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1步 无愧于心

“还没发生的事,现在担心也没用。”从一开始,沈淮越就是这个心态,中间又发生了这么多不可预知的意外,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改变。

虽然听了有点不甘心,但这话实在让人很难反驳,叶莞心也只有无奈叹气的份:“看来你心里已经有数,我也不用再费神操心,反正最后真到了没法收场的时候肯定还是得由你站出来解决问题。”

“放心,我保证能让沈家人心甘情愿接受你,也没人敢在背后说半句闲话。”沈淮越之所以能一直保持乐观淡定的心态,跟他始终坚信自己和莞心相爱的事无愧于天地良心有很大关系,也正是因为有这个重要前提,他才会丝毫不怀疑地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充满希望。

奇怪梦境的困扰就此告一段,充满希望的新一天也随之拉开序幕。

从萧然那边得到确切回应之后,林若兰便迫不及待地给孩子他四叔打了电话,拜托他帮忙处理领养芊芊的相关事宜。虽说这事严格说来并没有急事急办的需要,但林若兰还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预期实现,希望能在下周末孩子他把出差回来前把孩子领回家。

沈家的条件实在很难让人拒绝,还有金牌大律师全程参与办理申请手续,加上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成功领养的经验,时隔五年再次申请,进程也更加顺利。虽然因为体检多花了两天时间,总算还是赶在林若兰预期的实现之前将芊芊带回了沈家。

在进行申请程序的过程中林若兰又去孤儿院和芊芊见过一次,除了表面领养意图之外,也对这孩子的品行性格有了大致的了解,今天终于把她领回了家,她的心情也是说不出的激动。

按照之前的约定,在芊芊正式成为沈家家庭成员的这一天叶莞心也亲自过来欢迎。

顺利领养芊芊对沈家来说确实是大事一件,作为整件事的直接参与者之一,沈淮越也被拉来‘凑热闹’,不过因为要给大哥准备一份领养相关的资料存档,他并没有和莞心一起出现。

芊芊不仅和莞心长得有几分神似、年纪也和初到沈家时的叶莞心只差了不到一岁,初到沈家时的反应和和她当年如出一辙。

当年的莞心刚失去双亲,正处在人生中一段最痛苦绝望的时期,初到沈家时会表现得特别拘谨倒是情有可原。可今天的芊芊是一个已经为这一天苦苦等待了近六年的可怜女孩,现在终于有了新的家庭、有了可以给她关爱的爸爸妈妈,她应该觉得高兴、能很快融入才是,为何也会和当年的莞心一样,进了这栋异常宽敞的大房子之后会有种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感觉。

沈家爸爸妈妈也算是有过一次经验的人,但面对芊芊过于紧张的反应还是有些束手无策,最后只能让莞心帮他们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

其实,即便爸爸妈妈不拜托,叶莞心也想找机会跟芊芊好好谈谈,爸妈的着急担心只是让这一刻来得早了一些而已。

在孤儿院生活了近六年的芊芊早已学会自立,也不习惯有人在一旁‘伺候’着,所以非要坚持自己回房收拾衣物,叶莞心也总算找到了和她独处的机会:“这个房间通风采光都很不错,就是没有阳台,你要是住得不习惯,可以搬去我之前住的房间里,反正我现在回来住的机会也不是很多,随便住哪间都一样。”

芊芊本来就对这个新家有诸多不习惯,听莞心姐姐这么一问,更感惶恐不安:“不用不用,这里已经很好。”岂止是很好,对她来说就像到了一个宛如天堂般的新世界。如果会住不习惯,也是因为这里和之前住的地方相差太远。

“那为什么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你不喜欢这个新家。”叶莞心当然知道芊芊正所谓闷闷不乐不是因为不喜欢这里,但还是借着这个切入点给她施加了一些压力。

“莞心姐姐你……”被误解的芊芊赶紧解释,却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已经跟你说过好多次,直接叫我姐姐就好了。”做出此番回应之后,叶莞心突然脑洞大开,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不久的将来她和四叔的恋爱关系公开,芊芊应该称呼她什么才合适呢?叫姐姐吧,辈分上好像有点不对;若是依着四叔的辈分尊她为长辈,她又有点承受不起,好像怎么叫都是不对。

虽然还是不太习惯,但芊芊也敏锐地察觉到莞心姐姐神色有点不对劲,最后还是只能依了她:“姐姐你误会了,我没有不喜欢这里,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只是觉得这里跟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算算时间,我已经到了这里一个多小时,还是有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

“如果是因为这个,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帮你解决,只能告诉你最后时间会改变一切。只要你是发自内心地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适应新环境只是时间问题。你要换个角度想问题,能成为沈家的一员对你来说可能是上天的恩赐,但你的到来也会给爸爸妈妈、给沈家带来更多的幸福和欢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互取所需,所以你真的不用时时刻刻都想着自己好像捡了天大的便宜。而且,妈妈一直教我,能成为一家人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既然是缘,就该感恩珍惜,既来之则安之,以后只管好好孝顺爸妈,让他们每天都开开心心就行。”作为过来人,而且还是一个跟着金牌大律师混了一个多月、即将成为法学院大学生的过来人,叶莞心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说出了洋洋洒洒一大篇。

面对莞心姐姐的滔滔不绝,小宁同学只有被吓得一愣一愣的份。莞心姐姐五年前刚进孤儿院的时候是个什么状况芊芊还有些印象,虽然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和眼前这个自信且充满朝气活力的明媚少女完全是两回事。看来,这些年在沈家生活确实让她改变了很多。只是不知道她自己是不是也能一点点被时间改变,成为和莞心姐姐一样充满自信的女孩。

感觉到芊芊有点被自己刚才的长篇大论吓到,叶莞心赶紧找别的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就快到晚餐时间,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哥哥?”听到这两个字,芊芊心里又是一咯噔。沈家的人该见的差不多都见了,就连原本不在计划之列的四叔也正式打过了招呼,但这个家里的另一位重要成员到现在还是没现身,好不容易才稍微平静下来的心又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豪门大家族沈家的长孙,肯定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他能不能接受家里突然多一个陌生人的事实真的还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咱们家里还有这么个重要成员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不过他最近有点私事要忙,经常不在家。中午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让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赶在晚饭前到家,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我再打电话问问。”叶莞心这边已经拿出电话准备解锁,却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沈家这么多人,就属萧然哥哥步子迈得最快,以这种节奏步步逼近的,肯定是他。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之后,叶莞心总算赶在哥哥经过之前把他‘拦了’下来:“哥,你总算回来了。”

“什么叫总算?我好像并没有迟到吧。”顺着莞心的问题做了下意识的回答之后,沈萧然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站在距离莞心大约三四米远的小姑娘身上。

十四岁的小姑娘已经和莞心一般高,只是,她一直紧张地低垂着头,根本看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沈萧然本来还想进来打声招呼,最后却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不冷不热地扔下一句‘我先回房换衣服’之后便迈着大步离开了莞心的视线。

“别走啊,还没给你介绍……”叶莞心本来还想追出去拉他回来,无奈萧然哥哥的房间就在斜对面,腿长的他三两步就能走到,她这边话还没说完,某人已经回房关上了房门。

见了哥哥的莫名冷漠之后,叶莞心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是说好会坦然面对芊芊的到来么?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不仅不给人家小姑娘好脸色,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算对一个来家里做客的客人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那个,芊芊你别忘心里去,他这人就是这么个别扭性格,情绪化太严重,今天也不知道在外面受了什么刺激才会特别没礼貌,回头我找爸妈告他一状……”这一次,又轮到叶莞心的话被打断——

“没事的,千万不要跟他们说。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他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其实,芊芊压根没把哥哥没礼貌的突然离开放在心上;相反,此时她已经开始在心里默默检讨,在她看来,哥哥之所以会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表现得太过胆小怯懦,反而让他有了‘望而生畏’的错觉,所以才会默默离开。

虽然芊芊嘴上说没关系,叶莞心还是感觉到她的心情已经因为哥哥的漠然离开而变得更紧张不安。怎么看这都不能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她也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东西,你先慢慢整理着,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

说下楼看晚饭好了没只借口,事实却是离开之后叶莞心便直接去敲了萧然哥哥的门。

萧然哥哥似乎早料到有人会不依不饶地跟过来,所以并没有把门关严。急匆匆跟过去发现门虚掩着,叶莞心干脆连敲门都省了,直接推门进去厉声质问道:“你今天又是发的什么大少爷脾气?”

“我发大少爷脾气?”面对这莫名其妙的指控,沈萧然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芊芊刚到家里来,你怎么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扭头走掉?突然到一个陌生环境,她已经够不自在,你这第一印象留得可不怎么好。”兄妹俩的身份好像突然调了个GE,瞧叶同学一脸严肃的表情,倒更像年纪稍长的姐姐。

“明明是她一直低着头,一副不敢见人的怯懦样,我只是不想让她更加不安才默默走开,怎么反倒成了我的不是?”此时此刻,萧然哥哥心里确实藏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这一番解释倒也算合乎情理。他这边的第一印象留得不怎么好的同时,小姑娘太过紧张胆小的表现也没给他留什么好感觉。

“人家还是个孩子,而且第一次到一个对她来说简直是另一个世界的地方,会紧张不安也是人之常情。当初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表现其实和芊芊刚才也差不多,我还记得头三天说的话加起来也没超过十句,而且好像过了快半个月才叫你哥哥。”关键时刻,叶同学的超凡记忆力还是起到了重要作用,相信有了她这番有理有据的反驳,萧然哥哥也不敢再拿芊芊的紧张不安说事。

和莞心有关的一切事宜沈萧然都清楚地记得,初见时的种种不正常自然不可能从他的记忆力消失。如果这些都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到了新家之后的正常反应,他也确实该大度一些、主动一些,让小姑娘尽快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沈萧然再次出现在芊芊的房间门口时已经换上了一身纯白色棉质T恤,配上他那张阳光味道还没有完全退散的俊脸,看着确实平易近人了不少。

刚才冷静下来反省过之后,芊芊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确实不够大方,这一次,她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正面对上了那张在她看来完美得有些不真实的俊脸:“你好,我叫宁子芊,大家都叫我芊芊。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这么叫。”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