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7步 接受现实

“您说这事有点麻烦是什么意思?”之前有孩子他四叔的含蓄回应,这会儿又听到医生做了间接回答,林若兰心里已经很清楚在病房里的莞心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她还是想听医生亲口给出确切的回答。

等家属进了病房之后真相迟早要揭晓,许医生也不觉得有继续隐瞒的必要,所以当即便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根据我刚才给病人做的一些列测试,她确实缺失了一部分很重要的记忆,而您和您的家人很遗憾就在缺失的一部分记忆当中。”

“可是,这事怎么也说不通啊,我们一家跟她已经相处了五年多的时间,她四叔跟她在一起才不到两个月,和有关的记忆为什么没有消失?”虽然小四和莞心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林若兰还是下意识地称呼他为‘莞心的四叔’。

“很抱歉,涉及神经系统的意外状况很多情况都无法找出确切原因,今天在病人身上发生的断续式记忆缺失属于比较罕见的状况,即便之前有过类似经验,也很难做出科学的解释。”神经外科本来就是一门‘高深’学问,还要许多秘密需要探知解决。对此,许医生也是深感无奈。

听了医生这番话之后,林若兰的心已经‘凉了半截’,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疑惑,却怎么也张不开嘴。最后,还是她家儿子顺势把话接了下来:“请问我们现在能不能进去看她?”

“我的建议是最好一次只进两个人,而且要有一个她熟悉的人在场。而且,她不熟悉的那个人也不要问太多可能会让她紧张不安、给她压力的问题。”无论病人家属是否能理解,出于对病人健康恢复的考虑,做医生的也还是会尽到本分,适时给出善意的提醒。

一次只能进两个人,而且还要搭配着进,如何配对的问题还真是挺让人为难。

沈淮越刚才已经和莞心有了一段独处的时间,而且眼下的情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不利影响,他也不会刻意去争取这个名额。权衡再三之后,还是由他做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提议:“如果大家没有疑义的话,我觉得应该安排两位母亲一起进去比较合适。”

各怀心思的两位母亲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

静待片刻之后,其他人也没有提出不同意见。跟着,肖妈妈和沈家妈妈便一前一后地进了病房。

病房内,叶莞心依然纠结地紧蹙着眉,一看就知道在拼命思考、努力回忆着。可能是因为怎么努力回忆都毫无头绪的关系,思绪越来越乱,头也一阵阵地疼,最后不得不用按摩太阳穴的方式以作缓解。

进来之前,林若兰本来已经想好见了莞心之后首先就要跟她说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进来之后见了她一脸懊恼纠结、表情痛苦的样子,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头疼症状没有任何缓解的叶莞心蓦地抬起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便赶紧开口唤道:“妈妈。”

虽然站在眼前的两个人都可以应下这个称呼,但从莞心的注视方向来看,她叫的显然是她的亲生母亲肖妈妈。

虽然眼下的状况有些尴尬,对沈夫人来说也很不公平,但肖妈妈还是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赶紧迎了过去,激动又充满心疼地提醒道:“医生说你还需要好好休息,快躺下!”

“刚才确实有些头疼,现在感觉好多了。”叶莞心很听话地躺了下来,虽然还是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当着妈妈的面表现出来,不仅撒了个小谎安慰她,还绽出了一个大大的笑。

“刚刚才做完手术,会有些不适也很正常,所以才更需要安心静养,不要胡思乱想。”母亲出于保护自己孩子的考虑,难免做出一些自私的行为,即便是善良的肖妈妈也不例外。她当然也希望莞心能找回缺失的记忆,让沈家一家人能安心些,但首先考虑的还是她的身体健康。

一边乖巧地点头,一边挥手招呼妈妈靠近一些,跟着才小小声地问:“妈妈,这位女士是您的朋友么,还是咱们家亲戚?”看叶莞心此刻的反应,确实已经对眼前的温婉贵妇毫无印象。但她也考虑到这个人可能和家里关系匪浅,所以刻意压低了声音,希望场面不要太尴尬才好。

肖妈妈正在犯愁不知该如何回应,林若兰突然笑着把话接了下来:“不算是你妈妈的朋友,要说是亲戚呢,勉强能算。”

一进来就看见莞心头上还包着纱布,病床边上还连接着一些仪器管道;而且,刚进来那会儿莞心一直蹙着眉揉太阳穴的样子看着实在让人心疼,林若兰也临时改变了策略,做了一个她自己也有点被吓到的决定。

“这话怎么说呢?”这位女士看上去和妈妈似乎并不怎么熟络的样子,应该不是肖家的亲戚,可她到底和谁有关系,叶莞心实在想不出来。

“刚才一直在病房里陪着你、第一时间看到你睁眼醒来的那位是我家小叔子。”思来想去,林若兰还是觉得这个解释最适合,而且也完全符合现实。

哦,原来是某人家里的大嫂。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另一个问题很快就摆在了叶莞心面前:“那……我应该怎么称呼您?”这位女士看着应该和妈妈差不多年纪,总不能随着某人一起叫大嫂吧。

这个问题还真是把在场的两位妈妈问住了,看来即便是缺失了一些很重要的记忆,有些问题也依然还是存在。

“随你高兴,你要是觉得咱俩年纪相差太大,降一辈叫我一声大妈也行。”降一辈其实就是随着孩子叫,这种方式在很多传统大家族依然存在,倒也不算完全不合常理。

“妈妈您觉得呢?”大嫂也好,大妈也罢,叶莞心都觉得不太合适,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征求一下妈妈的意见。

“你和沈律师还没有走到谈婚论嫁的那一步,也不用太计较辈分的问题,你要是觉得大妈有点怪,直接依着习惯叫阿姨也行。”这个问题确实挺让人为难,但肖妈妈还是得尽快给出一个交代,只希望沈夫人不要太介意才好。

妈妈突然提到‘谈婚论嫁’四个字,叶莞心还是下意识地红了脸。孩子气地挠了挠头才不好意思地冲着沈夫人回道:“如果您不介意,我也觉得阿姨挺好。”

“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你想叫什么都行。”阿姨显然不是林若兰最想听到的称呼,但看着莞心已经纠结成这样,她也只能笑着成全。这孩子能逃过这一劫也不容易,虽然之后各种意外不断,但林若兰还是发自内心地觉得没什么比她能健健康康地活着更重要。

最后阿姨这个称呼得到三人的一致认可,原本是比亲母女还亲的两个人就这样开启了一段新的关系。

之后肖家父子俩和算是成了一半肖家人的唐凌、沈家大家长和他家刚收养的闺女也陆续进病房和叶莞心聊了会儿天。最后,只剩下自始至终脸色都是一片铁青的萧然哥哥还没有进去露脸,瞧他一脸伤心失望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似乎也不打算进去。

确认莞心现在已经安然度过了手术后发生意外‘危险时间’,加上天色渐晚,沈家一家人也不算在医院就留。

不过,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郑重确认一下:“你确定不要进去跟莞心打声招呼?”

明明在外面苦等的时候跟大家一样紧张焦急,现在终于确定她已经完全没事,却连脸都不想露,这事儿怎么也说不通。

“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萧然哥哥还处在心里憋屈的赌气阶段,说出的话难免有些孩子气。

“也不一定,她不记得你爸爸妈妈,并不代表连你也忘了。”毕竟还没有人在莞心面前提起过萧然,也不确定她对这个和她有着特殊关系的人是否有印象。所以,沈淮越还是建议他在临走前进去露个脸。不然,依着他的执拗又爱钻牛角尖的性子,估计会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磨着,最后可能被折腾得寝食难安也不一定。

萧然哥哥这边本来已经彻底地心灰意冷,听四叔这么一说,又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虽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最终还是拉下脸来跟着四叔一起进了病房。

刚才连续‘接待’了三波探病的家属,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太尴尬的意外状况,这会儿叶同学的心情明显放松了不少。从早上到现在就喝了半杯牛奶,又经历了一场历时四个多小时的手术,现在已经饿得浑身都没什么力气。终于等到最先在她面前出现的那个人回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带了些俏皮语气的地嚷嚷着要吃的。

在叶莞心连续‘接待’探病家属的时候沈淮越已经找医生和营养师问过,也已经找医院的特聘厨师帮她准备了既有营养又非常适合她现在实用的美味大餐。不过,在享用大餐之前,还得带着好不容易拉下脸来的萧然哥哥过来跟她见个面。

随着沈淮越悄然闪身,叶莞心也很快发现了他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人:“你……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虽然脸上写满了诧异,但从这一句问话也不难猜出她对突然出现的这个人应该有印象。

“你还记得我?”萧然哥哥这边原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听莞心这么一问,激动和雀跃的心情很快就‘死灰复燃’。

“记忆还是有点模糊,不过……我很清楚地记得你曾经跟我表白过。”这一次在叶莞心身上发生的断续式记忆缺失也真够神奇,确实如许医生所言,毫无章法和规律可循,完全靠蒙。

“就只有这个?”萧然哥哥现在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似的,短短一分钟内经历跨度如此之大的‘跌宕起伏’,也够他喝一壶的。

见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表情略有些凶,叶莞心多少也有点被吓到。正好沈淮越已经站在了距离病床只有不到半米的位置,她便下意识地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他怎么这么凶啊,进来之前你没跟他说我现在的情况么?”

虽然只是一个下意识的牵手动作,却是萧然哥哥第一次亲眼看到乖宝妹妹和四叔以情侣身份亲密相处。本来心里还有许多疑惑不解的他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之后,也渐渐意识到有些事是真的已经成了无法改变和挽回的事实。

“当然说了,可能是他进来之后就被你认出,难免期望过高,以为你会记得更多。最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自然会失望。”不得不说,沈大律师对这个倔强如牛的大侄子还是挺了解的,对他的心理也分析得相当透彻。

“可是……如果他只是曾经跟我表白过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刚才进来的都是至亲的家属,或者跟他有直接血缘之亲的‘旁亲’,这会儿突然出现个曾经的爱慕者,严格来说应该算是某人的情敌才是,他竟然会带这么个人一起进来实在让叶莞心有些猜不透。

考虑到大家以后肯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思量片刻之后,沈淮越还是决定跟她说实话:“他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他得管我叫四叔。”这个回答够清楚明确,相信莞心听过之后应该不会再有疑问。

这番清楚明白的回答确实解了叶莞心的疑惑,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更让她好奇的事:“那个,我是不是认识你之前就认识他呀?”虽然只是闷头这么一猜,叶莞心却对自己的直觉非常有自信。

“严格来说,还是我在他之前先跟你见的面;不过要说熟识,确实是他在先。”当年沈淮越费尽心思把莞心带到沈家之后就出了国,而且一去就是五年。虽然最后还是绕回到了原点,但这五年的空缺也却了他心里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