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8步 夫唱妇随

被请进沈家老宅的正厅之后,叶莞心很快就被整栋房子古香古色的韵味深深吸引,“这些雕刻花纹好漂亮,看着很像那些年代久远的古董艺术品。”

之前作为沈家养女出现时候叶莞心似乎没怎么注意过这栋老房子的特别,现在的她换了身份、也重新规整了心态,对很多事物也有了新的认识。

“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真有眼光。”对老爷子来说这无疑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说完这句话之后,可以明显感觉到一直蹙紧的眉头已经渐有放松之势。

“您过奖了,我只是最近正好接触到了类似的古董古玩。主要是我爸正在做一档和民间艺术有关的节目,家里有好多照片和专业书籍,我也跟着学了一些。”家里有意味对古董颇有研究的摄影师老爸,还有一位能唱能演的明星哥哥,叶同学的艺术细胞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哦,你父亲从事的是文物鉴定工作?”听了莞心这番回答之后,老爷子也有了更多的好奇。

“并不算正业,他只是有这个业余爱好,而且很喜欢研究,但真正的工作是摄影师和电视节目制片人。他最近正在做一档纪录片节目,可能会在各地寻找民间艺术家,发掘那些可能已经被遗忘的传统艺术。”叶莞心似乎也很高兴听到沈老先生对父亲正在做的事表示好奇,回应起来也是特别落落大方。

“难得找到志趣相投的人,看来我应该找个时间跟你父亲多多交流。”话说完之后,老爷子还不忘别有寓意地看了一眼自家儿子,应该就是想提醒他尽快安排此事。

“他一定非常高兴能找到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也不会错过向您请教的机会。”虽然爸爸最近确实挺忙,但相信如果能有机会和沈老先生多交流了解,就算再忙他也能抽出空来。

“我就说年龄小就不一定是单纯幼稚的大孩子你还不信,瞧瞧莞心,哪里像是才刚高中毕业的准大学生!”沈老太太对莞心本来就喜欢得紧,终于等到老爷子松开改变态度的这一刻,她当然要趁此机会好好给小姑娘加加分。

“听说你连大学选的专业也是随着淮越?”说到莞心上大学的问题,沈老爷子其实也挺意外。瞧莞心平时温婉娴静的样子,实在不像会从事严肃法政工作的型。

“虽然多少受了一些影响,但他并没有刻意引导我往法政方向走,是我真的对推理论辩之类的事很有兴趣,而且……”叶莞心似乎还有话要说,又担心说出来会显得自己太自大,最后只能尴尬地突然卡壳。

不过卡壳也不用担心,有人已经心领神会猜到她想说什么,自然会帮她说完最后的半句话:“也确实很有天赋。”

“瞧他们俩一唱一和的,看着真是有趣。”其实老太太真正想说的‘夫唱妇随’,又担心莞心脸皮薄受不住,最后还是临时改成了‘一唱一和’。反正意思大家都懂,也不用说得太透彻。

“有没有天赋倒是其次,真心喜欢才是最重要。毕竟是要跟着自己一辈子的事业和工作,可不能因为受人影响乱作决定。”老爷子这边虽然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但神色却依然严肃。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与生俱来的威严霸气,而且已经活到了这个年纪,要改变估计也不容易。

“是,您的教诲我一定铭记在心。”叶莞心这话可没有半点卖乖拍马屁的意思,而是真心觉得老爷子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闲聊片刻之后,又到了沈家的家庭医生每周两次例行过来给老爷子做身体检查的时间。老爷子被冯医生带走,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沈淮越母子俩和叶莞心。

“我们家老爷子对谁都是这个脸,可没有半点故意针对你的意思,你可千万别被他的严肃威严吓到。”莞心刚才的表现多少还是还是有些拘谨,老太太都看在眼里,所以有些话还是得认真提醒。

“还没过来的时候确实有点心里没底,也担心过。不过真正和您二位交谈过之后我很快就明白之前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是我对自己没信心,想太多了。”感觉到老夫人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叶莞心对她也是毫无保留。两位前辈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观察力的看人的眼光肯定都是一流,在他们面前还是乖乖坦白比较明智。

“那肯定是我这个爱恶作剧的儿子在你面前把我们说得太可怕!”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拿眼睛横了坐在对面默默躺枪的儿子一眼,示意他赶紧想办法把话接下。

只可惜,她家儿子是天生的拧脾气,无端端背黑锅的事他可不干,“您可不能没有证据乱诬赖人,我可从来没在她面前说过您和老爷子的不好。这事儿真要追究,还是得怪您和爸爸上次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突然去医院探病,可能说话的语气和方式都过于严肃,而当时她正好处在刚做完手术、身心都比较脆弱的阶段,所以也更容易带来心理阴影。”

“你……”本来还指望着他帮忙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滔滔不绝说了这么一大通,真是个关键时刻不能指望的不孝子!不过,老太太转念一想,又觉得儿子这话说得其实也挺有道理。

说到底,确实是她和老爷子当时太着急,也没控制好情绪,才给莞心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罢了,都是过去的事,现在误会已经解除,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最重要是以后一家人能和和气气地相处,不要再有隔阂和嫌隙。”

“确实是这么个理,不过我现在毕竟年纪还小,肯定还有很多不足。要是有做得不对或做得不好的地方,您可千万不要客气,请直接提出来。”虽然现在‘危机’已经解除了一大半,但叶同学心里始终还是铆着一股劲,希望能做到更好,也能给某人多长长脸。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哪能事事都做到最好。我和老爷子对你没什么不满意,就算真的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有我们家儿子时刻提点就行了。毕竟,最后跟你一起生活一辈子的人是他不是我们。”不得不说,沈老夫人还真是一位很开明的大长辈,也深知儿女自有儿女福的道理,不会对孩子们的私事太过干涉。

叶莞心这一趟沈家执行是带着忐忑之心而来,离开时却带走了两件不说是价值连城但绝对是世间仅有一件的珍宝回去。

老爷子送的明代端砚据说是当时位居正一品的某位翰林院大学士曾经用过,若是拿到古玩市场拍卖,上七位数肯定跑不了。这份礼物叶莞心自己肯定是用不上,老爷子估计是让她带回去送给父亲。

如果说老爷子送的礼物有借花献佛之意,那老太太送的礼物可就是特地为她而选:一条配有祖母绿的水滴形吊坠的项链,装在精致的锦盒内,一眼就看到奢华两个字。

虽然还没到佩戴名贵饰品的年纪,但祖母绿一直是高贵奢华的象征叶莞心也大概有所了解。

如果单从价值考虑,这份贵重的礼物她还真有点不敢收。期间不停向某人眼神求助,希望他能站出来说点什么,可最后老太太却霸气地直接将项链装好塞进了她包包里:“这项链是特地给我家四个儿子的媳妇儿定制的,其他三个已经进了门的媳妇都收了,你要是不肯收,就是还没做好嫁给我儿子的准备。”

老太太已经连杀招都使了,叶莞心也只有乖乖接受这一个选择。

回去的路上,她还特地在网上查了一下顶级祖母绿宝石的价格,如果是出自名家之手,这项链少说也要两百万,要她将这么一条奢侈的艺术品戴在脖子上,还真是有点难以想象。

“一条项链就把你吓成这样?”可能是因为从小就不缺钱的缘故,沈律师对这些奢侈品的价格也没什么概念,反正买这些东西对老太太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他也懒得关注。

“我没见过世面啊,会被吓到很正常吧。”本来妈妈就有点担心肖、沈两家相差太大,今儿突然带这么两件珍宝回去,估计爸爸妈妈肯定也会吓一跳。

见某人突然孩子气地动了怒,沈淮越也只能拉下脸来温言软语地劝:“其实就是老太太的一份心意,没必要在乎价值多少,你就当这份礼物只是她对你的肯定,也是一种另类的‘交易’,你只要时刻记得收了这礼物就等于给了她承诺未来的某一天一定会嫁给她家儿子就行。”

咳咳,听着像是在劝,其实是变相地借着母亲的名义给叶同学施压,沈律师这一招‘隔山打牛’用得可真狠。

难得叶同学在心里有事的情况下还能这么快反应到重点上,当即便严肃地反驳道:“我什么时候承诺过非你不嫁?”

“当然是收礼物的时候,你要是还没下定决心,当时就应该直接说出来,现在货已出柜,想后悔也来不及了。”遗憾的是,有人早就认定了这个事实,也不打算给她反悔的机会。

“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好像是你母亲直接塞进我包包里的,不算亲自收下!”实在被逼得没了辙,叶同学只能装无辜、耍无赖。

前方正好有一处红灯,目测还要等近一分半钟的样子,沈淮越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跟她好好确认一下‘非你不嫁’这件事:“照你的意思,你是觉得我们的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未来的某一天你要是遇见比我更适合你的人,我们的关系可能会就此终止?”

“我不是这个意思哦,连半点念头都没动过!”叶同学还是一如既往地经不住吓,只要他稍微严肃认真一点、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她立马就会被吓到‘六神无主’。

沈淮越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即换上一脸温柔表情,轻声道:“既然没有这个意思,就安安心心收下这份礼物,你要是觉得太高调、太贵重,可以选择不戴,但这份礼物代表的意义一定要认可,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认可,知道吗?”

叶莞心的回应当然是乖乖点头,不过,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好像又觉得刚才似乎不小心被某人绕进了一个早就挖好的陷阱里:“你母亲在我第一次正式拜访的时候就送这么特别的礼物给我,是不是你给了她特别的提醒?”

“这话怎么说?”这一次沈淮越并没有立即回答,感觉似乎有些心虚。

“我是想说你那三个哥哥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的时候你母亲也是这么热情地当时就送了见面礼么?”因为之前已经有三个参照,才给了叶同学‘借题发挥’的机会。

听了莞心的问题之后,某人的心虚很快就荡然无存,他也很快找到了让自己安心的理由:“据我说知,并没有。事实上,我三哥带回家的第一个女朋友并没有得到两位家长的认可,当时好像还闹得挺不愉快,自然也不会有送见面礼一说。所以,我母亲会对你特别对待都是因为她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你,也跟我一样,希望能尽早把你预定下。”

心思单纯的叶同学听了这番回答之后,心里的疑虑很快就消除了一大半:“所以,这份礼物其实是……”

而这一次她想说的话也被沈律师毫无遗漏地准确捕捉到,继而替她说完了最后的半句话:“算是提前下的聘礼。”

车子已经重新启动,拐了弯之后前方已经是一路通畅。而叶同学的心情也因为那一句‘提前下的聘礼’突然变得幸福且满足。

自打进医院做了大手术之后,连续好几天早上醒来都有种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是在做梦的感觉。但这一刻,她却很安心地感觉到了真实。每个人都会有找到真正幸福的那一天,她只是比其他人更幸运地很早就遇到了能带给她幸福的那个人。

而且,正好她也非常非常爱他。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