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6步 深以为幸

怪异的对视持续了近半分钟之后,沈淮越终于沉不住气地开口打破僵局:“干嘛这么傻愣愣地看着我,别告诉我你不记得我是谁!”问完之后,他的心也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接下来莞心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他心里其实一点底也没有。

脸上依然写满了问号的叶莞心毫无预兆地突然眯起了眼睛,眉头也下意识地蹙在了一起。好像在思考,又像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

等了半天竟然是一言不发的沉默反应,沈淮越心里也越发慌乱,二话不说赶紧拿出手机,准备找照片给她详细解释他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瞧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沉着冷静。若是仔细观察,甚至能发现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碎的汗,看来真的是既紧张又不安。

有生之年能见到沈大律师露出如此失常的慌乱神色,叶莞心也算是又完成了一条心愿清单项目。

“我现在脑子确实有点不清醒,思绪也很乱。不过,有一件事我很肯定:你肯定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看你的年纪,不可能我至亲家属,所以,你一定是我男朋友。”恶作剧什么的也要适可而止,吓唬他一下,了一桩‘心愿’也就行了。

“你竟然故意吓唬我?”虽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能放回到肚子里,但沈淮越还是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头。明知道他担心得快要到满头大汗的程度,竟然还故意拿他‘寻开心’,不出意外的话,这事肯定会被‘睚眦必报’的某人‘记’一辈子!

“不是故意的,就是突然有点思维短路,只是巧合!”虽然被某人的严肃表情吓得够呛,叶莞心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冷静的应对。而且,思维短路这一说也确实非常符合她现在的情况,“先别忙着生气,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进医院、进了医院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叶莞心此时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头上还缠着纱布,所以也没反应过来手术和大脑有关。

而沈淮越回答问题的方式却恰好起执起她的手,轻轻碰了碰头上的纱布。

“你是说我撞到了头所以才会进医院?”如果真是这样,醒来之后突然出现思绪混乱、思维短路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

“进医院之前发生的事你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沈淮越本来已经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听她这么一问,又跟着紧张起来。

对此,叶莞心做出的回应是漠然地摇头。而且,从她认真的表情来看,这一次绝对不是故意吓唬人的恶作剧。

“那你能记得多少?”随着莞心的表情越来越茫然,沈淮越的心也跟着揪得越来越紧。

“我记得自己叫什么,记得你叫什么,记得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叫什么。”叶莞心顺溜地说出这段话之后,相信应该能让某人绷紧的心稍微放松一些。

“既然你记得大家的名字,那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你爸爸和哥哥不同姓?”听了莞心的这番回答之后,沈淮越的心情确实放松了不少,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疑问。

这个问题看似轻描淡写,却问得叶莞心当场傻了眼。她记得自己姓叶来着,可爸爸和哥哥明明姓肖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叫医生进来。”眼前的状况已经严重超出了沈淮越的预期,个中缘由他心里完全没数,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还是得请医生出来解答。

“先不要去,让我先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叶莞心毕竟是刚从一次很大的手术中醒过来,一时思绪混乱也很正常。也许,她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医生的检查,而是冷静之后的自我调整。

“你才刚醒,也不要太勉强,毕竟是做了脑部手术,想太多可能会头疼不舒服。”沈淮越当然也希望能尽快解开谜团。但以莞心现在的状况,他也实在不忍心。就算心里有再多疑惑,也要等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当然,沈淮越之所以没有表现得太过着急主要还是因为最让他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对他来说,只要莞心还知道他是谁、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关系,其他问题都好解决。

“你是说我做了神经外科手术?”叶莞心本来还以为自己只是因为摔伤或被什么东西砸到撞到了头,出现外伤才会进医院治疗,没想到竟然已经严重到需要做脑部手术。如果真的进行了神经外科手术,醒来之后出现短暂的思绪混乱倒也算正常。

沈淮越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即沉声回道:“医生的推断是你小时候可能受过脑部创伤,虽然没有造成危及生命的严重后果,但有损伤还是造成血块积存;因为昨天突然被从柜子上摔下的木制盒子砸到头,可能让积存的血块发生了破碎和扩散,所以必须进行手术取出血块。至于血块取出之后会出现什么后遗症,还要等医生过来做完详细检查之后才知道。”

“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做完手术之后的后遗症好像是暂时的记忆缺失。而且还是时断时续的那种,没有任何时间上的规律。”叶莞心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逼着自己费力地回忆什么,但脑子里残留的都是破碎的记忆,还是让她感觉很苦恼。虽然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她都没有忘记,但对其他人的记忆却非常有限,如果以后突然有一大堆她‘不认识’的人出现,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

“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奇怪,所以才需要叫医生过来给我们答案。”沈淮越也觉察到莞心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断续式的缺失,如果医生过来检查之后给出相同的结论,势必会对她以后的生活带来不少影响,他也要尽早做好心理准备。

可能因为面对的是刚从手术中苏醒过来的病人,沈淮越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看着他眉头紧锁的紧张样子,叶莞心还是反应很快地及时做了调整:“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啊,至少我还记得你是谁、记得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你看,做了神经外科手术之后,记忆出现毫无规律的断续式缺失都没忘记你,足以见得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这么说来,我确实应该觉得高兴,并深以为幸。”虽然叶莞心的这番安慰之言有刻意之嫌,还带了几分俏皮的玩笑意味,但还是让沈淮越露出了欣慰且满足的笑。

心里稍感安慰之后,沈淮越还是坚持要去叫医生进来再做一次全面检查。断续式的记忆缺失这事也不好说,万一整不好把他也给忘记可就糟了。

许医生很快就被召唤而来,不过在他进病房进行检查时还是需要家属暂时回避。所以,大家也很自觉都将矛头指向了唯一的知情者:“莞心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怎么又把许医生给找来了?”

“她已经醒了,各种感官都没什么问题,四肢也能正常活动。不过,还是出了点意料之外的小偏差。”在许医生没有做出最终的结论之前,沈淮越也不敢随便说这个小偏差的具体表现。

感官都没问题,四肢也能正常活动,算是排除了两个最差的状况。剩下的可能无外乎就是那么两种,所以肖妈妈很快就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她是不是又丢了一部分记忆,已经不记得你是谁?”如果只是失去记忆,对身体恢复倒是影响不大,但还是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所以肖妈妈才会对这个可能性反应格外敏锐。

“倒是没这么严重,但确实跟思维记忆有关系。”说完之后,沈淮越突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同样满脸都是着急,想问却不敢问的大哥大嫂。

看似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其中隐藏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林若兰赶紧走上前抓着孩子他四叔的手臂着急地问:“既然她还记得你,应该也没忘记我们吧?”因为莞心小时候出过意外,对她的亲生父母已经完全没有印象,这一次沈家妈妈会下意识地往这个方向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莞心才刚醒没多久,意识和思维都不是很清醒,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我们还是耐心地等许医生给她做完详细检查之后再说。”沈淮越的这番回答有明显的刻意回避之嫌,但相信聪明的大哥大嫂已经从他的含蓄回答里找到了答案。

“怎么可能,你才和她相处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能记得你,有什么理由不记得我们?”从孩子他四叔的回答里领悟到这一点之后,林若兰脸上除了焦急不安之外,也浮现出几丝不可思议之色。

“你也不要太担心,可能只是暂时。”见孩子他妈实在是担心得紧,沈家的大家长还是果断站了出来。刚做完神经外科手术,确实可能出现一些无法预知且无法解释的意外状况,有些是暂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恢复,有一些则会变成永久性损伤。虽然现在一切都是未知,他还是由衷地希望莞心的情况是前者。

在一众家属为叶莞心手术后的意外状况揪心担忧时,许医生这边的检查已经接近尾声。

发生在莞心身上的状况许医生并不是第一次遇见,所以他也没有表现得特别错愕惊讶。以他的经验,出现这种状况的病人只要选择适当的方法,也有找回记忆的可能,但考虑到病人才刚做完神经外科手术,暂时还不适合强逼着她过度用脑。

所以他给出的建议是顺其自然,如果在接触到一些熟悉的人或事之后能找回记忆自然最好,实在不行也不要太勉强,以免带来更多影响身体健康的并发症。

“您刚才说外面除了我的父母和哥哥之外,还有另一个家庭的全部成员在,如果我对他们毫无印象,他们会不会很伤心、很失望?”虽然记忆出现缺失,但叶莞心还是那个实心眼的善良孩子,时时刻刻都会为他人着想。

“这个还真不好说,那一家人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和他们已经认识很久、感情非同一般,他们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不过,我相信听了我解释和建议之后,他们也会赞同我的决定,不会给你太大压力。”即便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见多识广,许医生也无法做到游刃有余地处理所有意外状况,很多事还是得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处理措施。

“我刚才使尽回忆了一下,确实感觉到了很明显的头痛症状。如果我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太适合强行回忆,那就麻烦您出去跟他们好好解释一下。”因为不知道自己忘记的是不是很重要的事,也不知道这个意外的小状况会给关心她的人带来怎样的伤害,叶莞心也是特别纠结懊恼。

“我会尽量把事情的利害关系跟他们详细解释,希望他们能理解支持。”在许医生看来,病人能顺利完成手术,而且手术结束之后能很快苏醒过来,感官系统和运动神经都没有受到任何损害,这已经是很圆满的结果。这个意外的‘小瑕疵’,他还是希望能交给时间去解决。

许医生出了病房之后很快就被除沈淮越之外的众人‘团团围住’,最先发问的还是最为着急担心的沈家妈妈:“医生,我女儿怎么样?”因为太过紧张着急,林若兰难免有些口不择言,即便肖妈妈就在旁边,她还是下意识地用了‘我女儿’的称呼。

许医生先是一愣,而后才一脸诧异地反问道:“您为何会称呼病人为‘我女儿’?我以为肖先生和肖夫人才是病人的父母。”

林若兰忙回道:“这二位确实是她的亲生父母,但我和我先生也曾经养了她五年多的时间。”

许医生显然没想到这一家人和病人是这层关系,沉默片刻之后才低声叹道:“这样的话,这事还真有点麻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