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10步 命中注定

总算等来了哥哥的正面回应,叶莞心赶紧挂断电话,找了一张芊芊的单人照片以及跟她的合影照给他发过去。芊芊长得这么清新乖巧,她很有信心能通过哥哥的面试这一关。

单从面相上看,沈萧然确实没什么理由对这小姑娘挑刺。只是,看了莞心和她的合照之后,总是隐约觉得俩人眉眼之间有几分神似。加上看着年纪也差不多,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所以,最后沈萧然给出的回应是:“你确定妈妈不是想再找一个小姑娘代替你?”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家里最需要的作伴的就是妈妈,难得去一趟孤儿院,一去就遇上这么个和当年的莞心有几分相似的小姑娘,难保她不会一时冲动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代替我?什么意思?”叶莞心显然还没有想到她和芊芊长得有几分神似的问题,自然也没那么快反应过来。

“你不觉得这小姑娘跟你长得有几分神似?”沈萧然这边似乎有意想要‘搞破坏’,也懒得跟她拐弯抹角。如果莞心也能领悟到这一点,说不定会选择站在他这边。

神似二字代表的意义实在太过广泛,都是差不多的年纪,气质也是类似,加上都是典型的细眉大眼秀气型,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也很正常。

不过,就算真的有神似一说,叶莞心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不过是巧合罢了,妈妈肯定没想过找人代替我的问题,而且芊芊和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独立个体,也没有放在一起比较的必要。你非要往这个方向想,我只能说其实你还是发自内心地抵触,不希望家里再多一个成员。”家里多个人总得需要一段时间磨合,某人越长大性格越冷傲不羁,估计也不会愿意在陌生人身上多花时间。如果真是因为这个原因,哥哥这一关怕是没那么好过。

“我都已经决定转学回C市,就算要住校或者在外面住,至少每周也能回家一次,为什么妈妈一定要再领养一个小孩?”长得神似和代替只说确实只是沈萧然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很难说服人赞同,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再找别的突破口。

“算了吧,就算你每天都在家,也抽不出太多时间陪妈妈。爸爸不让她出去工作,你总得让她有点正经事可以忙吧?”感觉到哥哥对这事兴趣不是很大,叶莞心的语气里也隐约显露出几分失望,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搬救兵的事。

而这似有若无的失望语气即便是隔着电话,也没能逃过萧然哥哥的顺风耳:“你就这么希望家里再多个妹妹?”

“是。”叶莞心这边也是毫不含糊,当即便坚定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一来是替妈妈着想,希望能多个人陪她;二来,也是真的觉得芊芊这孩子太可怜,希望她能有一个真正的家。”当然,除了以上两点之外,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原因,只是暂时不能让哥哥知道罢了。

电话那端突然陷入沉默,约莫停顿了近十秒钟后,沈萧然终于还是松了口:“行了,既然是妈妈看中的,你也这么希望家里能多个妹妹,我要再不配合也说不过去。只要能按正常手续进行,这小姑娘的品行方面也没什么问题,我没意见。”看着已经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大部分性格已经基本成型,品行方面的问题也确实必须纳入考虑。毕竟,沈家不是普通人家。

可饶是如此,叶莞心还是不甚满意:“我觉得你好像答应得很勉强,当初爸爸妈妈决定带我回家的之前你是不是也这样,很不希望家里突然多个人来分享爸爸妈妈对你的疼爱?”

“那么久以前的事,谁还记得这么清楚,你不是应该更关注最后的结果么?”沈萧然这番回答听上去有点敷衍的意思,在经历了告白失败的‘打击’之后,他也不太想再提旧事。

最后的结果?听到这五个字,叶莞心脑子里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哥哥趁着醉酒向她告白的事,他说的结果应该不是这个吧?

见莞心突然沉默不回答,沈萧然也大概猜到她心里在琢磨什么,赶紧解释:“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结果指的是最后我们成了真正的兄妹,你别给我脑洞大开胡思乱想!”

“我当然知道你是这个意思,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虽然隔着电话,叶莞心还是小小的囧了一下。想着目的已经达到,时间也不早,“那你回了家自己跟爸爸妈妈说你的决定,我准备休息了,等芊芊被接到沈家之后我会过去欢迎她,你也要赶紧做好又多一个妹妹的心理准备。”

沈萧然本来还想毒舌地呛她两句,可等他想准备开口时,叶莞心已经挂了电话,看来是真困了。

困意深深,加上睡觉前解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一晚叶莞心也睡得格外香甜安稳。睡得沉,梦自然也多。只是,这一次的梦实在光怪陆离得很难用一个准确的词形容。而且,早上醒来之后,梦里发生的一切依然清楚地记得,就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闪过。想着想着,还真觉得有点渗得慌。

看看时间,还不到七点,因为被这个怪梦吓到,叶莞心也是难得冲动,起床披了件外衫便直接通过快捷通道进了隔壁房间。

因为家里没有小管家婆看着,沈淮越昨晚又是工作到凌晨两点才睡,因为改处理的要紧事都已经做完,他也难得放松了神经,这会儿依然美美地沉睡着。

不过,恋人之间神奇的心电感应在关键时刻还是发挥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功效。当叶莞心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时,他还是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睁眼醒来看到某人大喇喇地穿着睡衣出现,依着沈大律师一贯的恶趣味作风,这个时候就应该毫不客气地把她拉过来‘欺负’一番才是,但醒明白之后看到的是一张簇成一团的纠结小脸,他还是很快觉察到了事情不太对劲:“一大清早就这么失魂落魄的,出什么事了?”

她昨晚做的最后一件事应该是和萧然通电话,不会是在领养芊芊的问题上有巨大分歧吧?

昨晚的怪梦确实挺让人烦心,叶莞心也是难得不拘小节,直接坐在床边,一脸茫然道:“昨晚做了个怪梦,早上醒来还记得很清楚。仔细回忆一遍之后,心里有点渗得慌。”

“回想之后会觉得心里渗得慌,肯定不是什么好梦。既然不是好梦,肯定和现实相反,有什么好烦心的?”梦境之事实在太过虚幻,即便是巧言善辩如沈淮越也很难在这件事上找到好的切入点,最后也只能拿梦和现实相反这个万能说辞做安慰。

“其实也不能完全算不好的梦,至少最后的结局是我们俩一起回沈家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这事在现实生活中还真不太可能发生,如此说来,梦和现实完全相反之说也算得到了应证。

“这么美好的结局竟然会让你觉得心里渗得慌?”这一次沈淮越是真有点跟不上她的思维节奏。

“可是……我们一起出现在沈家时,那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已经熟识五年多的人突然变得完全陌生,也难怪叶同学会觉得心难安。

“你不认识他们,那他们认识你么?”这个梦确实怪得有点不可思议,沈淮越的好奇心也被调了起来。

“我一出现就有人叫我的名字,应该算认识吧。”梦里发生的事多少会有些逻辑混乱,具体细节叶莞心也不可能记得太清楚,只能凭感觉乱猜一通。

“所以,你想表达的意思是,我带着失去一部分记忆的你回沈家,大家都知道你是谁,你却对他们完全没印象?”这事要放在现实生活中,除了失忆,恐怕也想不出其他解释。

失忆之说叶莞心之前确实没想到,不过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算是吧。”

“如果这样就能毫无阻碍地获得认可,我倒希望你昨晚在你梦里出现是事能变成事实。”因为失去一部分记忆,沈家所有人对她来说都成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如此一来,跟着他回家之后也不用再为称呼问题纠结,对沈淮越来说,实在是再美不过的事。

“你这是什么心态,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变得完全陌生,你还希望这事变成现实?”这一次,终于轮到叶莞心跟不上某人的思维节奏。看来,俩人的默契程度还有很多的提升空间。

叶莞心这边正不悦地抱怨着,沈淮越却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梦里你只是对沈家的其他人完全没印象,没有连我也一起忘记吧?”

“废话,我要是连你也忘记,怎么可能跟你一起回家!”仔细回忆一下梦里的场景,应该是跟他回去见家长来着。所以,相识相爱是必须的前提。

“那我就放心了。”虽然某人已经尽量掩饰,还是能感觉到他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个梦而已,不用费心放在心里磨着,先跟我说说昨晚给萧然打电话的结果如何。”

有人想要借别的话题转移注意力,叶莞心却偏不让他如愿:“不只是个梦这么简单的,你不知道,我做的好多梦最后都变成了事实。”

“例如?”梦变成事实本来就不多见,到她这里竟然还有‘好多’,也不怪沈淮越会这么好奇。

听他突然一本正经地问出例如二字,叶莞心也不得不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认真地想了许久才有点不好意思地回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你刚回来去沈家的那天早上我就是被一个怪梦吓醒的。在梦里,我遇见了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你,而且……我们还做了一些很奇怪的事。”

虽然现在已经成了正式(虽然未公开,但已经得到了一方父母的认可)的情侣关系,但再想起一个月前那个奇怪的梦时,叶莞心还是会忍不住心跳加速。难道她和他之间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命中注定么,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在他回国以后第一次在沈家出现时做那么个不可思议的怪梦。

叶莞心这边感叹的是虚幻梦境的不可思议,有人却对梦里发生的细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说的奇怪的事指的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出来。”

实在想不出来?你就装吧,分明就是恶趣味模式启动,非要听小叶同学亲口说出来才是真!

叶莞心的思绪依然困在回忆里,也没察觉出他这问题的真正用意,便老实地回道:“就是只有互相爱慕的男女在一起会做的事,在当时的状况下,做这样的梦实在有点没道理。我们已经五年多没见,而且五年前的记忆也不是很深,怎么会突然这么凑……”

“不是凑巧,是天意!”在确定自己对莞心到底是什么想法之前,沈淮越确实不怎么相信命中注定、老天安排之类的说法,但在经历了如此多的不可思议之后,好像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得过去。

命中注定么?仔细想想,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凑巧的事太多,就该把责任都算在老天爷头上。

“倾诉了这么半天,有没有感觉轻松一点?”这个特别的清晨对沈淮越来说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仅让他了解到了一个让人兴奋得做梦都会笑醒的秘密,也给了他一个很重要的提示。

虽然有自古华山一条路之说,但与之相对的还有条条大路通罗马。要想皆大欢喜地解决问题,也不是只有一个办法。

依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叶莞心终于想起了他刚才的问题,这才慢半拍地回道:“哥哥那一关也已经顺利通过,领养芊芊的事眼看着就要到开始走正式程序的阶段,跟着就要考虑公开恋情的事,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