,希望我家表妹在你这里实习的时候你能多关照着点。”

方律师听着像是在求关照,可字里行间透露的意思怎么有种赤果果的威胁感觉?

“娄晋最近不怎么忙,我会安排他亲自带。”虽然也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沈淮越也不会傻到当着方子瑜的面点破。她也就是想带个亲戚过来实习几个月而已,看在他们曾经共事多年的份上,这个面子总还是要给的。

“不瞒你说,我家这个小表妹可是冲着你来的,一心想要跟着你多学点看家本领。要是方便的话,还是要麻烦你多提点她一下。”看似温柔无害的方律师还真是一位‘得势不饶人’的狠角色,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沈大律师面前得寸进尺,看来是真把沈律师分享的小秘密当成了掣肘他的把柄。

“你也知道我不随便教学生,她能不能学到东西,还要看她自己的努力和悟性。”面对方子瑜看似不经意的借力打力,沈淮越也是毫不含糊地回了一记‘四两拨千斤’。

高手过招,拼的就是心气和耐性。很多事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也用不着一一点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各有利益,俩人之间的‘暗斗’可能还会一直继续下去。

方律师也是超级大忙人,既然已经和沈律师达成了协议,她也没打算跟沈律师家的小姑娘多说废话。不过,离开前找小表妹认真叮嘱两句还是要的:“这里的几位大律师工作时的严肃认真和雷厉风行都是出了名的,你不要仗着自己的名校毕业就得意忘形,学东西还是要保持一颗谦卑之心,不懂就要多问,千万不要自作聪明,知道吗?”

“知道了,这些话我爸昨晚就跟我说过,我都牢记在心呢。”裴希媛一边爽快地答应着,一边观察着周遭的形势,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才压低声音好奇地问道:“听说刚才那个小姑娘是沈律师的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面对小表妹的八卦多事,方律师却突然扮起了高冷样。

裴希媛却是丝毫没被方律师的严肃表情吓到,继续压低声音八卦道:“跟我是没什么关系,可跟表姐你可是有很大的关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突然决定回国是为了谁。”

“这种玩笑话当着我面说说也就罢了,千万不能让事务所的其他人知道。”听方律师这语气,似乎不打算承认表妹的指控。

“为什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那小姑娘看着也就是个未经世事的大孩子,应该不会对你构成威胁吧。”裴希媛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压根没把那个看上去比她还小很多的大孩子放在眼里。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要让我后悔把你送到这里。另外,还有一件事你要时刻记得,比起能和沈律师发展一段超出正常同事和朋友的特别关系,我更期待能在法庭上赢他一次。”方律师也是标准的工作狂人,而且属于超级好斗型,比起女儿情长之事,工作上的竞争反而更能激起她的斗志。

“我怎么觉得第二件事难度好像更大?”在裴大小姐心目中,沈律师完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既然是神一般的存在,既然也是不可战胜。

方子瑜似乎并没有把小表妹的‘轻视’放在心上,也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跟她多费唇舌,“工作上的事我相信你会有分寸,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工作之余最好不要去招惹沈律师家的小姑娘,男人一旦有了心上人,护起短来完全是不可理喻。要是一不小心把这里的大BOSS惹毛,你在这里是实习期恐怕也要提前结束。”

“我傻呀,沈大律师最在乎的人,我拍她马屁还来不及呢。”裴希媛一看就是那种心眼超多的万花筒型女生,如何处理人际关系这种事应该不用特别教导。

听裴希媛这语气,似乎已经认定了和沈律师家的小姑娘交上朋友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要讲个缘分,真没眼缘的,想做普通朋友都不容易。

虽然叶莞心年纪尚轻,但也有自己的交友原则,像裴希媛这种见了谁都是一副热情笑脸,说的永远比做的多女生真的不是她的‘菜’。

一整天下来,俩人直接确实有不少工作上的交流,但都是浅谈即止。每次裴希媛想要找莞心闲聊几句生活话题时,都会无一例外地被她以‘工作场合不谈私事’为由婉言拒绝。

对此,沈淮越是看在眼里,暗自好奇在心,好不容易等到下了班可以回家,才找机会向她问起:“你似乎不太喜欢事务所新来的实习生?”

“没有不喜欢,只是觉得跟她不是很合得来,估计也很难做朋友,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这事既不丢人,也不算无理取闹,叶莞心也没打算瞒他。

从莞心口中得到这番回答,沈淮越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你们俩确实没什么共同交集,不过话说回来,方律师这个表妹跟她还挺像。”

“哦,听你这语气,似乎对方律师很了解的样子。”唔,闷在车内的狭小空间,酸味似乎也是格外明显。叶同学果然还是凡人一个,嘴上再怎么说不在乎,心里还是有想法。

虽然闻到了明显的酸味,沈淮越却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照着事实回道:“怎么说我也跟她一起工作了近五年,要是一点了解都没有也不正常吧。”

“那你跟我说说,以你对方律师的了解,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开启了话题,叶莞心索性八卦到底。

“聪明、有心机;表面上看对谁都是和颜悦色,但其实背地里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另外,还有那么一点自负,发表自己的意见之后每次都是一副‘我想到的事你们永远想不到’的表情。”沈淮越确实对方子瑜有很深的了解,但好在所有的了解基本都是负面,而且大多和工作有关。

听了他这番回答之后,叶莞心也是不服不行:“你说的好像真的是另一个升级版的裴希媛。”

“你跟她刻意保持距离是对的,但还是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有她在的地方一定要多长个心眼,知道吗?”方子瑜突然塞这么个复刻版的自己过来,沈淮越也是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面对方子瑜这种心眼堪比筛子的聪明女人,多加防备总没坏处。

“既然你也对她没什么好印象,为什么还要答应让她过来实习?”虽然娄律师那边已经点了头,但据叶莞心所所知,事务所里的事沈律师有一票否决权,如果他不想点头,别人也奈他不何。

“她就是过来实习两个月而已,又不是来了不走。而且,正如娄晋所说,毕竟和方律师同事几年,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如果不是因为要拜托方子瑜帮忙保守秘密,沈淮越确实可以一票否决,拒绝接受裴希媛过来实习,但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还是保险起见选择了给方子瑜这个面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