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3步 主动送吻

“道理我们都懂,可这么重要的事,你也得给点时间让我们好好消化一下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突然接受这么大的意外,但凡是正常人都会情绪激动、难以接受。”老太太说出这番话,也算更直接地表明了她纠结的重点,无非就是怪小四和莞心瞒得太紧,让大家有些措手不及,哪怕先让家里人知道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也好啊。

“依我看,这事根本没有刻意事先让我们有所准备的余地,无论他们什么时候公开,结果都是一样。能接受的人肯定不会问什么,接受不了的自然是怎么看都是错。”沈家老大本来就不是那种巧言善变的高调之人,有老爷子在场的情况下更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但需要他站出来的时候,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那你对这事是什么看法?”老爷子显然没有想到老大会是这么个反应,对他的态度也是格外好奇。莞心是老大家的女儿,在这件事情上他理应有绝对的发言权。

“首先,我赞同小四的说法,他和莞心在一起确实不违法、也不违背伦理;其次,在莞心已经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而且对在沈家的生活已经毫无印象的情况下,我们也应该从她是沈家养女的框框里跳脱出来,换个角度看这件事。她和小四在一起就意味着未来的某一天她还是会成为沈家的一员,从这一点来看,我并不觉得他们俩在一起是不可接受的错误。”

可能是因为早有洞察、只是一直自欺欺人告诉自己小四对莞心只有责任的关系,沈淮清对这件事的态度远比沈家其他人开明。感情的事本来就没人能说的清楚,真要动了情谁也无法控制,旁观者要想干涉左右更是难上加难,倒不如顺其自然,坦然接受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

沈淮越一早就知道大哥是这个家里最明事理的人,他总是能将人情、法律和道德三者之间的关系拿捏得最适合。不过,这一次他能站出来仗义相助还是大大出乎了沈淮越的预料。相信有了他的支持,大嫂这一关应该会比较容易过。

现在摆在他面前最大的挑战就只剩即便已经听了大哥一番有理有据的解释,依然是一副‘此事无商量,我绝不会同意’的表情。

来之前沈淮越就意识到了考验的严峻程度,也没想过一蹴而就地一次就能说服所有人点头接受。不过,该阐明的观点还是一项也不能漏:“我没记错的话,在莞心和萧然渐渐长大之后,似乎全家人都有让莞心从大哥家的养女变成他家儿媳妇的想法,之后萧然还心急地找莞心表白过。现在我想问的是,莞心的身份从女儿变儿媳妇难道就不涉及称呼和关系的改变么?原本叫爸爸妈妈的人成了公公婆婆,要叫哥哥的却得改口叫老公,既然大家能接受这样的改变,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比她年长整整一轮,还顶着毫无血缘关系的四叔之名?若真是如此,我只能说大家太偏心,对我和对萧然根本就是两套标准!”

“你……”老爷子这边本来就没消气,听了他这番‘莫名其妙’的指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偏偏,他陈述的事实有理有据,而且逻辑完全合理,一般人还真很难在短时间内想出辩驳之词。

老爷子这边被气到说不出话来,但另一边,老太太却不合时宜地突然笑出了声。

大家都说她这儿子好像生来就比其他人多长了一张嘴,可她从来不这么觉得。所谓能辨擅驳,其实就是能最大限度地将的既定的事实用符合逻辑的方式描述出来,她可从来没觉得自家儿子是个会强词夺理、瞎编乱造的人。

老太太突然这么一笑,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缓和了不少,但同时老爷子这边面子上多少也有点过不去:“正在跟儿子说正经事,无端端的你突然笑什么?”本来就已经在气势上处于下风,被她这么一闹,也更显被动,这严肃连还要如何摆下去?

“我是觉得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如果真要这么仔细计较,我们根本没理由反对他和莞心。”老太太这边自始至终也就是想争一口气,打心眼里可没想要‘棒打鸳鸯’的意思。只是,即便是在最心急的沈淮越看来,她投降的也确实太快了些。

“我要是哪一天突然暴毙,肯定是你们母子俩给活活气死的!”别看老爷子平时看着严肃,俨然一副一言令下谁也不敢违背的气势。但其实老爷子骨子里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妻管严。如果老太太已经做了妥协,他再怎么坚持也不过是‘垂死挣扎’,根本不可能改变最终的‘战局’。

“被我和儿子活活气死?依我看,是你自己气自己还差不多。明知道改变不了的事,还非要和儿子作对,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既然是从小就娇惯儿子的慈母,沈老夫人自然是凡事都以儿子的喜好为先。即便他和莞心在一起这事确实有点突然,但她最终在乎的还是儿子和莞心在一起到底开不开心。人这一辈子也就短短数十年,如果连让自己开心都做不到,这一辈子可以说白活。

老太太突然一亢奋,说话也难免有些没遮掩,老爷子最近几天本来就血压不太稳,若是真被气到,还真有可能气出个好歹。见势不妙,身为沈家未来当家主母的萧然妈妈便赶紧站了出来:“妈,您也少说两句,小四和莞心这事搁谁身上也不是那么好接受,别说爸爸,就是我恐怕短时间内也很难想通。这事儿,估计还是得交给时间解决。”

“我也没有说让他现在就拍板点头,但至少也不能把话说得太死,总不能儿子不听话就不认他不是!”老爷子年轻时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主,虽然年事已高,但真碰上要紧的事,这股气也依然还在。老太太之所以一早就表明态度,也是想给老爷子一个威慑,希望他不要一怒之下做出一些会悔恨终身的决定。

老爷子确实气得够呛,但要说因为这点事就不认儿子倒也不至于。只是,强硬的气场已经端了这么半天,肯定不能分分钟就暴雨转晴,“莞心刚刚才做完大手术,现在还在医院养病,我先不跟你计较,等她完全没事出院回了家,你再带她回来好好跟大家说说你们俩交往到现在的前后经过。”

从剑拔弩张开始,到大家各让一步结束,最后的结果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只是,一想到莞心出院之后就会被老爷子逼着带她回来正式‘见家长’,沈淮越心里还是有点没底。他一个人回来倒是好应付,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若是莞心跟着他一起出现,除了应付这么多不赞成的质疑外,还得费心护着她不被攻击,就怕到时候会兼顾不上。

老爷子最近确实身体状况欠佳,被气了一通之后更是哪哪儿都不舒服,冷着脸哼了一声便招呼老太太扶他上了楼。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沈淮越面对着各怀心思的大哥大嫂。

虽然大哥说的话不多,但却是字字珠玑、雪中送炭,所以,首先还是得诚心地对他说一句感谢。

不过,沈淮清现在最想听到的并不是感谢之言:“回过头来仔细想想,莞心突然出这么个意外可能也是天意,她完全不记得我们,就算彻底摆脱了沈家养女的身份束缚。对家里的长辈们来说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适应,对她来说却是最好的结果。既然有了这个天意弄人的安排,我也希望你们能更珍惜彼此。莞心虽然不再叫我们爸爸妈妈,但永远是我跟你大嫂最疼爱的女儿。谁要让她不高兴、不幸福,我肯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如果连这点决心都没有,我也不敢公开我们在交往的事。沈家这么多人,就属大哥一向看人最犀利,刚才你愿意站出来给予支持一定也是出于充分信任我的考虑,我自然不会也没理由辜负你的信任。”虽然口头的承诺相比实际行动总是少了几分真实感,但却是让人安心的良药。

说完之后,沈淮越还不忘下意识地看一眼被夹在中间的大嫂,虽然她对这件事的消化能力比起大哥来显然低了不止一个等级,但他还是想从大嫂身上听到一些积极正面的回应:“很抱歉刚才拿萧然的事做了比喻,希望大嫂不要太介意。”

“要说一点也不介意是骗人,但也不得不承认你这刚才那番有理有据的对比确实让人很难反驳。”现在林若兰真是悔青了肠子,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初就不该‘明目张胆’地把莞心和萧然凑作对,最后没能得偿所愿不说,还被人抓住了‘把柄’。

沈淮越这才安心地松了一口气:“大嫂能这么想最好,莞心的记忆缺失可能只是暂时,将来她要是记起你们是谁,一希望大哥大嫂能坦然面对她的新身份。”

老爷子和老太太早早地上了楼,沈淮越也没在沈家老宅呆太久。这一趟临时决定的沈家之行可以说是‘初战告捷’,但考验依然存在,美好的未来还需要他和莞心一起努力。

虽然沈律师一大早就被叶同学联合着肖妈妈一起‘赶出’了医院,但到了夕阳西下、一天的一大半将要过去指示,有人还是很没骨气地主动给他打了电话:“天就快要和黑了,爸爸妈妈也差不多要回去,你什么时候过来呀?”

叶同学之所以这么主动,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想他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今天天气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妈妈怎么也不同意带她出去‘放风’,她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一对着她就‘毫无原则’的男朋友身上。只要她稍微发挥一下演技装装可怜什么的,他肯定没辙。

“正在给你找书,大约五分钟后出门。”这一天沈淮越要应付的几乎都是让人‘焦头烂额’的事,折腾了一整天,也确实身心俱疲。但神奇的是,在听到她略带了几分撒娇意味的甜美声音之后,一整天的闹心疲惫竟然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时候还真是不得不信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只言片语就能完全左右另一个人的心情。

等到沈淮越匆忙赶到的时候,肖妈妈正半真半假地逗趣着宝贝女儿的不害臊:“每五分钟就要更新一次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你还真是一到了晚上就心心念念只想着他!”

“谁让您一整天都不让我出去,我现在能指望的只有他!”实在被逼得没了辙,叶莞心只能像妈妈坦白真实用意。

“你……”对莞心这番回答毫无准备的肖妈妈当下就被噎得没了话说,火急火燎地催沈律师过来竟然是为了这个目的,说她还是个大孩子呢,她还不乐意。

不巧的是,这番话也正好了悄无声息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沈淮越听了去:“刚刚外面又飘起了细雨,你想都不要想出去放风的事。”遗憾的是,这一次他的态度和肖妈妈一样干脆果决,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雨总会停的。”叶莞心还是不死心,依然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

一听这话,肖妈妈就忍不住头皮一紧,赶紧拉着沈律师叮嘱道:“今天外面可是只有二十五度的气温,你可得把她看好了。”肖妈妈的言下之意显然是即便雨停也不能放她出去!

“您放心回去休息,我保证明天早上把她毫发未伤地还给您。”听沈律师这坚决的语气,看来是打算将强硬进行到底。

但如果强硬碰上的是软棉花,最后也只有被暖化一个下场。

叶同学连主动送吻的杀手锏都使出来了,既然尝了甜头,不给点好处也说不过去吧。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