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4步 依赖成瘾

推着全副武装的某人出了住院楼,感受着夏夜雨后的清新空气,沈淮越突然无奈地叹道:“弱点和软肋都被你牢牢拽在手里,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你也没吃亏啊,瞎抱怨什么。”瞧某人这得瑟的小样,完全是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

“亏是没吃,就是怕明天不好跟你妈妈交代。”在肖妈妈眼中,沈律师可是万里挑一的完美女婿,某人也很想将这完美形象保持下去。

“这事儿只有我们俩知道,只要我不出卖妈妈就不会知道啦。”叶同学为了能出来透透气还真是不遗余力,不仅主动献吻给好处,连后招都想好了。

沈淮越知道她是真的闷不住,也没跟她计较:“明天是工作日的第一天,你还有什么特别交代没有?”他这么问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没其他交代的话,明天他就要回去上班。

“暂时还想不到,不过你刚才给我带了这么多专业书过来,明天肯定是以看书为主,如果碰上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找你咨询不?”虽然刚才只是随便翻了几页,但叶莞心还是很快找回了对推理论据和抽丝剥茧的浓厚兴趣。有了这些专业书的陪伴,相信明天的她应该不会再吵着往外跑。

“你现在还是病人,不能用脑过度,每次连续看书时间不能超过一小时。”莞心能继续保持高涨热情,沈淮越当然是喜闻乐见,但重要前提还是不能忽略。

“好啊,我连续看一个小时之后就给你打电话,一来可以将前一个小时积累的疑问立即找你问个清楚,二来也可以让眼睛休息一下。”叶同学对用脑过度一词显然有不同理解,在她看来,似乎只有一直用眼睛看才算用脑,却忘了不停思考才最是伤神。

面对如此怪异的理论,沈淮越实在是哭笑不得,却有无力反驳,最后只能无奈点头。自己费心引上道的‘徒弟’,含泪也要带下去。

在外面绕着住院楼下的植物园走了一圈之后,沈淮越便迫不及待地催着她赶紧回去,今儿这天气实在变化无常,随时可能再下雨,可不能让她在这样变化无常的环境下多呆。

可叶同学新鲜空气还没呼吸够,实在没辙,只能随便拉出一个话题:“对了,爸爸中午回了一趟家,说是准备去叫你吃饭你不在,你是因为工作出去了么?”

叶莞心本来只是想找个话题牵制他,希望能多呆个几分钟,却没想到沈淮越听了这个问题之后竟突然换上了一脸严肃表情,沉默了片刻才语气深沉地回道:“我今天回了一趟沈家老宅。”

沈淮越只想着据实作答,叶莞心却反应奇快地做出了准确联想:“是因为你父母今天上午突然过来看我,你觉得有点意外,所以特地过去问他们?”

叶莞心现在突然好后悔早上跟他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爸爸以前肯定不喜欢我’,如果他真的是因为早上沈家二老意外到访的事回沈家老宅,十有*跟这事有关。

对此,沈淮越也没有否认:“他们没有经过我就直接过来,就算没有特别原因,也该过去问个清楚。”按照老爷子和老太太的意思,等到莞心出院之后带她回家‘正式’见家长的事已经在所难免,这件事也没有隐瞒她的必要。

“那……你回去问过他们之后,他们是怎么说的?”小心谨慎的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刚才还一脸轻松的叶莞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好像生怕会听到不好的回答。

“他们是从大哥大嫂口中得知你住院的事,一方面是出于关心,另一方面也是过来确认一些事。”虽然这一点并没有得到二老的亲口承认,但也大概能猜到。

“确认一些事?”听了这几个字之后,叶同学的心干脆直接悬到了嗓子眼。果然是带着特别目的而来,难怪二老一出现她就心里发慌呢。

“别这么紧张,其实他们无非就是想确认你是不是真的对他们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说白了,老爷子和老太太早上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试探。所以沈淮越才会临时决定回一趟家,索性直接找二老摊牌,一次性把问题都解决才能永绝后患。

叶莞心又跟着追问道:“然后呢,已经确认过了他们又有什么反应?”

“他们的意思是等你出院之后一定要先带你回一趟家,让大家有个正式了解的机会。”沈大律师还真是会找形容词,正式了解什么的,估计只有他能想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还没有正式跟你回家拜访过他们?”仔细想想,这个可能存在的概率还是蛮大的,毕竟她年纪还小啊,正式交往的时间也不算上,还没走到见家长这一步也很正常。

“算是。”虽然这五年多莞心去沈家老宅的次数比他这个真正的沈家人还多,但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出现还是第一次,确实可以说之前还没有正式拜访过。

“一出院就要去么,能不能稍微缓一缓?”叶同学本来就紧张,听说是第一次正式‘见家长’,更是忐忑不安,眉头也下意识地蹙了起来。

“为什么要缓一缓?既然是迟早必须完成的任务,早点过了这一关不好么?”但遗憾的是,在这件事情上沈律师的态度真不是一般的着急。

“可是,你不觉得我现在还太小,没到可以跟着男朋友回家见家长的时候么?”叶同学骨子里毕竟还是保守,谈恋爱的事还是希望循序渐进的来。

“你是还小,可我已经到了可以被逼婚的年纪。”虽说三十岁确实算不上‘高龄’,但身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沈家幺儿,沈律师的终身大事受到的关注程度自然非一般人可比。

“你……”听到‘逼婚’二字,叶莞心很快就绷不住地笑出了声。

“严肃点!我可没跟你说笑,你不知道,自打我从美国回来,我妈每天都要接好几次电话问我有没有交女朋……”

“你这是在提醒我你一直行情很好、很受欢迎么?”叶莞心依然是嘻嘻哈哈的语气,但说的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是在提醒你,现在我家里人最关心的就是我什么时候解决终身大事的问题,所以你的出现才会格外引起他们的注意。”沈淮越可从来没觉得行情好、受欢迎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他也从来不在乎这些‘虚名’。但,借机适当地给叶同学一些压力还是必须的。

“这么说来,你是已经答应他们了?”感觉到压力的叶莞心说话的语气明显弱了几分。

“我只是说尽量,如果你真的还没做好准备,可以再等等。”而沈律师竟然还很‘不厚道’地使了一招欲擒故纵。

再等等是要到什么时候?最终这一关总还是要过的吧。

这个念头在心里百转千回地绕了半天之后,叶同学最后还是‘认命’地点了头:“那好吧,到时候你安排时间。”下午实在闷得慌的时候她还在心里‘哀嚎’着希望能在下个周末到来前出院,现在她却改了主意,希望出院的日子来得越晚越好。

情绪受了影响的叶莞心也不再惦记着要多呼吸一会儿新鲜空气,沈淮越之后再催她的时候她也没再‘胡搅蛮缠’要求再呆几分钟。

之后回了病房,叶同学的情绪依然没有半点改善,沈淮越突然有点后悔今天就告诉她。但转念一想,既然是必须面对的问题,让她早做准备也没什么不好。根据许医生之前给出的大概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她下周六应该能出院。大概算下来,留给她准备的时间应该还有整整一周。

回到病房讲了几个专业题之后,很快就到了医生给叶莞心定下的最佳休息时间。已经休息了一天,身体和精神都很正常,她也不担心今天还会出现一睡着就做怪梦、还在梦里喊好冷的事。

“今天不准再赖到床上跟我一起睡,你那么占地方,我都不好翻身,你还是乖乖去会客室睡折叠床。”看来,叶同学还在为大清早被同学看到的窘况不好意思。

“行,你安心睡,等你睡熟了我自然会走。”虽然不介意能和她更亲密一些,但一张只有一米二的病床确实不适合两个成年人一起睡,出于睡眠质量的考虑,沈淮越也希望她能睡得舒服。

叶莞心这才安了心,过了九点半就准时上床。只是,明明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困意,而且还试了各种催眠的‘土方子’,为什么辗转反侧近半小时,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会是因昨晚靠着他睡了一晚之后就依赖成瘾、一定要枕着他的胳膊才能安然入眠吧?

为了不打扰她安心入眠,沈淮越特地离开病房找了个安静角落接电话,却没想到接完一通长达十二分钟的工作电话回来,某人竟然还是一副眼镜睁得圆溜溜的状况。

“怎么,没睡意还是有心事?”能让人辗转难眠的,无非就是这两个可能。

叶莞心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都不是。”然后心里默默嘀咕着:这话问得可真是多余,她要是知道是什么愿意导致迟迟无法入眠,何至于如此烦恼。

沈淮越也没再追问,默默地起身走到外间将第一道门也直接锁死,跟着有处理了第二道门,以及探视窗上小窗帘。

“已经做足了安全措施,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赶紧想。”沈律师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无厘头,但相信以叶同学和他这些日子渐渐培养出来的默契,应该能很快读懂他话里的应酬的意思。

领悟到重点之后,叶同学也是以无厘头对无厘头地突然蹦出一句:“你还没有刷牙洗脸!”

“再等我五分钟。”说完,沈淮越又当着莞心的面给秦尚打了电话,告诉他关于刚才那个案子的讨论今晚先暂停,有什么事等明天去了事务所再说。

“我算是看清楚了,平时就属你最正义凛然,但其实最有异性没人性的就是你!”秦尚平时可没少因为要处理私人感情问题的事影响到工作进程而被骂,现在某人摆明了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秦大律师也难免要吐槽几句。

这种毫无道理的报复式吐槽沈律师显然不会大度地听之任之:“我女朋友已经住院两天,你因为工作忙抽不出空来探病我也不跟你计较,你竟然还好意思在旁边说风凉话?”

秦尚这边本来还洋洋得意以为占了上风,被沈老大这么一呛,很快就成了打了霜的茄子,“别动怒,我就是随便说着玩,也没别的意思。行了,案子的事我找娄晋商量就行,你安心陪着小叶子,我和娄晋改天再去看她。”

沈淮越讲电话的时候叶莞心一直在偷偷观察着,虽然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但他为她表现出来的各种特权对待她都看在眼里。好像只要是碰上和她有关的事,他就会变成另一人,也会很自然地做出各种‘不理智’和不符合常理的事。

仔细想想,就算是冲着他给的各种特权,她也不该赶他去会客室睡折叠床。

所以,最后某人还是如愿地赖上了那张只有一米二宽的病床。

而在身边突然多了一个温暖的物体之后,叶莞心只用了不到五分钟便安然进入梦乡。这世上有很多事就这么没道理,一个温暖的依靠胜过任何催眠的‘土方子’。

同样的早睡、同样的整晚无梦,不同的是这一次沈淮越终于找回了正常作息时间,刚过六点半就睁眼醒来。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人竟然比他还早,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试着将胳膊抽离伸个懒腰,一低头竟然看到一张甜甜的笑脸:“早上好。”

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昨晚一定睡得很好,沈淮越也是毫不客气,低头给了小女友一个温柔的早安吻。

温柔对视、四目含情,伴随着明媚晨光,新一周的第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