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2步 六亲不认

“你记得他们?”不知道是太过意外,还是因为一时脑子打结,沈淮越竟然莫名其妙地跟了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叶莞心当下就被这个怪问题问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你叫他们爷爷奶奶,难道不是对他们有印象?”虽然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出现的概率不是很大,但沈淮越还是谨慎地将这个问题做了详细展开。

听了这番详细展开之后,叶莞心也顿时开了脑洞,随即好奇地反问道:“我以前跟他们见面的时候也是这么叫的?”

沈淮越这才意识到刚才的问题已经给了莞心错误的指引,因为不希望她打破砂锅追问到底,便赶紧转移了话题,“先不说这个,你应该是等他们走了之后才打的电话,跟我好好说说,他们去了之后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就是出于关心过来探望一下,中间都是妈妈再陪她们聊,前前后后也就呆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你怎么会突然对他们说的话这么好奇,是不是有别的担心?”虽然莞心的注意力已经成功被转移开,但她很快又有了另外的好奇。

“我也是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电话刚接通那会儿听你的语气好像挺着急,难免会往坏的方向想,你不要太多心。”老爷子和老太太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去医院,沈淮越心知肚明。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状况,他也不得不临时改变行程,赶去沈家老宅见二老一面。不过,这些事他暂时还不打算让莞心知道。她在医院呆着哪儿也去不了本来就闷,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自动恼补一大堆。她现在还处在很关键的恢复期,可不能被这些不需要她烦恼的事影响情绪。

“我是有点着急,虽然爷爷奶奶刚才只呆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但我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好像不只是过来探病这么简单。而且,老爷子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总觉得他好像之前肯定很不喜欢我。”虽然还处在神经外科手术后的恢复初期,却丝毫不影响叶莞心的敏锐直觉。老爷子确实很会掩饰、很难从他的表情里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没错,但直觉还是告诉莞心,老爷子的冷峻眼神里似乎藏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没有的事,别胡思乱想!你这么聪明漂亮、乖巧可爱,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你!老爷子对谁都是这么个严肃表情,并没有特别针对你,以后相处多了自然会慢慢习惯。”沈淮越这话也不算完全违背事实,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小公主,老爷子和老太太,特别是老太太确实对她宠爱有加。之前他还听说每次过年给红包的时候老太太都会给莞心包最大的一份,由此就可见一斑。

当然,莞心过去能得到二老的疼爱是因为她的身份是沈家的养女;而现在她的身份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沈家未来的幺儿媳妇,情况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么说来是我杞人忧天了?”在莞心对很多事都充满懵懂未知的情况下,说服她的难度也大大降低,沈淮越只需要随便找几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就能让她安下心来。

“你就是太闷、没事做才会瞎纠结,晚上过去的时候给你带基本法学专业书过去,有正经事做才不会把时间都浪费在胡思乱想上。”沈淮越一直觉得爱瞎纠结是叶同学最需要改掉的坏毛病,经过这次的事,他也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

“法学专业书?”话题终于切换到一个完全不同的轨道上,这一次应该能彻彻底底转移叶莞心的注意力。这不是他的专业么,他怎么会让她学这个?

“对了,有一件事要先跟你说一声,晚上过去的时候我会把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一起带过去,虽然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但因为专业竞争很大,也要尽早做准备。”沈律师可是铁了心要将自家小女友培养成法学院最顶尖的优等生,入学前的特别补习自然也是必不可少。

“我连大学报考的专业都跟你有关哦?”叶同学一早就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已经被某人完全掌控,却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也要受他影响。

“学校和专业都是你自己选的,我可没从来没给过你压力。”某人记忆缺失确实带来了一些利好消息,但动不动就给人乱扣帽子什么的,也是挺让人头疼。

“我相信你不会故意引导,但肯定也和你脱不了干系。”叶莞心当然也不是真的要随便给他扣帽子,其实主要还是想表明他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的意思。

“我只能说,你天生就是吃法政这碗饭的料。”沈大律师的巧舌如簧果然不比常人,什么话都能被他圆回来。

这一次叶莞心是真的被逼得没了辙,只能无奈地回道:“反正已经被你领进了门,能不能顺顺利利地走下去还要靠沈律师的悉心教导。”

“那是自然,到时候你可别嫌我我太严厉,不讲人情。”在平常生活中沈律师对自家小女友确实是宠无下限,但真要到了工作和学习状态下,他还是会站在自己应该站的位置,不会对她特别徇私。

而在这一点上,叶莞心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就这么说定了,真要到了正经场合下,你要真能做到六亲不认才行!”

听到‘六亲不认’四个字,沈淮越突然下意识地心抖了一下。等一下回了沈家老宅之后将会受到怎样的质问和训斥,他心里已经大概能猜到。老太太那一关倒是不难过,最不好应付的还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老爷子。当年他没有听老爷子的安排选择商科专业,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学所有的费用都得靠自己挣。今天又出这么个让二老没有想到的意外状况,情况可能更严重。

但再难这一关也总要去面对,虽然成家立业都是自己的私事,但也不能完全不顾家人的感受,总还是要想办法说服他们接受现实。

沈老爷子似乎早料到最不让他省心的老幺会杀回家找他和老太太‘理论’,本来约了家庭医生要去医院做一次心电图检查,也因为要等他回来特地推迟了一天。

而且,老爷子还别有用心地把老大和大儿媳妇一起叫了来。莞心毕竟是老大家两夫妇含辛茹苦地从小丫头养到了这么大,他们对莞心和小四偷偷谈恋爱的事肯定也有很多想法。到时候,让他们出现做‘先锋’最合适。

所以,等到沈淮越孤身一人出现在沈家老宅时,面对的是一大群人严阵以待等着‘审问’他的‘威武’架势。

“这么多人严阵以待地候着,就为等我一个人?”好在沈律师也是见过千军万马大阵仗的人,这点架势还不足以让他胆怯退缩。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也不用等我们问,你自己老实交代,是什么时候的事!”虽然一开始确实是打算让老大打头阵,但最后还是一向最沉得住气的老爷子先开口做了回应。

“您真要追究我是什么时候动的念头,恐怕要追溯到五年前莞心还没进大哥家那会儿。今天我突然决定回国,也跟她有很大的关系。”

“五年前莞心才十三岁,你怎么就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去了!”跟着,老太太也沉不住气地加入了‘战局’。其实,老太太最无法接受的并不是小四和得叫他叔叔的莞心谈恋爱的事,更多的还是计较他们为什么要一直瞒着家里,最后等到莞心出了事才想到坦白。

面对母亲的过分激动,沈淮越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我当时只是觉得我有责任为她的未来负责,并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他就是再心急,也不能在莞心还未成年的时候就着急‘下手’,所以才特地等到她年满十八周岁之后才突然决定回国。仔细想想,或许等她成年已经是他最后的忍耐底线。

“可你应该首先想到,她得叫你一声四叔、叫我们的爸爸妈妈为爷爷奶奶、叫我跟你大哥为爸爸妈妈,你在决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想过这些问题没有?”要说激动,萧然妈妈也是不遑多让,她本来就是一爱纠结的人,昨天在医院是因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到家把前因后事联系起来想过之后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小四和莞心在做这个重要决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

“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爷爷奶奶都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只要你们能真心接受她,照着正确关系重新修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大嫂你不是一直对我的终身大事很关心、希望能尽快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现在我终于能如你所愿,你不替我高兴也就罢了,怎么还唱起了反调?”来的路上沈淮越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即便遭受‘轮番攻击’,也丝毫不影响他一贯的从容冷静。

“这世上这么多好女孩,你怎么偏偏就看上我们家莞心?”要讲大道理,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不可能是沈淮越的对手,现在也只能对他动之以情。

“很抱歉,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面对大嫂的‘动之以情’,沈淮越也果断改变策略,不厚道地耍起了无赖。当然,他这番回答其实也不算刻意敷衍。感情上的事本来就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也没人规定喜欢一个人一定要有能说服所有人的明确理由。

“你……”一拳打在软棉花上,萧然妈妈也瞬间没了脾气。

“这么说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和莞心在一起,即便全家人都反对,你也不会改变主意?”现在才来追究为什么会喜欢的问题显然已经为时已晚,老爷子此时更在乎的还是这事最后要如何解决。

“只要我觉得是对的、应该做的事,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被任何人左右,这一点您应该最清楚。”沈淮越确实也想做个孝顺的乖儿子,但违背个人原则一味的愚孝绝对不是他会做的事。在自己的终身大事上,更是丝毫马虎不得。

“你认为对的、应该做的事根本不合常理,这事要是传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想过没有?”老爷子毕竟已经是七十高龄,骨子里难免藏着些传统保守的思想,对面子问题也看得特别重。有这些前提在先,指望他能坦然接受孙女变儿媳妇的事实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没按您的意愿安排人生就是不合常理,您是这个意思吧?”沈淮越这一趟回来本来也不想跟老爷子闹得太僵,但照现在的情势来看,似乎没人想要听他解释。重压之下,已经沉寂多年的叛逆性子也一下子被勾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在跟你好好讲道理,你犯什么混!”你来我往地针锋相对过之后,火药味也越来越浓。听老爷子这怒不可遏的语气,还是真气得不轻。

见势不妙,沈老夫人赶紧站出来把儿子拉到一边,苦口婆心地劝道:“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你说你难得回一趟家,怎么见了你爸跟见了仇人似的!”

“我也想跟您和爸爸好好解释,可是您看爸爸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会给我解释的机会么?我和莞心在一起是两情相悦的选择,不违法、也没违背伦理,怎么在爸爸看来就成了不合常理的事?别说莞心现在已经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生活,就算她还在大哥家,我也不觉得我和她在一起有多大逆不道。”沈淮越确实被老爷子逼得火气有点大,但老太太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沈家人都知道小四是老太太的心头肉,沈淮越面对这个从小就最疼自己的慈母,也是特别心软。刚才还是一副剑拔弩张的表情,分分钟就恢复成了乖宝宝形象。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