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6步 等她长大

毫无心理准备的叶莞心被‘开荤吃肉’四个字吓傻到直接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更不巧的是,虽然手机已经不在她手上,但group里的对话信息还在继续,屏幕也依然开启着。等到某人通过暗门悄无声息地出现,正好看到手机屏幕最上层显示出可盈发的那条‘开荤吃肉’的信息。后面跟着的,是稍后才出现的悦菲看热闹似的各种起哄。

若不是亲眼所见,沈淮越实在很难相信他家莞心会和说话直接、大胆的女孩子成为挚友。

等到叶莞心蓦地回过神来,突然看到某人出现,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情再次翻起无边巨浪:“你……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呜呜,就知道中间有一道暗门不是只会带来方便,各种意外惊吓也随时会有。

紧张兮兮地问完之后,叶莞心不忘下意识地赶紧将手机拿回来直接关上了屏幕。自以为反应神速,素不知关键信息已被某人一览无遗,而且此举也有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

“你一直吵着要看的标准案例已经帮你找到,特地给你送过来。”有人刻意掩饰,沈淮越当然也只能识趣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顺着她的问题老实作答。

“就只有这样而已?”看来叶同学确实有点被吓傻,本来可以趁此机会将话题转移开,没想到她非但没有顺水推船地将这一页就此翻过,竟然还傻乎乎地继续深入追问。

沈淮越本来是才就此放过她,见她如此不依不饶,也懒得再发善心,索性直接将话题摊开:“刚才徐同学在你们的APP群组里说‘开荤吃肉’是什么意思?”

“你……你怎么又偷看我手机!”叶同学这个‘又’字用得可真让人浮想联翩,看来她脑子还是隐约残留了许多和沈律师有关的细碎记忆。

“严格来说并不算偷看,只是过来正好看到手机屏幕还亮着,随便瞄一眼就看到了。”虽然感觉到叶同学的小脸蛋已经开始明显泛红,沈淮越还是丝毫没有要就此放过她的意思,干脆直接在她身边坐下,“我知道这事肯定好你没关系,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徐同学为何会突然有此联想。”

“既然知道跟我没关系就应该去问她本人呀,我怎么可能知道!”如此不纯洁的念头别说是现在,估计就算再等个两年叶同学也不会有,找她要答案确实有点难为她。

沈淮越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也没有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沉默片刻之后才一脸坏笑地低叹道:“没想在某些方面你这个好朋友比你还要了解我。”

叶莞心本来还想下意识地追问一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心念突然一转,很快就悟出了重点。原来可盈不是随便瞎猜吓唬她,是真的猜中了某人的心思哦。

“这么说来,你真的有因为这个嫌弃我?”想通之后,叶同学也就渐渐有了勇气,瞧她这一脸非要知道答案的坚定表情,和刚才害羞的小模样完全是判若两人。

“倒没有到嫌弃的程度,不过确实偷偷在心里感慨过。”虽然知道坦白交代可能会吓到她,但沈淮越还是觉得在关键事情上不应该瞒她。

“你果然也和其他男人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不纯洁的事!”叶莞心突然毫无预兆地噌地起了身,看这样子,倒像是她也开始心生嫌弃。

“这话从何说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事?明知道心里期盼的事暂时还成不了现实,你还不让人偶尔感慨一下?”对某个小姑娘的霸道*,沈律师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叶莞心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和措辞确实有点不对,这才放软了语气低低地反问道:“可以,只能放在心里感慨,却还要等好久好久才能变成事实,你不觉得委屈么?”

“如果装委屈扮可怜有用,我还真想尝试一下!”沈淮越当然知道现在不是硬碰硬的时候,便转了话锋,故作轻松地开起了玩笑。

“不准尝试!在我过二十周岁生日之前,想都不准想!”叶同学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脑子一抽,突然将某人原本设想的开荤期限又提前了两年。

意外惊喜来得太过突然,沈淮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以来,他都做好了再等四年才真正拥有她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她竟然大方地直接将时限提前了两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干嘛突然用这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是觉得我肯定没这个胆儿么?”叶莞心本来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被他这么怪怪地瞄了一眼之后,反而被激发了斗志。他会心存质疑肯定是因为打心眼里还拿她当小孩子看,可她明明已经成年,而且身体和心智都已经完全成熟,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看着某人一副受了刺激的纠结小脸,沈淮越是既觉得好笑,又有些莫名地感动,愣了片刻才柔声道:“明明是受宠若惊、不敢相信,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还要再等够四年才会有这个机会,对你的突然决定真的是毫无准备。”

可能是受了某人的温柔感染,本来还有点小别扭的叶同学也变成了温顺小绵羊:“你真的想过安心等我大学毕业?”

沈淮越一脸理所当然地回道:“依着你的单纯性子,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么?”

“单纯的小女孩也总有长大的一天好吧,依我看,你要真有这个心,就应该安心等我长大再正式开始啊。”傻萌的小姑娘对许多前尘往事已经毫无印象,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倒是想安心等到最合适的时机,就怕下手太慢,你会被别人抢走。”一个萧然已经够让他‘心惊胆战’,等她上了大学之后肯定会有一大群和她同龄的臭小子们前赴后继地穷追猛打,如果没有先下手为强,估计最后肯定会落个被人捷足先登的下场。

“哪有你说得这么严重,我的要去可是很高的好吧!”叶同学说这番话的同时,远在沈家大宅的萧然哥哥突然毫无预兆地打了喷嚏。蝴蝶效应什么的,果然是无处不在。

“唔,你这是在变相地夸我?”有人被蝴蝶效应影响,莫名其妙地打喷嚏,有人却因为这一句‘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暗自窃喜,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某人已经得瑟得快要忘了自己姓什么,偏偏还有人要陪着他一起‘胡闹’:“认识你之后,我真的想像不出这世上还会有人比你更好。”叶同学这话文艺一点解释大概就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时兴起的玩笑话竟然得到了如此动情的回应,沈律师的一刻男儿心也是瞬间涨得满满的。虽然用眼角瞄到她房间的门并没有关好,还是情不自禁地拉着她坐在身边,跟着毫无预兆地突然吻了上去。

叶同学也是许久没有加过他如此动情的样子,正好此时气氛也对,自然难免受影响。这一次真的算是随他所欲,他怎么过分胡来她都没有拒绝回避。

正当俩人痴缠缱绻,吻得难舍难分之时,却突然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还算肖妈妈有先见之明,即便看到门没有关严也还是谨慎地先敲了门,若是大喇喇地直接推门而入,估计会尴尬得有点不好收场。

即便肖妈妈很有先见之明的先敲了门,尴尬也没有完全消除。瞧她家闺女面色含羞,一直刻意咬唇的不安模样,就算用脚后跟也能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什么,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还是等会儿再来吧。”肖妈妈现在的心情是既无奈又觉得好笑,本来特地上来跟莞心说点事,见了她这副娇羞模样之后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叶莞心的下意识反应是想解释来着,却又担心会越解释越乱,一时间脑子也更加晕乎。

“我就是给她送点专业资料过来,那边还有同事再等我过去开视频会议,您和莞心先聊着,我想过去。”最后还是沈淮越‘主动退出’,算是给带着同样尴尬表情的母女俩圆了场。

“你这个会应该不会开太久吧,莞心她爸刚打电话回来说六点半回来,等他回来咱们就开饭,你看着点时间。”虽然莞心和沈律师还处在正常了解交往的阶段,但肖妈妈已经把沈律师当成了他们家的半个儿子,估计他以后的一日三餐都会由她一手包办。

“六点半应该能开完,我会尽量控制时间。”给了肖妈妈回应准备离开前,沈淮越还是下意识地拍了拍依然红着脸的某个小姑娘的肩,用眼神提醒她不要太紧张。男女之间动情时的痴缠缱绻之事男人一般都不会太纠结羞涩,但对只有十八岁的叶同学来说却还需要一段时间完全适应。

沈淮越离开后,叶同学的闺房内就只剩她和母亲大人各怀心思地互相对视。明明俩人都有话要说,却都不愿意先开口。

怪异的对视持续了近半分钟后,最终还是叶同学毕竟沉不住气,“那个,沈律师刚才说明天要带我回沈家老宅吃饭,还说沈老夫人已经打电话来催了好几次。”

不过,她开启的话题倒是很快转移了肖妈妈的注意力:“他要带你回沈家?”这事之前完全没听沈律师提起过,肖妈妈难免会有些错愕。

“您也觉得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候么?”妈妈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不只是惊讶这么简单,叶莞心也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没头没脑地乱撞。

“倒也不是时机合不合适的问题,我就是想着你才刚出院,最近几天还是少往外边跑的好。”肖妈妈当然不敢跟莞心说实话,只能随便找借口敷衍。既然医生已经批准她出了院,自然不存在不适合到处跑的问题,而且要去的地方一不是什么热闹之地,二也不远,这理由其实真的挺牵强。

可莞心明天要去见的毕竟是沈律师的父母、莞心之前称呼爷爷奶奶的两位大长辈,上次在医院她也觉察到沈老爷子对莞心的态度很是矛盾,沈律师这一趟带莞心回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并不是很远啊,而且听他说那地方很安静、环境也好,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是有点担心他的父母会不喜欢我。”在没有真正面对之前,这个纠结会一直在叶莞心心里磨,从现在到明天上午的世十几个小时对她来说无疑也会异常漫长。

“你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上次在医院两位长辈不是对你挺和气的,你才刚做完手术人家就特地过去看你,还不足以证明他们对你的重视么?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真对你有什么不满意,总还是要看沈律师的面子,不要胡思乱想给自己找麻烦,就是陪他回去吃顿家常便饭,出不了事。”肖妈妈明明心里也担心得要命,但为了宽女儿的心,也只能竭尽所能地安慰她。

“其实我也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就是觉得他们家毕竟是本地有名望的大家族,可能会希望给他找个条件相当的名门望族出来的女孩子;而且,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太小了点。”说小了点还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应该说小很多更贴切。她才十八岁啊,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部分大城市的平均结婚年龄都已经升到了二十七岁以上,她现在这个年纪就跟男朋友回家见家长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听了莞心的担心之后,肖妈妈的语气也是越发无奈:“如果他们真要纠结年纪问题,我们也没辙,要怪也只能怪沈律师太心急,也不说耐心再等你两年。”

“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他,他说怕我上了大学之后太受欢迎、会被人抢走,所以才先下手为强。”

莞心说得认真,肖妈妈却被逗得笑出声来。就她家莞心这乖巧又有点呆萌的性子,她实在想不出沈家两位长辈会不喜欢她的理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