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109步 旁观者急

最后,叶莞心直接带爸爸上了楼,通过快捷通道去了隔壁,“呐,这就是我让妈妈跟您分享的小秘密,够特别吧。”眼睁睁看着中间的一堵墙上突然开了一扇门,肖爸爸一时没缓过神来,呆呆地愣了好久都没做回应,已经心下坦然的叶莞心索性豁出去,说话的语气也带了几分俏皮。

“隔壁这房间现在是沈律师在住?”特不特别肖爸爸现在已经没兴趣追究,倒是对另一件事颇感好奇。

叶莞心老实地点了点头:“您别想太多,其实他决定搬上来主要还是为了工作需要,最近我都没去事务所帮忙,有些事他都直接带回来交给我做。”虽然这解释有刻意之嫌,叶莞心还是觉得应该向爸爸认真解释一下。

“我没想太多,是你太紧张倒是真的。迟早要成一家人,别说中间还隔着这么一堵墙,就算直接打通,也没什么不正常。”肖爸爸只是看上去严肃,其实骨子里比肖妈妈还要大方开明。

闷在心里纠结担心半天的事并没有发生,叶莞心总算能松口气,安心带爸爸下楼挑酒。

虽然知道藏酒的地方,叶莞心还是觉得很有必要先知会一下主人,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某人从书房里叫出来。

出来之后看见肖爸爸穿着隔壁房子的室内鞋过来,沈淮越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看小叶同学和肖爸爸的表情都很平静,他也没躲问什么。

肖妈妈精心烹制的六菜一汤,再配上一瓶1982年的lafite,即便是普通的家庭晚餐,也吃出了高大上的味道。

晚餐即将结束时,肖爸爸却冷不丁地问出一个让在座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问题:“你们两个真的打算一直这么瞒下去,不让沈家人知道?”

这么登对的一对璧人,却只能藏在‘见不得光’的地方甜蜜恩爱,即便当事人觉得无所谓,在旁边看着的人也会忍不住替他们着急。

在这件事情上沈淮越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最后还是得由叶莞心回答。

重压之下,叶同学也无路可退,只能坦白交代:“一开始我是这么打算来着,原计划是等大学毕业之后再考虑公开的事。后来搬来这里跟您和妈妈一起住之后,我也想过提前公开,不过还等另一件事的进展。”

“你说的另一件事是不是沈家打算领养那个叫芊芊的孩子的事?”肖妈妈反应奇快,叶莞心的话才刚说完便被她猜到了重点。

叶莞心认真地点了点头:“如果沈家又多了一个女儿,肯定能给家里带来一些新鲜活力,也能暂时转移一下沈家妈妈的注意力,我是想等这事儿定来之后再找机会他们说,您觉得呢?”

虽然莞心的话是顺着妈妈的问题做的回答,可等她说完之后,却是肖爸爸顺势把话接了过来:“也不能说你的考虑没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事儿沈家的父母最好还是从你们口中听说,如果是通过其他方式得知,可能更不好处理,他们也更难接受。”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也特别希望他们领养芊芊的事能顺利完成。”有沈律师出马,领养手续什么的肯定没问题,现在摆在叶莞心面前最大的难题就只剩那个越来越难捉摸的哥哥。

晚饭吃完之后,叶莞心就接到了沈家妈妈打来的电话,告诉她大家长那一关已经过了,让她赶紧找机会跟另一位必须知道的当事人说。

“要不我明天过去一趟吧。”听妈妈的语气,似乎很希望她能快点知会哥哥,尽快把这事儿确定下来,叶莞心这边也没有再磨蹭的余地。

“他呀,每天都在早出晚归的,比你爸爸还忙,都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你干脆跟他约在外面。”正是因为有这么个不爱着家的儿子,林若兰才越发迫切地希望能尽快把芊芊带回家。

“也行啊,我先跟他联系,看他明天什么时候有空。”若是换做前几天,沈家妈妈要是听说莞心要回去,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赶紧说好,但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也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她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莞心不在沈家的生活。

而这其中肯定也有芊芊一份功劳,沈家妈妈一定是对这孩子真心惦记,才会在心里为她空出一块位置。

跟妈妈通完电话之后,叶莞心便马不停蹄地又给哥哥打了电话,果如如妈妈刚才所说,他现在真是比管着一家上市公司的沈爸爸还要忙,打了三次电话竟然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状态。闷头想了许久,叶莞心都没想出来他到底在忙活什么,最后也放弃了打第四次电话的念头。

沈萧然到底在忙什么,暂时来说确实还是个秘密。不过,打开手机看到三通未接来电来自‘shining—star’,就算再忙也要抽时间给她回个电话。

叶莞心这边已经洗完澡准备休息,正准备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沈萧然这通电话还真是来得不早不晚,正是时候。

“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打了三次电话都没接?”白天一直在外面溜达,没按之前的作息习惯抽空睡个午觉,叶莞心是难得没到十一点就觉得犯困,所以才会提前洗澡上床,这会儿某人才想到打电话回来,正好扰乱了她休息节奏,也难免有些小孩子脾气。

“我还要问你,十分钟之内连打三通电话,到底是有多着急的事?”既然是自己主动打的电话,萧然哥哥当然也不会轻易让对方反客为主。

还不满二十周岁的沈萧然身上已经渐渐有了沈家未来继承人的气场,他这语气突然一严肃,叶莞心也很快‘没了脾气’:“那个,我是有点事想跟你说,妈妈说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什么,所以打电话问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明天可能还忙不完,什么事这么重要,一定要见了面才能说,现在在电话里说不行?”沈萧然现在正在做的事暂时还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即便面对对他来说最特别的那个人,他也还是会有所保留。

“也不是非要见了面才能说,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先告诉我最近在忙什么,为什么每天都早出晚归地不着家,我再告诉你准备明天见了面当面跟你说的事。”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毕竟是一起生活了五年多的兄妹,叶莞心也隐约觉察到哥哥这些天可能不只是在外面瞎折腾这么简单。

这么点小事也要做交易?沈萧然现在越来越觉得跟着四叔混久了之后,他那个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妹妹现在已经越变越坏,他还想像以前一样,随时随地都掌握主动权根本不可能。

其实他最近在忙的事也差不多快完成,只差最后的例行程序要走,如果莞心非要现在知道,也不是不能为她破例。

因为心里也有好奇,最后沈萧然还是心甘情愿迈进了‘陷阱’:“这事还没最后确定,你先别跟四叔和爸爸妈妈说,其实这几天我是忙转学的事。”

大学的转学手续和条件可不比初中高中,不仅有很多严苛的要求,还要说服现在的教授放他走,而且这事沈萧然也不想靠家里,一心想着凭一己之力完成,所以中间的过程也格外波折,这才有了最近这些日子早出晚归不着家的情况。

“转学?!”就算想破脑袋叶莞心恐怕也想不到哥哥竟然会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你打算转到哪里?”不过,问完第二个问题之后,叶莞心很快就反应过来,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想必他一定是被她那天说的那句‘你要是真恋家,就应该一放假就赶紧回来陪妈妈,而不是一直呆在学校帮教授做实验’刺激到了,所以才会想到转回本地的大学念书。

“C大,国际金融系。”不仅转了学,专业也完全变了,看来萧然哥哥对自己的未来又有了另一番重新规划。其实之前选择学分子生物专业完全是一时脑热的兴趣,他也知道自己的未来不可能和不停地做实验联系在一起。无论他大学四年学的是什么,沈家的重担还是得交给他。

“这么重要的事就你一个人在跑,也没找人帮个忙什么的?”哥哥将来肯定会回沈家接管公司的事叶莞心之前也听爸爸妈妈说过,所以对他的新选择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诧异。只是,明明家里有那么多熟人可以‘利用’,他却选择独自完成,还是让叶莞心对他又多了一分认识。

“去哪里念大学、学什么专业都是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找人帮忙?”但对沈萧然来说,自己的事就得靠自己就独立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话确实很难让人反驳,叶莞心也没再多问,只是有点担心他这先斩后奏会不会惹来爸妈不满:“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爸爸妈妈说?”

“当然是等顺利办完之后。”沈萧然心里很清楚,如果他选择转学回C大,妈妈肯定是举双手赞成,所以不存在家里这一关不好过的问题,他顾虑的始终还是不想让家里人插手帮忙的问题。

“那你这样也算先斩后奏吧?”叶莞心似乎已经在潜意识里把哥哥的行为当成了参照,既然他可以先斩后奏,她也可以效仿。

“既然是已经确定肯定会发生的事,是先斩还是先奏又有什么区别?”萧然哥哥对这个先后顺序的问题倒是看得很淡。

而他的淡定态度无疑会让和他有着同样打算的叶莞心心里更加有底,反正都是一个性质,只是程度不同罢了,可以先看看爸爸妈妈对‘先斩后奏’这个不负责任行为是什么态度,然后再掂量她这边的‘奏’要什么时候完成。

“既然你心里有数,我也不多问,你那边的事情已经交代清楚,现在轮到我。”交易是自己主动提出,叶莞心还是会信守承诺地乖乖兑现:“今天我跟妈妈去了一趟孤儿院的事你知道吗?”

“之前没听妈妈提起过,是临时做的决定?”听到孤儿院三个字,沈萧然脑海里很快就下意识地浮现出了‘领养’二字,考虑到莞心离开后妈妈确实太闲,他完全有理由认为妈妈这一趟带着莞心一起去孤儿院肯定是为了再领养一个孩子的事。

叶莞心坦白回道:“嗯,是我的亲生母亲想去看看,所以顺便叫上妈妈一起。”

“然后呢,顺便过去看了之后妈妈又想带个小姑娘回家?”沈萧然本来也没想这么快拆穿,可最后还是没能沉住气。

面对萧然哥哥和四叔如出一辙的料事如神,叶莞心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虽然事情不像你说的这么简单,但最后的结果确实是这样,妈妈已经找爸爸商量过,爸爸也赞同她的决定,现在就等着你的意见,我这里有小姑娘的照片,你要不要先看看?”咳咳,听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不像是在给萧然哥哥介绍未来妹妹,倒更像是在给他物色相亲对象。

“既然爸爸妈妈已经做了决定,我的意见还有什么要紧?”可惜的是,萧然哥哥对这事似乎不怎么有兴趣,听他这语气,没有公然抵触已经是给面子。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这事最后成了,家里会多一个人、你又多了一个妹妹。而且你现在又准备转学回C市,以后相处的机会也更多,你不能用无所谓的态度面对这件事。”叶莞心也看得出来身世坎坷的芊芊是个敏感的孩子,如果哥哥不能真心诚意地接受她,肯定会非常不利于她健康成长。

莞心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认真,看来对这事是真的很在意,沈萧然也不忍心再跟她唱反调,“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先把照片发来我看看。”

不就是多个妹妹,他再怎么傻,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上一章
下一章