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9步 相拥入眠

“他们肯定不会偷偷议论,最多也就自感慨一番罢了。”沈大律师果然洞察力非凡,肖家父母对这件事的态度他早就了然于心。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会感慨什么?”既然某人有不见人也能洞察一切的能力,叶同学当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们具体会说什么我不可能猜得太准确,大概意思应该就是把你交给我,他们很放心。”沈大律师一向很有长辈缘,肖家爸妈这一关也是很快就顺利通过,所以他完全有骄傲自信的资本。

这话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叶莞心也只能无奈地翻翻白眼作罢。虽然很多细节的记忆几乎都只留下了破碎的片段,但即便是通过醒来之后亲眼目睹的有限画面,她也能清楚地感觉到爸爸妈妈对他的信任和喜欢。不然,他们应该也不会允许严重早恋、而且早恋对象还不是同龄人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

肖爸爸和肖妈妈一直等到沈淮越收拾好伸缩式餐桌、准备处理餐具时才装作若无其事地现了身。

吃过营养晚餐之后,莞心的气色已经有了明显的回暖迹象,医生也一再保证只要保证充分的休息,她很快就能出院。有这两个重要前提,即便是最惦记她的肖妈妈也没打算在此久留:“许医生刚才说大概八点左右会过来查今天的最后一次房,等他查完房我们就先回去,明天一早给你在家里做了好吃的带来。”

“爸爸妈妈不留一个人在医院陪我么?”叶莞心是最怕闷的人,考虑到医院的陪护设施相当舒适,她还是打心眼里希望有个真正的家人能留下陪着她。

“有沈律师陪着你还不够么?”肖妈妈当然也希望能留下陪夜,但一方面她自己也是大病初愈的人,孩子他爸肯定不会答应;另一方面,她也是真心觉得莞心最需要的人可能真不是她,也不是莞心她爸爸。

“您就这样把机会让给他,眼睁睁看着我跟他单独呆在医院过夜?”虽然也知道即便他留下也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但叶莞心还是有些避讳。

虽然明显感觉到莞心这番话带了些玩笑的意味,肖爸爸还是一脸严肃地把话接了过来:“沈律师的为人我和你妈绝对信得过,你不用太担心。”

大家长已经把话撂下,估计这事也不会再有转圜的余地。

等到许医生八点一刻过来做完今天最后一次例行检查,肖家一行四人很快就道别离开。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不甘,叶莞心还是必须面对今晚只有某人陪着自己度过漫漫长夜的事实。

“你的职业不是应该周末也很忙的么,为什么有这么多闲工夫整天整夜都泡在医院?”其实叶同学也不是真的不喜欢他陪着,只要还是担心他因为要照顾她而耽误了其他要紧事。

沈律师这会儿正在往手机里下载有助于睡眠的舒缓音乐,听她这么一问,立马不悦地横起了脸:“你这是在赶我走?”

“也没有啊,就是有点好奇。另外,还有点担心你现在为了照顾我耽误太多工作,回头等我出了院,还是得用其他时间不上,到时候可能会几天都见不着你的人。”做了神经外科手术之后,叶同学竟然突然变得爱杞人忧天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那要不这样,我这就叫人给我把手提电脑送过来,等你睡着了我再抽空先把比较着急的工作完成,尽量不影响正常进度,你看行吗?”某个小姑娘毕竟是动过大手术的人,今晚估计九点一过就会喊困,要他这个点就陪她一起休息也不太现实,倒不如趁此机会顺便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既陪了她,又不耽误工作,两全其美。

“当然不行啊,你这样一点陪护的诚意都没有。而且,你一直在旁边敲键盘,我也睡不好。”叶同学本来就是一被惯坏的大孩子,现在正生着病更是傲娇任性,难免会冒出一些幼稚的想法。

“那要怎么才算有诚意?”工作上的事也不是非要今天处理不可,如果她还有其他要求,尽管提就是,只要他能做到,一定尽力满足。

“我睡着的时候你也要在旁边看着。”虽然打心眼里觉得这个要求提得有点过分,叶莞心还是厚着脸皮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我要整晚不睡,眼睛都不能眨一下地一直盯着你?”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诚意,还真是不太好完成。

“很过分是不是?”算某人还有点自知之明。

“整晚不睡倒是不难做到,不过眼睛都不能眨一下实在有点强人所难,换成是你自己也无法做到是不是?”沈淮越当然知道后半句话完全没可能实现,却还是坏心思地故意逗她。

“我就是随便说说逗你玩,哪能真的无理地要求你整晚不睡一直看着我。”还在这一次叶同学很快就反应过来,没中某人的圈套,“好了,等到了九点吃完最后一次药我就准备睡了。你是想把工作带来这里也好,想整晚都不睡看着我也罢,都随你。反正只要知道你就在我睁眼醒来就能看到的地方,我肯定能睡得很安心。”

所谓的陪伴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给人一种安心的踏实感和安全感,至于陪伴的过程中做了些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说这番话时,叶莞心还是用她习惯性的俏皮语气,听起来并不怎么认真,但这番话听在沈淮越心里却是格外暖心。想起这两天的‘惊心动魄’,真的应该感谢老天爷的特别眷顾。手术能顺利完成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缺失了那么多重要记忆的情况下,她竟然能记得他的存在,也知道对她来说,他是最重要的人。每每想到这一点,他都会发自内心地觉得老天真的待他不薄。

因为突然有此感慨,他也放弃了让人帮他送办公电脑过来的打算。许医生刚才也说做完手术的投两个晚上可能还会有突然意识紊乱,有很大的可能会影响到水面质量,甚至还会做一些奇怪的梦。还有这么多需要担心的事,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乖乖守在床前最为妥当。

叶莞心最后服用的药有轻度的镇静功效,服完药只过了不到十分钟,眼皮就耷拉了下来。

不过,在她睡着约莫半小时后,许医生担心的事还是有了一定程度的体现。

明明双眼紧闭,睡颜也还算平静,口中却一直嘀嘀咕咕说个不停。如果不是在说梦话,肯定还是大脑活动仍然处在调整期。

现在沈淮越真的无比庆幸刚才放弃了把工作带到医院的打算,她这时断时续的梦呓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若是过了半小时之后仍然没有消停的迹象,他可能要再给许医生打的话,让他赶紧过来瞧瞧莞心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叶莞心的梦呓确实毫无章法,也听不出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不过,随着她的睡颜突然变得不平静,沈淮越总算了解了她此时正在做一个怎样的怪梦。

瞧她一边嘀咕着‘好冷’,一边双手扑腾找东西抱的样子,应该是在梦里去了一个特别冷的地方,所以想找个‘东西’抱在怀里暖和一下。

会客室里也有一张配套齐全单人床,过去拿个枕头来塞到她怀里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但沈淮越始终还是觉得拿个枕头给她抱着并不能从根本上让她觉得温暖,现在她需要的,可能是更坚实可靠而且还带着炽热体温的依靠。

VIP病房区的病床都是一米二的配置,现在只睡了一个体重不足三位数的小姑娘,只要分配得当,再给一个成年男子腾出一块地方来完全没问题。

于是,在量了量床的尺寸,又对病床的承重力做了确认之后,沈淮越还是下了狠心,直接躺在了还在不断梦呓的某人身边。仔细想想,或许这才是她真正需要的。

这世上确实有很多事都无法用常理解释,沈淮越现在就遇上了一件。

刚才断断续续地梦呓了近二十分钟的叶同学在身边突然躺了个重重的‘物体’之后,竟然奇迹般的乖乖闭上了嘴。而且还很是自觉度轻轻翻了个身,不偏不倚地直接靠在了某人左肩上。

虽然有点没道理,但对恋爱中的小女生来说,再软的枕头也没有男朋友的肩膀靠着舒服。

“还冷吗?”让人安心的静谧持续了近五分钟后,沈淮越还是忍不住问了个问题做确认。

“不冷了,好舒服。”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做过神经外科手术的关系,在睡梦中竟然也能和没睡着的人对上话。

听到某人无限满足又安心地说出这一句‘好舒服’,也算沈律师的大胆冒险宣告成功。

而这一句‘好舒服’也是叶莞心安然进入梦乡之后说的最后一句话,要再想听到她的声音,估计就得等到明天。

沈淮越已经很久没有试过刚过九点就上床睡觉,因为这个小小的例外,生物钟也变得不听使唤。原本一向是七点之前就能睁眼醒来,今儿竟然满足地一觉睡到了快八点。好在医院第一次查房的时间是八点半,不然这亲密状况要是医护人员瞧了去还真有点不好收场。

不过,即便距离医院规定的查房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也还是会有意外的不速之客打扰俩人温馨甜蜜的相拥而眠。

因为正好和肖莫同在一个剧组的关系,苏敏萱也辗转了解到了莞心生病进医院,需要做神经外科手术的事。正好她的戏份已经完成,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到了C市,通过肖莫打听到莞心所在的医院之后,敏萱当即把这事儿告诉了可盈和悦菲。收到消息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半,三个小伙伴虽然着急担心,也不好意思大晚上的跑去打扰。

于是就有了三人赶大早起来,不到八点就出现在叶莞心病房门口的情况出现。

三人中就属徐可盈最心急,敲了三下门没反应,便不管不顾地直接扭开了门。

好在这病房是双门设计,进了外间这扇门之后,里面还有一道关卡拦着。而这第二道关卡显然不像第一道门那么好进,因为落了锁,从外面根本不可能打开。

但,即便进不去,也还是能通过门上方的探视窗清楚地看到病房内大致情况。探视窗的位置并不算高,即便是三人中身高最矮的可盈也能够到探视窗所在的高度。

见可盈突然摆出一副像被雷劈到的表情,敏萱赶紧上去拉着她问:“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不会是莞心的情况很严重吧?”昨晚给肖莫打电话时候明明说莞心已经顺利完成手术,恢复得也很好,可盈为何会露出这么个‘惊悚’表情,苏敏萱实在想不通。

愣神好久之后,徐可盈总算开口做了回应:“莞心她……为什么会和沈律师睡在同一张床上?”

而随着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大,病房里面已经安睡了十个多小时的沈淮越也很快被吵醒。本来他还以为是肖妈妈一大早送了吃的过来,却没想到坐起身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三张写满了好奇和不可思议的青春脸庞。

现在好像才刚八点,这三个丫头也太早了点吧。眼下这状况他一个人好像也不太好应付,还是得赶紧把直接当事人叫醒,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这三个最亲密的闺中密友,得让她有所准备才行,“快醒醒,有人来看你了。”

“唔,几点了?”叶同学显然还没怎么醒明白,只是随口问了一句,眼睛还迷迷蒙蒙地闭着。

“刚过八点。”沈淮越一边回答,一边扶着她稍微上移了一些,跟着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背后,这才起身下床,“来的是你的高中同学,你先清醒一下,我出去应付她们。”

虽然外面站的三个都不是外人,沈淮越还是觉得应该给她一点适应的时间,他这边也要先跟三个小姑娘说一下莞心现在的状况。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