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8步 大秀恩爱

在莞心的手和四叔的紧握在一起之后就没再松开过,而且沈萧然也清楚地感觉到莞心对四叔的依赖,以及四叔对莞心的宠溺。原本,他以为这一切在他看来会是特别碍眼和无法接受的事,可事实却是看久了之后,他竟然觉得这一切竟然是如此和谐自然。

于是,愣了片刻之后,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口调侃道:“所以,我家四叔这算是横刀夺爱。”

虽然萧然哥哥这话带了很明显的玩笑意味,但叶同学却‘很傻很天真’地当了真:“这怎么能叫横刀夺爱呢,我记得很清楚并没有回应你的告白好吧。而且,明明是先跟你熟识却没喜欢上你,你应该好好反省才是。”瞧瞧这犀利的反击,倒是一点没受神经外科手术的影响。

萧然哥哥本来还在心里暗暗得意着,冷不丁突然被戳了这么一支冷箭,顿时铁青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另一位当事人则已经忍俊不禁到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实在大大超乎他的预料。可以预见的是,这个仇萧然肯定会一直记下去。

在面对莞心的犀利反击毫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萧然哥哥能做的只有赶紧逃离这个‘伤心地’:“时间不早,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你好好休息,改天再来看你。”五年的朝夕相处就这样被她忘得干干净净也就算了,竟然还狠心地往他心里最软的地方戳,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见有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暗淡阴沉,叶莞心也很快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便赶紧拽着‘靠山’的衣袖担心地问道:“他怎么突然就要走,是不是生我气了?”

“你说的都是事实,他真要生气也是气自己。”咳咳,大家毕竟是亲戚一场,关键时刻不仅不帮着解围还要无情地补上一刀真的好么

俩人毫不避讳赤果果秀恩爱的情景萧然哥哥实在看不下去,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四叔说的是’之后便默默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沈萧然离开病房后很快就吸引人众人的注意力,不过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顺利,众人就算再好奇,也不好意思在他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爸爸妈妈想问又不好意思开口的心思都被沈萧然全数收入眼底,为了解他们的好奇,沈萧然只能站出来主动坦白:“至少她还记得我曾经向她表白过,算是能聊表安慰。”这话是笑着说的,却带着明显的自我解嘲意味,在场的众人听过之后也是心里各有滋味。

沈老大家里就这么个宝贝儿子,沈家夫妇俩对他自然是发自内心地心疼着。只是,在有外人在的场合下,做父亲的实在不适合出面,最后还是只能由沈妈妈站出来说些安慰的话:“医生也说了莞心的情况可能只是暂时,咱们过两天再来,说不定到时候她已经什么都记起来了。”

但对沈萧然来说即便莞心已经记起了一切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反而可能会让她更烦恼纠结,如果现在的她是真的开心幸福,就此保持现在也未尝不可:“既然是咱们都控制不了的事,也不要太费心纠结,她能不能记起我们都好,只要她开开心心、健健康康,也没必要非逼着她找回缺失的记忆。”

虽然沈萧然现在的心态多少带了些‘哀莫大于心死’的意味,但也从侧面反映出他对莞心和四叔交往的事是真的已经渐渐接受,那些捆缚在他心里的‘枷锁’也终于可以彻底放下。

既然她已经不记得他这个哥哥,他也不用再把她当乖宝妹妹一样疼惜着、宠溺着。从现在开始,他也该学着用‘四叔家女朋友’的身份看待她。

送走了沈家一行四人之后,叶莞心所在是神经外科病房楼层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不少。看着沈家夫妇俩和他们家儿子带着释然的心情离开,肖家夫妇俩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

莞心突然失去这么重要的记忆确实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但说句不厚道的话,相比那些可能直接影响身体健康的后遗症,这个意外状况已经最容易接受的结果。

大家都是跟着煎熬揪心了一阵天的人,这会儿暮色渐深,总算有人想到了解决晚饭的问题。

不过,这件很重要的事有人早就做了安排,肖莫这边还没想到是大家一起出去吃,还是派代表出去买了回来陪着莞心一起,转头一看,已经有穿着餐厅工作服的外卖人员送来了用保温箱装着的美味佳肴。

不用猜也知道这精心安排是出自谁人之手,虽然儿子就在面前,肖妈妈还是忍不住感慨道:“有了沈律师在,以后家里的大小事真的都不用我们在操心。”这也是她明知道莞心和他隔了整整一轮,而且还有叔侄的身份约束,却从一开始就对他们的交往表示坚定支持的原因。

在这一点上肖男神确实是‘技不如人’,他也不会为自己争辩什么。只是,看着母亲大人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表情,还是忍不住酸了两句:“有您这么偏心眼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您的亲儿子!”

肖妈妈正要摆冷脸训他,却被肖爸爸笑着把话接了过去:“一个女婿半个儿,都一样。你妈妈之所以如此毫不掩饰地夸赞他,主要还是替你妹妹高兴。毕竟父母不能陪着儿女一辈子,最后还是得靠儿女选择的另一半一路陪伴到底。你现在也已经是对未来有了明确目标的人,张扬不羁的性子也该收敛一些。虽说当明星确实需要鲜明的性格,但也不能失了本分。”

“知道了,以后我会向未来妹夫多多学习。”虽然知道沈大律师肯定不愿意随着莞心一起叫,但肖莫还是得意地摆起了大舅子架子。

肖莫说这话的时候沈淮越正好开门出来,这‘妹夫’二字听着实在刺耳,他也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只是碍于还有肖爸爸和肖妈妈在场,他也不好意思当场发难,只能在心里默默算计着使一招‘隔山打牛’,找另一个人帮他‘出气’。

病房外间的会客室有足够宽敞的空间,晚餐最后就安排在这里进行。虽然叶莞心也很想下床参与进来,却被某人冷着脸严厉制止:“你才刚做完手术多久就想下床,存心不想早点出院回家是不是?”

“不是啊,我只是想和大家一起吃饭,人多热闹点嘛。”在叶同学有限的记忆里,还真不太记得某人曾经这么严厉地‘训斥’过自己。因为毫无准备,语气也是格外的胆小怯懦。

“有我陪你还不行么?”沈淮越当然知道他家小女友是个怕闷的大孩子,吃饭也特别喜欢一群人围着一起吃,但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允许,他也爱莫能助。

说话间,沈淮越已经支起了病床边上的可伸缩小桌板,用力压过确认承受力过关之后才将蓝色袋子装的‘病人专用晚餐’一一摆上了桌,“这晚餐是根据医生和营养师的建议准备的,不准挑三拣四嫌菜太淡,而且这些得全部吃完。”

“不公平,你们吃的都带了荤,为什么我要吃全素?”叶莞心当然也知道医生和营养师如此建议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却还是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谁说我们吃的都带荤,从现在开始到你出院回家,你吃什么我就陪你吃什么。”虽然沈大律师也是个超级挑剔的人,但为了将就小女友,这点小委屈显然不在话下。

看了一眼某人的认真表情,再看了一眼桌上这几样素得不能再素的菜式之后,叶莞心还是表示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看来,即便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也还是或多或少丢掉了和他一些记忆。

沈淮越也懒得再跟她解释,二话不说直接夹了一片香菇直接往嘴里送。

虽然都是素食,但毕竟是出自名厨之手,看着不起眼的食材经名厨这么一烹制,口感和鲜度也大大提升,吃在嘴里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某人大快朵颐的样子,叶莞心总算彻底放了心。不仅相信他真的会陪着她‘同甘共苦’到底,也对这一桌看似不起眼的素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她就要忍不住对着果蔬汤流口水时,有人却冷不丁地舀了一勺汤送到她嘴边:“我还没尝过,不知道温度是否合适,你小心着点,别烫到。”

唔,这算是在亲自给她喂食么?瞧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怎么看着像是在喂小宝宝似的。

“我自己来就行了。”虽然躺着被人伺候确实是一件挺舒心惬意的事,但叶莞心还是发自内心地觉得他给的宠溺似乎有些过了头。爸爸妈妈和哥哥他们就在外面的会客室里,要是不小心被他们看到,肯定又会被训得很惨吧。都已经是满了十八周岁的成年人,怎么能吃饭还要人喂!

“你现在还很需要,要是不小心手一抖,把汤全都洒在被单上怎么办?”沈大律师当然也知道已经满了十八周岁的成年人吃饭不应该让别人喂,但凡是总有例外,要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对大律师来说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可能是因躺太久的关系,叶莞心确实感觉到右手有轻微的发麻症状,医院的床上用品都是毫无点缀的素白,要真是不小心手抖,还真有可能发生汤洒到被单上的窘况。

罢了,反正她现在还是病人身份,而且还是刚动过大手术的病人,适当的任性一下应该也无伤大雅。爸爸妈妈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应该也会表示理解。

肖爸爸和肖妈妈确实不觉得刚做完大手术的病人吃饭需要人喂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俩人现在是你一口,我一口的状况,如此‘明目张胆’的大秀恩爱,还真是让人既心生羡慕,又有些忍俊不禁。

亲眼目睹此情此景,肖妈妈也不禁想到了莞心曾经跟她说过的话,当时她就一脸得意地问‘您觉得他这样像不像在养女儿’,那会儿她还不怎么觉得,现在总算能理解‘个中真谛’。

在肖家长辈们面前唐凌一直都保持着乖宝宝的良好形象,不该说话的时候绝不乱开口,这一次终于‘把持不住’,忍不住发了声:“莞心还没正式上大学,这漫长的四年沈律师要怎么熬?”

这话听起来有点不着边际,也有点无厘头,但听过的人应该都明白这个‘熬’字背后隐藏的含义。

俩人再怎么‘明目张胆’的大秀恩爱也只能停留着亲昵阶段,说白了就是只能看、不能吃,依着叶同学天真烂漫又单纯害羞的性子,有些事对沈律师来说确实还很遥远。

肖爸爸和肖妈妈虽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小唐问这话的意思,但毕竟是长辈身份,也不好过分参与。最后只能由肖莫把话题接下:“要不要跟我打个赌,赌沈律师肯定撑不到莞心大学毕业。”

俩人都已经如胶似漆成这样,住得又近,而且听说以后莞心上了大学也‘逃不开他的魔爪’,别说是思四年,恐怕连四个月都很难撑过去。

肖莫和唐凌俩人只是躲在会客室门口偷偷观望、窃窃私语,但这动静还是很快惊动了甜腻晚餐已经接近尾声的恩爱情侣。

“就跟你说我可以自己吃,你非要想出那么牵强理由忽悠我,现在好了吧,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什么都看到了,这会儿可能正偷偷议论咱们呢。”虽然听不清楚这动静的具体内容,但叶莞心还是杞人忧天地做了一番消极联想。

沈淮越听觉了得,即便肖莫和唐凌刻意压低了声音,还是被他听到了几个关键词。看来有人是摆明了想看他的笑话,竟然还为这事开了‘赌局’。看来,他还真得好好想想怎么证明自己。

无论是四年还是四个月,一切都取决于莞心。她的心甘情愿才是他决定开启这项重要‘程序’的首要前提。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