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30步 反客为主

可盈显然没想到沈律师会这么沉不住气,愣了好一会儿才弱弱地回道:“说了呀,我们是觉得生日每年都可以过,高中的毕业旅行却是一生只有一次,权衡下来还是应该跟我们一起出去玩。”

虽然很顺溜地说完了这段话,但其实徐同学心里已经下意识地开始发虚,总觉得人精似的沈律师已经猜出了什么。

“就因为生日每年都能过就得理所当然地给你们的毕业旅行让道,你是这个意思吧?”沈律师这边确实已经觉察到了丝丝异样,但他也没有直接点名,而是很有耐心地继续跟徐同学周旋。

“我也没说理所当然这么严重,这不是替莞心在跟你商量么。”沈律师的语气突然变得咄咄逼人,可盈这边也是越来越没底气。

“她为什么自己不来跟我说,还要拜托你当传话筒?”若真是莞心亲自来说,沈淮越可能还真不会怀疑什么,干干脆脆就答应了,正是因为她自作聪明地找人代话,才更让他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那个,她可能是怕你不答应,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吧。”沈律师已经隐有火力全开之势,徐同学接下来能做的似乎只有勉强应付。

“这么说来,她也和你们一样,觉得每年都可以能过的生日远没有你们的毕业旅行来得重要?”沈律师现在是用实际行动示范了什么叫得势不饶人。

“要我不跟她生气也不难,只要你乖乖告诉我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就行。”果然是一切都尽在沈律师掌控之中,几个小毛丫头不到半小时捣鼓出来的鬼主意就想把他糊弄过去,显然是太小看了他的洞察力和职业敏感度。

“沈律师你可不能乱冤枉人啊,我们时候打过你的主……”

可盈这边正着急解释着,却再次被沈律师无情地打断:“既然你不愿意乖乖说实话,这通电话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我还是觉得莞心跟我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生日更重要,所以只能抱歉地说一句我不能答应让她跟你们一起出去旅行。”

“别啊,你怎么可以不答应呢,我可是向莞心做过保证……”

可盈那边已经急得不行,沈律师这边却依然是此事无商量的语气:“既然你们那么想带着她一起出去玩,就只有乖乖说实话这一条路可走。”

在沈律师一点机会都不给的咄咄逼人之下,可盈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将她们精心策划的surprise计划和盘托出。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只能看沈律师的脸色。

“其实,她是挺为难的,主要还是拗不过我们几个,沈律师可千万不能因为这事儿跟她生气。”可盈现在已经不抱希望能说服沈律师点头,只希望不要连累莞心就阿弥陀佛了。

不过,让可盈没有想到的是,听了她的‘诡计’之后,沈律师竟然很是干脆地点了赞:“听上去倒是个不错的计划。”

以至于可盈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我刚才的回应是想告诉你莞心想跟你一起去旅行的事我可以答应。”答应得这么爽快,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其中有诈!

不过,道行尚浅的徐同学暂时还没反应过来,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峰回路转的狂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有个条件。”就知道,要想从沈大律师身上占到便宜没那么容易。

“什么条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之后,徐同学心里已经开始打鼓。呜呜,怎么越来越有种偷鸡不成还要蚀把米的不良预感呐,该不会被沈律师‘骗’去‘卖’了吧。

“你们四个人毕业旅行的钱我来出,不过要按我的计划来。”听沈律师这话的意思,倒也不算骗得干净,至少旅行费用是可以省了。

“毕业旅行是早就计划好的事,预算也有,就不劳沈律师破费了。不过,你能不能详细说说要按你的计划来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心里依然是七上八下觉得不踏实,但关键时刻徐同学的脑瓜子还算清醒,重要问题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

沈律师也是不含糊,很快就一五一十道出了全盘计划。

听完沈律师的长篇大论之后,徐同学愣是被吓得呆滞了近半分钟才做出回应:“你这样反客为主突然来一招乾坤大挪移真的好么?”

“你也可以选择不答应,当然结果就是莞心不能跟你们一起去毕业旅行。”反正已经动了坏心思,沈淮越也索性坦荡到底,做一回‘真小人’。

重压之下,可盈根本没的选择。而且,换个角度想,如果真按沈律师的计划来,结果其实也不会有太多区别,无非就是换个人被surprise到罢了。

所以,最后可盈还是只有乖乖举手投降的份:“那就找沈律师的意思去做,不过到时候莞心真要被你气到耍小孩子脾气我们可不会帮你。”

“放心,我知道怎么应付她的小孩子脾气。另外,还要麻烦你帮我跟另外两位同学说一声,这件事请务必向莞心保密。”莞心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是沉不住气,一天到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根本藏不住秘密,所以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

“那是当然,我们也很想看到莞心被吓到之后到底会是什么反应呢。”已经想通的徐大小姐很快就恢复到看戏不怕台高模式,声音里满是兴奋。

虽然有沈律师的强行介入,四个小伙伴精心组织的毕业旅行还是很快敲定了日程安排。而且沈律师还*地在两个备选目的地里面选了一个,连让她们选地方的纠结为难都省了。

而叶莞心也很快从可盈那边得到了这个好消息,只是,此时她并不知道另外三人已经瞒着她另建了一个名为‘keep—secret’的群组,专门讨论确认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更可怕的人,沈律师竟然也在这个群组里,以方便随时掌握有效情报。

出院之后,叶莞心依然保持着十点半之前就上床睡觉的习惯。当然,在这个好习惯中也还加入了一些其他的例行之事。

例如,穿过暗门偷偷跑到墙壁的另一边跟沈律师说声晚安。

这会儿沈淮越正好忙完了工作,本来是准备洗把脸清醒一下再过去找她,没想到一出洗手间的门就看到穿着雪纺长裙、披散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叶同学眼角含笑地站在眼前。

“让我猜猜,你是特地过来感谢我答应放你跟你三个好伙伴一起去毕业旅行,是不是?”虽然所有事情尽在自己一手掌控,沈律师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拿叶同学寻开心的机会。

叶莞心很老实地点了点头,自动自发地往他身边靠:“我没想到你会答应得这么爽快,甚至都没想过搬出一大堆大道理来说服我一下。”叶莞心之前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应对之策,最后竟然都没派上用场。虽然略有好奇,但她自始至终都没想过其中可能有诈。

“你的好同学已经搬出了‘生日每年都能过、毕业旅行却只有一次’的无敌理论,我要是非要跟你们计较这点小事,岂不是会显得我太小气?”不得不说,沈律师真的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两面派,分明‘做尽坏事’,却总能引来崇拜感激的眼神。

而此时,叶同学正毫不掩饰地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其实也不会啊,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她们还是会理解。毕竟,今年的生日对我们来说还是挺特殊的。如果我最后真的选择留在C市陪你过生日,她们应该也能理解。”

“嘴上可能会理解,但心里肯定还是会记恨我。”沈律师对小女孩们的心思可是看得透透的。

叶莞心对此也未作否认,虽然对可盈她们三个了解还不是算透彻,但也能很明显地看出来三人之中有两个就是那种从不肯轻易吃亏认输的霸女型,背地里偷偷说坏话什么的,她们绝对干得出来。

“反正你没给她们记恨的机会,想那么多做什么。”叶莞心这边极尽卖乖之能事的同时,也想尽可能地在其他事情上多给他一些补偿,“你不是说我之前曾经在你的律师事务所打零工么,不如从明天开始我继续过去一边帮忙一边学习吧。”能提前学到好多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专业知识不说,还能就近‘看着’他,实在是两全其美。

“下周还要去医院复查,等复查结束完全没问题再考虑。”沈淮越当然也希望能成全她的‘两全其美’之心,但考虑到她才刚做完大手术,始终还是不太放心。

“你的事务所里是不是有特别多的漂亮姐姐?”叶同学似乎已经是贴心要抓住这个能学东西又能多些机会和他相处的机会,也是什么都招都敢使。

虽然确实不太放心,但沈淮越还是被某人佯装吃醋的小模样弄得毫无脾气,“行,你要真是因为这个原因非要跟到事务所去时刻盯着,我要不答应你肯定会说我心虚。”

叶莞心很是俏皮地使了一个‘你最懂我’的眼色,小脑瓜里已经开始算计明天跟他一起去事务所要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

而在她恍神的间隙,一双有力的臂膀已经悄然缠在了她的腰间。此时,俩人中间只隔了不到五厘米的距离。感受到熟悉的炙热气息毫无阻隔地扑在自己脸上,叶莞心很快就反应过来接下来他要做什么:“我都已经刷过牙了,不准乱来!”虽然知道肯定躲不掉,但假装挣扎一下还是要的。

“回去再刷一次能耽误你几分钟?”某人丝毫不受威胁,一边低笑,一边危险地抵近。一眨眼的工夫,刚才的五厘米距离就变成了鼻尖碰鼻尖。

“好吧,看在你没有强求我一定要留下陪你过生日的份上,就让你乱一次。”说完之后,叶同学竟然难得一见地踮起脚尖,主动吻了他。虽然还是一如往常地青涩害羞,每一个稚嫩又生涩的动作却都能让被吻的人着迷不已。

出院回到家的第二个晚上,叶莞心几乎是整晚无梦,睡得异常安稳。

整晚安睡,第二天自然也醒得特别早。想想今天又要去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还真是有点小兴奋。

在去事务所的路上,叶莞心几乎是一路没消停,叽里呱啦地问了不下二十个问题。

而沈淮越给出的回答只有一个:“我现在跟你说再多都是虚的,亲眼所见才最真实。”

只是,他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到了事务所之后,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他自己都事先毫不知情的巨大意外——

“沈律师,早上好。”

“你是?”看着有些熟悉的面孔,声音却是完全陌生,还真是给了沈淮越一个大大的措手不及。

陌生女孩正要回答,远处却传来一个真正熟悉的声音:“她是我舅舅的女儿裴希媛,刚从G*律系毕业,在经过秦律师和娄律师的同意之后,我今天带她过来进行为期半年的实习。”

沈淮越并没有理会方子瑜,而是直接将视线转向站在她身后的娄晋身上,希望他能给个合理解释。

因为这件事是背着老大自作主张答应下来的,娄晋也是格外心虚,便下意识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莞心身上:“总算把小莞心给盼回来了,你不在的这些天可是想死我们了。”

沈淮越当然没那么好糊弄,直接走到娄晋面前厉声质问:“所里突然来了个实习生,为什么我今天才知道?”虽然他也算和方子瑜有些交情,但他本人并不赞同方子瑜的办案方式,也不打算接受她推荐而来的实习生。

“子瑜怎么说也在LA跟你做过五年的同事,她说要给她外甥女找个实习的地儿,这点小忙总不好意思推辞吧。”因为这事也得到了秦尚的支持,娄晋也是难得在老大面前表现得颇有底气。

叶莞心一听这话就傻了眼,不是说事务所里所有的漂亮姐姐都跟他是清清白白么,这位长得像电影明星、身材像模特一样的女神姐姐又是怎么回事?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