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4步 不离不弃

面对莞心的冷静淡定,在场的另外三人就是再心潮起伏,也只能把所有紧张和担心都藏在心里。

暖心地扶着孩子他妈拍了拍她的肩膀之后,肖爸爸很快就将话题接了过来:“这些专业知识我也看不懂,我和莞心她妈妈都听医生的。这手术同意书呢,还是交给小沈帮我们看。”

虽然不同类型的手术须知各不相同,但大致内容也逃不过那几项。在面对可能影响生死的重要关头,沈淮越也不可能静下心来看这些千篇一律的文字。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叔叔阿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和莞心单独呆一会儿,跟她说点事。”

肖爸爸和肖妈妈互相对视一眼之后,默契地同时点了点头,很快就离开了诊疗室。

现在,这个四下全是白色的房间里只剩下沈淮越和叶莞心这对相恋这么久还没机会公开关系的苦命鸳鸯。

“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此时的叶莞心已经无法清除地看到眼前的人和物,自然也无法观察到他此刻的表情,她能做的只有‘不耻下问’。

“准备手术室还需要一点时间,你先别着急,咱们一样一样说。”即便知道她现在的视神经只有平常不到四分之一的功能,沈淮越还是很谨慎地将紧张不安的心情隐藏起来,故作轻松地回了她。

“那你就从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事开始说起呗。”恋人之间总是心意想通,叶莞心这边也是有样学样,照着他刚才的语气做了轻松地回应。

“最重要的事当然是要求你答应手术结束之后一定要安然无恙地醒过来。”虽然手术的进程几乎在主刀医生一手掌控,但沈淮越还是觉得病人的信念和意志力也是很关键的影响因素。

“进行手术的时候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你让我怎么答……”

叶莞心这边最后一个应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某人用食指抵住了唇,跟着便是一句没商量的严肃‘警告’:“让你答应你就只管乖乖点头就是,哪来这么多借口。”

“好好好,我答应你,手术结束之后,我睁眼醒来肯定第一个就要见你。”既然进了手术室之后的一切都不由自己控制,此时的叶莞心除了乖乖点头,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

“那咱们继续说第二件事,等一下你进了手术室之后我会给你爸妈和萧然打电话,除了告诉他们你在做手术的事情外,我还要把我们是情侣关系的事告诉他们。”虽然沈淮越也不想‘趁火打劫’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给大哥大嫂刺激,但他还是有点担心错过这一次,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你是说今天?现在?不行!绝对不行!”前一秒还是乖顺小绵羊模样的叶莞心瞬间就像被点着了火的爆竹似的,激动地大叫了起来。

面对莞心的激动反应,沈淮越的表情依然淡定自若:“我不是在问你的意见,也没跟你商量,而是告诉你我已经决定这么做。”

“那我要反悔刚才的决定,手术结束之后我不要……不要第一个见到你。”如果这也算威胁,对被威胁者造成的伤害应该只有0。01点。

“没关系,我做第三也行。”看吧,某人对第一还是第三的排序问题根本不在乎。

“你怎么可以这样,趁着我不能参与就自作主张决定这么重要的事。”威胁不成,叶莞心只能改变策略,试图用扮弱势装可怜的方式说服他改变主意。

若是换做平常,这一变招可能就成了,但现在沈淮越心意已决,不会轻易被动摇:“你不是一直说要等待最佳时机,等一下你进了手术室之后要进行的是一次生死攸关的大手术,手术须知上写的很清楚,即便有最优秀的医生,神经外科手术的意外死亡率也仅次于心脏外科手术,而且还有很多不可预知的后遗症。不趁着你进行手术的时候说,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在视力严重受损的情况下,叶莞心只能通过声音和说话的语气揣摩他此刻的心情,这一份不可动摇的坚决她也有了清楚的感知。

他这么理性的人,一定是做了周全的考虑才会有此决定,任她招数再多估计也是于事无补。

“除了这两件事之后,还有没有别的?”既然对他完全没辙,只能赶紧把这个话题带过去。

沈淮越这边确实还有一件事,但这件事似乎很大程度上只能看天意。因为知道会让莞心为难,他也是纠结了好久才开口:“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你醒来之后千万不要连我也不记得。”

考虑到莞心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失忆的经历,而且这一次动手术的主要区域就在这一块,所以他才会对这一点特别担心。“只要不忘记你就行了么?如果是失明或者彻底失去自由行动的能力怎么办?”但在叶莞心看来身体上的‘缺陷’显然更重要。记忆没了可以找回,就算退一万步讲,真的不记得他也可以再次爱上。但如果身体上出了无法修复的严重缺陷,影响的可能是一辈子。

而对沈大律师来说,这些显然都不是问题:“没关系,无论是永久失明还是彻底失去行动能力,我都会不离不弃地照顾你一辈子。”

沈淮越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与其特别轻松淡定,叶同学听了之后却第一时间热了眼眶。毫无预兆的,眼泪就像散了线的珠子似的成串成串往下掉。

“好好的怎么哭上了?要是被你爸妈看到,还以为是我在欺负你!”在这个特殊时期,更多的真挚表白只会让她倍感压力,所以沈淮越还是选择了用玩笑的语气转移她的注意力。

被某人抱着哄了片刻之后,叶莞心很快就止了眼泪,也适时地做出了郑重的承诺:“放心好了,就算我醒来之后真的不记得你,一定也会再爱上你。”

一定会再爱上你?唔,这话听着还真不是一般的暖心!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之后,某人竟然幼稚地伸出左手,做出了打勾盖章的手势。

打了勾勾也盖了章,又一项约定就此达成。在医生过来带莞心进手术室之前,沈淮越还是给她和肖家父母留了一点独处的时间。这一家人刚相认不到一个月就出这样的意外,也确实挺让人唏嘘。

好在因为有莞心的乐观心态,肖爸爸和肖妈妈多少也受了些感染,就算心里再担心难过也不会当着宝贝闺女的面表现出来。

在叶莞心被送进手术室四十分钟后,收到通知的沈家一行四人也匆忙赶了过来。根据许医生之前的预测,手术至少需要进行三个半小时,这也意味着至少还有漫长的一百多分钟时间让这一群揪着一颗心的家属们煎熬等待。

手术进程即将过半时,众人的耐性也在一点点消磨殆尽。而在这段煎熬等待的时间里,心思敏锐的沈萧然也很快发现了一个很久以前就有想过但一直没有得到证实的可能。

在休息室等待的都是最关心、最在乎莞心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其中有一个人似乎表现得最为反常。如果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可以很轻易地发现这么多人中间他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面壁沉思许久之后的沈淮越突然转过身来,正好看到萧然用一种奇怪眼神注视他的一幕。本来他就已经决定要在今天揭晓谜底,既然有人这么好奇,他也不打算再等。

“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多人都在焦急不安地等着,就我的反应最不正常?”带着萧然离开休息室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隐蔽位置之后,沈淮越并没有拐弯抹角地说一大堆废话,而是直接切入主题。

沈萧然似乎有点被四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愣了好一会儿才漠然点头道:“确实不太正常,你的表现一点也不像叔叔对侄女的担心。”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莞心的关系很好奇,今天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让你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之后,沈淮越直接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某天晚上莞心跟他一起开夜车加班的时候拍的,虽然他本人对自拍这件事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但为了犒劳她的辛苦工作,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跟她一起拍了这张亲密的非主流自拍照。

沈萧然本来就没有完全缓过神来,看了这照片之后更是犹如‘五雷轰顶’,直接吓傻到好像突然忘记了思考。

“一直以来你的直觉和猜测都是对的,这张照片只是其中一个证明。如果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可以找肖爸爸和肖妈妈求证,我和莞心的交往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沈淮越这边已经铁了心想要一次把事情说清楚,即便萧然还是一脸呆滞的表情,他也没有停止继续坦白。

“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突然需要做这么大的手术,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萧然哥哥似乎又走进了一个很大的误区,以为隐瞒恋情的事都是四叔的主意。

“抱歉,这事我说了不算。”而沈淮越的回答却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了真正的事实——从头到尾,整件事都是莞心占着主导地位。

只是,有人对这事似乎颇有质疑:“现在莞心不在,你想说什么都行。”

“你要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对一个铁了心要‘胡搅蛮缠’到底、还带了几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意的人,沉默或许是最好的应对。

四叔一脸严肃地撂下这句话之后,沈萧然也意识到现在不是追究隐瞒之事谁是主导的时候。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现在他更迫切想知道的显然另有其事:“你到底凭什么?”

“男女之间彼此中意、互相爱慕都是随心而动、情不自禁,还需要理由?”萧然的反应早在沈淮越的预料之中,他也不会被这略显失控的厉声质问吓到。

随心而动、情不自禁的解释确实很无敌,但已经被自己逼到死胡同里的萧然哥哥显然没这么容易接受这个事实:“可你不要忘了她还要叫你一声四叔!”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并不能决定什么。而且,我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既然你可以喜欢她、一直把她当做未来的终身伴侣一样疼着护着,为什么我不可以?我不过是辈分上比你高了一辈、年龄比你稍长一些而已。”沈淮越已经为了这一刻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解释和说辞早已在脑中成型已久,说出来也格外顺溜自然。

“可是,你不觉得莞心应该得到更好的?”以萧然哥哥的标准来看,四叔显然离他心目中的最好还有一段距离。即便,从某些方面来看,四叔已经完美得不真实,但始终还是缺了点什么。

“什么才是最好?你所谓的最好标准是什么?最好的不适合她、不是她最喜欢的又有什么意义?”但遗憾的是,以萧然哥哥现在的段数,显然还无法在和沈大律师的针锋相对中占得上风。

在四叔的义正言辞面前,沈萧然终于被堵到无言以对。

但依着他倔强执拗的性子,指望他就此放弃显然也不可能:“就算你和她是真的互相爱慕、深深为对方着迷,可你们也总得考虑一下沈家所有人的感受。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她真的成了你的另一半,我要怎么称呼她?她又该如何称呼我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在沈萧然看来,这段从一开始就不正常的关系还会带来一系列有违常理的恶性循环,而这一切都是无法回避的重要事实,只要四叔还是沈家的一员,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存在。

“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不违背道德和伦理、也不违法,总有办法解决。”称呼问题确实有些乱,但也就是需要时间改变和适应的问题,这个重要的点沈淮越自然也早有考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