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21步 不速之客

“这倒是事实,要不是因为担心大晚上过来你已经休息,我们昨晚就杀过来了,没想到一大早来情况还是一样。”相比说话温柔和气的敏萱,徐大小姐说话的方式明显要大大咧咧很多。而且说话的同时,嘴边还藏着奇怪的笑,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而叶莞心这边虽然已经缺失了很多关键记忆,但竟然还保留了和好朋友之间的神奇默契。见了这奇怪的笑,她也下意识地想到了和某人相拥而眠的一幕被这几个好朋友看了个清楚明白的事,一瞬间脸上也染上了几丝尴尬的神色。

关键时刻,沈律师当然没有理由不挺身而出:“你们还是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既然要重新认识新朋友,就得先互相有个了解。”

“就是,我们是来探病的,哪能一进来就把病人弄得不自在。”终于轮到悦菲开口,依然还是不改风风火火的本色:“你好,我叫孙悦菲,喜悦的悦,菲佣的菲。”咳咳,孙同学果然有性格,自我介绍时竟然用上了‘菲佣’二字。

“噗……”而这一句奇怪的自我介绍也让刚才还是一脸尴尬窘迫的叶莞心当下便破涕为笑。能和这样说话好玩、大孩子性格的女生做好朋友,她是一点也不怀疑。

“轮到我了,我叫徐可盈,可爱的可,丰盈的盈。”许是受了悦菲的传染,徐同学在做自我介绍时也是格外夸张搞笑。丰盈什么的,简直比菲佣更胜一筹啊。

只有最后做自我介绍的敏萱还算正常,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明白,也和适合当下的状况。

年轻人交朋友确实比认起亲来要容易得多,在一番特别的自我介绍之后,三位好朋友总算又在叶莞心脑子里留下了新的记忆。

赶大早过来看到好朋友已经安然无恙、气色也很好,而且有幸围观了一副满是甜蜜的幸福场景,敏萱三人此行可谓是‘收获颇丰’。考虑到很快就要到例行查房时间,莞心的家人也会陆续过来,三人也打算就此告辞。

不过,在离开前,可盈还是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昨天我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你的应该也快到了吧?”虽然不同专业,毕竟是同一所大学,时间上应该不会相差太远。

听到‘录取通知书’几个字,叶莞心也很快想起来自己是刚参加完高考的人。算算时间,也确实到了该收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可是,对自己报考的大学已经完全没印象要怎么破?还有,她这次突然的记忆缺失,会不会把高中三年学到的东西全部忘光?

“你和徐同学报的是同一所大学,你的通知书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当时填表的时候填的收信地址是我公司的地址,回头我找收发处同事问我。”因为要刻意避开和沈家有关的一切信息,沈淮越也不得已撒了个善意的小谎。电话肯定要打,不过不是打去公司,而是打给大嫂问问情况。

叶莞心本来还想再追问一下自己当时报的是什么大学,抬头一看,许医生已经带着护士出现在了第一道门的门口,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又一次虽然只是例行却很重要的检查。

看到医护人员出现,三个小伙伴也意识到现在是真的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那你先好好休息着,我们改天再来看你。”

“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在她出院之后直接去家里找她。”虽然嘴上说不介意,但三个小姑娘一大早突然出现的异常状况还是让沈淮越有些‘心有余悸’,类似的情况还是能免则免。

对沈律师别有用心的提醒,反应最快的可盈很快就心领神会:“也好啊,在医院总是不太方便。”呵呵,如果是在家里,怎么也不好会上敲门没人应就能直接开门进去的好事。

三个小伙伴离开后,许医生很快就开始进行正式检查。除了例行需要检查的身体指标之外,许医生还重点关注了叶莞心昨晚的睡眠质量。

而这个问题最后是由沈律师代她做了回答,具体细节无非就是做梦、说梦话之类,而最终的解决办法他也含蓄地做了介绍,聪明的许医生听过之后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能做到整晚安睡、连身都不翻一下,恢复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所以我一直强调病人家属的照顾和陪伴非常重要,这一点沈律师做得非常好。”了解完具体情况之后,许医生也很快做出了积极的总结,顺带还把某人夸赞了一番。

但,当事人自己最为在乎的却是另一件事:“那我们时候才能离开病房,出去外面透透气?”门不主动孩子哪受得了整天关在一个地方,连床都不能下的‘苦日子’。

“只要室外天气状况合适,随时都可以。不过,做完大手术之后正是抵抗力最差的时候,每次在室外停留的时间还是不宜过长,也要特别注意温差变化。”病人不想总是闷在病房里的心情下做医生的也能理解,而且神经外科手术动刀的地方不会影响正常行动,适当地出去活动一下影响也不会很大。

“这些事有人会操心,肯定出不了事。”瞧叶同学这喜不自禁的表情,完全是一副‘有男朋友万事足’的得意模样。

而这个有人说的是谁,许医生也是心知肚明:“有沈律师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刻不离开地看着,确实没什么可担心。”

和某人在谈恋爱的小秘密好像一下子就成了人尽皆知的新闻,叶莞心是既无奈又有点情不自禁的小得意。虽然也有说笑逗趣寻开心的,但更多的还是祝福和羡慕,她也深深地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的拯救了很多人这一世才能认识他,而且还被他如获至宝般的深深爱上。

不过,让他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开地在医院守着她好像也不太现实,肖爸爸和肖妈妈赶到之后,也很快想到了这个问题。

“要不先让小沈回去休息,把工作上的事处理一下,晚上再过来?”沈律师是个超级大忙人肖妈妈也是知道的,只要他愿意,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连轴转也不是没可能。现在莞心已经顺利完成手术,恢复得也特别好,实在没必要让他寸步不离地守着。耽误工作倒是其次,也该给让他有点自己的空间好好休息。

“昨晚我随着莞心的作息时间不到十点就睡了,可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睡得最饱的一次。有晚上的充足睡眠已经能满足白天的一切活动需要,不需要再额外增加休息时间。”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作狂人,沈淮越也觉得该是是时候放缓脚步、甚至停下来好好休息。难得老天爷给他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实在没理由不‘笑纳’。

“莞心,你怎么说?”肖妈妈自知肯定说不过铁齿铜牙的大律师,只能将难题抛给自家闺女。

“我觉得妈妈说得很有道理,以我现在的状况,根本不需要有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地陪着,大家都应该该干嘛干嘛去,不要为了我都把一整天的时间都耗在医院里。”叶同学确实怕闷、爱热闹没错,但也不希望家人放下其他事只围着她一个人转,她最在乎的那个人更是不需要。

“你不是最怕闷,希望能多些人陪着你么?”莞心已经开了口,沈淮越也意识到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但还是想再‘碰碰运气’。

“你昨晚已经陪了我一整晚,也该给爸爸妈妈留点机会呀。”唔,虽然重要记忆缺失,叶同学的敏锐反应力倒是丝毫没有受损,成为大律师的潜质也依然完好无损地保留着。

叶同学此言一出,也算彻底断了沈大律师想再挣扎的机会。也罢,既然大家都想‘赶’他走,他特只能勉为其难地成全他们。身为一名有中度强迫症的处女座,昨晚没洗澡也换衣服也确实让他觉得浑身膈应,现在他真的很需要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另一方面,他也想赶紧把手上的几个案子处理完,等莞心出院之后,带她来一次庆祝高中毕业和即将迈入大学校园的特别旅行。

沈淮越离开没多久,肖爸爸也因为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说临时有个要紧工作等着他回去完成,匆匆忙忙离开了医院。现在,满眼都是素白的病房内就只剩下叶莞心和肖妈妈。

依着叶同学坐不住的性子,本来应该吵着让妈妈陪她下楼透透气才是。不巧的是外面正好起了风,跟着还飘起了纷飞细雨,她只能打消这个念头,拉着妈妈讲她小时候的趣事。

只是,母女俩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她们俩完全不认识的人突出出现。看他们带着鲜花和果篮而来,应该是特地过来看探病。

虽然母女俩对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毫无准备,但从这两位的面相气质和年龄应该也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这位就是肖夫人吧,你好,我是沈淮越的母亲。”走在前面的老太太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肖妈妈的猜测也得到了证实。

“原来是沈老先生和沈老夫人,幸会幸会。”肖妈妈这边本来就有点被两位长者的突然到来吓到,等到他们的身份得到确认之后,她的反应也越发紧张。

“听我们家老大说莞心生病进了医院,昨天我这老伴儿正好也不太舒服,所以没跟他们一起过来,拖到今天才来探望。”沈老夫人看似客气地回应着,一边不疾不徐地走到病床前,眼神怪怪地大量着好像还没怎么缓过神来的莞心。

昨晚听老大家的媳妇儿说莞心做完手术之后已经不记得很多人和事,当时她还抱着侥幸心理,想着莞心还是有可能会记得他们老两口。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并没能如她所愿。

“爷爷、奶奶好。”因为昨天已经叫了沈律师的大哥大嫂做叔叔阿姨,所以叶莞心也下意识地给这两位也自动加了辈分。

“我们家大儿媳妇说你已经忘了很多事,我本来还不太相信,看来是真有其事。”虽然莞心之前也是这么称呼沈家二老,但此时此刻配上了不太自然的表情之后,沈老夫人还是感觉到了异样。

“您的意思是……我以前不是这么称呼您和爷爷的?”眼前出现的两位长者毕竟是沈律师的父母,如果她是以他女朋友的身份出现,这么叫确实不太合适。

“不过是个称呼,不需要太计较。”沈老爷子本来是揣着一肚火气而来,但在进病房看了莞心一脸茫然、头上还绑着纱布的可怜样之后,原本打算要说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怎么说这孩子也是刚做完大手术,尚在恢复期。就算再生气,也不能在她还没完全复原的情况下、当着她母亲的面厉声质问。

“妈妈,咱们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虽然沈老爷子这边已经尽量克制火气,但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以及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还是让叶莞心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和怯意。此时此刻,她真的有点后悔早上跟爸爸妈妈一起把他‘赶’回了家,所以才想着能不能现在补救。

两位长者当然也知道莞心说的‘他’是谁,便赶紧把话接下:“不用特地叫他过来,我们坐坐就走。”他们这一趟过来只是为了确认一些事,没想过故意找谁的麻烦,也不需要如此小题大做。

沈家二老确实说到做到,只做了不到十分钟便起身告辞。两位都是贵客,肖妈妈自然要亲自送他们到楼下。而就在三人离开病房不到半分钟,叶莞心便迫不及待地给那个每次心慌不安时总是会第一个想到的人打了电话。

这会儿沈律师刚回到家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突然接到叶同学的电话,他只以为她实在闲得慌了,特地打电话来查岗,所以接了电话就调侃道:“怎么,我才走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开始想……”

现在叶莞心显然没心情陪他说笑逗趣,赶紧打断道:“爷爷奶奶刚才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