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9步 亲力亲为

回到家之后,叶莞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爸妈妈展示‘战利品’,肖爸爸果然是行家,拿着砚台大概瞧了一边之后就大概猜出出自什么年代,还嚷嚷着要找机会向沈老先生好好讨教,跟着就拿着砚台自个儿回书房慢慢研究去了。

“沈家的两位长辈做事还真是特别,你第一次以他们家儿子的女朋友的身份去沈家拜访,他们竟然只准备了你爸爸的礼物让你带回来,就没送你点什么?”看来肖妈妈应该是以为莞心只带了这一份礼物回来,难免有些诧异不解。

“肯定有的呀。”叶莞心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也是考虑到礼物太贵重,爸爸妈妈可能会被吓到,但既然妈妈主动问起,她只能乖乖交出来:“呐,您自己看。”

“哎呀妈呀。”肖妈妈这边才刚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当下就‘吓得’惊呼出声。

“您是不是觉得我不该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叶莞心本来就有点心里不安,见了妈妈的反应之后更是觉得好像做了错误的决定。

“如果真是沈老夫人的一份心意,当然也不能不收。只是,你有没有试着问一下她第一次见面就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一开始有点吓到,但冷静下来想过之后,肖妈妈也觉得在他们家看来很贵重的礼物对沈家来说也许不算什么,只是对沈老夫人送礼的目的表示非常好奇。

“我没问,是她自己说的。她说是定制了四件,正好她有四个儿子,这同一系列的四件饰品就是给她四个儿子将来娶的媳妇儿准备的见面礼。”这么解释之后,相信肖妈妈应该不会再有疑惑。

“这么说来,沈律师家三个哥哥的媳妇儿第一次去沈家时也收到了同样的礼物?”若真是如此,这事还真没什么好一惊一乍的。

“也没有啊,后来我找他追问过,好像只有我和他大嫂是第一次去收了礼物。”想到这一点,叶莞心也是发自内心地觉得有些宠辱若惊。去之前,她真没想过会有此待遇。

“哦,这么说来老夫人对你应该不是一般的满意。”听了这话之后,肖妈妈也舒心不已。

“虽然有点没想到,但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那沈老先生呢,对你又是什么态度?”周一那天两位长辈突然去医院探病,肖妈妈可是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老爷子看她家莞心的眼神是各种怪异,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很难接受莞心和他家儿子正在交往的事实,所以肖妈妈才会对他的反应更加在意。

“没有像老夫人这般热情,但也没有刻意刁难什么的,反正看上去都挺正常,听说爸爸在做和民间艺术品有关的纪录片,他还说要找个时间跟爸爸好好交流一下。沈老夫人送我项链的时候他也在场,看上去还算平静,也没多说,应该是默许了沈老夫人的决定吧。”虽然最重要的一关已经过了,但叶莞心始终还是对老爷子心存敬畏,回应得也是格外谨慎。毕竟,老爷子总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真的很难猜测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那应该就是没事了。”肖妈妈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跟着又笑着叹道:“其实我们真不应该太担心,这世上哪有父母能拗得过子女的,沈律师看着也是个固执的主,他的父母就算是爱屋及乌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接受你。更何况你只是年纪小了些,其他条件都是没的说,他们也挑不出你的不好。”

“妈妈您这是在王婆卖瓜呢。”难得被自己的妈妈这么夸,叶同学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肖妈妈却依然是一本正经:“我说的都是事实,可没有半句自夸自擂的虚言!”说完之后,又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问题:“你和沈律师交往这段时间以来,好像都是他在为你忙前忙后、对你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你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

“我也对他很好啊,他总是欺负我、拿我寻开心我都没说什么,还要什么表示?”看来叶同学还是没有太明确身为女朋友的自觉,可能因为是因为被宠溺惯了,人也越来越‘懒’。

“我没记错的话沈律师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吧?”肖妈妈记性超级好,心也细,上次隐约听到他和莞心讨论星座问题,又说是八月生日,算算日子,确实快到了。

“他是八月二十三的生日,还有半个月呢。”叶莞心当然也没忘记这件大事,只是没到眼面前,也不知道着急。

“那也要从现在就开始准备,有需要用钱的地方尽管开口,咱家虽然不如沈家那么大富大贵,但我和你爸也还有些积蓄,再不行还可以用你哥的,他的钱没拿去投资的都放在你爸那里。”

“我怎么能用您和哥哥的钱呢,如果真要表示诚意,肯定得自己亲力亲为才行的。”别看叶同学平时呆萌好欺,其实骨子里也是个执拗的主,在某些事情上也特别较劲。

“我倒要看看你这半个月的时间要去哪里找钱给人家买礼物!”肖妈妈这边俨然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心情。

“真正特别的礼物不一定要用钱才能买到啊,我可以自己动手做。”天真懵懂的小女生最不缺的就是浪漫心思,谈钱什么的,实在太俗。

不过,如果真要准备一份不用花很多钱的礼物,确实应该从现在就开始打算。一个人想思维实在有限,最后叶莞心还是决定向好友求助。

而此时,四个小伙伴的专属group里正在商量毕业旅行的事。随着大学开学时间的临近,高中三年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有两位都要离开C市去其他城市求学,确实也该找个时间一去出去散散心。

叶莞心进去的时候另外三人已经聊了有一会儿,从聊天记录来看,时间以及基本确定,就是八月二十一号到二十七号的这一周。而且,因为敏萱还有几场戏赶拍、可盈下周就要出发去新加坡看她外婆,要去大概十天才会回来,日期似乎已经没的商量。

盯着屏幕发了半天呆之后,叶莞心终于打出了自己的回复:“如果你们确定了日期,我恐怕不能跟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另外三人此时都是正拿着手机的状态,几乎是快如闪电地同时打出了这三个字。进大学之前组织一场四个人都参加的毕业旅行是早就确定好的事,虽然莞心做了大手术之后可能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但只要她还当另外三人是最好的朋友,就应该珍惜这次增进彼此了解的机会、兑现承诺,而不是一想到和她们三人不如以前熟识而放弃。

“我也很想跟你们一起出去玩,可是,旅行时间的其中一天正好是沈律师的生日,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他第一次过生日,我总不能不管他一个人出去潇洒吧。”可能是因为觉得刚过十八就谈恋爱确实有点早得关系,在跟还不算太熟识的朋友们说起自己的男朋友时,叶同学总是一副不太好意思的样子,甚至还有种觉得这事有点丢脸的感觉。

所以,打出这段话之后,她已经做好了被群攻的心理准备。

不过,事实却证明她对这三个小伙伴是真的还不太了解,碰上这种事,真正的好朋友只会发自内心地为她高兴,怎么可能无端端地群攻之。

手速最快的可盈很快就做出了回应:“是这样啊,那你先说一下沈律师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

“二十三号啊,正好在中间,不前不后的,都不好调整。”打完这段话之后,叶莞心还不忘在最后面加了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看来是真的挺为这事苦恼。

敏萱也赶紧跟着安慰道:“别忙着泪流满面,咱们有四个人呢,总能想到一个既能让大家开开心心地一起出去玩,又不耽误你帮沈律师庆祝生日的好办法。”

“真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叶莞心当然也相信人多力量大的道理,但现在是时间上有冲突,怎么想都不是那么好处理。

“肯定有的,让我们先想想,半小时后再回来这里集合。”既然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当然也不能一时脑热乱作决定,肯定要从长计议地设想周全。

叶莞心看来是真的挺为这事着急,说好的等半小时后再回来集合,她的耐心却只持续了二十分钟,“有没有哪位大神已经想出好法子了?”

“一边是好闺蜜,一边是男朋友,真是难为小莞心了。”还好有人悦菲和她一样时刻盯着手机,倒也没有造成冷场的局面。

“其实也没有太为难,毕业旅行只有一次,而他的生日却是每年都有一次,权衡下来这个选择也不难做。”虽然是很想陪某人过生日没错,但叶同学也不是那种有异性没人性的俗人。

“可今年是你们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啊,还是得认真对待,不然沈律师可是会很伤心哦。”听到‘动静’的可盈也很快加入了话题,从她打出的这段话来看,似乎已经想到了好办法。

“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了?”而这一点也很快被叶同学感知到。

可盈那边显示打出了一个超级夸张的得瑟表情,跟着才开启语音模式各种兴奋雀跃地说道:“我刚才跟我爸妈商量了一下去新加坡的行程,应该能提前两天回来,这样的话我们出发的时间也能往前提两天,到时候不要选太远的地方,最好能将路程控制在四小时车程以内,等到了二十三号那天莞心再偷偷跑回来给沈律师一个surprise。当然,前提一定是大家都要保守秘密,不让沈律师知道我们的行程安排。”

“果然是点子徐,脑子转得可真快。”悦菲很快就给可盈的建议点了赞。

而叶莞心这边也因为这个大大的surprise心动不已,先让他失望,再给惊喜什么的,一定能让他过一个终身难忘的生日。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她真的提出毕业旅行的行程计划,他会不会很不高兴地不批准?

想到这一点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将担心告诉了另外三人。

可盈这边依然是出手如闪电快速回道:“我还以为你们家是你做主,沈律师什么都听你的呢。”

咳咳,什么叫‘你们家都是你做主’,这话说得可有点远啦。

“不是谁听谁话的问题,而是谁有理谁就占优势。”四人之中果然还是敏萱最理智冷静,分析问题也最透彻到位。

叶莞心很快就点赞表示附和,随即又感叹道:“你们也知道沈律师有多能说,我要是没有绝对优势,肯定会败得体无完肤。”

“行了行了,我们就好事做到底,一起向沈律师联名上书,让他同意让你跟我们一起去旅行。”另外三人也知道沈律师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放莞心一个人出马还真是难有胜算。

“那就全部拜托你们咯。”经过这件事之后,相信叶莞心应该能真正找回以前和这三个好朋友相处时的感觉。

沈律师这会儿刚接完一通工作电话,本来是想偷溜过去找某人询问一下肖爸爸和肖妈妈对她从沈家带回来的礼物有什么看法,却不想才刚准备放下手机,立马就有人打电话过来。

莞心做完手术之后突然丢掉一部分记忆,沈淮越也少不了有事要麻烦她那几个好朋友配合,所以也分别存了她们几个的电话号码。不过,当徐可盈三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他还是有点意外,第一反应就是她可能是打电话找不到莞心才会打到他这里:“你是想让我帮你找莞心过来接电话?”

“我找的就是你。”很干脆地回了一句之后,可盈也没再磨蹭,直奔主题道:“我是代莞心向沈律师请个假,时间大概一周,八月十九号到二十五号,请假原因……”

沈淮越这边也是难得心急,不等徐同学把话说完便着急打断:“她没跟你说其中有一天是我的生日?”依着莞心一贯的好记性,不应该忘记这么重要的事,这其中肯定大有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