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7步 奇妙之旅

又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煎熬’等待之后,终于到了叶同学第一次以‘沈律师女朋友’的身份正式拜访沈家两位大长辈的日子。

这一天沈淮越还是照例刚过七点就睁眼醒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大早起来眼皮一直跳的关系,从来不信这些迷信说法的他竟然一时‘想不开’,没洗漱就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一开口就直接问:“妈,今天除了我回去,您还叫了谁?”

“我谁也没叫,但你那几个哥哥每个周末都至少会有一家过来吃完你也是知道的,要是有人不请自来,我也不能把他们赶回去不是。”虽然隔着电话,也隐约听到沈老太太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之意。她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她家小四会为一个人伤神紧张得不像他自己,没想到还是让她等到了这一天。单是冲着这个,等一下莞心来了之后,她也很有必要精心准备一份厚礼送上。

“几天已经有我回去,您就不能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今天都别去。”若是二哥三哥去倒还好应付一些,如果去了是大哥一家,就算他心境再坦荡也难免还是会有些想法。大哥大嫂会如何反应,更是无从猜测。叶同学本来就爱胡思乱想钻牛角尖,要是被她瞧出异样,估计会不太好收场。

“可我也不知道今天谁会来,要是特地打电话去问,只会更惹人怀疑,他们要是一个好奇都跑过来,到时候可是要有好戏看!”话说到这里,老太太算是毫无遮掩地显露了她的恶趣味心思。看来,在这一点上,沈律师真的是深得她真传。

而事实其实是老太太早就给其他几个儿子打过招呼,让他们今天都别回来。一来是因为老爷子余怒未消,等一下小四来了之后还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发混’;二来,也是出于为莞心着想的考虑,人家小姑娘刚做完大手术出院,又是第一次以另一个身份来沈家做客,总不能把人家孩子吓得以后都不敢进沈家、到手的儿媳妇就这么飞了可是大事不妙。

“我不管这事儿您一定要想办法帮我解决,莞心本来不是很放心,要是过去发现大家都在她肯定更不自在,到时候她要是坐一会儿就吵着要回家您可别怪我。”实在没辙,沈大律师也是难得幼稚地耍起了无赖。

而事实证明,虽然是已过而立之年的标准熟男,在母亲面前使出这一招也同样管用,“行了行了,算我怕了你,你只管安心带你家小女友回来,其他事我保管给你处理得妥妥帖帖。”

怎么说现在也是老太太出于被动一方,她就是再有恶趣味心思基本底线还是得守住。

给母亲大人打过电话确认完重要事宜之后,沈淮越才安心的起床洗漱更衣,然后再轻轻打开中间的暗门,偷偷瞄一眼隔壁房间的某人此时是否还在安睡?

叶同学昨晚确实睡得挺早,入睡也特别快。但遗憾的是入睡之后各种怪梦再次如期而至,早上甚至还是被‘噩梦’吓醒。这会儿她已经在床上呆坐了半个多小时,暗门突然拉开缝隙时她很快就有了察觉,看到某人突然伸头过来偷瞄,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直接跳下床,连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直接跑到他面前,可怜巴巴地哭诉:“昨晚我又做了一个怪梦,梦到我去你们家的时候好多人都在,他们都嚷嚷着说我比你小这么多,应该和萧然一样管你叫叔叔。”

乍一听这个怪梦,沈淮越也是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梦,根本就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事!

不过,见某人已经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他就是再担心也得默默藏在心里,“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梦都是反的,你怎么这么喜欢自己吓唬自己!”碰上这种事,估计也只能用‘梦是反的’做安慰词。

“可这一次真的很真实,他们还说你叫爸爸妈妈的人我却要叫爷爷奶奶,依着这个辈分,我就应该叫你叔叔。”起来呆坐的这半个多小时,叶莞心几乎都在回忆整晚的怪梦,所以难免会格外记忆深刻。

沈淮越理所当然地回道:“这还不简单,只要你不叫他们爷爷奶奶就行了。”虽然叫伯父伯母肯定会很奇怪,但真要按辈分来叫爷爷奶奶也确实不合适。

“那要叫什么?”叶莞心当然也知道这么一叫辈分肯定乱,但要找到最合适的称呼其实也不容易。

“我觉得这问题应该交给我母亲回答,她是我们家真正是话事人,我也相信她一定能做出最合适的决定。”称呼问题也确实让沈淮越挺为难,他也索性甩手不管,直接将烫手山芋扔给母亲大人。

将难题都扔给沈老太太之后,总算能将这一页暂时翻过去。

接下来,叶同学还有其他纠结:“你来给我选一件衣服吧,最好能让我看上去端庄成熟一点。”

“你就指望一件衣服能让立马看上去成熟个五六岁?”沈律师总算亲身体会到了找一个小女友的‘麻烦’,人家都是希望自己能永葆青春、永远不老,她却变着方地希望自己看上去更成熟是怎么回事?

“至少感觉上会顺眼一点啊。”叶同学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看上去顺眼也改变不了你只有十八岁的事实。”沈淮越一边无奈地低叹,一边拉着她走到衣柜前,从左到右扫了一遍之后,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件蓝白拼接的小洋装上。虽说可能起不到穿在身上立马能让她看上去成熟好几岁的效果,至少不是粉嫩嫩的少女系列。

换好衣服下楼之后,肖妈妈也对自家闺女今天的装扮很满意,“穿成这样挺好,去了之后别忘了随时保持笑容,对长辈一定要有礼貌。”

“我会的。”谦和有礼几乎是叶莞心从娘胎里带来的本性,这一点还真不用特别叮嘱。

叶莞心本来是打算等出去交照片的爸爸回来之后再出发,无奈沈老夫人又打电话来催,她也只能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踏上这一趟‘奇妙旅程’。

通往沈家的路叶莞心已经毫无印象,但随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好,还是让她依稀找回了一些熟悉的感觉,“我好像来过这里。”

“是昨晚在梦里来过吧。”沈淮越现在几乎就是时刻准备着的状态,只要她稍微提出一点和缺失的那部分有关的事,他都会特别紧张。

“也许。”昨晚的梦实在太过真实,想想还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几乎是在沿途没有遇到一辆车的路况下行驶了近三分钟后,沈家老宅的大门终于近在眼前。

大门自带监控感应,发现熟悉的车和熟悉的人,大门会自动打开。因为沈家老宅是一栋已经有四十多年历史的老宅,大布局也带着明显的古典设计,进了大门之后必须先停好车再步行进去。

沈老太太爱摆弄花花草草,从门口停车处到大厅的一路都种满了各种珍稀花卉,实在是美不胜收。徜徉在烂漫花海之中,心情也随之变得格外舒心愉悦。

正当叶莞心稍稍放松身心之时,一阵带了些狂躁意味的犬吠声突然由远及近传来,等到她缓过神时,一条毛色透亮的雪白萨摩耶正激动地围着她转圈圈。

虽然天生带着呆萌属性的萨摩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威胁和攻击性,叶莞心还是被吓得步步后退:“这只狗狗怎么这么热情啊,我跟它以前见过面么?”

沈淮越当然不敢坦白说是,值得随口敷衍搪塞:“我们家这只萨摩耶是只色狗,见着漂亮姑娘就凑过来可劲摇尾巴。我跟它可是见过面吧,你看它,见了我就跟见了空气似的。”

但事实其实是沈家是萨摩耶‘丢丢’当年就是被叶莞心亲自带回的沈家老宅,原本她是打算带回家里自己养,但因为萧然妈妈对狗毛过敏,不适合每天都和狗狗在一起,最后她才忍痛割爱将丢丢送到沈家老宅由爷爷奶奶代养。之后的四年,虽然她和丢丢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作为最通人性和最忠诚的动物之一,丢丢还是对她有非常特殊的感情,所以才会一见了她就特别激动。

在远处小心观望的沈老太太也很快发现了莞心被丢丢缠得快要没辙,便赶紧唤了一声它的名字,这才让它乖乖回了自己的小窝。

将丢丢带到一边之后,沈老太太很快就迈着难掩激动地步子走到了莞心和自家儿子面前:“都说萨摩耶喜欢和年轻人一起玩,之前我还不信,今天我可是长了见识。”

“您好。”叶莞心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意外状况中缓过神来,面对沈老夫人的主动上前,也是略有些无措。

“上次在医院不是奶奶奶奶叫得挺亲热,今儿怎么一上来就直接问好?”沈老太太这话虽然没有半点不悦的意思,却是表现出了明显的诧异。叶莞心本来就没有完全缓过神来,被老夫人这么一问,更是不安无措。

最后还是沈淮越站出来帮她解了围:“上次叫爷爷奶奶是依着您和爸爸的年纪叫,今天身份不同、情况也不同,当然不能乱叫。”

儿子这话说得也确实在理,沈老太太也没再多问,盯着莞心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才笑着接道:“如果莞心暂时还不适应,就这么直接说话也行。”能让沈律师犯难的问题,抛给沈老太太也是一样的结果。叫奶奶辈分不对,叫伯母年龄不适合,倒不如不称呼直接说话来得干脆。

不过,叶莞心对此却有不同意见:“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随着我的父母叫您沈老夫人。”虽然见外了些,也好过什么都不叫。

“也行。”在莞心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沈老太太已经基本完成了身份替换的问题。当她家儿子带着莞心一起出现时,她已经能做到坦然接受这个曾经是她孙女的小姑娘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成为她家儿媳妇的事实。

等到沈老夫人的肯定之后,叶同学的紧张心情终于有所缓解,她也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刚才还很激动、这会儿却突然趴在狗屋前一动不动的狗狗身上:“它是不是生病了?”

“也不算生病,就是我们家老爷子受不了它总是发情,送它去动物医院做了手术,所以最近情绪有点低落。”沈老太太还真是一位性格直爽大喇的主,当着小姑娘的面就这么直接说出来发情二字。

说曹操曹操就到,沈老太太这边刚提到老爷子,叶莞心再将视线转向可怜的狗狗时,老爷子的身影也一并进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和沈老太太的和颜悦色相比,老爷子此时的表情只能用严肃凝重来形容。当然,老爷子大部分时候都是类似的表情,只是今天眉头蹙得格外深了些罢了。

远远地叫了一声父亲之后,沈淮越很快就下意识地握紧了莞心的手,一来是给她一些支持,让她不那么紧张;二来也是想给老爷子一个下马威,正式表明他和莞心现在是什么身份。

老爷子当然没那么容易被儿子的下马威震慑到,但即便隔着近五米的距离也能清楚地看到小姑娘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眼睛里也是写满了不安。面对这样的莞心,纵然有一肚子不满和怨气,也实在狠不下心冲着她发。

“才刚出院,身体肯定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你怎么让她站在大太阳底下晒着?”在一肚子不满怨气不忍心冲莞心撒的情况下,老爷子只能直接将矛头指向自家儿子。这事让他郁结了这么久,总得找个‘发泄’一下不是。

“都怪我,只顾着说丢丢的事,忘了莞心才刚出院。”好在沈律师也不是孤立无援,关键时刻老太太还是果断选择站在他这一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