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5步 恋情公开

在沈萧然看来,四叔这话怎么听都有种‘反正事情已经是这样,爱咋咋’的味道,他的火气恐怕一时半会也难得消下去:“你是真正的沈家一员,又是男人,遇上莞心是你赚到,这事无论怎么算都是莞心吃亏,你当然说得轻巧。”

萧然这执拗性子实在让人头疼,沈淮越也被逼得使出了最后的绝招。

而这所谓的绝招不是别的,正是前段时间莞心偷偷交给他的秘密武器:一段意义重大的录音!

“无论你在哪里,永远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你觉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但相信以萧然哥哥的超凡记性,对这句话的出处和缘由应该记得很清楚。只是,当时一本正经做出承诺的他恐怕永远也不会想到这句话竟然在关键时刻给自己使了个大绊子。眼看着四叔已经放了大招,除了无语望天地漠然接受,他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

“她和我在一起到底开不开心你自己会看,若是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可以等她醒来当面问她。”话说到这里,沈淮越和莞心约定好的第一件事也算就此告一段落。萧然知道之后肯定会很快告诉他的父母,相信不出一天的时间这件事就会传到整个沈家,人尽皆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沈淮越暂时还无暇顾及。眼下他最关心的事显然还是莞心能不能顺利熬过这次风险极大的手术。以及,手术结束之后会不会出现可能会影响她一生的后遗症。

这个时候,休息室内气氛依然紧张凝重,考虑到萧然可能会很快回去跟他爸妈交代刚才接收到的事实,沈淮越也没休息室再给大哥大嫂‘添堵’。

无论他们是否能欣然接受,事情已经是这样,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悬崖勒马,更不会在快要修成正果时临阵脱逃。

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需要在等待中慢慢煎熬,这个时候沈大律师就是工作再忙也无法集中精力处理工作上的事,所以干脆拿出手机,翻出了和某个小姑娘在一起之后的这段时间留下的各种甜蜜回忆。新手机本来就没买多久,他也一向没有用手机拍照存证的习惯,手机相册里存着的用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的照片里都是他和她。

平时和她平淡相处的时候他还没怎么觉得,现在盯着照片仔细看了许久之后才和染发发现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几乎都是带着让人一看就觉得舒心的温暖笑容。如果非要找一个词形容他和莞心在一起的相处状态,能想到的估计只有‘幸福’。

现在想想,这样的幸福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和场合下表现,还真是有点不甘心。等这一关过了,他一定要把握任何可能的机会‘大秀恩爱’,让这份幸福感染到身边的每一个人。

只是,这一关到底能不能顺利通过,一切都还是未知。既然信了命运,沈淮越也难得‘不理智’地默默在心里做起了祈祷,他也不奢求老天爷对他的祈祷有求必应,只求她能平安地醒过来。

因为血块分散的面积远比想象中大,手术的进程也比预期延长了近四十分钟。

好在负责主刀的许医生走出手术室时脸上的表情还是轻松,血块清除工作应该进行得很顺利。现在的问题是,莞心离开手术室、等待麻醉散去之后会是什么状况。

“虽然手术过程中一直有仪器监控,但也只能看到不活跃神经的自然反射,最重要的感官系统和运动神经是否正常,还要等病人醒来之后才能进行测试,以作确定。”一出手术室就看到一大家子人满怀期待又充满担忧地看着自己,许医生也是倍感压力。尽管如此,在病人苏醒之前,他也不敢乱下结论。毕竟事关人体内最微妙神奇的神经系统,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确定手术顺利之后,在外面等得手心都开始冒汗的家属们接下来最关心的显然就是苏醒过来之后是否会有后遗症的问题。

“这个还真不好说,以我多年的临床经验,什么情况都遇到过,有的病人能在一个小时以内就清醒过来,也有病人等了快一个星期才苏醒,具体还要看麻醉的退散时间和神经系统的恢复。当然,从术后恢复的角度考虑,当然是越快越好。等得越久也就意味着神经坏死的几率大大增加,各种不可预知的后遗症发生的概率也会相应增加。”许医生一脸严肃地说出这番话也不是故意吓唬病人家属,而是希望他们能做好心理准备,应对一切可能的意外状况。

医生的话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意思:还要再等,而且还是没有期限的等。

已经煎熬了四个多小时,竟然还没到头,一众家属之中最不淡定的肖妈妈又开始眼中泛泪。

而这时,收到消息时还在外地拍戏的肖莫也匆忙赶到了医院,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之前被列入沈家儿媳妇备选名单之中的唐凌。

之前听莞心做过介绍,林若兰也大概知道她这个明星哥哥是个什么来头。所以,肖莫出现之后,她还是很快认出了他,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唐凌竟然会跟他一起出现,而且瞧俩人很有默契并肩而行的样子,关系似乎还不简单。

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对劲,林若兰还是好奇地站出来问了一句:“小唐啊,你怎么会个莞心的哥哥一起过来,是约好的,还是在来的路上偶然遇见?”

“是我高铁站接的他。”肖莫拍戏的地方距离C市只有不到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坐高速列车也就一个小时,比起其他交通工具更快速靠谱。回程安排都是唐凌一手包办,所以也是由她亲自去高铁站接肖莫来医院。

虽然唐凌并没有把话挑明,但结合俩人的表情稍作思量之后,林若兰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这俩人现在是怎么回事。看来,他们一家都很满意的唐凌是做不了沈家儿媳妇了。

沈淮越原本以为萧然一回去就会跟他爸妈如实交代他和莞心正在交往的事,但之后回来见他们表情还算平静,他也大概猜到萧然应该还在等合适的时机。

现在,大嫂又在唐凌这边受了一回打击,出于长痛不如短痛的考虑,沈淮越最后还是决定由自己亲自坦白:“大嫂,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我和唐凌没有发展的可能,这一次你也应该能彻底死心。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和大哥,其实我很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以后也请你们不要再费神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张罗。”

“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什么时候的事?”莞心还没在手术室内进行术后半小时的常规观察,这个时候将注意力转移到她四叔的终身大事上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林若兰还是没能控制住强烈的好奇心。

“就是一个多月前,我从美国回来之后,而这个人你和大哥也认识。”说完之后,沈淮越突然不经意地对着手术室出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相信这无声的暗示中间隐藏的意思聪明的大哥大嫂应该能一眼就看透。

林若兰确实很快就领悟到了这一点,但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继续找孩子他四叔追问到底,而是冷不丁地冲着依然眼圈泛红的肖妈妈问了一句:“这事你和莞心她父亲都知道么?”

肖妈妈这边的注意力本来都放在还在进行术后观察的宝贝闺女身上,沈家妈妈这么一问,倒是让她稍微缓了缓神:“莞心和沈律师在一起的事我和她爸一早就知道,他们俩在一起很开心、也合得来,我们一家都很支持。”

刚才是肖妈妈刺激过度反应失常,这一次终于轮到了沈家妈妈这边。瞧她一副重心不稳、身体渐渐后倾的失控反应,看来是真的吓得不轻。

还好有家大家长及时站上前扶住她,才避免了意外摔倒事件的发生。稍稍定了定神之后,沈淮清很快就将矛头转到了意外插曲的始作俑者身上:“小四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现在大家都着急地等着莞心醒过来,你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跟你大嫂说这件事?”

“我是怕莞心醒来之后又会撒娇卖乖、耍泼耍赖地想方设法阻止,才想趁着她还在恢复的这段时间跟你们坦白。很抱歉,这件事瞒了能和大嫂这么久。”虽然这件事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本质上的伤害,但隐瞒毕竟也算一种欺骗,沈淮越还是诚恳地表达了歉意。

稍微有些缓神的林若兰赶紧接着小四的话追问道:“这么说来,一直以来都是莞心拦着不让你告诉我们?”

沈淮越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她也是担心你们一时接受不了,所以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但是,今天突然出了这么个意外,我不想再等,也不想再过偷偷摸摸谈恋爱的日子。”

看沈家妈妈的表情,应该还想继续追问下去。不过,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就被她家儿子冷静地拦了下来:“这里是医院,您就是再着急也应该等莞心醒过来之后再找机会刨根问底找答案不是。”

见萧然难得冷静,沈淮越也顺势接着他的话继续对大嫂劝道:“请你和大哥放心,等莞心恢复之后,我会跟她一起给沈家所有人一个交代。”

经过儿子和小四的冷静提醒,林若兰也渐渐将注意力转回到了还在进行术后观察的莞心身上。天大的事也比不上一个人能好好活着更重要,眼下确实不该为这段不太符合常理的关系太过纠结。

等在手术室外的一众家属情绪渐渐恢复平静,注意力都放到了同一件事情上,在手术室内进行了近二十分钟的术后观察后,叶莞心终于被送进了病房。虽然还需要连接一些仪器,但各项生命指征都还算正常,也不需要进行特别看护,只需要留一位家属在旁边守候陪护即可。

既然只能有一个人进去,如何确定这个人选的问题自然需要做一番周全的考虑和选择。

沈淮越的意思是自始至终都是肖妈妈最担心,理应让她进去陪着莞心,好让她能第一时间见证莞心睁眼醒来的一刻。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问题被抛出之后,肖爸爸和肖妈妈却未加思索地将这唯一的‘名额’给了他。

肖爸爸的原话是:“虽然我和莞心她妈都不想错过她睁眼醒来的一瞬间,但我们还是觉得莞心醒了之后最想见到的人可能并不是我们。”

莞心的亲生父母都已经做出了决定,沈家的人就算再有微词也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如果肖家夫妇俩说的都是事实,他们就算再有不同意见也改变不了什么。

所以,最后还是沈淮越享受了‘特权’,独自一人坐在了莞心的病床边。

原本大家都以为还要再等上一两个小时莞心才能从手术的深度麻醉中清醒过来,却没想到她竟然在被送到病房后不到二十分钟便睁开了眼睛。

因为担心会错过莞心睁眼醒来的那一瞬,沈淮越几乎是眼睛都没眨一下地一直全神贯注地看着她,在看到她睁眼醒来的那一刻,他甚至有种呼吸突然一滞,心跳也跟着停止的感觉。

睁眼醒来看到满眼都是白色,心里还有些茫然的叶莞心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这里是医院病房,病房周围还连接着一些医疗仪器,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刚做完手术。只是,即便能很快了解到这个事实,她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什么进的医院,做的又是什么手术。

莞心醒来之后,沈淮越的视线就一直放在她脸上没有移开过。从她一脸茫然,还带了几分无措的表情来看,应该还是发生了一些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件不好的事到底有多严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