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5步 莫名直觉

又在医院闷了五天之后,叶同学终于忍不住找许医生说了提前出院的事。但,因为还需要做最后一次断层扫描确认是否还有微小血块残存,最后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又呆了一天才被批准出院。

这几天在医院,叶莞心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提前预习法学专业知识上,好不容易等到出了院,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沈律师在书页笔记中提到的标准案例探个究竟。所以,回到家之后,她并不着急回自己家,而是推着某人往右边走。

“你还记得我家是12D?”之前肖妈妈只是向她透露过肖家和他的家之有一墙之隔,但并没有明说具体门牌号,沈淮越难免会有些好奇。

“我好像记得和你相关是所有事。”因为缺失了一部分很重要的记忆,叶莞心也会很自然地以为自己记得的已经是全部。

虽然知道莞心的回答并不是事实,但沈淮越还是因为这个带了些‘片面之词’的回答欣慰不已。

而肖爸爸和肖妈妈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在女儿心目中有个人的地位远超过他们,也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听之任之地随他们。他们能找回莞心已经此生无憾,而且她最近还经历了一次大劫难,只要能看到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夫妇俩一生估计也别无他求。

回到家上了楼之后,沈淮越直接带莞心去了书房。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进了书房之后,莞心并没有立马让他帮忙找资料,而是莫名其妙地走到靠书架的位置敲了敲墙壁。跟着又颇为好奇地问:“墙壁的另一边是不是我们家的书房?”虽然内部装修可能会有很大差异,但毕竟处在同一栋建筑里,房间格局设计应该都是一样,所以她才会有此好奇。

“你刚才不是说记得和我有关的一切?”莞心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也就意味着她对两家中间这堵墙的小秘密并不知情,这个脸‘打’得可是有点响。

叶莞心当下就被这个莫名其妙地问题问得一脸茫然:“我是在问你房间格局的问题,这和我是不是记得和你有关的一切有什么关系?”

沈淮越也懒得跟她解释太多,直接拉着她到了隔壁主卧房,然后像变戏法似的打开了镶嵌在墙壁中间的一道暗门。

看到这神奇的魔术,叶莞心的第一反应是直接吓傻到错愕地张大嘴,跟着又失控地惊叫出声。用各种方式表达了不可思议之后才弱弱地问道:“这道暗门的事我爸妈知道不?”

“你说呢?”沈淮越很巧妙地用三个字的反问做了回答。

叶莞心本来是诧异中带了些兴奋,跟着又毫无预兆地突然沉了脸,沉默半晌之后才幽幽地叹道;“原来还是有很多和你有关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在医院闷了这么多天,因为有专业法学书作伴,叶莞心已经渐渐淡忘了部分重要记忆缺失的事,但回到家接受了种种意外之后,她还是很希望能通过各种办法想起缺失的那部分记忆。

“我都不在乎,你瞎计较什么!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你忘记的部分还有很多时间慢慢找回来。而且就算找不回来,重新再经历一次也费不了多少时间,没必要太纠结。”每次只要莞心提到想找回记忆的事沈淮越总是特别紧张,和他有关的记忆缺了就缺了,他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就怕她一不小心想起‘不该’想起的事。

“可是,我们俩交往的这段时间一定还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也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既然是美好回忆,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忘掉不是很可惜么?”叶同学当然也不是想一味地纠结过去,主要还是因为不想错失和他有关的点点滴滴。

“人这一生经历的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事,即便是只有十八岁的你也不例外。你拼命想要找回记忆,可能在回忆起美好的同时,也会想起一些会让自己更纠结的事。理智权衡下来,我真觉得没这个必要。”沈淮越当然也不能强求她一定要放弃找回记忆的念头,但还是会含蓄地表明自己的期望。

这话确实很难反驳,至少叶莞心目前还没这个‘本事’,最后也只能乖顺地点头,暂时将想要找回记忆的念头打压下来。

俩人很快又回到了书房,在给莞心找了她想看的标准案例之后,沈淮越的手机上终于出现了那个他早猜到今天肯定会出现的电话号码。

电话是沈老夫人打来的,一接通便激动地问:“莞心已经回家了吧?是不是已经得到医生确认,身体和精神完全没问题之后才出的院?”

“这是当然,没有医生点头批准,我也不敢带她回来。”虽然知道母亲大人的这个问题只是放大招之前的铺垫,沈淮越还是老实地做了配合。

“已经完全没事我就放心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回家吃饭?”老太太还真不是一般的沉不住气,只铺垫了一句便直奔主题。

“我上次找机会跟她提过,她好像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因为爸爸上次去医院看她的时候神色不太对劲,她心里还是有点发怵,要不再等几天?”沈淮越当然知道以老太太的耐性肯定等不下去,但既然答应了某人会帮她争取一下,也不能食言。

“再等几天是要到什么时候去?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你爸消了气、心态也放平缓了些,现在正是最合适的时机,等到哪天你爸又犯了情绪,到时候我可帮不上忙。”儿子已经下定了非莞心不娶的决心,深知在婚姻大事上父母基本不可能拧得过儿女的沈老太太也基本接受了这个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既然孙女变儿媳妇已经无法改变,现在她考虑更多的显然是怎样才能尽快适应新身份的问题。

“我会跟她说,至于她会不会答应我暂时还不能给您肯定的答复。如果她真的还没做好准备,我也希望您不要太勉强,再给她一点时间。”这世上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沈律师最大的弱点无疑就是此时正在书房闷头看资料的那一位。

“那还等什么,赶紧找她说去,我守在电话旁边等你回信,别让我等太久。”沈老夫人就是这么个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有些时候就像个大孩子似的没耐性。

刚才沈淮越听到了电话响了突然神秘兮兮地特地出去接听,而且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叶莞心一瞧就觉得不对劲,等他回来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追问:“谁打来的电话,竟然还要背着我偷偷接听?”直觉告诉她,这通电话肯定和工作无关,之所以如此刻意回避,肯定有原因。

“我妈。”沈淮越倒是干脆,直接扔出两个字,瞬间就让刚才还一脸好奇的叶同学乖乖闭了嘴。

叶莞心显然没有做好面对这个结果的心理准备,愣了好一会儿也没缓过神来。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很好奇。”因为莞心的反应完全在自己意料之中,沈淮越对此倒是表现得很淡然。

“那……她跟你说了些什么?”其实叶莞心已经大概猜到沈老夫人打这通电话来的目的,但还是想得到他的亲口确认。

“之前在医院就跟你说过,等你出院之后,我会带你回去正式跟两位长辈见个面。这不,你才刚出院我妈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带你过去。”扪心自问,沈淮越是真心希望这件事能尽早有个定论,老太太这一关已经基本过了,老爷子那边虽然稍微麻烦点,但也只是时间问题。既然时间能解决一切,他当然希望越早开始越好。

“那你的意思是,明天就过去?”工作日的时候他每天都很忙,算下来也就只有明天最合适。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是打算这么回复她。”沈淮越这边确实已经有了初步计划,但最后害得看她的态度。

“那好吧,明天就明天。”既然沈老夫人已经亲自打电话来问,就算不考虑别的,也不能让她老人家太失望。所以,最后叶同学还是咬牙点了头。

虽然已经从莞心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但沈淮越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其实还有很多顾虑,他当然不希望她带着顾虑和担心跟他一起出现在余怒未消的老爷子面前,“跟我说说,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年纪小的问题上次他已经找了很多理由说服她,应该不会成为阻碍,所以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她是在别的事纠结。

“我也说不上来,总觉得你爸爸是因为一个很特别的理由不怎么喜欢我。”不得不说叶同学的直觉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不过严格来说沈老爷子并没有不喜欢她,只是对她突然的身份转换有些接受无能。如果她还是沈家的养女,老爷子对她的疼爱也绝不会比对几个亲孙子少。

“既然你这么好奇,不如明天见了他只好亲自问他。”把纠结放在心里磨着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要解决一件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勇敢面对它。

“也对。”虽然爱纠结,但总的来说叶同学还算是一个挺好哄、也挺容易说服的乖孩子。而且,她也深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的真理。

当然,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一再提醒要往好的方向想,但有些小心事还是要找人分享一下。

即便这些人是才和她‘认识’不到一个礼拜,只见过三次面的‘新朋友’。所以,真正合得来的朋友怎么饿断不了,就算出现记忆缺失的状况也不会影响友谊的继续。

在决定重新将莞心的三个好闺蜜带进她的生活之前,沈淮越已经很谨慎地特地找她们三个出来谈过,也把莞心最近的情况以及他认为最好的处理方式一一向她们做了详述。

所以,当莞心在可盈新开的闺蜜group内发出紧急求助时,一天到晚都是手机不离身的可盈很快就做出了恰当的回应:“虽然以你现在的年纪跟男朋友回家见家长确实早了点,但你要考虑一下沈律师已经是过而立之年的标准熟男。”

“他也是这么说的。”虽说这年头过了三十还没结婚的男人满地都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三十岁确实是一个很容易引起过分注意的分界点。

“既然你都能理解就没什么好担心啦,反正就算明天不见迟早也会见。”徐同学继续振振有词地劝道。

“可是,他的父母要是嫌我太小、觉得我不适合他怎么办?”如果再大个四五岁,叶莞心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纠结担心,可偏偏严重早恋这件事就发生在了她身上。

“我看你病了这一回之后真是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你是要和沈律师生活一辈子又不是和他的父母,只要沈律师不嫌你小,其他都不是问题。”徐同学是天生的乐天派,很多时候考虑事情都是一根筋,虽然有欠成熟,却不得不承认关键时刻还是挺好使。

“其实,他也有一点点嫌弃的。”虽然是隔着手机屏幕用打字的方式进行交谈,脸皮极薄的叶同学还是害羞地红了脸。她还记得他当时的原话好像是说‘还要至少再等四年才能把你娶回家,若是按天算还真有点可怕’。妈妈总说她还是个大孩子,可在某人眼里她已经的他心里决定要娶的女人。每每想到这一点,叶莞心都会忍不住感叹世事神奇。

在叶莞心发出这条信息之后,可盈突然像抽了风似的接连打出一大串狂笑的符号和各种捶地的表情,可以想象此时的她已经笑翻成了什么样子。

单纯的叶同学还不知道可盈已经对她这一句‘嫌弃’做了一大堆不纯洁的联想,还傻乎乎地追问:“你手机是不是坏了?”

而几乎是在她这条信息发出去的同时,可盈也跟着发了一条信息:“沈律师哪里是嫌你小,是想到还要等很久才能开荤吃肉,难免感慨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