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2步 危机暗藏

“莞心当初来我们家的时候一直磨蹭了近半个月才愿意叫我一声哥哥,你打算让我等多久?”萧然哥哥总算正式对沈家的新成员说了第一句话,只是,这话听着还是有种高调挑衅的意味。

萧然哥哥此话一出,不仅是初来乍到的芊芊,就连在场的另一位间接当事人也直接被吓到蓦地瞪大了眼睛。某人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直接犀利。

见芊芊迟迟没反应过来,叶莞心赶紧站出来帮她解围:“爸爸妈妈还没叫呢,哪轮得到你。”

只是,当小宁同学毫不扭捏地叫出一声‘哥哥’之后,她的好心也显得有些多余。

当初她让哥哥等了半个月,今天芊芊却只让他等了不到十分钟,这差距如此之大,可以预见这事以后肯定会一直被拿出来津津乐道。

因为这一声‘哥哥’,自打进了沈家大门之后就一直表现得很紧张不安的芊芊总算找到了一些在孤儿院生活时的自在感觉,不仅愿意参与大家的话题,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

沈家爸妈不知其中内情,还以为真是莞心跟上去给了她指引和开导才会有此颠覆性的巨大变化,也很自然地把这个功劳记在了莞心身上。

夫妇俩恐怕永远都不会想到为芊芊‘解了穴道’的人竟然是他们家儿子。

家里多了个新成员,又有莞心和孩子他四叔在,沈家今天的晚餐也是格外热闹。叶同学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一时兴起,找爸爸讨了一杯酒喝。

因为喝的酒精浓度很低的红酒,沈家爸妈也没太当回事,见她难得有兴致,便按照酒杯容积的基本量给她添了一杯。

某人喝醉酒之后干过的‘蠢事’只有沈淮越最清楚,能有再体验一次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就有了叶同学喝完一杯之后大赞酒香醇厚、喝着也特别滋润爽口,跟着还要再添一杯的情况发生。

和上次喝过的果酒相比,这一次喝的红酒威力明显大打折扣,但对不胜酒力的叶莞心来说,酒精浓度再低也是酒,喝进肚子里之后该有的反应一项都不会少。

虽然意识上暂时还没有太明显的异常,但已经红得有些透亮的小脸蛋儿还是让林若兰看了有些担心:“才喝了两杯怎么就上脸成这样,要不要严师傅单独给你煮点解酒的汤?”

“就是看着吓人,没觉得哪里不舒服,您别太担心。”随着酒劲慢慢升腾,叶莞心也感觉到大脑的某一块区域已经不受控制,但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还有芊芊这个不算太熟的新成员坐在身边,她也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表现出来。

现在,她只希望坐在对面的那个人能看出她的神色异常,赶紧找个借口带她离开。

坐在对面的沈淮越确实早就瞧出了异样,但刚才大嫂已经各种暗示希望莞心今晚能留下陪芊芊,现在还是四叔身份的他实在不好站出来当这个‘出头鸟’,也只能静观其变,等待合适的时机。

最后,还是肖妈妈的一通电话救了她。虽然妈妈只是例行问问她今晚大概什么时候回去,并没有半点催促的意思,叶莞心还是敏锐地把握住了机会:“那什么,我忘了明天上午要陪肖家的妈妈去医院复诊,今晚还是得回去。”

呜呜,越坐越觉得脑子晕乎,再继续下去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丑,也只能撒个善意的小谎,希望能借此机会赶紧‘逃走’。

随刚刚经历过心脏手术的肖妈妈来说,复诊的事确实不能马虎。最后,沈家妈妈这边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既然明天还有要紧事去办,今天就早点让你四叔送你回家。你这酒量简直比我还差,以后可不准再不知天高地厚地主动要酒喝。”虽然莞心刚才喝酒的量和过量完全沾不上边,但考虑到她脸皮太薄、容易上脸,林若兰还是严肃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知道了,以后绝不再轻易尝试。”对叶莞心来说,最让她郁闷的酒后反应显然不是上脸太严重,而是脑子越来越晕乎,隐约还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虽然一直呆坐着一言未发,但注意力都放在莞心身上的沈淮越也敏锐地觉察到了她的不适,这个时候他也没心思再说笑逗趣,跟在座的各位打过招呼之后便带着莞心离开了大哥家。

车子驶离沈家大宅之后,沈淮越还是下意识地放缓了车速,关切地问道:“有没有想吐或头晕的感觉?”看她的样子应该不只是上脸严重这么简单,联想到其他人喝醉酒之后的异常反应,这两项显然是首当其冲。

“想吐倒没有,脑子确实有点晕乎,爸爸不是说这酒度数很低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第一次醉酒的经历现在想来还是历历在目,但当时喝的可是高度数朗姆,酒的后劲也足,和今天喝的红酒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对叶莞心来说,这一次脑子的晕乎程度较之上次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酒这个怡情传意的东西真的很不适合她。以后别说是随便尝试,最好是连这个念头都不要有。

“我倒觉得和酒的度数没什么关系,是你天生对酒精敏感度太高,身体内可能缺少一种解酒酶倒是真的。”在沈淮越看来,喝了酒脑子晕乎最多也只需要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就会没事,他也没再追问,“我给你把座椅调低,你先休息一会儿,顺便想想等一下回家之后从哪一边进去。”

她现在这样虽然没有到烂醉如泥的程度,但让父母看到总还是会担心,所以沈淮越才会事先提醒,让她早做考虑。

“我不想让爸妈看到我现在这样,你帮我打吧,就说担心吵到他们休息,直接从你那边进去。虽然父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但叶莞心还是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有点‘没脸见人”。

某人撂下这句话之后便闭上眼睛、头一歪,安逸地进入了浅眠状态。沈淮越本来是不想担这个麻烦,可最终还是不忍心再去烦她。

这会儿肖爸爸和肖妈妈确实已经准备休息,接到沈淮越打来的电话,说他和莞心已经在回家的路上,肖妈妈也没再多问什么,只是随口叮嘱了一句‘开车小心点’便挂了电话。

路程过半的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出于安全考虑,沈淮越不得不放缓车速,这么一磨蹭,最后竟然折腾到十点多才到家。

一路上叶同学几乎没有换过姿势,就这么一直歪头沉睡着,车子已经稳稳停下,还有人凑近了在耳边提醒她已经到家,竟然还是没能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最后被‘逼’得没了辙,沈律师只能使出一些非常规手段。

例如,先是凑近了吻她,观察片刻发现没有,最后干脆含着某人晶莹剔透的唇边轻咬一口。这一次要是再不行,他只能换粗暴方式,直接用‘狮吼功’把她吵醒。

好在这一非常规手段还是很快收到了奇效,虽然某个小姑娘还是一脸睡眼迷蒙的疲倦模样,总算已经睁开了眼睛,“现在这是在地下车库么,外面怎么这么黑呀。”

地下车库的灯光确实没有调得太亮,沈淮越没太把她的问题放在心上,只是随口说了一句‘看你这困样,还是赶紧送你回家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跟着便下车直接将她从车里抱了出去。

某人身高腿长,很快就走到了电梯门口,“先别顾着睡,帮忙按一下电梯。”

“哦。”叶同学这会儿似乎还没怎么醒明白,随口应了一声之后便顺着自己的感觉随便按了一个键。

“我们是要上楼,你按什么下行键?”还好只是按开门,若是已经进了电梯再按错楼层,还不知道要被送到哪里去。

“我脑子晕乎嘛,看什么都是重影,会不小心按错也很正常啊,你就不能体谅一下。”脑子虽然晕乎,意识到时很清醒,瞧瞧这据理力争的样,霸气丝毫不输清醒时。

“上次喝的朗姆都没严重到出现重影,今天这红酒真有这么强的威力?”虽然按错键,但因为这会儿电梯没有其他人用,俩人还是很快进了电梯。但,沈淮越的注意力却依然放在莞心刚才的失常表现上。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受了凉,有轻微的感冒症状。”本来只是觉得有点晕乎,看什么都不是特别清楚,这会儿竟然还有了头疼的感觉,要说和感冒有关系倒也可能。

刚才沈淮越只是好奇,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就只剩担心。之后也没再多问,直接一口气把她抱回了家。

总算把看上去又累又困的某人安置在了舒服的大床上,安全起见,沈淮越还是拿了体温计过来给她量了一下体温。

温度计上显示的数值是36。3℃,完全正常,他这才放心地给她准备热水擦脸。

不过,等到他拿着热水和松软的毛巾回来,某人已经酣甜入梦。只是,看她微微蹙着眉的表情,酒后的各种‘不良反应’应该还在继续。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安心地等她睡饱、休息够,希望明天早上醒来之后她就会恢复成活蹦乱跳的样子。

虽然有明显的酒后反应,但叶同学身上并没有半点酒味,凑近了感受,闻到的都是让人心潮澎湃的少女香。沈淮越本来还想去书房处理一些工作室的事,最后愣是被这‘沁人心脾’的淡淡少女香吸引得匆忙洗了个澡之后便安心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因为没有睡意,虽然已经躺下,沈淮越并没有立即入睡,而是单手支着头,静静地欣赏着小女友的安静睡颜。虽然已经年满十八周岁,可无论是心智还是相貌,她都还是个大孩子。唉,这只能看不能吃的煎熬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更要命的是,不仅只能看不能吃,还得在外人面前跟她叔侄相称,想当中亲昵一下都不行。他真担心自己哪一天突然受不了直接当着沈家所有人的面把他和莞心的关系‘抖’出来。

当然,这想法也只能闷在心里自己发泄一下,最终他还是狠不下心破坏某人的全盘计划。

这已经是沈淮越第二次和小女友同枕共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喝了点小酒的关系,莞心这一夜基本都没怎么动,睡着是什么姿势,睡醒之后还是同样的姿势,好像连地方都没挪过。

一开始,沈淮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在莞心睁眼醒来突然说了一句‘头好重’之后,沈淮越还是神经过敏地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怎么回事,睡了一觉起来还是觉得不舒服?”

不应该啊,也就是喝了两杯度数很低的红酒,足足睡了九个小时,竟然还有头重的感觉,这事好像怎么也说不通。

“现在几点了?”此时的叶莞心不仅感觉头很重,昨晚感觉到视线模糊的情况也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明明只需要侧过头就能看到床头柜上的时钟,她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刚过七点半,听动静外面好像还在下雨,你要是觉得头疼,可以再睡一会儿。”正好今天是休息日,沈淮越也没打算起得太早。

“不睡了,我现在就想起来用冷水扑个脸。”视线模糊、头很重、而且感觉晕乎,在叶莞心看来,这一切脑子不够清醒的表现。所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彻彻底底地洗个脸,最好能从头到脚地把自己冲刷一遍。

“我去给你拿衣服,你干脆好好洗个澡。”沈淮越也觉得她现在的状况需要是不只是洗脸,而是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浴室里还有隔间,叶莞心也不担心他送衣服进去会弄得太尴尬,想也没想便果断点了头。

谨慎的沈淮越一直目送她进了浴室之后才打开中间的门,去另一边的房间给她找衣服。

肖妈妈习惯早起,这个点应该已经开始做早餐,沈淮越也没给她拿睡衣,而是直接挑了一套舒适款的裤装。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等到找好衣服小心翼翼地去敲浴室的门,竟然等了近半分钟都没回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